第一章 求你买了我
作者:清萌  |  字数:3655  |  更新时间:2019-09-02 17:47:49 全文阅读

电闪雷鸣,风雨交加。

乔欣浑身湿透,白衬衫被打湿紧紧贴在身上,若隐若现勾勒出姣好的曲线,房间里暖气打的很足,可是她还是觉得寒意从背后慢慢爬上来。

“楚……楚先生,”乔欣深呼吸一口气,努力压下心中的胆怯,“关于那份协议,我可以签。”

背对着她的男人没说话,骨节分明的手指拿了杯酒倒上,递到她面前,声音不冷不淡:“喝了它。”

乔欣有些犹豫,又听见男人说:“暖身。”

乔欣心里涌过一阵暖流,接过杯子小小地喝了一口,酒精浓烈,一路从喉腔辣到了胃,呛得她直咳嗽。

男人冷漠到不近人情的声音响起:“傅家不行了?”

乔欣还来得及说话,又听见一声嗤笑:“不然傅文伯那个老狐狸也不会让你来找我求和。”

一双手掐住她的下颚,逼迫她抬头看向自己,乔欣冷不丁撞进一双黑得看不出任何情绪的眸。

楚家长子——楚之澜。

传闻A市手段雷厉风行的男人,手握重权,年纪轻轻就已经成了整个商场令人闻风丧胆的狠角。

最主要的是,他背后的人是整个A市最能呼风唤雨的商业人士,他本人是真正的高门子弟。

“乔欣,”他的声音平淡,“你知道我从来都不做亏本买卖。”

乔欣脸色白了几分。

“如果不是因为你救了我,而你又恰好各方面都符合我的要求,否则凭你的出生,是绝对不可能进入楚家。”

“我知道,”乔欣的指甲紧紧掐入肉里,挤出一个笑,“所以我来求楚先生了。”

楚之澜眼里闪过一丝未明的光。

一个月前,他为仇人所设计,是乔欣巧遇他,将他救起。

当时已经被濒临破产的傅家闻言此事,拉下面子,去求楚家的老爷,只有娶她回家才能报恩。

奈何老爷子位高权重,楚之澜只能硬着头皮求婚。

可曾想还有女人会拒绝他…

男人骤然松开了捏住她下巴的手,好整以暇靠在书柜上,眯起的眼似乎在上下打量她:“你知道吗?商场上有个词叫做通货膨胀。一个月前我主动找到乔小姐,你却拒绝了我。现在乔小姐主动找上门来——”

楚之澜嘴角勾出一个嘲讽的弧度,逐字逐句:“乔小姐把楚某当什么?”

乔欣脸色一下子变得毫无血色。

她当然知道自己一个月前才拒绝了楚之澜的求婚,毕竟当时的傅家还远没有这般摇摇欲坠,而现在——

最主要的是,傅家当初是那个人求她帮忙守着的。

她要守住承诺,就必须要得到楚之澜的帮助。

胃部火辣辣的疼,烧得乔欣有些恍惚。她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抬起头望向楚之澜,声音多了不容置喙的坚定:“楚先生希望我怎么做?”

楚之澜有些好笑地看着她,似乎想到了什么:“听说乔小姐还有个未婚夫?”

“我楚之澜不搞别人玩过的女人,乔小姐,你要是真有诚心,就应该拿出你的诚意来。”

“把你的筹码放在桌上,我才知道——你到底值不值得我去下注。”

她的筹码。

乔欣脸色从来没有这么难看过,楚之澜话里是什么意思,她当然知道。

一字一句,像刀子一样割着她,她却不得不抬起头,挤出最迷人的笑,点头:“当然。”

深呼吸一口气,下定决心般,乔欣的手探上衬衫,指尖轻颤,一颗一颗解着扣子。

直到扣子被解开完,乔欣反过手准备解内衣扣,突然听见楚之澜的声音,凉薄,不近人情:“停下。”

乔欣有些不解,一双眼盈盈水光,心脏一个劲地发颤,可她却咬着牙,偏偏倔强着挤出一个笑问:“楚先生,怎么了?”

楚之澜心里突然有些焦躁,不知道哪里勾起的无名火,明明是他自己说让她摆出筹码,可惜现在脱到一半,他又让人家停手。

真是烦人。

乔欣清楚看见他脸上的不耐,以为是对方要拒绝她,一下子慌了神:“楚先生,我——”

“把衣服穿上,”楚之澜皱着眉头,手指捏住鼻梁骨,用力按着,“我不喜欢强人所难。”

“楚先生——”

“穿上!”楚之澜毫不留情地打断她,避开她走了过去,手指握住门把,头也不回,“协议我会差人送去楚家,在此之前,等我消息。”

门砰得一声关上,乔欣觉得浑身一下子脱了力,跌坐在地。

好半天才回过神,泪水不受控制从眼里夺眶而出,她颤抖着指尖,一颗一颗扣着扣子,却怎么也扣不上。

猛的捂住了脸,脑海里不受控制闪过一个男人的音色笑容,乔欣猛的抽噎一声。

若是那个人醒来……她还有没有脸面,再去唤他一声。

乔欣回到傅家的时候,正好是傍晚六点,傅家上上下下都是消沉之色,除了二楼那些嘈杂人声。

乔欣的手刚刚搭在门把上,就听见里面传来尖锐高亢的女声:“老赵,你这回可是走了运气,若不是乔欣帮忙,你们傅家可算是能撑过去了。”

赵思平的声音带着讽刺:“我们傅家好歹养了她这么多年,现在也到了她该回报的时候,当年要不是我们傅家念及和乔家的交情,把她带回来照顾,这死丫头估计早就死了,现在要不是我,楚太太的位置能轮得到她坐?”

哪能轮到她坐……

哪能呢?

