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弱者就是会被欺负
作者:君吃鱼  |  字数:3002  |  更新时间:2019-09-02 10:27:16 全文阅读

“这就是楚家的待客之道吗?”封御看着面前那杯清水,一脸无辜的对楚韵发问。

楚韵翻了个白眼,她就是想让封御知道,他在这里是个不受欢迎的客人。

不过封御也没有太纠结这个问题,他笑了笑,对楚韵说:‘给出去的东西,就没有收回的理由,楚小姐,您别忘记了,昨天您在咖啡厅,可是和我保证说会连本带利一起奉还。’

本来是楚韵占上风的谈话,一下子就变成了封御占理。

楚韵哑口无言,这钱在自己手里只放了一天,封御就开始和自己算利息了,倒是真的很精明。

虽然封御和楚惜两个人口风都很严,楚韵暂时还不知道他们两个人之间发生的那些暧昧小细节,但是从封御和楚惜两个人的眼神中,楚韵敏感的感觉到,楚惜和封御两个人之间,似乎有些不同。

楚惜一直没说话,就安静的听着楚韵和封御交谈,楚韵把现在楚家公司的大致情况和封御说了一些,然后静静等待着封御的答复。

要是封御真的算利息的话,自己宁愿赔钱取消这次投资,也不要让封御这个男人有机会接近自己的妹妹。

封御听完了楚韵的话以后,皱着眉头,一脸凝重。

楚惜心想,这下完蛋了,看封御这个表情,投资的事情肯定是不行了。

谁知道封御缓缓开口道:“楚家经营不善的原因,其实就在于你们母亲的手段太过柔软,商人,要么伤人,要么伤己,太善良的人,是没有办法做生意的。”

封御说的是实话,楚明溪虽然为人很和善,但是她的性格实在是不适合做生意,但是楚韵父亲早亡,楚惜和楚韵两个人年幼,楚明溪只能硬着头皮撑起公司和家庭。

对于一个性格软弱的女人来说,这实在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情。

楚韵想到母亲为了姐妹二人的付出,一向要强的她也微微红了眼眶。

“我知道我们家现在的情况很糟糕,所以你就算真的要我付给你利息,我也无话可说。”楚韵最不喜欢的就是欠别人人情,不管是对谁都一样。

封御觉得楚家现在的情况确实是很糟糕,但是他却觉得,并不是无药可救,因为楚韵的性格,实在是一个很适合做生意的女人。

而且,他抬眼,看了一下那个一直一言不发的女人。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从那天送楚惜回去以后,楚惜身上的香味,就好像一直萦绕在他的身边,久久不能散去。

今天封御来这里,他告诉自己自己只是来做生意的,但是心底还有个声音再告诉他,其实他就是想要来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碰到楚惜。

楚惜听姐姐的意思,是决心要放弃封御的投资了,姐姐要是做了什么决定,那么自己是很难劝说她改变主意的,没想到自己的好心反而给家里带来了麻烦,还让姐姐白白的付了利息,让本来就糟糕的情况,更加雪上加霜。

封御有些好笑又有些头疼的看着楚家两姐妹,这两个女人真的很奇怪,自己还没说要撤资呢,就一脸哀伤的表情。好像马上就要被宣布死刑了一样。

房间里的空气有些沉闷,突然,从外面传来了很嘈杂的声音,好像是有人在吵架一样。

“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出去看一下。”楚韵站起身,走了出去,房间里只剩下楚惜和封御。

现在又是两个人独处的时间,封御看了看楚惜的脚,她今天穿的是一双平底鞋。

楚惜虽然很少化妆,但是素颜的她如同清水芙蓉一样,格外清丽,见多了浓妆艳抹的女人,楚惜就像是一阵夏日清风,让人感觉很清爽。

封御见多了女人,也见过很多美女,可是楚惜是他见过最特别的女人。

眼前似乎带了些不安的佳人,让人很难想象,就是这样一个有些瘦弱的女人为了让自己答应她一个条件,即便是怕的要死,还要奋力一搏。

楚惜和封御独处一室,觉得很尴尬,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她抿了抿嘴,鼓起勇气说道:‘虽然我们两个人有约定,但是你要是真的反悔,我也不会怪你。’

封御挑了挑眉:‘就算我不投资,也不帮你作证,你也不会怪我吗?’

