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0章担忧
作者:君吃鱼  |  字数:3007  |  更新时间:2019-10-21 09:15:06 全文阅读

想到封御,周钰的眼神不自觉的变得很凌厉,这样的眼神,让楚惜不由得打了个寒蝉。

但是在去看周钰的时候,周钰已经换上一副很和善的眼神。

刚是在自己看错了吧,楚惜心想,周钰那么文质彬彬的人,怎么会有那样的眼神呢?

“对了,你今天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楚惜问。

周钰笑了笑:“怎么,难道没有事情就不能找你聊聊天吗?”

“不是不是。”楚惜有点尴尬的说,“我只是觉得,你好像还挺忙的样子,没想到你还有时间来找我。”

不过说实话,好像楚惜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周钰到底是做什么的,看他和凌氏新上任的总裁红叶好像很熟的样子,应该也是一个很厉害的人,可是他没有自己的公司也没有工厂,更不知道他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

楚惜正在想这个问题的时候,冷不防的一抬头,看到周钰正在看着自己。

“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吗?”楚惜问。

周钰有些痴迷的看着楚惜,他一直觉得楚惜是一个柔弱而又坚强的女孩子,自己才会情不自禁的被她吸引,可是看着现在的楚惜,周钰看着她的脸,她的五官,她是那么的完美。

“你知道吗?那天你在走秀的时候,我就在台下,看着你。”周钰说。

穿着红衣的楚惜,已经让周钰再也忘不掉了。

他在昨天晚上输给封御的时候,那种挫败的感觉,并不是很强烈,反而是看到楚惜和封御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让周钰的心里爆发出了强烈的嫉妒。

他很想在那个时候,就杀了封御,把楚惜抢回来。

这次楚惜可以确定,这不是自己的错觉,周钰的眼神,看起来,好像真的有一点可怕。

“我知道,我当时不是还在和你打招呼吗?”楚惜有些慌乱,因为周钰看起来实在是让她有些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和平时她所接触到的那个周钰,完全不一样,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自己好像以前也曾经见到过这种凌厉的眼神,可是楚惜想不起来自己到底是在哪里见过了。

楚惜不敢抬头看着周钰,因为此刻的周钰,让她有些害怕。

周钰摇摇头,笑着说:“不对,当时你的眼里,只有封御。”

当楚惜走过来的时候,她的视线一直停在封御身上,其他人在她的眼中,就像是一朵浮云。

“你觉得,我和封御比起来,差得很远吗?”周钰问。

楚惜不知道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

因为她觉得感情是不应该掺杂其他的因素的,在她的心里,她从来没有想过说要拿封御和任何人比较,封御就是封御,独一无二的封御。

之前周钰对自己表白,自己拒绝的太草率了,可能让周钰不是很开心,所以楚惜心想,周钰可能是因为这个在生气。

“对不起,上次你对我告白,可是我的反应实在是太不礼貌了。”不仅拒绝了周钰,而且还在周钰的面前,和封御一起离开了,这一点,确实是自己不对。

毕竟就算是自己不喜欢周钰,也应该很正式的把话说清楚,告诉他自己已经心有所属了。

“这件事,我要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够原谅我,这样子以后我们还能做朋友。”楚惜说。

就算做不成恋人,还可以做朋友,她对周钰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说要往恋人的方向发展,周钰确实很好,可能和封御比起来,他的优点还要更多一些,可是他有一个缺点,就是他不是封御,不是自己心里想的那个人。

周钰淡淡的微笑着,可是这个笑容,一点温度都没有。

在衣袖下面,他手臂上的血管已经凸显了出来。

楚惜坐在周钰对面完全没有发现这些,她看到周钰还是笑着呢,心里想,周钰对自己或许也就是一时兴起罢了,等过了这段时间,对自己没了兴趣,就结束了。

“这样啊,你说得对,就算我们不是恋人,还可以做朋友。”周钰似笑非笑的把楚惜刚刚说的话,重复了一遍。

楚惜看周钰好像真的已经放下了,也觉得很开心。

她不是那种不喜欢别人,还要故意吊着别人,给他希望的那种女人,楚惜觉得,要是不喜欢,就应该把话说清楚,直接拒绝比较好。

“我去厨房拿点心,你自己坐一下。”楚惜说。

周钰看着楚惜放在桌子上的手机,拿了起来,像楚惜这样的女孩子,很大的概率都是用自己的生日做手机的密码,周钰轻松地就打开了楚惜的手机。

打开楚惜最近使用过的程序,第一个就是微信

点开界面,跳出了封御发来的信心。

“我很快就会回去。”

