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奉仙令 > 正文
第41章 广陵散
作者:揽月入怀  |  字数:3299  |  更新时间:2019-10-18 09:27:38 全文阅读

宋太傅恨自己看走了眼,居然相信曲文道的人品会和曲皇后一样好。如今自己大难临头了,才看清了曲文道的小人嘴脸。

曲文道扔下木牌下令道:“时辰已到!行刑!”

“慢着,请曲大人允许小女子为宋大人弹奏一曲,当是送别!”妙槿带着面纱抱着古琴终于冲出人群,走到了刑台前。

曲文道心中不悦,哪里来的女子居然敢前来扰乱刑场秩序?曲文道刚要发难,忽然在人群里看见了荣王。荣王神情威严,瞪了一眼曲文道。吓得曲文道一激灵,他斜眼看了一下蒙面女子,荣王如此袒护此女子,想必此女子和荣王的关系匪浅,是自己得罪不起的人物。

曲文道暼了一眼妙槿,不耐烦道:“弹吧!弹吧!”

妙槿并未发现荣王在场,以为是曲文道网开一面,所以她抱着古琴微微行礼:“多谢曲大人!”

妙槿放下古琴,转身向贞儿走去,她用衣袖轻柔的为贞儿擦拭脸上的鲜血,她真的心疼这个女孩,虽然她无法救贞儿,但也不忍心见到她如此狼狈,这是她能为她做的一件小事!贞儿看着蒙面女子,望着那漂亮熟悉的双眼,她知道她是妙槿姐姐,知晓实情后贞儿瞬间泪目,没想到这个时候还能看见妙槿姐姐,不过既然妙槿姐姐来了,那蔚然哥哥也一定会来救她吧,妙槿擦完血污之后就回到了古琴前。

宋太傅看着对面落座的蒙面女子问道:“不知道姑娘为老夫弹奏的是何曲子?”

妙槿起身恭敬的行礼:“小女为大人弹奏的曲子,是《广陵散》!”

“广陵散?”

“广陵散!”

“那不是已经失传多年的曲子吗?”

“.......”

围观百姓一脸的不可置信!议论纷纷起来……

宋太傅闻言先是一惊,而后赞叹道:“好!好一曲《广陵散》。没想到老夫在临死前还能听到失传已久的千古绝唱!如若老夫能伴随着这曲《广陵散》死去,也是人生一件快事!哈哈哈哈.......”

《广陵散》是古琴曲中唯一的具有戈矛杀伐、战斗气氛的乐曲,它激昂、慷慨、悲壮。(想听的朋友可以搜索芊蔚弹奏的版本,这个版本的广陵散我觉得比较符合年轻人的品味。)

世人都说嵇康的死,也永远的带走了广陵散,因为嵇康嗜好弹琴,通过各种方法复原了广陵散,当时世上只有他一人会弹,但是他却没有把这首曲子教授过任何弟子,所以他一去世,世界上就再也没人能弹这个曲子了。大家都知道嵇康喜欢这首琴曲,但是却不知道他为什么喜欢,不仅仅是因为它弹奏起来的音乐动人,还因为广陵散背后的故事。

在东汉的史书中记载,聂政的父亲奉命为韩王铸剑,不过过了交工的日期,宝剑还没有铸造好,生性残暴的韩王就怒而杀了聂政的父亲。此时,聂政还没出生,等他出生长大后,立下誓言要为父亲报仇,有一次,他在山中遇到了一位神仙,这个神仙知道他的境遇之后,就教他奏琴和易容术。学成之后,聂政就到了韩国的闹市之中弹琴,所有人都忍不住停下来欣赏聆听。

韩王听说这件事后,十分好奇,于是就让人把聂政带到王宫里去为他弹奏,弹到一半时,聂政趁众人都听得入迷,于是拿出藏匿在琴盒中的宝剑,刺杀了韩王,终于为父亲报了仇。刺杀成功后的聂政被人围住,没有逃脱,他死后尸体被扔在闹市之中,没有人敢认领。只有听说自己儿子已死的母亲,来聂政的尸体前,痛哭不已,不久后也因为伤心过度去世了。

不过,西汉的史记中,故事跟这个就大为不同了。但是,不管在哪个版本的故事中,聂政都被塑造成了一个英雄义士的形象,他的刺杀行为在民不聊生的韩国相当于一剂鼓舞。

如今,妙槿将《广陵散》做了少许的改编,令此曲听起来更加气势磅礴!她想用此曲歌颂宋太傅这个正直的好官!

但是,她没有想到,一切好像冥冥之中自有安排一样,今日所弹奏广陵散,却使她有朝一日同聂政的命运一样,为父报仇!

芊芊玉手挑起一根琴弦,瞬间全场鸦雀无声。

那琴韵竟然履险如夷,举重若轻,毫不费力的转了上去,犹如千军万马一样的浩大声势,瞬间震住了天地。

刹那间,天空风云巨变,电闪雷鸣。一道强光划过天际,仿佛要把天空撕裂开来.随即震人心魄的雷鸣隆隆传来。一个又响又长的沉雷伴随着琴声,像是一个巨大的架子鼓为古琴伴奏!天灰蒙蒙的,一团团黑云像千军万马奔腾而来,大有风雨欲来的阵势。

天,一阵比一阵暗,一时比一时黑,犹如夜幕降临。一道道闪电,一声声闷雷全都冲了出来,只见空中银蛇乱舞,照的大地上几乎所有的角落都通亮通亮。

一曲完毕,琴声刚落。妙槿的面纱也随之被风吹落,清丽的脸庞露了出来。突然有一颗炸雷伴随着结束的尾声劈向曲文道。曲文道闪躲及时,滚到了一边,而他坐的椅子就没那么幸运了,那把木椅瞬间被炸雷劈成了黑木炭。

宋太傅看见了妙槿的真容,原来她是好友徐良的女儿徐妙槿。不愧是忠良之后,她继承了徐良的正直刚毅,是个好姑娘。宋太傅的眼里流露出些许赞许和欣慰,徐良真是有个好女儿啊!