楚惜说话那句话,心里有一种释然的感觉,她摇摇头:“是的,我相信,命运是注定的,既然上天注定我要面对这些,那么我愿意接受。”

自己本就是不被疼爱的孩子,能够在温暖中生活了十八年,楚惜已经觉得是上天的怜悯了。

知足常乐,楚惜觉得,只要自己知道自己是清白的,那就算别人诽谤自己,自己也能挺胸抬头。

这小妮子年纪不大,倒是对人生挺有感悟的,封御想。

楚惜见楚韵出去那么久了,都没有回来,外面吵嚷的声音越来越大,她有些担忧,便想要出去看一看,谁知道出去一看,发现楚韵被一群男人围在中间,看起来很危险的样子。

“姐姐,姐姐。”楚惜忙冲上去,护在楚韵面前。

楚韵见楚惜怎么出来了,忙让她回到办公室,但是没想到楚惜被其中一个男人拉住,死活不松手。

楚惜的手臂被男人捏的很疼,她大声让那个人松开她,但是那个人不但不松开楚惜,而且还特别凶的朝楚惜大声嚷嚷。

“你就是这个女人的妹妹对不对,你们都是一家人,是同伙,你们要是不给我们一个交代,今天你们谁都别想走。”男人恶狠狠的说。

楚惜认出来了面前的这个男人,这个人好像在她们公司工作过,但是已经被裁掉了,怎么今天会闹到公司来。

楚惜疼的眼泪都快要下来了,但是男人的力气很大,她挣脱不开。

就在这时候,一双手指修长的手抓住了那个男人的手腕,那个男人惨叫一声,松开了楚惜。

封御轻松的抓着那个男人,他的手指扣在男人手腕的骨头上,只是稍加用力,就让男人痛的五官都要变形了。

“对女士要礼貌一些,知道吗?”封御笑着对那个男人说,然后松开了他。

那个男人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要断了,面前的这个人绝对是个怪物,不然的话,人的手指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量!

不过这并没有让他退缩,他看封御虽然穿着打扮很是贵气的样子,但是他就算再怎么样,肯定也不敢再大庭广众之下对自己怎么样,而且自己这边还有那么多人。

“我告诉你,你不要多管闲事,这是我和她们两个臭娘们之间的事情!”闹事的男人凶巴巴的说。

封御看了看楚惜被捏红的手臂,眼神变得有些冰冷,他敛起笑容,看了那个男人一眼,闹事的那个男人本来嚣张到不行的气焰,瞬间蔫了下去。

楚惜看聚集在公司门口的大约有十几个人,而且都是熟面孔,以前好像都在楚家工作过,她忙问楚韵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韵说:‘你们虽然被裁员,但是走之前我不仅按照劳动法补偿了你们一个月的工资,还额外补贴了你们一些钱,你们今天还要跑来要遣散费,是不是太过分了!’

原来,这些人确实都是以前在这里工作过的人,但是公司经营不善,楚韵不得不辞退了一些人,她已经给了他们足够的补偿,而且这些人临走之前也是对这个补偿方案满意的,为什么今天会突然聚集在这里闹事。

楚惜觉得很气愤,一大群人,欺负姐姐一个女孩子,不会觉得丢人吗?

刚才那个欺负楚惜的男人走了出来,指着楚韵说:‘你给的那点钱怎么能算是补偿我们,我告诉你,你现在至少要补偿我们每个人至少半年的工资!’

半年!楚韵和楚惜都是吃了一惊,这些人哪里是来要工资的,分明就是趁火打劫。

眼下,他们就连自己的生活都有问题,哪里还有钱给这些人,之前这些被裁员人的遣散费都是楚韵和楚明溪想尽一切办法借来的。

他们面对这些人已经尽了自己最大的能力,这些人依然是欲壑难填,他们当时在楚家工作的时候,一个个都对楚韵毕恭毕敬的,现在却反过来欺负她们孤儿寡母。

楚惜呼在楚韵身前,对那个带头闹事的男人说:‘你们这摆明了就是来闹事的,你们要是再不走的话,我就要报警了。’

“报警?我看警察来抓走的也是你吧。”那人不屑的打量了楚惜一眼。

随后,他朝着其他人嚷嚷道,“就是这个女人,楚韵的妹妹楚惜,她被人包养,还背上了人命官司,这样的女人你们说,她说的话能信吗?”

“你!”楚惜气的就想要上去和他打起来。

空口白牙的在这里凭空诬陷别人,就连警察都觉得自己的事情很蹊跷,他这个人凭什么在这里乱说!

封御虽然一直没说话,但是一直默默的观察着现场的情况,他觉得这件事没有看起来那么简单。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