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英雄救美的恶俗桥段
作者:君吃鱼  |  字数:3000  |  更新时间:2019-09-02 10:30:44 全文阅读

封御发现,来闹事的人好像,都对这个一直喋喋不休的男人,马首是瞻,他说什么,旁边的人就跟着附和,像是这群人的领导者。

而且封御注意到在不远处的树后面,好像还有人再拿着相机拍照,好像是狗仔一类的。

楚惜气的脸都红了,她一个女孩子,被人这样污蔑,就算是有再强大的内心,也会觉得难过。

“我从来没有做过,那种见不得人的事情,黄老板的死,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楚惜急切地解释道,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相信她,每个人都是一副鄙夷的样子。

闹事的男人,想着自己是有人撑腰的,何必要惧怕两个女人,他趾高气扬地说:‘你们两姐妹本来就是一丘之貉,长成这个样子,就是勾引男人的骚货,我看刚才那个帮你说话的小白脸,也是你们姐妹的姘头吧。’

楚惜已经没有办法在忍耐下去了,她掏出手机就打算报警,但是还没等她按下号码,头上就被人丢了一个鸡蛋。

楚惜能够闻到鸡蛋的腥气还有蛋黄,顺着自己的头发留下来那种湿哒哒的感觉,楚惜一下子愣在了那里。

“对,砸死她们,砸死这两个女人。”男人哈哈大笑,好像看到了什么好戏一样。

但是很快他就笑不出来了,因为他被封御一脚踹倒在地上,巨大的冲击力让他的身体飞出了好几步远。

封御整理了一下袖口,自己今天这身西装是从意大利手工定制的,被这样的人给弄皱了,真是不值得。

“你……你居然敢动手打人!”男人也没想到封御真的敢对自己动手,封御那一脚踹在他的小腹处,他感觉自己的内脏,都要被封御给踢碎了。

但是这正中了他的下怀,因为他的目的本来就是要来楚家闹事,把事情闹得越大越好。

楚惜目瞪口呆的看着封御,这个男人,看起来很能打的样子。

封御径直走到不远处的树后,一把扯住了想要逃跑的狗仔的衣领,狗仔抱着相机战战兢兢的,不知道封御是想要做什么。

“看来你们的准备还挺充分的啊。”封御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朝着狗仔伸出手,“你看你是主动把相机给我删掉照片,还是我直接把你的相机给砸了?”

狗仔听得出来,封御绝对不是在看玩笑,刚刚那一脚,他可是看的清清楚楚。

他双手颤抖着把相机,交给了封御,封御直接拿走了里面的内存卡,把相机还给了狗仔。

楚惜和楚韵一脸疑惑的,看着被封御揪出来的人,封御把那张内存卡折断,扔进了垃圾桶里,然后对聚集在楚家公司门口的人说:‘我知道你们是被人收买来这里闹事的,但是楚家对你们的处理是附和法律规则的,要是你们在继续闹下去,我保证,你们会被警察带回去吃几天牢饭。’

闹事的男男女女,都见识到了封御的厉害,都不敢轻举妄动,目光都聚集在那个领头的男人身上。

男人咬咬牙,自己收了钱,要是办不成事,肯定会有很严重的后果,但是封御实在是太可怕了,他可不敢在招惹这个男人。

没办法,男人恶狠狠的瞪了楚韵一眼:“你以后出门的时候,最好小心点!”然后很不甘心的带着人走了。

闹事的人终于都离开了,楚韵和楚惜都松了一口气,楚韵虽然不喜欢封御,但是她对事不对人,她还是对封御说了声谢谢。

封御没说话,他感觉自己腰上的伤口似乎裂开了,刚刚那一脚自己有点太用力了,牵扯到了伤口。

他本来是打算控制一下力道的,但是一看到楚惜被人丢鸡蛋,他的火气蹭的一下子就冒上来了,压都压不住。

好像自己一遇到关于楚惜的事情,就会变得特别不理性。

楚韵看自己对封御道谢,封御都不理不睬的,哼了一声,架子还挺大的。

“看在你帮我一次的份上,请你喝杯茶。”当他们再次回到办公室的时候,封御面前的清水已经换成了茶。

封御淡淡的笑了笑,他感觉,贴着自己伤口那一块的衣服黏糊糊的,应该是血流出来了。

楚惜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感觉现在封御看起来好像有点怪怪的,脸色好像比刚才变得苍白了一点。

