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夫为佞臣 > 三千世界繁华尽
楔子
作者:汴梁公子  |  字数:4108  |  更新时间:2020-02-24 14:34:01 全文阅读

注:本书大致仿照东汉官制以及东汉社会背景,行政区域划分大致仿照三国时期的设定。所有解释都在作品相关里,若有需要可查看。其中官制爵位以及封王封侯的制度或多或少碾碎重塑,行政区域仅仅是仿照三国但并不完全一致,有我自己的设定,与史实并无关系,请不要深入追究!礼节制度缺失处请见谅,莫要细究!谢谢!希望大家能够喜欢此书。

楔子

“梵花一举落间平,奸雄复世不垂名。逐世静守难归停,恨久天道绝尽情。修罗混沌不惜命,愿得君解永生题。三千世界繁华尽,只求结发到霜银。”

——

雷霆暴雨扑面而来,江南吴越风雨飘零,坐落会稽最高山峰处的越王宫深陷刀光血影之中。狂风将神宫的窗户猛地拍开,发出可怕的吱呀声,案几上的砚台纸墨已七零八落的被扫在了地上。

发出嘶吼的狂风夹带着雨点卷起殿内到处散落的帛书。

简岑拿着血淋淋的剑,站在殿中央。

地上的血泊里,横七竖八的躺着五六个穿着素衣宫装的仆婢,男男女女交叉着倒在一起,一张张青铁阴白的脸上瞪着一双几乎瞠目的眼,死不瞑目。

其中还有一个像是死透了又回光返照似的,猛地抽搐两下,嘴唇无力张合着,唇角冒出一串串带着血的泡沫,似乎挣扎着,两眼泛白,鼻间冒血。

简岑举起剑狠狠的砍了过去。

那人的头颅被锋利的剑砍的飞了出去,脑浆流了一地,整齐断裂的脖子间喷出的冷血溅在简岑玄色衣袍上,浓烈的血腥味不断在大殿弥漫。

他们都是越王简岑的仆婢,最小的不过只有八岁。但因为通通背叛了简岑,而被他亲手处置。

角落里躲着的小太监张宇看着这一切浑身发抖。

简岑俊秀的脸庞沾满鲜血,表情木然仿若一尊没有生命的泥塑。

忽然,那双阴森森发着光的眸朝角落里的张宇看了过去。

小太监浑身猛起鸡皮疙瘩,瘫软的坐在地上,不断惊恐的朝后移去,嘴里疯狂的求饶:“大王饶命!饶命!大王!奴婢从未背叛你...!大王!”

简岑提着剑,慢慢朝张宇走了过去,犹如嗜血恶魔一般盯着他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剑锋与地砖摩擦着,发出“嘶”的声响。

这刺耳的声音令张宇惊慌失措,巨大的死亡恐惧涌上心头,他看着那个像从地狱里出来的恶鬼一般的男子一步一步朝自己靠近。

在他还未反应之际,忽感冰凉的剑锋刺入胸膛,令他浑身猛地抽搐起来,没过片刻便觉一股窒息撕痛与阴冷将他吞噬。

小太监猛烈挣扎了一会儿,血泪沿着眼角不断涌出,他张着两片唇,苍白痛苦的小脸上沾着自己胸膛的热血。少时,他乱蹬的脚渐渐平息,遂没了声息。

简岑握着剑柄,盯着满殿的尸体麻木不仁。

越王宫守不住了。

他的耳畔,仿佛听见了城外王师大军前来清剿逆贼时的激愤呼喊。不需多久,这里即将被王师占领,他多年来所作一切谋划皆散。

成王败寇,胜为天下共主,败为史中奸臣。

一切都结束了。

两年前,燕朝皇帝司马徽手中突然冒出一支兵力胜强的御守军,以强攻之势三败越国,一路攻入豫章再至鄱阳。越王简岑迫不得已,带王军一路北上奔回国都会稽。

司马徽乘胜追击,一路攻至会稽。简岑遇不逢时,王宫兵卫仆婢接二连三叛变归朝。他身边的文武百官死的死、逃的逃、降的降。几乎令他众叛亲离,一朝孤立无援,便是连守卫王宫的最后防线也打破。