这个位置要真是这么好,怎么不让她的亲生女儿傅言言去坐?

呵呵,一丝嘲讽之意弥漫上她的心尖,她不得不深吸一口气,按耐住那不安的渐渐泛起的泪水。

谁不知道楚家长子楚之澜性格喜怒无常,手段残忍毒辣,放眼整个A市无人敢惹,要不是这次他家老爷子病重,迫切想要抱到重孙。

这个好位置……哪里能轮到她坐?

一滴泪猛的掉下来砸在手背上,乔欣猛的反应过来,拭去干净,匆匆回了自己的房。

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三四个小时左右,楼上那堆女人打牌的声音终于消失不见,乔欣眼神虚无盯住空中某个点,房门被敲响。

赵思平走进来,先是吓了一跳,惊诧房间如此昏暗,随后才开了灯,目光对上乔欣通红的一双眼时,心里一个咯噔。

语气一下子就不好起来:“楚爷那边没同意你?”

乔欣没说话,目光星星点点好一会才聚集在一起,在她脸上打了个转,赵思平最见不得她这副模样,火气一下上来,上前一把拍了她一把:“说话啊!”

乔欣吃痛,手死死的攥成拳头,灰暗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厌倦:“那边同意了,说协议会马上差人送来。”

喜色一下子浮上赵思平眉梢,她终于反应过来应该安慰一番乔欣,连忙压下笑,挤出个泫然欲泣的表情来,拉过乔欣的手:“欣欣,你知道,我也是没办法。”

乔欣抽回手,心里闪过厌恶:“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傅嘉。”

“这些我都知道。”赵思平赶忙点头,“欣欣,阿姨答应你,只要生下这个孩子,拿到了钱,傅家一定不会亏待你,你想去国外学音乐,还是想继续上学,都依你。”

乔欣听她说了半晌,才将那句“那我想跟他继续在一起”憋了下去。

不说赵思平真的会同意,就算真的同意,那个时候的她,真的还配跟他在一起吗?

心里涌过无上哀戚,她抽回手,目光如水,翻身上床:“您先出去吧,我今天太累了。”

赵思平赶忙应着,脸上浮现出得意畅快的笑,留下一句“你好好休息”,转身出去。

黑暗中,乔欣的一滴泪滑落,浸入枕下,消逝不见。

楚家那边的协议出来的很快,隔了一天就被送了过来。

送来的时候正好是第二天的下午,乔欣在房间里收拾东西,乍然听见赵思平在楼底下喊她的名字,声音又急又利。

乔欣心里陡然一惊,鞋子都来不及穿就赤脚跑了出去,路过转角的时候傅言言正好从房里出来,落在她身上的目光赤.裸裸都是鄙夷。

“哟,”她手里夹了一根烟,吞云吐雾中眉眼下都是嫌恶,“这么等不及嫁去楚家了?不知道我哥醒来之后知道你攀龙附凤,会有什么想法。”

乔欣来不及辩解,楼下赵思平的声音已经如催命符一般,她赤着脚带着风从一旁跑过。

清晰听见身后傅言言嗤笑一声,低骂了一句“贱、货”。

她猜到了是楚家那边送来了协议,却没想到亲自来送这份协议的竟然是楚之澜本人。

赵思平在一旁端茶送水,笑的殷勤:“楚爷,没想到您还亲自来了……”

楚之澜看都没看她一眼,目光落在乔欣赤裸的脚上陡然一深,声音平淡:“怎么没穿鞋?”

乔欣脸一红,顿时觉得羞耻极了,两只脚踩来踩去,却怎么也掩盖不住。

看了她一会,楚之澜才从兜里摸了根烟点起,不紧不慢地吩咐:“去穿鞋。”

赵思平瞪了她一眼,喝道:“没听见楚爷说的,还不上去穿鞋!”

乔欣愣了下,无言的酸涩从心头慢慢蔓延开来,那种被人玩弄于股掌间的卑微感是她这辈子难堪最不愿意提起的,尤其是在这个男人面前。

正准备转身,突然又听见他冷淡到不近人情的声音响起:“站住。”

乔欣一时有些吃不准他的意思,忐忑地捏住手心,又转了过来:“楚爷有什么吩咐?”

楚之澜吸了口烟,又吐了出来,乔欣站得近,说话的时候吸了好几口,只觉得嗓子眼痒得厉害,却忍着不敢咳。

赵思平唯恐惹恼了对方,陪着笑道:“楚爷是不是哪里不合心意,您说……”

“我准你说话了?”

楚之澜将烟掐灭,面上看不出喜怒,站起身,高大的身影一下子笼罩住她,赵思平瑟缩了一下。

气氛陡然间诡谲起来。

楚之澜似笑非笑,下颚微扬,弧度优美,带着轻慢与睥睨天下的矜贵:“你也配凶我楚之澜的女人?”

赵思平的冷汗立马下来了。

“楚爷,我这不是……”

“我不管你之前是什么意思,”楚之澜的声音夹着寒意,一路冷到了众人心里,“现在,你们傅家每一个人,都得给我把她当作祖宗一样——”

“供着。”

乔欣终于体会到了A城那些人说楚之澜为什么喜怒无常了,光是他刚才站在那里面无表情说的一席话,都足以让她胆颤。

“那……那是自然,欣欣的父母在她小的时候便遭遇车祸离世,我们家念在和乔家是世交的份上,就帮忙着照顾着她,这么些年来,我们都把她当亲生女儿看待,怎么可能……”剩下的话赵思平说不出口了,因为楚之澜盯着她,似乎要将她所有的谎话都揪出来。

“协议我送到了,届时签好字,就去打证,但我有一个附加条件,”楚之澜声音顿了顿,落在乔欣身上,“一个月之内,怀上孩子。”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