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就是你
作者:一袖清风  |  字数:2039  |  更新时间:2019-09-03 12:35:08 全文阅读

“不要,不要!不要,我才是真的苏轻言,我才是真正的苏轻言!她是假的!”

“不,不要划花我的脸,求你了!妈妈!我妈妈不是疯子!不是疯子!”

“不划花你的脸,难道要让这个世界有两张一模一样的脸?”

“啊!苏敏玥!我恨你!我恨你!”

……

“妈咪,你终于醒了,又做噩梦了?”

苏轻言看着坐在车后座担心的看着她的小包子,这才意识到刚刚她所回忆的一切都已经是过去式,是噩梦!

她揉了揉小包子的脑袋:“妈咪没事,你别担心了。”

“嗯嗯,宝宝不担心,妈咪司机叔叔说我们已经到了你要去的那什么市郊疗养院,妈咪,我们来这里干嘛呀?”还带着奶音的小萌包子,牵着苏轻言的手下了车,歪着头咬着小手指问。

苏轻言眼中满是隐晦不明的情绪,不过她没有在孩子面前展现出不好的一面。

她笑了笑道:“我们来看一个奶奶,记得待会儿嘴巴要甜些,好嘛。”

“妈咪,你这是不相信宝宝我的礼貌素养吗?你别忘了宝宝我可有世界上最好的妈妈!”小包子鼓着腮帮子哼道。

苏轻言露出微笑,很是庆幸当年没有放弃他。

五年前,苏敏玥划花她的脸离开后不久,救护车就来了,因为她的脸上的伤急需救治,医生劝说放弃孩子。

苏轻言于心不忍,还是选择留下他,这也她顶着一脸的伤痕直到孩子的母乳期结束,才接受了疤痕修复的手术。

手术很成功,可是她也因此换了个容貌。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现在这个模样,怕是她的母亲都认不出她来了吧。

哪怕是这样想,苏轻言回来这座城市的第一件事就是来见自己的母亲。

她按照私家侦探给的病房号,来到自己母亲的单人病房门口。

苏轻言站在门口,突然不敢敲门。

这时,一个暖暖的小小的软软的小手握住了她的手:“妈咪,你可是教过宝宝,遇事不能退缩,你也要以身作则哦!”

苏轻言回神,弹了一下他的小脑袋瓜:“还用你说?”

小包子捂着额头,一脸受伤:“妈咪你好很的心,竟然舍得对我这个可爱的宝宝动手!”

因为小包子的耍宝,轻缓了苏轻言的近乡情怯,她敲门。

“门没锁。”熟悉的嗓音却是异常冷淡。

苏轻言的手微微紧了紧,她推开门。

病房布置的很温馨,她的母亲正坐在阳台上修剪盆栽,听到开门的声音,她回头。

“啪嗒。”

手中修剪的剪刀掉到地上,她不敢置信的看向苏轻言,眼中瞬间就蓄满了泪水。

“轻言……”她呢喃出这两个字。

轻轻的仿佛耳语的呢喃,落入苏轻言的耳中却是震耳发聩!

她认出来了,她的妈妈认出她来了,哪怕她换了张脸!

苏轻言的眼眶涨红了:“妈,我回来了。”

苏母匆匆从阳台走进室内,一把抱住了苏轻言:“轻言,我的轻言,妈就知道你没有出事,你一定没有出事。”

两人相拥了会儿,苏轻言拉着小包子:“叫外婆。”

小包子立马甜甜的喊道:“外婆好。”

说着他扭捏了一下继续道:“外婆,你别哭啦,妈咪有我照顾着,过的可滋润了呢!”

苏母看着小包子,愣了下:“这是……”

苏轻言让小包子去阳台玩,然后简单的跟苏母解释了五年前发生的事。

因为她被苏敏玥陷害,跟陌生男人有了一夜,怀了孕,可是他的父亲不愿失去她未婚夫家宋家的合作,便让他的私生女苏敏玥整容成她的模样,彻底取代了她。

为了天衣无缝,还特意划花了她的脸。

听完,苏母气的捏紧了拳头:“竟然是这样!”她心疼的摸着自己女儿的脸。

苏轻言赶紧安抚她:“我这不是还活的好好的吗,妈你别生气了,为他们那群渣滓生气不值得,而且这次我回来也是为了给我们母女俩讨回公道的!”

苏母摸了摸苏轻言的脸:“果然我的坚持是对的,那个冒牌货根本不是我的轻言,所以我让她改了名字,轻言只能是你的名字。”

苏轻言感动,她知道苏母表面说的这么轻松,为了留住她的名字一定暗地里付出了很多。

苏母说完接着道:“你想要做的事,妈不阻止,可只有一点,要注意自己的安全,妈可承受不了再次失去你的打击了。”

她握着母亲的手:“妈,你放心,我会小心的,他们一定认不出现在的我,我在暗他们在明,怎么都是我有利。而且我准备光明正大的讨回公道!”

“哦,你有什么计划?”苏母问。

苏轻言说了她回来之前调查到的消息。

“苏氏现在正在进行一场十分重要的招标,只要截下这个招标,哪怕它不死也会伤筋动骨!”

苏母沉吟一下道:“我可以推荐你去苏氏的敌对企业霍氏。”

苏轻言眼眸微微瞪大:“妈你真的可以推荐我过去?”

要知道进入霍氏是能截下招标最有可能的选择,不过她苦于没有门路,正准备要退而求次。

苏母露出笑:“你真当你妈这几年什么事都不干的?说实话要是你说的是别的计划,妈会让你远离这座城市,因为你斗不过他。”

苏轻言知道苏母说的他是谁,她握紧了苏母的手:“妈,我一定会把你从这里接出去的。”

“好,妈等着。”苏母道。

两人谈完了正事,苏轻言将小包子叫进来陪苏母,正好到了午餐时间,她自己去疗养院的食堂打饭。

回来的路上,她却是被一个满脸不悦的男人给堵住了去路。

男人身着剪裁得体的西装,西装里的白衬衫都禁欲的系到了最顶的一粒扣子,更别说那一张如雕似刻的俊脸,第一眼看上去便知道是个不好惹的男人。

苏轻言不想惹麻烦,她主动让道,从另一边走。

可男人如影随行,依旧挡着她的去路。

苏轻言有些生气了,她抬头道:“先生,你挡着我的路了。”

“我在做什么,不用你复述。”男人冷峻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