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苏姨娘求饶
作者:轻悠悠  |  字数:3265  |  更新时间:2019-09-19 23:48:36 全文阅读

想着,回了魏衍一个你放心的眼神,而后开口:“苏姨娘对我不好,虐待我,可我却没有办法像他一样狠心,毕竟她就算再不好,也把我养到了这么大。”

说到这里,谢徽很是应景的哭啼一声,显得很是撕心裂肺,也很是绝望,老夫人见到他这个样子,别提有多心疼了。

直接从座位上站起,来到谢徽的身边,开口:“我的娇娇儿呀,不要这般难过了,你还要祖母,祖母会疼你的,放心。”

听到老夫人说的这句话,魏衍不知怎么的心理升起一阵不满,谢徽是他的妹妹,有他一个人疼着就好了,根本就不需要其他人疼,哪怕这个人是祖母也不可以。

可这些话他却不能当着祖母的面明说,只能大声的来了一句:“元嗔,不要害怕,你忘记哥哥给你说的了吗?不管这个世界上谁抛弃了你,哥哥都不会离开你,都会在你的身后,都会疼着你。”

他这句话一出,老夫人的眉头不由的紧紧皱起,虽然这句话听着很是平常,但为什么,听在自己的耳朵里却显得很是不顺耳。

不过老夫人也没有细想,现在的当务之急不是纠结这些的时候,是应该怎么处置苏姨娘,至于他先前说的,希望谢徽开口处置这件事情,也就直接做罢了。

不管怎么说苏姨娘都是养大的这个孩子,如果这个时候,他再强迫谢徽去想法子处置苏姨娘的话,就显得有些太过于不近人情了。

而且日后传出去了,对谢徽的名声也不好,这么想着,将谢徽整个人抱在自己的怀里,重新回到了刚才的座位上,脸上是满满的威严。

“元嗔是一个好丫头,知道苏姨娘对他有养育之恩,不忍下狠心去处罚他,不过我可不一样,我可没有这么多的仁慈心。”

说到这里,脸上升起一抹狠厉,回想了一下,谢徽当时身上的伤口错综复杂,有轻的有紫的,显得很是可怕,就连他一个大人,见到这一幕都不由得心里一疼。

更何况眼前这还是一个小孩子,竟然默默的承受了这么多,也不知道这个苏姨娘为什么如此的狠心,自己不愿意生下死胎,换了人家的孩子,就应该好好照料。

可没有想到的是,他不但不好好照料,反而还越来越过分,将这个小丫头当做牛马。

想着,再次开口:“当然就算我有这么多仁慈之心,也不会放在你这个狠毒的女人身上。我们魏家几代人都很是善良,实在是没有想到这一辈竟然出了一个你,简直是败坏门风。”

说到激动之处,老夫人直接抓起一边的茶杯,狠狠地摔在了苏姨娘的脚下,茶杯瞬间便四分五裂,碎片割断了苏姨娘的脚腕儿。

惹得他不由得惊呼一声,也顾不上什么规矩:“你这个老妖婆,是不是没有长眼睛,竟然把这个茶碗到处乱摔,没看到割到我的脚腕了吗?”

说着,又对守在一边,他的贴身丫鬟吩咐一句:“你这个贱丫头,还站在那里做什么,还不赶快去给我请个大夫,如果我失血过多出个什么事情,你可担待不起。”

贴身丫鬟听到苏姨娘的话,顿时便很是犹豫,不知道到底应该去还是应该不去,一时之间,没有了主意,脑子飞快运转之间,将头转向了老夫人。

用眼神询问老夫人到底要不要去找大夫,毕竟苏姨娘就算是在厉害,这个府里做主的女人还是老夫人,什么事情,他问一下老夫人,还是比较好的。

老夫人看到贴身丫鬟的眼神,又再次回想了一下,刚才苏姨娘说的话,顿时便怒火中烧,这个苏姨娘真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竟然敢直骂自己老妖婆。

还想让人帮他去请大夫,怎么没有将他疼死的好,想着,对着一边的贴身丫鬟开口:“你就给我好好的站在一边,今日我看谁敢去给苏姨娘请大夫。真是,我很长时间不管事情,有些人都忘记这个府中真正做主的女人是谁了。”

老夫人说这句话的同时,将他周身的威压全部都释放了出来,没有丝毫的保留。

和老夫人相比,苏姨娘不过是出生于小门小户,根本就没有什么能力,周身的气质都透着他的小气,和老夫人简直没有办法相比。

因此,感受到来自老夫人的威压,苏姨娘整个人瞬间便慌乱了起来,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赶忙开口道歉:“老夫人,老夫人,刚才我一时糊涂口不择言,说了不该说的话,还希望你可以原谅我,我以后一定改正。”

