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不见不散
作者:清萌  |  字数:3653  |  更新时间:2019-09-02 17:48:48 全文阅读

乔欣面色发白,在楚之澜眼里,她就像一件待价而沽的商品,唯一的价值,就是生下他的孩子。

赵思平脸色不太好看,却还是强行挤出一个笑:“那是自然。”

楚之澜略过她,目光遥遥落在乔欣身上,阴晴不定:“愿意聊聊吗?”

乔欣后知后觉反应过来点点头,上楼换了鞋子下来,楚之澜已经不在客厅了,倒是赵思平咬牙切齿的模样,一脸恨恨,手狠狠在她腰间一扭:“给我伺候好了。”

乔欣疼得一凛眉,躲开赵思平那只在自己身上作恶多端的手,声音里没有一丝情绪,“妈,要是让楚爷看到我身上的伤,恐怕您会有麻烦。”

说完她木着脸走了出去,丝毫不理会身后的女人骂骂咧咧的恶毒嘴脸。

若不是因为傅嘉,她早就离开傅家了,可现在,却不得不守护这个冰冷的家族。

乔欣唇角缓缓挑起一抹讽刺,不知是在嘲笑自己,还是嘲笑命运。

今天天气不怎么好,下着点小雨,楚之澜穿着一件黑色风衣,撑着把黑色大伞,就那样直视着她缓缓走来,并没有移步分毫。

乔欣有些怯懦地过去唤了声,:“楚爷。”

“我还是更加喜欢你叫我楚先生,”楚之澜神色淡然,举着伞替她挡过那些风雨,居高临下看着她。

乔欣凄然一笑:“楚先生也会在乎这个吗?”

楚之澜的眸子看不出半点情绪,黑沉沉的:“我不希望我未来孩子的妈妈是一个这么丧气且卑微的女人。”

“乔欣,”他突然伸手,食指在她脸颊处按住,微微用力,“笑一个。”

乔欣努力挤出一丝笑,这个笑,不是为眼前这个男人,而是为了傅嘉!

或许只有这样想,她才能稍微的麻痹自己的神经。

气氛一时有些凝固,乔欣脑子乱得就像一团浆糊,平心而论,这才是她和楚之澜的第二次见面。

“今天晚上八点,楚公馆,我在那里等你。”

乔欣愣了愣,下意识反问:“去那里干嘛?”

楚之澜眼里闪过一抹玩味:“我刚才说过的,一个月之内怀不上孩子,否则对傅家的资助也终止。”

乔欣轰地一声脸红,忙不迭地应下,还没想好应该说什么,电话突然响起。

她露出个有些抱歉的神色,按下接听键,顺着无线电传过来的女声有些失真,但足以让她心惊。

“欣欣,半个小时之前,傅嘉有醒过来的迹象!”

那头是她的好友夏彤,兼傅嘉的主治医生。

“你说的是真的?”不知不觉,她的声音里染上了一股颤音。

“我不确定,但是各种迹象确实显示他要醒过来了,欣欣,四年了,这是个好兆头。”夏彤的声音平静,但不难听出她拼命压抑的喜悦。

“我……”乔欣有很多话想说,却突然尽数堵在了嗓子眼,哽塞。

“你快来看看吧,说不定多刺激刺激,就是这几天的事了。”夏彤飞快地交代出来,挂了电话。

乔欣不知道此时应该怎么表达自己的心情,一颗心压抑着,呼吸微微有些急促,她死死地忍住眼泪不落下来,转头看向楚之澜。

楚之澜只静静地看着她,脸上没有一丝情绪。

“楚……楚先生,我需要先离开一会,”大概因为太激动,她的声音有些结巴,越来越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我……因为我的朋友,就是刚才……”

楚之澜目光微凉。

乔欣一颗燃起热血的心,就在他微凉的目光中,慢慢冷下来。

傅嘉要醒了。

可是她已经答应了嫁给楚之澜。

就算傅嘉醒了,他们之间又该何去何从?

