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奉仙令 > 正文
第42章 伤别离
作者:揽月入怀  |  字数:3467  |  更新时间:2019-10-18 09:28:40 全文阅读

此时的贞儿也发现了蔚然,她的眼睛里重新燃起了希望,她就知道蔚然哥哥一定会来救她的:“蔚然哥哥,救我!蔚然哥哥,救我.....”

蔚然听到贞儿的呼唤声,也看到了她眼睛里的光芒,那光芒如太阳般耀眼,刺的他不敢与之对视,他将目光转向别处不敢看她。

宋姝贞看到蔚然的怯懦心都冷了,眼里的光芒再次暗淡了下去,难道蔚然哥哥不是来救她的吗?她低语喃呢道:“蔚然哥哥......”

“贞儿!”妙槿冲上前去,用力撞开了那个士兵。立即伸手去触碰宋姝贞的手,想要把她拉出深渊。

“妙槿姐姐”贞儿看见妙槿拼命的救她,激动的哭喊着,也想要拉住妙槿的手,抓住最后的希望。

“妙槿姐姐,救我!妙槿姐姐,救我!妙槿姐姐,救救贞儿吧!”

贞儿的泪水从脸颊划过,一滴一滴的掉在地上,开出绝望的花朵。

妙槿焦急万分不停的呼唤贞儿。

无奈士兵的力气太过强大,一下子就把妙槿推倒在地。妙槿倒下的那一瞬间,她身后那个屹立在人群里的蔚然显现在贞儿面前。

“蔚然哥哥.....”贞儿的呼唤声异常的高昂,生怕蔚然听不见,虽然蔚然之前的怯懦让她失望,但心里还是希望蔚然能够救她。

蔚然听见了贞儿的呼唤声,他与贞儿四目相对,二人虽然近在咫尺,但却感觉远在天涯,贞儿的样貌在蔚然的眼里渐渐的模糊,声音也渐渐的消失。儿时与贞儿在一起玩耍的记忆涌现出来,一幕幕都仿佛是在昨天,从小时候的捉迷藏到少年时的放风筝,再到成年的吟诗作赋。还有贞儿在皇爷爷寿宴之上的开场舞,那曼妙的舞姿在脑海里依然清晰可见。还有妙槿贞儿与自己在莫愁湖游湖嬉戏,再到妙槿贞儿与曲裳华比琴艺射箭,再到后来贞儿突然被士兵抓走关押在地牢,她爹宋太傅斩首示众,这一切从美好到可怕,从快乐到痛苦。

蔚然皱着眉头,紧闭双眼,捂住耳朵跑开了,他要逃离这一切,他无法接受眼前的现实,他不明白大家原本都好好的,为什么宋太傅不过太平日子偏要谋反?为什么皇爷爷狠心的要诛杀宋太傅全族?他不明白,也不能接受,为什么一切会变成今天这个局面?他冲出人群往皇宫跑去,他不停的奔跑,不停的喊叫,发泄着无比复杂的心情。

贞儿看见蔚然再次丢下自己跑开了,才不得不接受他不爱她的事实,他若爱她又怎么会弃她而去,贞儿感觉心痛的无法呼吸。爹爹和全族人被杀,自己心爱的男人又弃她而去,她觉得世界上最悲惨的事也不过如此了,她失魂落魄的呢喃着:“蔚然哥哥.....”

妙槿冲破阻拦终于抓住了贞儿的手,她用尽所有力气将贞儿一把从深渊里拽了出来。贞儿握着妙槿温暖的手,感觉到了活着的希望。

就在这时,妙槿冷不防被士兵撞倒,牵连着贞儿一起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周围的士兵蜂拥而上撕扯着二人衣物努力将她们分开。

一个皮肤黝黑的士兵在后面拽着贞儿的脚踝,用力往军营方向拖去。贞儿拼命的挣扎,双手牢牢地抓着土地,指甲死死的抠在地里。由于士兵太过用力拖拽,而使地面上留下了长长的抓痕,就好像垂死挣扎的小兽在地面上留下的痕迹一样。贞儿的指甲全都断裂了,鲜红的血液从十指指尖流出,断裂的指甲和斑斑点点的血迹扬洒了一路。

妙槿不惧身上的伤痛再次爬起来,只见她额上的青筋凸起,目光坚定,右脚向后用力一蹬,咬着牙就向前冲去:“贞儿,你别怕,我马上就来救你!”

还未冲到贞儿面前就感觉脖颈一痛,眼前一黑,什么也不知道了!

原来是荣王突然出现,一个手刀砍晕了妙槿,他弯腰将妙槿抱起,目光若有所思的游离在妙槿和宋姝贞之间。

贞儿看见荣王突然赶来,还打晕了妙槿姐姐,就知道逃生无望了,贞儿突然放弃挣扎和抵抗,她冷静下来想了想,与其没有尊严的苟且偷生,倒不如壮烈死去。妙槿姐姐是个好人,如果她真的救出自己,那就一定会得罪皇上,甚至会迁怒于徐家,她也不想妙槿姐姐落得和她一样的下场。

如今荣王殿下打晕了妙槿姐姐,阻止了她冲动的行为,也算是保护了她。平心而论,荣王比蔚然更有担当,也比蔚然更加可靠!有这样一个男人护着她,妙槿姐姐有福了!

