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养狐为患 > 正文
第十六章
作者:夜深语  |  字数:1703  |  更新时间:2019-10-02 21:47:32 全文阅读

“哈哈哈哈哈哈!”

磷差忍不住放肆大笑:“你小子,究竟是如何得知本将军偏爱俊小哥的?偏偏这时候撞上来,可不要怪我不怜惜你这海妖!哈哈哈哈哈哈!简直太和我胃口!”

顾怀潮领口被面色狰狞邪恶的磷差抓得死紧,闻言腿一软。

环顾四周,高耸的围墙,如山堆积的妖尸,退到一边瑟瑟发抖的公主,嬉笑邪肆的魔兵将她围困一圈,二人皆手无寸铁,无人保护,退无可退。

“将军过后还有咱们,一个公主一个男海妖,啧啧,今儿个有艳福了。”

“可不是,海妖果然名不虚传,比公主还好看。”

与磷差关系亲近的魔将相互之间窃窃私语,故意说得令顾怀潮听见。

顾怀潮舌头发苦。

他不过是觉得身为男人,且是妖中贵族,尽管家族落魄,也不该弃妖族公主于不顾的,这才从藏身处出来挡下差点被磷差欺辱的公主,谁知道,这魔物竟更好他这一口?

要死了,这下这一关逃不过了。要不没命,要不没了身为男子的贞操。两害相权取其轻,死就死吧,贞操不能丢!

不行······

顾怀潮心中默默流泪,不行,他是家中独苗,他不能死啊······

磷差自然不知道顾怀潮心中思量,他只看见自从揪住这小哥的领子,小哥俊俏的小脸就僵成猪肝色,不太好看,但不妨碍他对这小哥身段及俊脸的垂涎,当即一股热气直冲脑门。

拉着顾怀声的领子将人,不,将海妖揪起来,打算找个没那么多眼睛的屋子,自去做自己的好事。

“住手!”

突然,一声喝止自墙头传来,声音不大,但其中包含的灵力足以让在场任何一生者听见。

磷差停住脚步,转身往声源处抬头一看,一轮红日仿佛被妖族的血染红,刺辣辣直戳他的双眼,而出声那人背着日光,看不清脸。

靠近他十丈之内丝毫不被他察觉,明明站在墙头迎风处,却身形笔直衣衫不乱,说话声音不高,传到耳中时连最后一丝灵力也湮灭。灵力控制得如此炉火纯青,磷差只在飞升上位者身上见过。

此人不好惹!

顾怀潮被拖走时,一个抖擞,脑中迅速思考如何逃生,思来想去,除了祖宗给留下的一个空间法器憨命可以藏身,此时他身上所藏之物竟无一物可用,可就是憨命,也因他刚才躲避在内的时间太久,进不去了。

心中正呐喊我命休矣,忽然听见一声“住手!”

这不卑不亢的一声,对他来说乃是美妙的救赎天籁。

正暗喜自己得救了,不想他连准恩人脸都没看清,就被磷差这魔物揪着领子以极快的速度带离,呼啸的风从耳边刮蹭过,顾怀潮有苦说不出。

高兴太早了啊。

可是不管是逃命还是交手,这魔物带着他作甚?

人家才刚说了一句话就开始逃,不会是打不过拿他当挡箭牌吧?

不管是不是,他绝对处境不妙。

呼啸的风刮过顾怀潮的皮肤,绷紧的衣领勒得脖子不舒服,顾怀潮面色土黄悲戚,命苦啊~

与天族将士交锋,磷差尚有几分胜算,但天族将士怎么会脱离行伍单独一个出现在陶丘,故而绝不可能是他们,那么剩下的,只有近来在上土名声大噪的九嶷之仙了。没交手,谁知自己打过打不过墙头那位,或许抓紧时机逃跑还有一线生机,而被他留下的那些魔兵,能拖他一段时间最好,如不能,也可间接让他估量估量这位的能耐。为魔为将这么多年,他要是不谨慎,早没命了,至于魔兵的性命,那与他无关。

是以,磷差带着顾怀潮,确实是做着拿他当挡箭牌关键时候救自己一命的打算,反正这海妖远不足一件兵器重,带着也不妨碍逃跑。

毕竟自己的命要紧。

磷差前头逃得欢,寒涿头疼。

哪有话都不对答一句转身就跑的,难道是他释放的气势太过强硬?不对,好像他连神息都没露一丝,这魔族将领也太过小心了吧,连自己的兵都不要了?

但那厮带着一个无辜妖族逃走了,无论如何都得追。

磷差怎么都不会想到,他最终命绝于此,好死不死正是因为他多此一举带走了一个海妖当挡箭牌,不然,依着玉清安寒涿的性子,谁都懒得去追他。

寒涿站在墙头,低头看着被围墙圈了的魔兵。

强者的视线扫过来,魔兵皆是呆滞如实木疙瘩,生怕乱动被强者发现。

看似横扫上万妖兵的魔兵,也不过是欺软怕硬的主,何况他们的领头者还丢下他们自己跑了。

寒涿压低了声音:“陶丘城一十二万妖族,皆是你部所杀?”

自然是,但如此杀孽,纵使是魔兵,又有谁敢当场承认下,不怕惹得这位一个不高兴,当场咔嚓了吗。

“呵。”寒涿忍不住轻嗤出声,“敢做不敢当,魔界若都是你们这样的兵,怕是命不久矣。”

说罢,身形被一阵飘风卷没,消失不见,同时消失不见的,还有被魔兵围困的公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