四年,他们之间,早就隔了天堑鸿沟。

“楚先生……”

楚之澜未动,那双黑沉沉的眸似乎早就洞察了一切,淡淡道:“你去吧。”

乔欣有些感激地看向他。

他接着说,不近人情,声音冰冷地像瓷器磕在地上发出的清脆声响:“但晚上楚公馆,你还是要来。”

乔欣心骤然一沉,哪怕傅嘉此时醒了,傅家也是摇摇欲坠,她也必须要履行协议。

“是,”她竭力忍下泪水,挤出个笑,弯腰,低眉顺眼的恭敬,“我会准时到楚公馆的。”

楚之澜看着他,英俊的面容看不出神色,直到乔欣的身影彻底消失在视线里,他才冷笑一声。

伞被丢下,毛毛细雨顺着风刮进他的衣襟里,他却恍若不见,打开车门低声进去,吩咐:“回去。”

乔欣赶去医院的时候,正好看见夏彤站在病房外记数据,她匆忙走过去,眼睛还有些发红,透过门上的窗户看进去。

“他真的醒了吗?”乔欣气喘吁吁。

“半个小时前检测到他有转醒的迹象,二次呼唤有回应。如果情况理想,估计就是这一个月的事了。”

仿佛戳中了什么开关,乔欣的泪猛的涌了出来。

她透过门上窗户看进去,正好看见里面一片萧白肃穆,护士医生来回举着仪器设备,而躺在病床上的,就是她昏迷了四年的未婚夫——傅嘉。

在她小时候父母遭遇车祸,一夜之间她从含着金汤勺出生的大小姐变成了孤儿。

年纪尚小的她被父母的旧交傅家收养,但是她知道,这一切不过是为了父母亲的那一笔巨额保险金!

好在傅家的长子,待她真诚,让经历了人世惨变的乔欣感受到了温暖。

或许对于傅嘉来说是多个玩伴,可对于乔欣来说,却是多了个家,多了可以躲避风雨的地方。

她无盛感激。

后来到了情窍初开的年纪,傅嘉对她表白,两人顺理成章在一起,其中遭到了赵思平的阻拦以及傅言言的冷眼嘲笑,可他们还是坚持了下去。

可是自从四年前……

乔欣摇了摇头,将脑子里那些纷繁复杂的念头驱散出去。

“傅家那边没人来吗?”乔欣皱眉问道。

说曹操,曹操就到,夏彤收了笔正想回复,冷不丁对准她身后突然就变了脸色。

疾风裹着力一把拽过她,力气之大,乔欣被拉得向后倒退几步,随机一个巴掌就打在了她脸上。

啪地一声,清脆。

傅言言穿着一身深色正装,海藻般的长发披在脑后,她涂着猩红口红,眼睛通红,手还未收回来,带着恨意:“乔欣,你还有脸来见我哥?”

脸色火辣辣的疼,可怎么也比不过心里的痛。

“乔欣,四年前你害得我哥还不够惨吗?现在你听我哥要醒了又来?你个丧门星,害得哥成了植物人,害得傅家快要破产,你个不要脸的贱.货,有什么资格过来!”

傅言言越说越激动,举着包就要朝她砸来。

场面一度十分混乱,乔欣身上被砸了好几下,痛得她喊皱眉,一阵酸涩的委屈感涌上心头:“你凭什么这样说?傅嘉是我这辈子最爱的男人,我为什么要害他?他变成这样,我比任何人都难受!”

这四年来,她足足忍了四年!

傅嘉出事她自责过,甚至想过以死来谢罪,但是每况如此,看着昏迷不醒的傅嘉,她终究还是舍不得!

“贱.货!你还敢在这里假惺惺的胡诌,信不信我让你这一辈子都见不到我哥!”