向老夫人求饶的时候,突然之间看到老妇人怀里抱着的谢徽,眼睛瞬间变亮了起来,他可没有忘记,以前这个贱丫头,对自己可以说是言听计从。

而且还很是希望自己对他有个好脸色,现在,刚好是一个好的时机。

用他自认为很温柔的声音开口:“元嗔,是娘亲不好,是娘亲不好,娘亲不应该虐待你的。娘亲在这里向你道歉,你帮我向你的祖母说说,让你的祖母饶过我。”

谢徽听到他这句话,嘴角在他人看不见的地方抽了抽。

苏姨娘现在这个行为,简直就是应了那一句人不要脸,天下无敌。

百般虐待自己,对自己没有好脸色的时候,可是神气洋洋的,现在他出了事情需要自己帮忙的时候,确实显得这么卑微,还道歉,真是,说的好像谁不知道,他是装的似的。

不过他会装,谢徽更会装,强迫自己挤出几滴泪水,而后倔强的抹了抹,开口:“娘亲,如果是之前你对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一定会很高兴的。可是现在,到了这个时候,我却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原谅你,无论如何也不能帮你说话。”

谢徽这句话一出,苏姨娘的脸色瞬间便变得很是难看,他真的没有想到,这个一向对自己言听计从的贱丫头,竟然敢反驳自己。

装出来的人设在瞬间便崩塌了,张牙舞爪的从地上站起,做势便要扑到谢徽哪里去。

见到眼前这一幕,魏衍瞳孔猛然一缩,以最快的速度扑上前去,用他那小小的身躯,将苏姨娘整个人推倒在地上,语气里也满是狠厉。

“谁给你的胆子,竟然敢在我的面前伤害她。”说完这句话,魏衍转身,看着老夫人道:“祖母,还希望你尽快的处置苏姨娘,他现在都敢当着我们的面,欺负元嗔,那私底下又会是什么样子,我真的难以想象。”

老夫人听此,感觉就是这个理,连连的点了点头,开口:“衍哥儿说的很对,苏姨娘在我们的面前都敢这么说了,那可想而知,在我们的面前他又是怎么做的。来人,将苏姨娘给我打上五十大板,驱赶出府。”

苏姨娘听到这句话,整个人瞬间便愣在了当场,没有想到,老夫人对自己的惩罚竟然会这么严重,先不说驱赶出府,就说这五十大板他也不一定能承受得了。

想着,便准备再次开口求饶,但身后的小厮却是不给他机会,直接架着他的两条手臂,将她拖拖拽到了外面,准备行刑。

但就在这个时候,好巧不巧的,门外传来了小厮的通报之声:“老夫人,老夫人,成王世子来了。”

听到这里,老夫人的眉头皱紧,家丑不可外扬,他今日绝对不能在外人的面前处置苏姨娘,这么想着,便给那些拿着棍棒准备行刑的人使了个眼色。

那些人立马会意,将棍棒收了起来,重新架着苏姨娘,将苏姨娘以最快的速度带离了这里。

处理完这些事情之后,老夫人又对魏衍使了一个眼色,魏衍立马会意,以最快的速度来到门口,开口:“成王世子,怎么突然之间来了,也不给我打声招呼,我好去门口迎接你。”

魏衍这句话说完,顾怀书的脸上生起了一丝诡异,总感觉今天有什么地方合适不对,要是平时的话,魏衍根本就不可能对自己说这样的话。

是自己今天来的,不是时候吗?这么想着,小心翼翼的询问一句:“魏衍,你今天怎么了?”

“没事,成王世子里面请。”魏衍开口。

见状,顾怀书不知不觉的一凉,总觉得今天不管做什么都怪怪的,傻乎乎的跟在魏衍的身后,和他来到他的院子,两个人不知道说了些什么。

反正顾怀书没有这里没有停多长时间,便麻溜的离开了,见顾怀书走了,魏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衫,动作迅速的来到了隔壁的兰竹阁。

轻轻的敲响了谢徽的门:“元嗔,在不在。”

“在。”随着这句话的落下,魏衍听到门里面传来一阵脚步声,而后眼前的门便打开了,一个小小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魏衍眼神里瞬间便是一阵柔软。

将谢徽牵到自己的书房,和往常一样,魏衍在一边看书识字,谢徽待在那里画着画,两个人都很是默契的没有提苏姨娘的事情。

“你这个贱婢,让你刚才不听我的话,让你刚才不听我的话,你以为你是谁呀,你只是我身边的一条狗,既然你这条狗做不到忠诚,那我留你还有什么用。”苏姨娘侥幸逃过,已经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便被禁足了。

心里很是生气,无奈之下,只能拿自己身边的这个小丫头开口出气,一巴掌一巴掌的抽下去,小丫头的脸瞬间便肿了一大半。

但他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才可以得到苏姨娘的原谅,只是一味的磕头,一味的道歉:“苏姨娘,奴婢错了,奴婢错了,奴婢不应该无视你的,是奴婢错了,还请你饶过奴婢这一次,奴婢下一次一定听话,一定听话。”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