很快?看来封御你还真的是对楚惜上心了呢。

封御和白玉珠,还有白泽,正在一起喝茶,白玉珠说了很多的趣闻,引得白老爷子笑个不停。

“还是我的宝贝孙女能让爷爷开心啊。”白爷爷很喜欢白玉珠,白玉珠在长辈面前就是一个娇憨的小孩子,特别讨长辈的喜欢,尤其是白爷爷。

身为白家唯一一个孙女,白爷爷重女轻男,特别喜欢白玉珠,白玉珠这样骄纵的性格,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白爷爷的溺爱。

虽然白玉珠妙语连珠,把在场的所有人逗得哈哈大笑,但是封御却一脸平静。

白泽捅了捅封御,小声说:“我说你啊,你好歹给个面子,爷爷还有各位长辈都在,你要是这么冷着一张脸,让长辈他们怎么想。”

封御淡淡的说:“我本来就不想笑,又何必为难自己。”

一句话噎的白泽什么都说不出来。

好好好,封御永远都是对的。

白玉珠虽然让在场的所有人都很喜欢自己,可是只有封御,似乎对自己说的每一句话,都毫无兴趣。

白玉珠有些生气,封御未免有些太不给面子了。

白爷爷察觉到了白玉珠的不开心,他放下手中的茶碗,对封御说:“封御啊,你怎么了,闷闷不乐的,是有什么心事吗?”

“我……。”封御刚想回答自己很好,白泽按住了封御,替他回答。

“他昨天晚上陪我聊天一直到凌晨两点钟,所以精神不太好。”

“你们年轻人啊, 就是不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白泽说的这个理由,大家还能接受。

白泽瞪了封御一眼,意思是,到了,到了最后,帮忙救场的,还不是他。

封御倒是挺无所谓的,因为他根本就不在乎。

他拿出手机,看到有一条未读信息,是楚惜发来的。

封御点开一看,发现自己收到的是一张照片。

白爷爷正在津津有味的听着白玉珠说话的时候,突然就看到封御蹭的一声从椅子上站起来,大步往外走。

“封御,你在干什么!”在长辈说话的时候,小辈是不能随便离开的。

封御这样子,显然是不合规矩。

“抱歉,白爷爷,我有一点事情,要现在会A市。”封御说。

白爷爷似乎看起来不太高兴:“你昨天才刚回来,今天就要回去,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要那么着急。”

封御没有回答原因,只是说,这是自己的事情,等下次,自己会回来好好陪白爷爷,说完,就自顾自的往外走。

白泽看再座的每一个人表情都不太好,尤其是爷爷,赶紧追上封御。

“我说你啊,你到底在搞什么。”封御虽然我行我素惯了,但是也不是那种会自作主张的人,看封御这样子,好像是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如果真的是这样,就把原因说出来不就好了,干嘛非要惹爷爷生气呢?

封御把刚刚楚惜发给他的照片拿了出来。

“这是周钰?可是看他所处的环境,好眼熟啊,好像是……楚惜的家?”白泽吓了一跳。

“对,这是刚刚楚惜的微信发过来的照片。”现在白泽应该能理解为什么自己会那么着急的回去。

周钰到底想要做什么?白泽现在也觉得有些紧张了,昨天晚上封御刚刚赢了周钰,难道说周钰是一直因为输了气急败坏?还是说他有什么别的目的?

不管怎么说,反正现在楚惜的情况都有些危险。

封御查过机票了,在一个小时以后,有一班飞机,飞往A市。

“好,你快点去吧,爷爷这边,我会帮你解释的。”白泽很理解现在封御着急的心情。

封御拍了拍白泽的肩膀,算是道谢。

白泽回到大厅,对白爷爷说:“是这样的,封御在A市投资的一家公司,出了点问题,所以封御现在要立刻回去处理一下。”

“有那么紧急吗?”白爷爷很是不悦。

“十万火急,不过封御说了,他下次一定会多呆一段时间的。”没办法,白泽能做的就只能帮封御圆圆谎。

在一边的白玉珠哼了一声:“才不是工作上的事情,肯定是因为楚惜。”

看封御走得那么匆忙,白玉珠以女人的第六感可以推测出,封御就是因为楚惜才回去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