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解决
作者:轻悠悠  |  字数:3216  |  更新时间:2019-09-18 23:41:31 全文阅读

想想以前小姐温柔的模样,现在如何能见得这样血腥的场面。她忍着惧意回过身去拉顾红妆离开:“小姐,快离开此地。”

  “咳咳咳,这糖太腻了。”顾红妆起身,眼角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就把这个,当成复仇路上的一个意外收获,也算是少了一个糟心的人。

  这里的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是不是就该回去了。那何光估计还在等着复命,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咳咳,叫何光来。”等着周边剩下了自己一个人,顾红妆对着天空,突然有些倦意,便轻轻闭上了眼睛。

  “宣离,你竟是这般狼子野心之徒,我真是真心错付,平白毁了一生清誉。”

  这是谁?是自己吗?面前这个看不清面容的人就是宣离吧。面前摆着鸩毒,她迫不得已的喝下。却不想,突然被一团大火包围。忍着毒药刺穿五脏六腑的痛苦,她对着窗外的人影嘶吼:“宣离,若有来世,我要你不得好死。”

  又是火海,到底要烧几次才算完。

  “小姐,小姐,怎么在这里休息,天凉,受凉了就不好了。”

  顾红妆被陷在梦魇里,现实中也不踏实,眼角微动,听着紫苏的声音,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又是这样的梦,顾红妆的眼里满是仇恨和不甘。紫苏从没有见过顾红妆的这副神情,怎么好好的一个人,变成了这副摸样。

  何光眼珠一转,看着顾红妆眼神异常,赶紧抱拳开口:“既然小姐累了,属下就不打扰,小姐先行休息。”

  这何光倒是有几分眼力见,难怪府里那些人要让他来接人。顾红妆轻轻摆了摆手,用手绢擦了擦额角的细汗。

  “明日出发吧,庄里的事情处理好了。”顾红妆微微一笑,转身在紫苏的搀扶下回了房间。正经的躺在了床上,又没有困意了,真是可笑,做了那种梦,非要把前世的痛苦再扔到自己的面前,让自己一遍一遍的感受这种痛苦。

  一夜未眠,咳了一宿,翌日清晨,当紫苏来喊她的时候,她连话都不太说得出来了。

  “小姐昨夜难受的紧吧,今日我带些枇杷,给小姐润润嗓子。”何光把布包递给紫苏,让紫苏仔细清洗了,再拿给小姐吃。见何光这人细心,顾红妆不免又多看了几眼。

  只是不知这人忠诚与否,若是个没主的,还能留在自己的身边。要是这人心怀不轨,那就找机会抹了,否则这样的心机,留在世上,是个祸害。

  “小姐回家仔细着,有什么事情,就吩咐属下便是。”何光抬眼看着顾红妆,心想这小小年纪,有几分胆识,哪是常人口中那番懦弱。而且背后有护国大将军,怎么着也是个有名有姓的来头,就算镇国公府那夫人又异心,哪敌得过大将军。

  顾红妆自然是看到了何光眼里闪过一丝迟疑,心中便对这人产生了几分警戒。他送来的枇杷就放在手边,隔一段路扔掉一些,佯装吃了。只是,何光怎么会注意不到这边的动静,知道顾红妆不信任自己,他觉得有必要去得些信任了。

  “小姐,前面是北海国地界,小姐莫要下车,最近北海国动荡,危险的很。”何光握紧了手里的剑,做出一副随时要保护顾红妆的势头。

  见着这副样子,顾红妆直盯着何光手里的剑,想来若是这人有异心,哪怕是现在动手,自己也没有反抗之力。

  终于到了天澜国地界,顾红妆没有想到自己还能回来。如今再看这里,还是一副老光景。只是这看似繁华的都城中,暗藏了多少杀机,今生的她才了然。

  “夫人,大小姐回来了。”来禀报的丫头小心翼翼地开口,生怕惹怒了这位夫人。

  要说这顾红妆的继母,说白了就是镇国公的小妾。分明就是一个妒妇,偏生生了一副小皮囊,迷得镇国公五迷三道。

  听到顾红妆回来了,熙华姣好的面容有一丝狰狞,眉眼之间闪过一抹杀气。不是说这丫头回不来了,怎地这么快就回来了。

  哪怕心尖上几百个不愿意,可面子上还是得过得去。

  “红妆回来了,这么多年没见,快让母亲瞧瞧。”熙华扭着腰肢走出来,嘴上说得着急,可脚步已经慢得不能再慢了。

  听到母亲这两个字,顾红妆怒气恒生,这人厚颜无耻,一边害自己,一边又要称作母亲,可笑。掩饰住了眼里的怒气,带着笑意迎上去,和熙华寒暄。

  “妹妹呢?怎么不见出来?”刻意打量了一下四周,假装自己着急见妹妹的样子。而熙华只是微微摇了摇头,说锦绣生病了。

  闻言,顾红妆心里闪过一丝怀疑,是真生病了,还是看不起自己这个姐姐,不愿出来相见。

  “好了,住处我已经安排好了,就住你娘从前的院子,那里清净。”提起那女人,熙华有一丝不悦,这情绪被顾红妆捕捉到了。一个小妾,凭着几分姿色坐上了如今这个位置,还嫌弃自己的娘亲,真是忘了自己的身份。

