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赌命,你敢吗
作者:君吃鱼  |  字数:3037  |  更新时间:2019-09-01 09:28:24 全文阅读

偏偏楚惜还没察觉到他的异样,纤细白嫩的小手一直在下方按着。

  “可以了。”封御翻身裹上浴袍,居高临下的看着楚惜让她手足无措。

  她做错了吗?

  “精油按摩连最基本的用手把精油捂热了再放在客人背上都不懂,我不满意。”

  “你……”楚惜气的牙痒痒,在对上“封御本来就是你的问题”时只能忍气吞声,气鼓鼓的脸上强行换上微笑,“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吗?我可以学,我现在就百度精油按摩要注意些什么。”

  说着,楚惜拿出手机打开浏览器。

  大手横过来夺去她的手机,“不用了。机会只有一次。”

  突然衣服一紧,封御眉头微挑,低头一看,楚惜抬手紧抓着他的衣摆,力道之大,指尖竟开始泛白。

  “我求你!人不是我杀的,我不想坐牢,你到底怎么样才肯帮我去作证,只要你能帮我,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楚惜低着头,略带哽咽的声音传来。

  她实在是不习惯求人,可若是楚家有人成了杀人犯,本来想要融资的楚氏就更不可能找到投资了,妈妈身体本来就不好,受不住这样的舆论打击!

  所以,她一定不能成为杀人犯!

  楚惜抬眼看着他,强忍着眼泪在眼眶中打转,眼中满是坚定。

  封御目光深邃,看着她眼底的倔强,突然间,说不出拒绝的话。

  两人僵持着。

  封御挑眉,似乎是想起什么,伸手抓着她的下巴,微微抬起,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着,嘴角微勾:“这可是你说的,要你做什么都可以!”

  “是!”楚惜没有任何犹豫,应声道。

  “赌命你敢吗?。”封御语气淡淡,眼神中却带着渗人的光芒。

  “赌命?”楚惜咬着唇瓣,拳头轻轻握紧,她能感受到封御眼中轻蔑的微笑,却还是一咬牙重重点头,“如果不能证明清白,那和要我命有什么差别?”

  不能证明清白就和要命没有差别?还是太天真啊!

  封御饶有趣味的冷嗤了一声,他倒要看看,等她到了那儿还能不能说出这样无知无畏的豪言。

  凌晨三点,喧闹的城市安静了下来了,西郊盘山公路上更是万籁俱静,连虫鸣鸟叫的声音都能听到,而山脚下却有着不同的热闹,重金属和发动机躁动的声音闹得如同白天。

  耳边机车声音的喧嚣震耳欲聋,震得楚惜眉头紧锁,她偏头看着一身西装革履儒雅气质的封御,觉得有些违和,明明他和这里格格不入。

  “封少,你终于来了,我还以为你赌不起不来了呢!”王强看似随意撞在封御身上,力度却用在腰部,目光紧紧的盯着伤口处,似乎想要发现什么。

  封御不着痕迹的卸了一部分力,挡下他的撞击,面上不动分毫。

  “怎么会?我怕你输不起。”

  “哈哈!”众人哄堂大笑,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叫嚣道:“强哥,封少瞧不起你呢!”

  王强被挑衅,恶狠狠地看了封御一眼,示威性的拿了一瓶酒,随手将易拉罐捏爆,回敬道:“谁怕谁?老规矩,从这儿沿着盘山公路,穿过小道跑到山顶,谁先到谁赢!”

  以往他和王强的赌赛几乎百战百胜,可那是他腰部没有受伤能够完全发力的情况,今天可不能使出全部实力了。

  想到王强见面有意无意的试探,摆明想知道他是不是如传言所说去了国外,有没有受伤。

  如果伤势露馅了,那他的身份就危险了。

  封御脑中转的飞快,他轻佻的讥笑了一声,把楚惜一把勾过来揽在怀里,用两个人能够听见的声音诱惑道:“证明你的时候来了。”

  楚惜感觉到自己肩膀上传来的一阵温热,也不敢乱动,重重点了点头。

  “老规矩有什么意思?这条路没跑百遍也有几十遍了,闭上眼睛都能走个来回。”

  “那你想怎么样?”他既然回避,难道他受伤了?王强心中暗自怀疑。

  封御轻轻一笑,直接拍了拍爱车的引擎盖,眼神里带着几分挑衅,笑的张扬:“要玩就玩点刺激的,我看你也带了女伴,要不让各自的女伴趴在这儿,用绳索将他们的手固定了,这样谁先跑到终点,谁就赢了。”

  王强脸色刷的一下惨白,赌这么狠?

  他虽然爱玩,可没出过人命,不过给陆哥试探一下封御有没有受伤,可没想过把命搭进去。

  拿绳索把手禁锢,看似安全,可速度跑起来了一个抓不住,把人甩出去也是很有可能的。 盘山公路外面就万丈悬崖,摔下去没说活命了,肯定尸骨无存。

  这是要赌命啊。

  “怎么不敢?”