“本来想让你在公司好好休息一下的,没想到发生了这种事情。”楚韵帮楚惜清理了一下头发上的脏东西。

今天的事情,很明显是有人在背后捣鬼。

现在楚家都已经是这个样子了,真不知道到底是谁还想要踩一脚。

想当初他们楚家势力还在的时候,那些人那里敢这样欺负她们。

楚惜劝楚韵不要再为了那些不想干的人生气。

“妹妹,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那个能帮你作证的好心人的。”楚韵不想让楚惜在承受那些人身攻击,她一定要还楚惜一个清白。

封御知道楚韵口中的那个好心人,就是自己,他不自觉的笑了一下,他还是第一次有这个称号。

封御感觉到自己的伤口正在往外渗血,在继续留在这里,肯定会被她们发现,便齐婶说时间不早了,自己也要应该告辞了。

楚惜对楚韵说自己去送一送封御,楚韵有些不放心,楚惜笑了笑:‘今天他毕竟帮我了,放心,没事的。’

楚惜送封御走到电梯口,她问道空气中似乎有一点淡淡的腥气。

难道是自己的头发上还没有清理干净?她摸了摸自己的头发,觉得这个味道和鸡蛋的味道似乎有不太一样。

本来楚惜是打算把封御送到电梯那里就回去的,但是在电梯打开的那一瞬间,告别的话楚惜还没说出口,封御就一把把楚惜也拉进了电梯里。

楚惜被封御禁锢在他的手臂和电梯形成的狭小空间里,楚惜和封御两个人的视线在空气中交汇。

“你说如果我就这样把你拐走了,你姐姐会不会杀了我。”封御的嘴角弯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这好像是楚惜第一次这样近距离,这样认真的看封御的脸。

封御的皮肤似乎比女孩子的皮肤还要好,但是肤色很健康,睫毛很浓密,眼睛里像是住着星辰大海,星眉剑目,高挺的鼻梁,脸上带着一丝玩世不恭的笑容。

大约用公子世无双这句话来形容他,是很妥帖的一句话。

楚惜看着封御的眼睛,就觉得自己心跳快的受不了。

她只能别过脸,对封御说:‘我只是来送送你。’

看着自己臂弯里已经脸红到脖子根的楚惜,封御起了坏心,他故意用嘴唇贴近楚惜的耳朵,轻轻地朝着她小巧的耳垂呵气,低声说:‘要是我真的想要拐走你呢?’

楚惜感觉自己的身体酥酥麻麻的,皮肤上起了一层细细密密的小疙瘩,她的耳朵已经红到快滴血了。

就在这样暧昧的时刻,电梯很不合时宜的发出了“叮”的一声,电梯已经停在了负一层的地下停车场。

在电梯门打开的那一瞬间,楚惜立刻一把推开了封御。

封御闷哼一声,松开了楚惜。

楚惜有些慌乱,她不喜欢被封御戏耍的感觉,但是这个男人,她又无可救药的想要靠近他。

楚惜看电梯门已经打开了,但是封御靠在电梯的墙上,捂着自己的腰部,丝毫没有走出去的意思。

“你怎么了?”楚惜觉得有些不对劲,她仔细一看封御腰部那里的衬衫,有一块很明显和别的地方的颜色不太一样。

“你流血了!”楚惜看到封御流了那么多鞋,当时就有点被吓到了。

封御看着楚惜惨白的脸,看起来倒是比自己更像是一个受伤的人。

她是在为了自己担心吗?

楚惜的大脑乱成一锅浆糊,这么眼中的伤,应该要去医院吧,她刚想打电话叫救护车,封御按住她的手:‘你扶我到我的车上。’

“你受那么重的伤,你……。”楚惜刚想问封御为什么不去医院,但是看封御凝重的表情,楚惜又把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回去。

楚惜小心翼翼的扶着封御到了车边,封御拿出了上次楚惜见过的那个小药箱。

封御坐在驾驶室里,解开了衬衫的纽扣,露出了他结实的胸膛。

“放心,我不是要非礼你,我需要你帮我一点忙。”封御对楚惜说。

楚惜明白封御是要她帮忙处理伤口,但是自己从来没做过这种事情。

今天封御好歹是救了自己,自己也应该有所回报吧。

楚惜咬了咬嘴唇,帮助封御解开衬衫,她看到他腰上的伤口的时候,不由的倒抽了一口凉气。

腰上的纱布已经被鲜血给染红了。

这要多重的伤,才能留出那么多的血啊,肯定特别疼吧。

“如果你害怕,我可以自己处理。”封御看楚惜的手都在颤抖,也对,对于一个普通的女人来说,很少有机会能够看到这么重的伤吧。

“我不怕。”楚惜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