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食入君心:王妃厨艺太赞了

正文第一百零四章 伤过的心,就像玻璃碎片

[更新时间] 2019-10-10 01:33:05 [字数] 3159

“行了行了,不就是一顿饭的事吗?我勤王府还不差这点粮食,赶紧回去吧,天色不早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沈南风一副不耐烦地样子,于西洲忍不住笑了起来,这个男人,还真是小气,连女人的醋都要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祁蔗做了个鬼脸,“哼,小气鬼,柠檬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说完后就一溜烟地跑了,意料之中沈南风会露出嫌弃的表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西洲作为一个吃瓜群众,不仅不帮沈南风,还放肆地嘲笑了他一番。+%$=&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西洲没事做便去御楼找花泽一起商量怎么才能成功把御贤王追到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世子妃,快请坐。”花泽还在忙,看到于西洲来连忙放下手中的东西和她一起坐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坐下,又突然想起了什么,“世子妃,您试试,这是我新研发的糕点,不知道好不好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着她一副期待的样子,于西洲把自己准备吐槽的话都咽了回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咳,那个,花泽啊,你这糕点火候掌握的不错,但是,你不觉得这样太单调了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泽有些挫败,“啊?我就知道不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西洲笑了笑,“花泽,其实你的糕点做得很好,但是你想想,御贤王堂堂一个王爷,还会差这么普通的糕点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语点醒梦中人,但是听了这话后,花泽依旧没有什么好的办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世子妃有什么好办法吗?”花泽也学聪明了,她知道于西洲鬼主意多,上次要不是祁蔗,说不定她已经成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想想虽然觉得可惜,但终归是缘分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看她这么机灵,于西洲也不卖关子,直接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花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想啊,平日里御贤王忙公事已经够累的了,你在用这么皱巴巴的糕点,那多无聊啊,你可以试着把糕点做成小动物的形状,或者是他喜欢的东西样子……”+%$=&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泽听到后直接找了纸笔记下,不时还会说说自己的想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世子妃,要是王爷不喜欢怎么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有人能够抗住美食的魅力,而且,你要相信自己!”+%$=&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泽也很激动,有了这些方法之后,她相信,自己一定能够让御贤王喜欢自己,她也一定能够得到自己的幸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世子妃,那,我和御贤王成亲的时候,你可一定要来,因为,你是我的贵人!”说这话的时候,花泽的一张脸都红彤彤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西洲知道小姑娘害羞了,还故意逗她,“那必须的,不过,这才刚刚开始,就已经……”+%$=&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世子妃您不要取笑花泽了,我一定会让御贤王喜欢上我的。”+%$=&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不会喜欢你的,花泽。”+%$=&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到这个声音,于西洲和花泽都愣住了,这……是御贤王的声音,难道,她们刚刚说的那些话,他全部都听到了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咳,御贤王,好巧啊,你也来这里用膳吗?”于西洲见气氛尴尬,便随口说了一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但是,很明显并没有什么用,甚至,御贤王的脸色又冷了几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泽也有些尴尬,自己刚才那么直接,御贤王一定觉得她是一个不矜持的女人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什么,我突然想起来我还有点事,你们慢慢聊,我先走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西洲见此地不宜久留,连忙开溜,临走前,还给了花泽一个加油,我相信你的表情。+%$=&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的花泽都快要哭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王……王爷,我们刚刚说的话,你都听到了?”花泽在于西洲走后,战战兢兢的开口问道。+%$=&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钰容自己找了个地方坐下,随手从桌上拿了一个茶杯,倒茶,喝茶……+%$=&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系列动作无不透露出他身份的尊贵。+%$=&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泽,我以为我说的已经很直接了,我不喜欢你,我喜欢的人,是刚刚离开的于西洲,不管你怎么努力,我都不会喜欢你。”+%$=&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钰容淡淡地开口说道。语气里满是不容置喙的意思。+%$=&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花泽的泪水一瞬间就落了下来,“王爷,我知道你喜欢世子妃,但是,她都已经和世子爷成亲了,你们根本不可能的,我哪里比不上她,我知道,我家世普通,配不上你,但是……”+%$=&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钰容轻轻地谈了一口气,“花泽,你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不需要理由的,就算她的幸福我给不了,但是,看着她幸福就是我最大的幸福!我不想耽误你,你是一个好女孩,找一个真心爱你的人嫁了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留下这么一段话后,沈钰容便走了,正如他来一样,轻轻地,不带来一粒灰尘,不带走一片云彩……+%$=&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西洲回去之后总觉得心神不宁,沈南风还故意激她是不是又想御贤王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于沈南风的小把戏,于西洲现在一点都不想和他计较,这个男人,整天除胡思乱想就是胡思乱想。