  “封少我看你身边这小丫头年纪挺小的,这么想不开想去挤奈何桥?”王强似笑非笑的盯着楚惜,楚惜隐藏在牛仔裤下的小腿不停的颤抖,她也没想到封御口中的“赌命”是这个玩法,可为了证明清白,她只能豁出去了。

  楚惜咬牙,对着王强丝毫不肯退让,一副封御说什么,她就敢怎么玩的模样。

  王强没想到今日居然会被个小丫头震住了,一时间觉得有些荒唐,狠狠抽了一口烟吹了个烟圈,将烟蒂扔在地上碾磨。

  “既然封少都不怜香惜玉,那我更没什么了。”王强身边带的是家里给他安排的女保镖,命都是王家的,死了就死了。

  作为王董年过四十才生出的宝贝儿子,再无能也只能宠着,家里给他派了两个保镖二十四小时寸步不离的跟着,都真碰上了“硬茬”拼了命都会把他先送出去。

  “少爷你只管使劲开,我怎么着也不会比一个丫头弱。”女保镖率性的脱掉机车服,趴在引擎盖上任由王强帮她绑好手腕。

  “你放心吧,大不了就是输,我不会让你出事的。”

  王强再混不吝这个轻重还是有的,况且这两个保镖替他挡了不少事,不可能真的因为一场赌局,就把人给赌没了。

  “少爷……”女保镖满脸感动,又挑衅的看了看楚惜,比了个小拇指。

  楚惜跟着去换衣服,等换好出来的时候山谷的风吹过来,露大腿的短裤加上后背镂空的短袖冻得她打了一个趔趄,眼眶通红。

  参加比赛的人都准备好了,封御依靠在车上望着楚惜笑起来,他勾勾手示意楚惜过来,车高,他用胳膊把楚惜拖起来放在车前,手在她的后背有意无意的划过:“你现在要是后悔,还来得及。”

  楚惜后背一阵冰凉,感觉自己的寒毛根根竖起,车体发凉,隔着薄薄的衣料传到她的身上,不寒而栗。

  “只要能证明我的清白,绝对不后悔!”

  楚惜字字坚定。

  封御没有多解释,接过对面抛过来的车钥匙,冲楚惜点头,冰冷二字:“趴好。”

  手腕被绑住,整个人趴在引擎盖上,身子微冷,周围的人声嘈杂,赛场第一次玩这样的游戏,许多富家公子都在一旁吆喝着看好戏。

  楚惜听话乖乖趴好。

  彩旗高高摇起,准备。封御踩动油门开始准备。

  挥旗,封御踩到底。落旗,红色的赛车在赛道上奔跑出去。

  封御眯着眼睛专心盯着面前的弯道,却不小心用余光瞥到头发被风吹得凌乱的楚惜,目光中带着一丝慌乱,可是倔强不减。

  在车发动的一瞬间,楚惜身上的唯一一点热气也被散尽,山谷的风更凌冽,她颤颤巍巍身子被风打的疼,想的却是自己清白能够被证明了。

  就是这样清澈的眼神,让封御一时间有一些无法集中注意力,大幅度的导致他腰间的伤口隐隐作痛,他皱着眉头。

  耳边已经传来震天响的赛车发动的声音,封御用余光打量,王强的车已经追上来了,前面的女伴好像很享受这样的刺激一般,眯着眼竖中指挑衅封御。

  楚惜与她形成强烈的对比,眼神中带着意思慌乱,在U型弯道的一个急拐弯的地方,狠狠地被甩出去又落在引擎盖上。

  耳边呼啸的风声已经让楚惜无法思考,她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丢人的尖叫声。

  封御不甘心落在人的后面,他脚踩油门到底,对上楚惜的眸子时他又不自觉的挪开,心里总是有种愧疚。

  引擎盖上的楚惜摇摇晃晃,她的眸子盯着封御,面色上有一点强撑,风嗖的她耳朵生疼,用口型给封御说话。

  封御一边看着弯道设置的障碍,一边还要照顾着楚惜的状况,面前是S型弯道,刺耳的刹车声音响起,轮胎与地面的强烈摩擦散发出一阵焦糊味。

  正好王强的车与山壁拉开一段距离,这已经到了最后的冲刺阶段,封御回想着刚刚楚惜给他说的话,绳子开了!

  封御的后背一下沁出一层细密的汗,目光笔直的看向楚惜,目光好像要把楚惜给定格住。

  楚惜现在用手牢牢地抓住绳子,来回的惯性甩的她左右摇晃,在一次次的尝试中粗粝的麻绳让她帮到自己的手腕上,额头是惊吓出来的细汗,贝齿紧咬着下唇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她不敢松懈,生怕自己掉下这个深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