宋姝贞忽然露出一个释然的微笑:“荣王殿下!请替我转告妙槿姐姐,我不怨她,如果有来世,我还想叫她姐姐!至于蔚然......还是算了……”提到蔚然的名字令贞儿的脸上尽显落寞与无助。

趁着众人还没反应过来,宋姝贞突然起身拔出身边侍卫腰上的佩刀逼近腹部,发出一阵刀鸣。

她笑了,毫不犹豫地发力,直直刺入腹中。手腕一旋,捣碎丹田。血雨纷飞,一袭白色囚衣早已晕染上朵朵血花。她的心早已麻木,再也支撑不住,贞儿轰然倒地,闭眼流下两行血泪。

“如有来生,我一定要先报了这血海深仇!”

贞儿拔刀自尽而亡,而她对蔚然的爱,在她生命即将陨落的那一刻也彻底结束了。这个世上唯一真心爱蔚然的人消失了,那个自己都不懂水性却义无反顾的跳入水中救蔚然的少女香消玉殒了。

荣王的眼里闪过一丝怜悯和敬意,他没想到这个年纪尚幼、肆宠而娇的宋姝贞居然是个如此贞烈的女子。

“来人,厚葬宋太傅父女二人!还有,今日谁要是将徐小姐大闹刑场的事传扬出去,本王一定不会放过他!”

“是,荣王殿下!”监斩官曲文道吓得直擦冷汗,这荣王阴晴不定,揣测他的心意比揣测皇帝还难,自己万不能得罪他。

荣王做好善后事宜,就抱着妙槿坐上了荣王府的轿子。

“刀下留人——”

太子终于骑着快马赶来了。可是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宋太傅早已身首异处。

太子看见宋太傅的尸首顿时跌落下马,跪在地上恸哭不已。

“太傅,学生对不起您啊!学生无用!”

太子跪在地上忏悔着,他自幼便受太傅教导,他与太傅相伴相随数十载,已经练就一身上知天文地理、下晓百姓疾苦的本领。太傅也一直教导他将来做一个为民造福的好皇帝。

太傅为人如此正直清廉,他父皇不是不知晓。可他如今却听信谗言佞语将太傅九族诛杀问罪,其实不过就是因为太傅功高盖主、权倾朝野,诛杀老臣是为了彰显权威稳固江山而已。

太子跪在地上一动不动形同木雕,太傅虽然已经决定辞官归里,可是以父皇多疑的性格怎会相信,他宁可错杀一千,也不会放过一个,哪怕这个人曾经为他出生入死、哪怕这个人正直清廉、哪怕这个人是他的老师,他都不会放虎归山!

听说自从那日以后,太子就生了一场大病,身体也不如从前健硕了。

荣王抱着妙槿进了她的闺房,他轻轻将妙槿放在床上,小心翼翼地为其将鞋子脱掉,然后为她轻柔的盖上被子。

团子瞧见了,一下子跳了过来,歪着脑袋看着荣王和妙槿。

这女人怎么了?他是谁?为何抱着她?

团子用爪子轻轻的拍打着妙槿的脸。

“喵~”喂,女人,快醒醒,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这个男人抱你回来的?

荣王也注意到了团子,没想到淡泊宁静她还养了一个这么活泼的宠物!

妙槿在昏睡中也不安稳,她紧紧的抓着被子,眼泪从眼角滑落,嘴里不停的念叨着贞儿的名字。

“啊——贞儿!贞儿呢?”

妙槿突然惊醒,一鼓作起,眼神慌乱的搜寻着贞儿的身影。

荣王沉声道:“她不堪受辱,已经自刎了!”

妙槿感觉脑袋里轰的一声,好像有什么东西被炸得粉碎,让她的脑海里瞬间变得一片空白。她真的不知道自己应该恨荣王冷血无情见死不救,还是应该感激荣王阻止她的冲动鲁莽。

“贞儿......”妙槿失神的喃呢着,眼泪止不住的流淌,没救出贞儿,她觉得良心上过瘾不去。

荣王面无表情注视着妙槿晶莹透亮的泪珠说道:“你可知道,卫国公的千金大闹刑场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这个妙槿当时并没有想过,那个情形之下,她根本来不及思考那么多,她只想救出贞儿。不过现在想想,她大闹刑场,也许皇帝会震怒治她个欺君之罪,也或许会趁机给徐家安上一个叛臣同党的罪名,顺便除了徐家,不管是哪种结果,自己都险些因为冲动而酿成大祸。

妙槿回视着荣王,眼角的泪滑落到荣王的手上,湿润又炙热。

“如果有一天爹也被人陷害了,我会不会也变得和贞儿一样的下场?”

妙槿的心又怕又慌,其实她早就知道皇帝会对这些开国元勋有所行动,只不过她没有想到来势会这么汹涌迅猛,这般措不及防。

荣王看着妙槿梨花带雨的望着自己,一时间怔住了,他没想到妙槿会这样问他。现在她既然问了,就显然是已经知道后果了,荣王久久也没有答复她,而是默默地伸手到腰间,拽下了自己的玉佩递给她。

“这是本王的玉佩,日后若有难,就拿着玉佩来到荣王府找我!”

妙槿从荣王的手中接过玉佩,看到上面刻着一个“昭”字,荣王的名字叫蔚昭,那昭字体态凹凸不平,苍劲有力,倒是符合荣王霸道刚毅的性格,妙槿握着手中温润的玉佩,心里竟感到了一丝心安。

她想起了软弱无能的蔚然,再对比眼前,虽然沉默寡言但却很有担当的荣王,她的心里五味杂陈,原本她还想攀附蔚然,谋的权贵支撑徐家,可她却万万没想到蔚然只是个懦弱的男孩,根本无法为她和徐家遮风挡雨。

荣王沉稳的声音突然打破了的妙槿深思:“贞儿托我带句话给你!”

(喜欢本小说的读者们,欢迎加入揽月入怀了(粉丝群),群聊号码:595553137)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