+%$=&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次日,下人来禀告说御楼今日闭门谢客,说是楼主身体不舒服。+%$=&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西洲心里一慌,这样的情形,很明显是花泽又被拒绝了,果然强扭的瓜不甜,这是真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打听到了花泽的消息,还得打听打听御贤王的消息才行,但是她一个已婚妇女,打听别的男人,恐怕是不行……+%$=&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南风……世子爷……亲爱的……”于西洲的称呼越叫越恶心,沈南风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怎么,于西洲,现在想起我了,想让我干嘛啊?是不是揍沈钰容一顿?”这么说着,沈南风还很幼稚的举了举自己的拳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对于这么幼稚的男人,于西洲对他也是无语,“不是,我只是想让你打听一下御贤王的消息而已。”+%$=&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一盆冷水浇下来,沈南风全身浸湿……“不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么傲娇,于西洲也一样有办法!+%$=&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那你就不要怪我放大招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随着两声清脆的咳嗽声儿,于西洲的嘴秒变输出武器,一串菜名突突突的往外冒。+%$=&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你要是去的话,我给你做烧花鸭、烧雏鸡儿、烧子鹅、卤煮咸鸭、酱鸡、腊肉、松花、小肚儿、晾肉、香肠、什锦苏盘、熏鸡、白肚儿、清蒸八宝猪、江米酿鸭子、罐儿野鸡、罐儿鹌鹑、卤什锦、卤子鹅、卤虾......”+%$=&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南风被说的口水都险些留了下来,他悄悄看了一眼于西洲现在头头是道的样子,暗自想到:+%$=&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小丫头还真知道怎么治自己,果然想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还是要先抓住他的胃。+%$=&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这于西洲和沈南风,就是命中注定的一对,一个厨艺了得,一个对吃食挑剔至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此时的沈南风的心里已经蠢蠢欲动:要不然,还是去帮她问问御贤王吧,万一外人口中的传言假设是真的怎么办呢?+%$=&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清了清嗓子,故作冷漠,妥妥的傲娇模样,“那改日我就去瞧瞧到底他这是怎么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于西洲计谋得逞,笑嘻嘻的答谢,心中默默安慰自己:若是沈南风再晚叫停半刻,自己就不气绝身亡,也会忘词而计划失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不过幸好,自己完胜!+%$=&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次日晌午前,沈南风如期而至,他直接上门拜访找到了御贤王。+%$=&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刚走进门,沈南风就看到对方正坐在庭院里,被几个美丽的丫鬟围绕着。+%$=&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炎日之下,一个丫鬟在他身后扇着扇子吹风,而后御贤王看向另一个丫鬟,那丫鬟马上会意,把果盘里的用冰块冷过的水果往他嘴里送。+%$=&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另沈南风意料不到的是,御贤王早已经料到有人来,用余光飘过去,果不其然看到了他。+%$=&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御贤王很自然的咬上了水果,并看着那丫鬟,用手摸了摸她的脸说:“你看你这小脸可真柔弱。”那丫鬟听了之后,立马把脸垂下去。+%$=&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南风早已经在门外看到了这一幕,他心里有点生气:这个御贤王怎么这么不让人省心,以前都还不是这个样子,今天怎么就变了呢?难不成是因为花泽吗?+%$=&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匆匆走进去,走到御贤王身前看着他说:“诶,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你这么做对得起花泽吗?至于这么自甘堕落吗?”御贤王只是白了他一眼,甚至没有跟他交谈。“你们先下去吧!”他只是淡淡说了句。+%$=&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南风看着他的样子心里若有所思:难不成他真的在欲情故纵吗?那我还是好好跟他谈谈吧!他便开口说道:“到底怎么了,花泽为什么变成那个样子呢?难不成是你欺负她了?还是怎么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御贤王看着他,嘴角微微上扬,心想:难怪不成啊!+%$=&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我和花泽又碍你什么事了啊,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想喜欢谁就喜欢谁,谁也奈我无何,你偏偏来管我干什么?对,我就是不喜欢花泽怎么了,我和她从未到达谈婚论嫁的地步。”听完他这么一说.....+%$=&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沈南风脸色突然变了,心里感到不安:难不成这个御贤王就是在玩花泽吗?不行,我可得尽快阻止这件事,万一到时候花泽上当受骗了怎么办。+%$=&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他也没有准备继续问御贤王了,因为他知道,他心意已决,说什么都无法改变这个事实了。他便决定回去了。+%$=&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没想到,刚传身就被他叫住了,御贤王看着他一副不耐烦的样子说道:“诶,你不是想知道我到底喜欢谁吗?来,我告诉你,我就是喜欢你家于西洲怎么了,我对花泽从来没有什么非分之想,你现在满意了吧!知道了吧!”+%$=&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听完他这么一说,沈南风心里一震,他知道之后心里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转过身便走了,一路上,他思前想后很多次“为什么御贤王会喜欢于西洲”“为什么御贤王不喜欢花泽”“花泽到底喜欢他那样。”这几个问题一直浮现在他脑海之中。+%$=&更多精#彩章节|,尽|在^纵横^中@文网。!=$-%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快捷键:回车) 下一章(快捷键:→)
 

发表评论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