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姑苏奕诚(6)
作者:小喵星人  |  字数:3158  |  更新时间:2019-09-18 09:13:20 全文阅读

入夜,连溪寒躺在床上坐卧不安,今日南宫月汐的突然到访让他有些措手不及,他担心这个月汐妹妹,可自己也早就说过退隐江湖不理纷争,若是她所说一切属实,难不成要任由那女魔头祸害百姓?

连溪寒披上衣物正准备去院子里散散心,却看到落苏木趁着今日甚是明亮的月光,看着医术,用工的模样与他当年几乎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也道是后生可畏。

“苏木!”连溪寒慢慢走到落苏木身边,淡淡的说着。

落苏木察觉后,立即起身给连溪寒弯腰作揖,将自己的椅子搬到连溪寒身下,而他则站在连溪寒身边,轻声说道:“夜深了,师父怎的还没睡?”

连溪寒拿过他手中的书本,发现读的是《黄帝内经》中的《素问》一卷,想说什么,可刚准备开口却又咽了回去,只是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便准备回去。

“师父,您可是在担心城中百姓?”落苏木走到连溪寒身旁追问到。

落苏木知道,今日师父虽然明面上婉拒了那个女人,但心上依旧是担心她,也更担心那女人说的所谓事实。

还未等连溪寒说话,落苏木便退后一步,弯腰拱手道:“师父,徒儿愿去姑苏城中打探一番!”

连溪寒看着面前的弟子,心下不由得有些动容,只是唉声叹口气,拍了拍落苏木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此去小心!”

落苏木是连溪寒十年前,寒冬腊月里从姑苏街头捡回来的孩童,那时他即将要冻死街头,而连溪寒在所有人面前金盆洗手,终身不问江湖,而落苏木也是他唯一的亲传弟子。

落苏木为人细心、谨慎,是块行医的材料,只是被救回来后,忘记了前尘所有的事,不记得从哪来到哪去,不记得姓甚名谁。

所以连溪寒索性以流落街头的落为姓,用手边为了救治他的苏木为名,落苏木就此诞生。

夜晚,月光明亮将整个姑苏照的几乎犹如白昼,连远处路上的坑坑洼洼都看的一清二楚,再加上路边两边商户的灯笼,更是明亮了。

冷半夏失魂落魄、无精打采的走在路上,身旁的蓝奕诚默默的跟随在身后。

去了义庄一趟,冷半夏才相信那些流言蜚语,至此才敢相信他们这十六个人都是死于腐骨散,那时的醉酒不慎酿下了大祸。

忽然,驻足在月光下,抬手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顿时觉得肮脏无比,也沉重不已,十六条人命背负在身上,几乎压的她喘不过气来,更是无颜面对其他人。

“哈哈哈……冷半夏……你怎么不去死呢?”冷半夏笑着笑着便哭了起来,面对着自己的手掌,甚是嫌弃的说着。

蓝奕诚站在她的身后默默的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心中即便是在有不忍心,可已经做到这个地步,也不能不往下做了!

两人没走多远,蓝奕诚便在她身旁慢慢说道:“逝者已逝,别伤心了……”

冷半夏听到这句话,忽然有些感到害怕,面前这个人对人命的漠视,一句“逝者已逝,别伤心了……”难不成就将那十六个人的人命抹杀掉吗?

看着面前这个人,冷半夏不由得向后退了退,和他拉开了距离,刚刚哭过的她,肿着眼睛又是缓缓落下两行清泪,直接指着蓝奕诚说道:“你别跟着我!”

话音落,冷半夏一个人踉踉跄跄的往街道的那一头走了过去,一个没喝酒的人,远远的望过去已然和醉酒的人没什么差别。

蓝奕诚没有追上去,看着她一个人远远的离去,而他则顺势拐到一个小巷子里,七拐八拐的走近一家废弃的宅院内。

这宅院内足足站了四十多个农夫打扮的普通打手,有的手中那些斧头、有的手中那些扁担、有的手中拿着宰牛用的屠刀,各各凶神恶煞,满脸横肉的模样。

这些人见蓝奕诚走了进来,齐刷刷的低头行礼道:“主公!”

蓝奕诚扫了他们一眼,甚是冷漠的说着:“按计划行事!只要冷半夏不死,随你们怎么折腾,但别露出马脚!”

话音落,这里的人齐齐拿着家伙便出去了,院子里只留下蓝奕诚一个人,他抬头看着恍若洁白无瑕的月光,犹如轻纱照在了他的身上。

而这一幕却被藏在房顶的落苏木看了个清清楚楚,从蓝奕诚和冷半夏分手后,便一直稍稍尾随他,幸好有连溪寒的独门秘籍“凌波微步”,走起路来可以无声无息,就算是高手也难察觉。

落苏木转身跳下屋顶,尾随着那些打手,直直追到了街头,才看到那些人将失魂落魄的冷半夏围了个水泄不通。

“妖女!还我那几个兄弟的命来!”

