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双面毒凰 > 正文
第二章:彼时痴恋半成殇
作者:翩跹笙兮  |  字数:2051  |  更新时间:2019-09-16 13:01:26 全文阅读

自己的话音刚落,忽然瞥见纱帘微动,一阵荷香袭鼻而来,不由得微微定神一看,只见一名身穿鹅黄色衣裙的少女抱着一束荷花而来,身后跟着的两个小丫鬟则是端着一应的洗簌用品。

 “奴婢见过阁主。”

 少女微微俯身,声音甘甜似山间清泉。

 凤姒鸾微微摆手,自唇角勾勒出一个淡淡的弧度:“被露珠渲染过的荷花,当真是别具一格。”

 少女起身,将怀中荷花轻轻插入瓶中,动作是如此小心翼翼,生怕亵渎了这清雅高贵的荷花。

“阁主,涟漪阁中事宜甚多,阁主何时启程回去?”

 少女走到自己的身后,目光中夹杂着些许疑惑。

 凤姒鸾不由得轻笑一声,看了一眼那粉嫩娇艳的荷花,语气悠然:“不急,再过些时日罢。”

 锦都.妙舞楼.

 闻名天下的妙舞楼日日宾客络绎不绝,这座繁华的楼庭中,美人无数,但最出名的,便是艳动锦都的青烟姑娘。

无数男子不惜置千金也要看一眼这位出自于传说中涟漪阁的美人儿,更有甚者,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妙舞楼的左侧庭院中,石路的两边种满了各色花草,那一盆盆摆放在台阶上的绿植也修剪得极好,如此精致的小院,只有这位名动一时的青烟姑娘才有资格入住,不知羡煞了多少楼中其他的烟尘女子。

 今日她只穿了一身墨青色的层裾长裙,胸前交叉的领子上绣着几朵文案华美的芍药,三千青丝随意绾起,落座在美人榻上,娇好的身姿令人垂涎三尺。

 “咚咚咚”

 “青烟姐姐,今日有位贵客要见您,妈妈特让我来请您。”

 自己刚刚坐下,门外便响起少女稚浅的声音。

 不由得眉头微蹙,语气也不似平日那般温和:“知道了,你先下去罢。”

 微微眯起双眼,玩弄了一番自己的指甲,漫不经心道:“出来吧。”

 刚说完,便凭空出现一个玄衣男子,他眉目如画,五官线条似刀刻般分明,直视着榻上的女子,眼角微扬:“阁主要你找的东西找到了吗?”

 他的声音不冷不淡,看着榻上女子那若隐若现白皙长腿,似乎毫无兴趣。

 青烟玩弄着自己鲜红的蔻丹,听完他的话,不由得冷哼一声,而后轻笑道:“怎么,阁主就等不及了?我还没玩够他呢。”

 “你知道的,此事耽误不得。”

 男子的声音依然不喜不怒,顿了顿语气继续道:“况且,阁主已经亲自来锦都了,你这些年仰仗着涟漪阁的名号享尽了荣华富贵,现如今,该将这一切交由云珠了。”

 陡然间,青烟停下手中的动作,面露惶恐之色,轻翻身子下了软榻走到男子的身前,脚步在离他只有咫尺距离的地方停了下来:“她就这么想让云珠继承我拥有的这一切吗?”

 男子不语,沉默良久方才开口:“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咎由自取,与其你有责怪他人的这会功夫,不如好好想想见了阁主如何交代才是。”

 说罢,男子欲转身离去,手腕却被青烟狠狠抓住:“不,觅瑾,你一定有法子救我的对吗?”

 “自救吧。”

 感受到她手心的温度,他为之一怔,曾经,她也是这般抓着自己的手腕,温柔的靠在自己肩膀上告诉自己她一定不会做任何背叛自己的事情的,可是结果,总是那么让人觉得可笑。

 “你还是爱我的对吗?”

 青烟正欲靠在他的肩膀上,却不料落了空。

 她有些惊讶的看着他,却发现,他笑了,只是笑意不曾达眼底,语气中透着难以言喻的凄凉:“我们之间的距离,该如何形容呢?就像两条永远不会相交的平行线。”

 青烟娇媚神情陡然间冷却,她不死心,伸出手欲抚摸眼前这张近在咫尺的脸庞,手腕却被他狠狠抓住:“你在这纸醉金迷的地方待了这么多年,就只会这些伎俩吗?”

 觅瑾抑制住内心的波涛汹涌,嘲讽的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曾经爱得死去活来的女子。

 “呵呵,伎俩?我自风情万种,何须这些拙劣的伎俩去勾引人。”

 “好一个风情万种,你无数次玩弄他人的真心,难道就没有想过,日后自己的真心也会被别人这样轻易践踏吗?”

  觅锦冷笑着,他眼眸中的青烟,应当是清丽脱俗像幽兰那般高洁,而不是像如今这样虽娇艳欲滴却令人心生厌恶。

  此时此刻,两人皆陷入了回忆,那年微风细雨,青烟撑一把红色的油纸伞走在空旷的大街之上,夜深人静,唯有晚归的商贩推着木轮车在雨中前行,木轮车滚动在地板上,发出阵阵轱辘声。

觅锦站在大街的尽头,三千墨发上沾染着蒙蒙细雨,看见那个心仪之人离自己愈来愈近,一颗心也跟着狂跳不已,他是如此期待能够与她相见,那张俊逸的脸庞上满满的是激动。

  “青烟”

  心中的千言万语此刻不知该如何说出口,他对她爱得深沉,以至于见着他都语无伦次,唯有呼唤她的名字方能证明自己不曾陷入梦中。

  那时的青烟,华发高绾,那张明艳动人的脸庞上露出几许温和的笑意,手中的油纸伞不知何时滑落在地,只依稀记得,那时依偎在他的怀中,感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安心和温暖。

  霎时间,二人拉回思绪,四眼相对,不知所言。

  青烟忽然笑了,她扬起嘴角,那般娇憨无欲的模样不禁让觅瑾失了心智,如此动作,真是像极了当年的她。

  “你没有听说过鱼和熊掌不可兼得吗?既然选择了纸醉金迷的生活,又怎能保持着初心呢?”

  青烟的语音未落,觅瑾回过神来,失笑道:“也罢,你有你的选择,我无权参与,日后好自为之吧。”

  觅瑾挥一挥衣袖,眨眼间消失在这花香馥郁的房间里。

  青烟眼睁睁的看着他离开,自己想挽留些什么,却最终还是选择就此作罢,转身走到门口打开房门,阳光明媚,庭院里的花儿依然灿烂,只是,自己这颗沧桑的心已然不能复原。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