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老街黑影
作者:采茶小哥  |  字数:3100  |  更新时间:2019-09-02 10:40:35 全文阅读

佳美心理咨询中心,市内最具权威性的心理机构。此时,咨询室内,明媚的阳光穿过落地窗,洋洋洒洒的落在一个正在声嘶力竭控诉的中年妇女身上。那种歇斯底里的疯狂,倒是和这里的病患们有些相衬。

作为一名专业的心理医师,徐佳男正耐心的听着这位病患家属的倾诉。尽管,这位家属看起来比病患的情况还要严重许多。

“马上就要高考了!他却在这个时候装疯卖傻,徐医生你说,他是不是装的?!他肯定就是装的!我可是他的妈妈啊,他竟然说和我不熟悉,是陌生人!”中年妇女越说越激动,拍着桌子就要站起来。

白皙的手臂微微一扬,制止了女人暴躁的举动。徐佳男淡淡打断了这位家属的话:“我觉得您现在应该保持冷静,这样激动且难抑愤怒的状态,您似乎比张晓强更加需要心理辅导。”

这位母亲总算是勉强冷静了下来,又气哼哼的坐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张晓强是她的儿子,今年正值高考关键时刻,却在某一天忽然对父母形如陌路,有着强烈的距离感。甚至有两次半夜三更才回家,原因竟然说是找不到回家的路了。

张晓强的母亲并不相信儿子这种拙劣的“谎言”,她无法相信那么大的人,一夕之间说傻就傻,说疯就疯了。尤其在高考前夕,他不认识父母,不认识家都可以慢慢解决,但是他不认识老师,不认识学校,这就让望子成龙父母无法忍受了。

万般无奈之下,这才找到了市里最有名的心理诊所,并预约了这里非常专业的心理医师,徐佳男。

在之前两次询问过程中,徐佳男已经通过心理评估判断出了张晓强的状况。他并没有撒谎,也没有故意伪装。他的心理压力很大,在父母不依不饶的责骂他是个骗子的时候,压力自然会更大。所以今天徐佳男就准备向家属详细讲解一下张晓强的状况,希望他们能够重视,不要一味的责备和质疑。

职业的口吻令徐佳男本就清冷的气质更为突显,她垂着眼眸翻看着三次问诊记录说:“您做为患者的母亲,我有必要建议您能先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张晓强在这个特殊的年纪,承受着你们迫切望子成龙的压力,所以心理上才会出现问题。”

对方依旧不相信的瞪着眼说:“不可能!徐医生,您的意思是,我儿子装疯卖傻是我们为人父母的责任?这世上怎么可能有这种病嘛!”

徐佳男没什么表情,继续十分专业的解释着说:“人体最复杂的器官就是大脑,大脑中更为复杂的是意识,比意识还要复杂的是潜意识。目前,人类甚至还无法探究到这一层。您不了解的事物,不代表不存在。张晓强所出现的状况,在心理学上名为人格解体症。它的主要表现症状就是忽然对自身或最熟悉的事物产生陌生疏远感及非真实感。这种病情在少年时期最容易发生,大多数都是急性病变。他们会突然感觉周围的一切都不熟悉,都有了剧烈的变化。在他们眼中的世界,离奇又陌生。原本最熟悉的人事物也会在脑海中逐渐抹除变成一片空白。这样的病态下,别说是考试内容了,就是不记得你们了,也很正常。”

这番专业的解释终于换回这位母亲渐渐冷静下来,她焦虑的的目光左右闪烁,两只手不停在胸前不安的绞着。

徐佳男观察着她的行为举止,用手中的笔轻轻敲了敲桌子说:“您日常也如此焦虑吗?您知道您的焦虑会传染给身边人吗?在我看来,我说了那么多,您并没有意识到张晓强的病情严重,令您不安的,是他得了这样的‘怪病’,高考该怎么办。对吧?”

被徐佳男戳破了心事,这位母亲也不打算辩解,干脆摊了摊手说:“难道不应该是这样吗?这可是他人生的大事!什么心理问题,情绪问题,都可以慢慢来呀!可是考场不会等他的呀!”

徐佳男摇了摇头说:“在普通人眼里,癌症也许是最可怕的病症。但是,癌症致人死亡尚且需要癌细胞扩散病变。但是心理问题,致人死亡只需要一个念头而已。人格解体症会让患者渐渐和世界脱离,觉得自己不再是自己,这就是精神分裂的前兆。当他彻底分不清现实的时候,生命或许随时会因为他的一个念头而结束。希望你把那份高考的期许暂且按下,多关心理解他的病情,给他专业正式的治疗。”

一听放弃高考,这位母亲有些失魂落魄,六神无主。她痛苦的哭着说:“这是什么稀奇古怪的病啊,他到底是怎么得的呢?”