情绪失控的女人亦如洪水猛兽,傅言言举着包失控的朝着乔欣砸下来。

夏彤连忙拉住傅言言,冲着乔欣喊道:“你还不快走!”

泪眼朦胧中,乔欣不甘的看见傅言言狠厉的目光。

听见她咬牙切齿的说:“乔欣,我哥要是真的醒了,你也别想再靠近他,靠近他一次,我就打一次,你这辈子,都是我们傅家的祸虫!”

“你这辈子,都别想再和我哥在一起!”

乔欣浑浑噩噩在房间待到了晚上六点,听着房间里富太太们打麻将的吆喝声,心里一片荒凉。

手机叮得一声响起,提示她记得去楚公馆,对于几个小时之后即将发生的事,乔欣心里莫名的恐惧。

恐惧,也不得不去。

这是她唯一能为傅嘉做的了。

她去浴室冲了个澡,换好了衣服,下楼,隔着门听着里面的吵闹,清了清嗓子:“妈,我走了。”

赵思平大概连输了好几把,语气不怎么好,骂道:“走就走,小扫把星喊什么,一喊我今天的运气都被你喊没了,死赔钱货……”

有人笑着劝,阴阳怪气:“哟,人家是为了你们老傅家才去的,怎么说也算功臣。”

“功臣?”赵思平声音又尖又利,混合在麻将声中充满了嘲讽,“她没克死我们傅家就不错了,还功臣。”

乔欣默默收回了手,自动屏蔽了那些污言秽语,走下楼去。

做饭的王姨探出个头偷听,乍一看她下来吓了大跳,面含担忧看着她:“乔小姐。”

乔欣摇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整个傅家上下都知道,她要去楚公馆“献身”。

她苦笑一声,打开大门,旋身走了出去。

此时是秋初夏末,空气中有些燥热,风黏.腻极了,吹在身上都黏糊糊像牛皮糖。

乔欣抱着肩,此时也打不到车,她才发现自己连手机都没有带出来,叹了口气,也不想回去再拿。

这里是富人区,哪怕傅家没落之后赵思平也选择了住在这里,极少有车经过。

她几乎已一种自虐的方式朝前走着,麻木着,不知走了多久才看见了一星半点的灯光。

一辆车呼啸而过,乔欣连思考的时候都没有留给自己就招手上去,飞快地报了地名:“师傅,去楚公馆。”

司机有些诧异地透过后视镜看向这个面容憔悴的女人,还以为是那里某个公子被抛弃的情妇,应了声,打转了方向盘。

乔欣靠在窗户上,开始闭眼假寐。

脑子昏昏沉沉,思绪不由得跑向了四年前。

那时候她和傅嘉压力很大,赵思平停了他的信用卡,两人在国外过得很是艰难,她是学音乐的,学费高昂,可傅嘉还是坚持让她去学了。

他笑的温柔,大手在她头顶用力揉了揉,说:“欣欣以后都是要被我捧在手心里的,不能吃苦。”

后来赵思平和傅文伯使计,骗傅嘉傅言言出了车祸,让他回家不跟自己在国外吃苦,傅嘉担心傅言言,匆匆从国外赶回来发现是骗他的,当场就开车离开。

路上开得急了,一时不慎,真的发生车祸。

那时候乔欣是最后一个得到消息的,吓得赶忙回了国,傅言言没让她见他,只是丢了个钻戒盒在她身上,哭喊着说:“乔欣,你现在满意了!”

乔欣跌在地上,手指发麻,那枚钻戒带了血躺在地上,宣誓着傅嘉对她浓烈的爱意。

他成了植物人,昏迷四年。

乔欣从国外退学,当时不过才十九岁的年纪,傅文伯因为爱子之事心火郁结,没多久就撒手人寰,傅家就在这种情况下,一落千丈。

“小姐,到了。”

司机的话骤然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乔欣慌忙睁开眼付了钱,下车。

面前坐落的,是一栋巨大的别墅。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