“杀人偿命!”

“我那兄弟不过是辱骂了那女魔头几句,就命丧你手,想必你也与那女魔头脱不了干系!”

“我们要为他们报仇,若是杀不了你,也当为兄弟们尽心了!”

…… ……

这些人的叫嚣吵的冷半夏顿时心神乱了不少,本就是愧疚难当,在加上这些人的句句指责,仿佛犹如一把尖刀利剑齐齐插在她的心头。

她跟随师父练毒习武,一直都是拿小动物练手,可那些动物都是下了毒,又偷偷的趁着师父不注意时,为它们解了毒,尽数放生。

这次,是她第一次双手沾血,第一次染上人命,她多么想这是一场梦!

因为,她后悔了!若是在重来一次,她宁愿舍弃所有,也不要下山,不要离开师父,那便也不会有这么多的血色。

“他们的死,我很愧疚……你们要我偿命,那便来吧!”冷半夏眼神空洞不知在看向何处,她只觉得自己已经不是原来那个从雪谷出来的小丫头,原来只是下山玩一玩,没想到却惹了这么多事,那么多人因她而死,现如今她与那些人口中的女魔头又有何异。

此话一出,众人愣了一愣,谁都没想到她会乖乖赴死,可既然主公发下话来了,那也只能照办,况且主公也说了,只要她不死,任凭我们怎么处置,既然这样那还不简单?

一旁的手拿斧头的大汉,向冷半夏身后拿扁担的那人使了个眼色,只瞧着那人咽了口唾沫,犹犹豫豫拿着手中的扁担慢慢上前,见冷半夏没有反应,便高高举起扁担朝着冷半夏的后脑砸了过去。

“啊!”只听着这一声惨叫,冷半夏跌倒在地上,瞬间变不省人事。

这些人慢慢上前,探了探冷半夏的鼻息,试着拿脚踹了一下,见的确是晕了过去,没什么大碍,便聚到一起窃窃私语道。

“兄弟们,这怎么办?”

“主公说了,只要她不死,任由我们处置!”

这时,一旁一个大约三十多岁的大汉,将冷半夏扶起,从她的手顺着胳膊慢慢往上摸着,不禁的身上忽然腾起一股火气,咽了好几下口水,还未说话,便只听着一旁的男子,指着冷半夏露出的胳膊说道:“快看,是守宫砂!”

落苏木慢慢走到他们身后,透过缝隙看到晕过去的冷半夏,又听到他们这么一说,顿时有种感觉传闻中的女魔头,应该不是她。可转念一想,又不禁的摇了摇头,感叹这丫头太好糊弄了。

不过,就算这姑娘是不是杀人凶手,都不该收到此番凌辱。一个女子,此生最重名节,若是毁誉,那比杀了她还痛苦。

“唉!哪来的蠢家伙,中了圈套还不自知,还是我来救你吧!”落苏木一声叹息摇了摇头,撇了撇嘴低声说道。

话音落,他便抬手拍了拍这些人的肩膀,在挑了两个瘦弱一点的男子,两手往他们腋下的笑穴轻轻一点,所有人便注意到这两个哈哈大笑的人身上。

落苏木趁机从那大汉的手中夺过冷半夏,背在自己肩上,两腿下意识的一动,落苏木便跑的比兔子还要快三倍,眨眼间便消失的无影无踪。

而一旁的蓝奕诚,原以为计划会顺利进行,冷半夏没了清白加之那些人对曼陀的诋毁,足以逼她动手开杀戒,可没想到偏偏半路杀出个程咬金,毁了他算盘的计划。

看着被救走的冷半夏,蓝奕诚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在那些人没反应过来时,便以黑纱蒙面,跳了出去。

不到一盏茶的时间,这四十多个人便齐齐倒在里地上,每个人的胸口留了一个发青的掌印,且心脉全部被震碎,各各口吐鲜血而死。

明日,所有人都会知道,这些人死于五毒教的武功,而且他们都是农夫装扮,只需散布一些谣言,到时五毒教便会引起公愤。

蓝奕诚看着满地的死尸,从袖管里帕巾擦了擦手,便冷冷的说道:“别怪我心狠手辣,要怪就怪你们办事不利,送到嘴边的美人都能让跑了,真是无能!”

另一旁,落苏木不敢带着她回医庐,只来到一处破庙,将冷半夏放于一处的茅草之上,气喘吁吁的在一旁掐着腰,甚是鄙夷的看着冷半夏说到:“长的不赖,怎么和死猪一样沉!若不是知道背的是你,我怕是以为救了一头蠢猪!”话音刚落,落苏木顿了顿又复说到:“对啊!我本来救得就是一头蠢猪!”

此话刚尽,只瞧着冷半夏有些悠悠转醒,眼睛还未睁开,但她已然慢慢抬起手指着落苏木,有气无力的回怼道:“我……轻着呢!你才是猪……”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