  住在那里也好,至少没有人打扰。自己那父亲,这么多年,也和没有一样。好像,所有的温情都随着母亲的离去而离去了。

  父亲一心扑在朝政上,想想前世,要嫁给宣离,一方面是因为自己愿意,另一方面,就是想靠着自己保镇国公府一家的安定。

  “知道你喜欢清静,院子里我没有安排下人,想来紫苏一个人伺候你久了,再去人,怕不会照应。”这话还真是冠冕堂皇,不过下人没有也好,多了反而乱。这样,至少知道这人没有在自己身边安插什么眼线。

  “二娘想得周到,多谢二娘。”顾红妆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没有表现出一丝的不耐。以前收敛脾性,是为了安稳度日。可天不遂人意,如今收敛脾性,不过是养精蓄锐,伺机报复。

  “紫苏,回院里。”顾红妆没有再寒暄,怕自己藏不住心里的怒气。

  这院子,自己住过的,没离府的时候就住在这里。当时就很凄凉,明明是护国大将军的妹妹,偏生喜欢平静。

  这院子里种了不少竹子,还有不知名的小花,如今没人打理,院子里也下不去脚。看来,这几日有得忙活了。想想偶尔侍弄一下花花草草也可以,就当是调养心性了。

  “小姐您先等我一下,我把这些杂草除了,您再进来。”说着,紫苏放下细软就要去拔草。刚走没几步,就发现顾红妆也放下东西走了过来。

  “小姐,您快去歇着,这种粗活儿怎么能让您来?”紫苏看着顾红妆手下真的在除草,赶紧起身阻拦。这二夫人不派下人来就已经很过分了,怎么能委屈了小姐做这种苦差事。

  见紫苏紧张,顾红妆微微一笑:“好了,这又不是什么大事儿,这个院子是我们以后的家,你一个人打理,未免累了些。”

  做这些事儿无所谓,重点是,身边有个衷心的丫头陪着。不过,两人说说笑笑,却没注意到身后来了一个人。

  “小姐,您怎么在做这些,我来就行。”何光站在不远处,打量许久才走过来。

  见何光来了,顾红妆眯起了眼睛。这里是镇国公府,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有人监视,以这人的心机,不会不知道。只是正大光明的站在这里,难道不怕惹来祸端。

  看出了顾红妆眼里的迟疑,何光赶紧后退一步恭声道:“二夫人见我护送小姐回来,便派了我来照料。”

  又是那个熙华,只是这人是怎么会不知道自己的处境,一个侍卫,到了自己这里,只能做一个家丁,就这样,还是愿意跟着?

  “在这里,生活怎样,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清楚得很。”顾红妆挑眉看着面前的侍卫,几次三番的言语试探,这人应该是没主的。既然选择留在自己身边,那究竟是看中了自己的哪样。

  那侍卫没有丝毫犹豫,只是单膝跪地,抱拳明志:“自知后果,个人承担。”

  这话简单,倒也足以表明衷心,可以先留在身边看看,怎么着也能当个打手。

  收拾许久,院子里才勉强可以进人。坐在那个石桌旁,感受着院子里的鸟语花香,也有几分惬意。还好种了竹子,一年四季常青,到了难熬的冬季,也有一些颜色。

  几日过去,倒也无人打扰,顾红妆乐得清静,和紫苏在院子里采花。她不知道,这几日她解决人的手法迅速狠辣,被另一人收入眼底。

  “就是这位姑娘啊,生得这般模样,可做出来的事儿却不似姑娘所为。”言语之人,五官雕刻,棱角分明,眉宇之间一股英气,只是这一笑,就尽是风流。见自家公子对这姑娘感兴趣的很,忍不住又多看了几眼这画像。

  “公子,这姑娘可是镇国公的嫡女,您可莫要想着。”公子平日里就是京城小霸王,见哪个姑娘有几分姿色,就要去寻寻人家。只是这次的姑娘,可不是一般人家,寻不起啊。

  轻轻收起画像,这人脸上唯一的一点认真也被戏谑取代。起身看着身旁的随侍,幽幽开口:“谢王府的人,还能怕他一个镇国公。”

  说完,不等随侍回应,就转身离去。等到了拐角,这人脸上表情瞬变,哪还有那一副戏谑样子。而那随侍站在原地摇了摇头,自家公子这样,迟早惹下祸端。

  镇国公再怎么也是两朝元老,岂能招惹。还有那国公府千金,亲舅舅可是护国大将军,随便一重身份招惹了,可是给谢王招灾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