他必死无疑了。

简岑摇摇晃晃的站在殿中央,失魂落魄的盯着此时榻上依然死死沉睡着的江梦萝。

他迟缓的转过了身,目光失焦落在那沉静的美人身上,木讷的眼神终于露出一丝丝希望以及浓厚的不舍。

宫门外已隐隐传来震耳欲聋的嘶吼声。

简岑大步朝江梦萝走去,坐在榻边,颤抖的手指十分贪恋的触碰这她的面庞。冷静片刻,他轻轻推了推她。

沉睡的女子眼睫猛地一通轻颤,整个人颤栗的睁开双眼。

“阿萝。你...醒着?”简岑嘶哑的嗓音证实着他此时内心的疲惫不堪。

“嗯。”这名被唤作阿萝的女子点了点头。

“阿萝...皇帝就要打进来了,你怕么?”简岑轻声问着。

“何惧之有?阿萝只要能与大王在一起,死生不惧。”江梦萝纤细的臂膀拥着褥子,窗外的闪电呼呼作闪,光亮印在她的脸上,天生一副倾城无暇的容貌,此刻玉容虽血色尽失,明亮的眸却镇定非常。

“寡人乃是逆臣,你若与我一同在神殿被俘,不知你又要受多少折磨....”简岑垂下眸子,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手背青筋暴起,一条条筋脉依稀可见。

“燕帝残忍无道,大燕朝民心丧尽,到处生灵涂炭,这样的王朝就算没有大王,日后也会被他国所灭。所以,大王不算逆臣。至少,在阿萝心中,你是光明磊落的君子,若不是受小人算计...大王绝不会落此境地!大王!阿萝不怕受折磨,只怕不能同大王永世在一起。”

美人柔弱身躯依靠在简岑身侧,神情始终坚定不移。

两人忽而沉默。须臾时光,简岑忽然将江梦萝拦腰抱起,跳出神殿大窗之外,朝外奔去。

“阿萝,寡人不会让你受折磨,亦不会让你死。寡人指天发誓,这辈子于民于社稷寡人问心无愧,独独欠了你一场封后典礼,未曾与你永结为好。往后,你要好好再找人家,莫要再被牵扯进王权之争。”

“大王!”

简岑抱着美人一路奔至宫廷之外,谁料正预备让江梦萝从密道逃出,大燕朝王师已破神殿大门,一路朝他们追来。

江梦萝立即从简岑怀抱跳出,拉着他一路狂奔。

二人被逼至悬崖断壁,终是被迫停下脚步。

身后领军追来的司马徽望着断壁之上狼狈不堪的两人,忽而仰天大笑讥讽道:“简岑!众叛亲离的滋味可好受?你若将江女交出,朕或可饶你一命!”

简岑拦臂一挡,站在江梦萝身前道:“你休想!”

“死到临头了,故做什么姿态!让你用女人来换一命,已是对你莫大的宽容!”司马徽满目厌恶,冷冷盯着眼前这个身着玄衣,头戴冠玉的男子。

简岑怒目圆睁,冲上前欲与他最后一战,却被江梦萝拉住了衣袖。

他转过头朝她看去。

“大王何须与这种人多言?”江梦萝露出微笑,握住他袖中冰凉的手,上前一步,美目怒瞪司马徽道:“燕帝!你厚颜无耻至极,所说之话一概不能信,又叫我如何信你能饶大王一命!”

“小美人....你信朕!你若跟朕,朕一定会饶了你这情郎。”那司马徽见江女站出,立即色迷迷的说道。

江梦萝冷笑:“你如此残暴无能,嗜血成性,你的国迟早有一日会毁于你手,等着瞧。燕帝!你会遭报应的!”

司马徽听不得这样的话,大怒道:“江女!你当真以为朕不敢杀你么!”

江梦萝却再懒得同他多言,她转身牵着简岑的手,微微道:“大王,阿萝死也要同你一起。”

简岑猛地一颤盯着她的眸,苦涩痛楚道:“终究,我答应你的,一事未成....而今却要你伴我一起...”

江梦萝摇了摇头,拉着他退后两步道:“我欲嫁与君为妇,怎料世事无常?纵然这一生再行一遍,我依然愿意同你一起。”

两人退至崖壁,朝身后的万丈深渊看去,抬眸互相对视一眼。

简岑轻轻道:“崖下,是为毒瘴之林,一跃而下,死无全尸。”

江梦萝点了点头,握紧了他的手。

简岑还以柔情一笑,唇角抿着的笑意是江女此生见过最耀眼的光芒。

司马徽见两人频频往后退去,心下提上一口气,语气竟慌张起来:“你们要做什么?”