突然袭来的炸雷可把曲文道吓坏了,他慌忙起身,拂去尘土,扶正了官帽气的大骂。

“快把这个罪臣给我砍了!”

凌迟前,宋太傅大骂曲文道:“无耻小人,奸诈狡猾,栽赃陷害,卖友求荣!曲文道,老夫奉劝你不要再作恶!.....善恶到头终有报,多行不义必自毙!”

曲文道怒吼着:“还等什么?快行刑!”

“不要啊!爹——”贞儿欲冲上前去阻止,却一把被士兵拽住了胳膊。

刽子手手起刀落,鲜血四溅。刽子手没有听到那头落地的“咚”声,低头一看,鬼头刀还卡在刑犯颈上,血顺着刀尖滴落到地上,与地上那滩暗稠的血溶在一起。刑犯的颈椎已断,只有几根韧筋牵连着脑袋与躯干,他瞪圆双眼,盯着曲文道,张口仿佛要说什么,血却从口里和嗓管里一起涌出。

宋太傅藕断丝连的头和栽倒在一旁的身体和被鲜血渲染,大汗淋漓的刽子手,手起刀落的姿态定格在一瞬间。形成了令人颤栗的画面,台下的百姓也变得鸦雀无声。宋姝贞被一种惊悚感侵蚀着,她目瞪口呆,站立不动,似乎身后有一条吐着芯子的细蛇沿着脊柱向上爬,一股凉意自脚底一直窜至脑后,在身后形成冰冷刺骨的深渊。

“爹!”过了片刻才传来一声痛彻心扉的惨叫声。

整个天空,都是炸雷的响声,震得入耳朵发麻,锯齿形的电光,不时地冲撞天空,这样的霹雳声,比十万桶火药的爆炸声还大。雷声轰隆一响,像天崩地裂似的。雷声如排炮似的发出了一连串又低又长的轰鸣。

众人看这天降异象,也觉得这里面可能有冤情。而辱骂宋太傅的百姓们也都纷纷闭上了嘴巴,他们看着骇人的天象,吓得面面相觑,不敢言语,生怕自己遭到天谴……

宋姝贞见父惨死,顿时怨气冲天,她对着曲文道发出诅咒:“曲文道你这个卑鄙小人,陷害我爹,来世我定要十倍奉还!亲手杀了你们父女二人!”

曲文道恼怒:“来人,将这罪臣之女带去军营,和女奴们关在一起。”

“不要看了妙槿,我们回去吧!”蔚然不知何时来到了这里,拽着妙槿就要回去。

蔚然在宫中坐立不安,他总觉得妙槿会来劫法场,所以硬是违背皇爷爷的旨意,冲出皇宫来寻妙槿。

士兵们一听到曲文道的命令,立刻蜂拥而上。

“这等身份高贵的千金,平日里连见上一面都困难,没想到有朝一日还能轮落到我们手里!嘿嘿嘿……”

凶神恶煞的士兵们犹如一群恶狼,围着宋姝贞这个可怜的小白兔。

宋姝贞瑟缩着身体,惊恐的看着周围的士兵:“你们干什么?别碰我!”

“干什么?哈哈哈,以后你就知道了!带她回军营!”士兵们拉扯着宋姝贞往军营方向走去。

“放肆,拿开你们的脏手!”宋姝贞又惊又怕,拼命的往后退。

士兵们讥讽着宋姝贞:“呦,都成阶下囚了,还耍大小姐威风呢!”

妙槿急的大喊:“住手!”

一旁的蔚然突然害怕起来,他拽着妙槿劝阻道:“妙槿,别管!”

妙槿又急又气,她狠狠的甩开蔚然的手:“她可是贞儿啊!那个和你青梅竹马的贞儿!那个对你痴心不悔的贞儿啊!你当真狠心见死不救嘛!”

蔚然被训得语无伦次:“我我,我不是不想救,但这是皇爷爷下的命令啊!我不能违抗!”

妙槿:“好,你不救她,我救!不过我要告诉你,你落水那日真正为你度气,救你性命的人是贞儿,她才是你的救命恩人!”

蔚然怔住,自己心里一直感恩的人居然是贞儿?那个自己日思夜想的,落在自己嘴唇上的温柔是属于贞儿的!忽然,他回过神来再次拽住妙槿的胳膊,哀求道:“妙槿,跟我回去吧!你救不了她的!她是罪臣之女,谋逆之罪,本就是要诛九族的!皇爷爷的命令,谁也不能违背!”

妙槿气的太阳穴突突的跳:“呵,皇爷爷,皇爷爷,回去找你的皇爷爷吧,贞儿由我来救!不用你管了!”

(喜欢本小说的读者们,欢迎加入揽月入怀了(粉丝群),群聊号码:595553137)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