徐佳男向后靠在椅背上,想了想说:“酗酒吸毒,过度疲劳,脑器质性损害,抑郁症或焦虑症。这些都有可能引起人格解体。按时服药,定期进行心理辅导,给予他最大的理解和关怀吧。”

徐佳男看得出,这位母亲很失望。她可能到现在都意识不到心理疾病能够要人命,心心念念的可能还是那可能改变人生的高考。

等到终于解释清楚,并把人送出了办公室门的时候,已经到了日暮时分。徐佳男站在落地窗前,远远眺望笼罩在夕阳余晖中的城市。她的职业让她比谁都更有体会,这个世界任何人活的都不容易。

深呼吸活动了下有些发酸的肩膀,徐佳男回到办公桌前,开始写张晓强的病例分析和几次的会诊情况总结等等。

这一忙起来,往往就忘记了时间。直到感觉胃有点儿疼,徐佳男才发现自己不但又没吃晚饭,而且外面的天色早就已经黑了。

不过这种情况她也早已习以为常,收拾好办公桌,徐佳男准备回家洗个热水澡再看看随便吃点儿什么。

走出大楼,离开了繁华明亮的街道,来到每天回家都会经过的这条老街,徐佳男莫名有些心慌。这个职业还是有一定危险性的,被人威胁,被疯子追堵的情况也曾静发生过。今晚,徐佳男觉得有些紧张,晚风吹过,背后竟然泛起了阵阵寒意。

最近每次回家都隐隐感觉背后有人跟着她,不知道是不是太累而产生的错觉。

她深吸了一口气,鼓起勇气回头看了一眼,虽然并没有看到什么人,但还是努力加快了脚步。

前面再有一百多米就走出老街了,不过就是这一百多米,也足够让她的心跳加速,毕竟,这里连一盏路灯都没有。

这是市里的旧城区,虽然政府决定规划拆迁,可拖了两三年也没有开始,再加上这片平房区很多都是钉子户,就更难实施了。

徐佳男心里开始抱怨着自己为什么要租这边的房子,不仅离工作地点有些远,还比较偏。每次走过这条老街,她心里都会犯嘀咕,今天尤为如此。

快步前行,耳朵关注着周围的各种风吹草动。突然,她猛然睁大双眼,分明听到了身后不远处的脚步声。如果说刚刚还是她感觉有人尾随,那么现在她可以确定……身后确实有人!

再一次加快脚步,可她也清楚地听到身后的脚步声随之加快,她不管了,这一次她彻底跑了起来,要知道剩余的百十米还是可以几秒钟跑出去的。

在这如煎熬一般的几秒钟里,徐佳男脑中出现了无数种画面,精神病、疯子、色.情狂,杀人魔……这些日常生活中少见的特殊分子,在她的工作里可是常客。

终于,冲出老街,陡然被马路上的灯光照射时,徐佳男终于松了一口气。

但就在她不自觉地回过头这一刻,却看到了十米左右的地方站着一个男人!

确切地说那是一道黑影,因为在老街的黑暗中,她根本看不出那人的长相,但凭身材还是可以看出那是个男人。

徐佳男惊呼了一声,感觉心都跳到了嗓子眼,旋即转身便飞奔了起来。

起步一刻,一辆黑色的商务车疾驰而来,徐佳男.根本没有停下的意思,即使那商务车猛地踩下刹车,但还是几乎擦着徐佳男的身体开了过去。

“不想活啦?就该撞死你!”司机降下车窗破口大骂道,要知道,这个时候对于司机的恐惧一点也不比行人少,谁也不愿意撞死人。

徐佳男.根本不理,继续朝着前面跑着,直到马路对面,才停了下来。

心理学知识再牢固,也毕竟是个女孩子,专业在这一刻派不上什么用场。这样的疾奔对于她的体力根本就是强力挑战,当停下来的时候,她直接扶着膝盖深喘了起来,同时不忘回头朝着老街看去。

不过这一次徐佳男并没有看到那个男人的身影,她使劲眨了眨眼,又朝着左右看去,那个身影的确不见了。

这时她才松了口气,但就当她直起腰打算朝着家走去,一道身影却立在了她的面前。

一时间,好像要窒息了一样,徐佳男只觉心都要跳出来了!

最关键的是,那身影距离自己的脸不过十几公分的距离!

“啊……”

徐佳男猛地喊了出来,一双眼睛带着极度的恐惧朝着前面这个人的脸看了过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