话音落罢,便见简岑与江女二人互相牵着手,自毒崖之上一跃而下,坠了下去。

“不!”司马徽冲至崖边,眼睁睁瞧着江女坠崖,厉声嘶吼着,一双布满血丝的目充满了失望。

强劲的风似乎要将江女的浑身撕成碎片,一股钻心之痛自身体各处传来。

.....

“简岑!覆泱!”

榻上的美人猛地惊醒,大汗淋漓的坐起,不停喘息。

她满面苍白,手中紧紧握着一卷竹制古籍史料,正摊开到了一节。

史籍记载:崇绥二十七年,割据大燕北方的越国被灭,越王简岑与传世奇女江氏双双殉情坠崖,至此大燕再归平静。

美人倚靠长榻,轻袖拂面,眼里泛起泪花。

简岑死无全尸,而她却被救回,终日躺在这软榻上苟且偷生。

三百三十五年过去了,神书上再无覆泱的下落,她只能疯狂寻找那人曾存活于凡世的证据。简岑不过是覆泱被贬下凡历劫中的一世,因死相太过惨烈,孟婆竟寻不到覆泱之魂再做投生。

她终日如痴如狂,心痛难忍。

这一切都要从一千八百年前,九重天祸眼大乱,妖魔众出之事说起。

江梦萝作为南云都都主,女娲族的继承人;作为天下人的妙铛上神。为了天下苍生,前去封锁祸眼,却不幸身中祸眼恶咒,寿命只剩七日。

夫君白禾星君覆泱以命格元神朱雀魄祭祀梵花谷,屠尽谷中生灵,致使人间大乱才取的解除恶咒的方法,将她救回,也因此铸下大错。

六界因梵花谷被毁而争战四起。天帝震怒,命人将覆泱押送至诛仙台行诛刑之法。覆泱的父亲白止星君求情,才得以饶他一死。

天帝怅尧曾经当着众神的面询问覆泱,若覆泱对此事有反悔愧疚之意,天帝或许可免他之罪。

无奈覆泱宁死不悔。

天帝大怒,即刻将其贬入凡间,以他的命格元神朱雀之魄立下诅咒。使得覆泱坠入凡间为人,受尽轮回凄苦,世世不得好死,永世不得重回九重天。

她为了解除覆泱身上的诅咒,自封元神,落为法力全无的凡俗之人,在人间寻觅千年,历经覆泱的数十次轮回,亲眼看着他世世死于非命。

她本以为,或许简岑就是她解开覆泱诅咒的转机,可最后简岑却被她害的死无全尸。

覆泱到了简岑这一世后,在人间便再无踪迹。

江梦萝曾无数次寻找黄泉孟婆神书记载,却再也找不到覆泱投胎转世为人的踪迹。

一转眼,三百三十五年就这样过去了。

人间朝代更替,瞬息万变。

司马徽的大燕朝最终在他的残暴统治下被灭于魏帝之手。

再后来,大魏动荡,王莽篡权,凡间再次陷入战争之中。江梦萝于乱世多次寻找覆泱的下落,却终是无果。

开成末年,魏朝后人——沦落为贫农的南平世子宁常元联合魏室旧臣,领兵起义,自宜都结兵,一路攻打,击垮王莽之权,定都洛阳,光复魏室,再次使得宁氏登皇座,称帝王。

建武元年,宁常元定国称魏帝,登基入殿。

一代代皇帝更替,到现在也有一百零九年了。

江梦萝怔怔的盯着手中史籍看,容貌绮丽却血色全无。

倏地,屋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千珊冲入了屋内,兴高采烈道:“姑娘!找到了!奴婢找到了!白禾星君此世,入了大魏淮王府!”

江梦萝全身起了一个激灵,立刻坐起身来,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千珊望着道:“是真是假?”

千珊猛地一通点头道:“千真万确,孟婆的神书上有了记载。”

江梦萝正高兴着,又见千珊按下了喜悦之色转而有些忧虑道:“只是....或许这一世...姑爷的命格更是凄苦。”

她皱了皱眉,脸上喜悦一扫而净,满脸疲惫道:“你还是回南云都测算过了...结果如何?”

千珊垂下眸,沉默少时道:“奴婢自南云都测得:姑爷此世落入大魏皇室,成为权臣宁铮之子宁南忧,深陷皇权斗争的泥潭,父子相杀,兄弟反目。”

屋内一阵沉寂。

片刻,江梦萝又像是打起了精神,沉着吩咐道:“准备一番...启程洛阳。”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