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精品现言 > 待月圆之时 > 正文
第一章 狼族被灭
作者:执葵  |  字数:3396  |  更新时间:2019-09-20 00:44:45 全文阅读

多年前,穿过一片雾海,有一个岛,名为狼岛,这个岛与世隔绝,却生活着一批狼人,他们白天化成人觅食,晚上变成狼在午夜时对着天空嚎叫,一声声嚎叫划破天穹,他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不被打扰,乐此不疲……

夜晚,森林深处,一只体型较大的老虎将一只狼扑倒在地,张开血盆大口,狼体力不支,并不是老虎对手,午夜来袭,伴着一声声嚎叫,瘦弱的狼两脚一蹬,将老虎踢倒在地。

老虎猛的爬起,一声怒吼,回荡在整个森林。

“够了,班德老兄,午夜已到,你不是我对手。”狼咧开嘴。

老虎班德扑在地上,蓄势待发。

眼前的狼竟然慢慢变大,渐渐的,体型形如老虎一般,

老虎惊愕住,下意识的退后几步。

一阵阵脚步声,来自各个方向,霎时间,老虎班德被包围。

“王,咱们杀了它,以后便少了个和咱们抢食的家伙!”一头灰棕色的狼说道。

先前的狼便是狼王霍顿,他体型比这些狼还要巨大,全身灰麻色,四米多长,牙齿锋利的在月光下泛着光。

“王上,狼后要生了!”一只母狼急匆匆的跑过来。

狼王霍顿看了一眼班德,便仰天长啸,随即转头离去。

老虎紧紧的将爪子镶在地里,不甘和愤怒尽在犀利的眼神中。

一栋栋用藤条搭起来的房子,周围长满了鲜花,狼王霍顿摇身一变,变成了一位英姿飒爽的人,狼人变成人后与人类无异,唯一让他们致命的便是每年的中秋之月,他们的狼性压制不住,变得凶狠无比。

狼后长得貌美如花,此时,她痛苦的捂着肚子。

“辛迪,你怎么样?”霍顿握紧她的手。

“霍顿,我好疼……”

霍顿对着门外喊道。“萨满,萨满你快来。”

一只灰棕色狼走进来,即刻变身成人,他是狼族的巫师,修巫术,名叫萨满。

“王上……”

“快救救她,她不行了。”

萨满蹲下身,摸索着辛迪的肚子,脸色瞬间发白。“不好,狼后可能难产……”

“你快救她!”霍顿着急。

萨满坐在辛迪旁边,拿出一根树枝,嘴里不知道念叨着什么,树枝指着辛迪肚子,辛迪仍然忍不住痛苦低嚎,萨满额头汗水颗颗滚落,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一声稚嫩的啼哭,让整个气氛缓和下来。

一只灰白色的小狼诞生了,他是整个狼族未来的希望。

巫师萨满筋疲力尽的跌倒在地。

“生了,生了!”霍顿开心点像个孩子。

“萨满,谢谢你,来人,扶萨满休息。”霍顿喊道。

巫师萨满被搀扶着离开,辛迪温柔的将小狼抱起。“快看,这是我们的孩子。”

“长得多好看,毛色雪白,多漂亮啊,像你一样。”

“取个名字吧,他是我们狼人族目前唯一的王子啊。”

霍顿看了看天上的半轮月亮,缓缓道。“就叫他北月。”

老虎斑得早就看不惯狼王霍顿,本是森林之王的他竟然屡屡受一群狼的欺负,雾海中飘着一艘船,为了吸引那艘船的注意,他偷偷潜入狼营,用嘴叼来火把。

将岸边的杂草全部点燃,果然,那艘船慢慢的像这边靠近。

辛迪和霍顿抱着北月,围绕在明晃晃的火堆旁。

狼族有规定,火堆只能在自己房内点燃,不可在外点,尤其是岸边,以免引起人类注意。

深夜,正是人睡觉之时,一声声嚎叫响起。

“出事了?这是出事的叫声?”霍顿惊讶。

“会有什么事呢?”辛迪紧紧抱着孩子。

“我去看看。”霍顿起身,拿着木棍走出去。

岸边上出现很多人类,他们手里拿着枪,正慢慢的往狼营这边走来。

这群人见狼杀狼,凶狠盲目,手上的枪毫不长眼。

听着一声声狼的惨叫,霍顿忍不住变成狼扑向他们扑了过去,他张嘴咬死了带头的那个人,接着便跳到另一个人的身上,见到凶狠的狼王,他们慌乱的开枪,却根本打不到霍顿,霍顿牙齿即刻间变得鲜红,沾满生血,他仰天长啸,一阵阵哀嚎,这是他们见到过最大的狼,眼看不是霍顿对手,他们连忙扔下枪发了疯似的逃跑,跳上船,惊慌失措的离开了。

霍顿看着遍地狼族的尸体,不禁黯然泪下,这时,老虎班德走过来。

“意外吗?狼王霍顿。”

霍顿咧开嘴瞪着他。“是你?”

“没错,人类已经知道了这里是个狼岛,肯定会带领更多的人来剿灭你们,他们已经亲眼看到你们是怎么从人变成狼的,你们狼人族就快完了。”

“可恶!”霍顿将班德扑倒在地。

“这片森林本来就是我们老虎一族为王,是你们占领了我们的家园!”班德满脸憎恨。

“可是我们狼族从未伤害过你们,是你们一直在挑衅我们!”霍顿凑往他面前,张开嘴,漏出尖锐的牙齿。

“向来都是胜者为王,霍顿,你的好日子到头了!”班德推开他。

“那便看看到底是谁到头了!”霍顿扑了过去。

此时,午夜已过,霍顿没了被激发的狼性显然不是班德对手,几番回合,霍顿败下阵。

知道霍顿有危险,一声声狼嚎,聚集所有狼族前往营救,寡不敌众,老虎班德眼看自己被围剿,只能落荒而逃。

受伤的霍顿慢慢恢复人形回到狼营。

“你怎么了?”辛迪惊恐。

“班德将我们的位置告知人类,他们拿枪杀了我们很多同胞。”

“怎么会这样?”辛迪看着怀中的孩子。“北月他才刚刚变成人形。”

看着已成人形的孩子,霍顿皱紧了眉头。“我们该怎么办?人类还会再来的。”

“我们只有一艘船,根本不够我们逃生。”辛迪忧心。

“该来的总会来,我们狼人族早就被世人憎恨,他们已经将我们视为邪恶之灵,你先休息,我去看看受伤的还有多少。”

辛迪默默看着他离去,低头将怀里的孩子抱的更紧。

萨满巫师体力慢慢恢复过来,辛迪和霍顿抱着北月看着岸边一辆辆靠近的船只,面无表情,他们无处可躲,狼族也不愿离开这个生活了一辈子的岛屿。

“他们来了……”萨满巫师叹了口气。

辛迪忍不住哭泣。“可怜的北月,还不到一个月……”

霍顿将孩子抱给萨满。“巫师,北月就交给你了。”

萨满低头。“你放心,我一定将小王子带离这里。”

霍顿直接跪倒在地。“谢谢你,他将是我们狼人族唯一的后代……”

“您请起。”萨满连忙扶起。

“巫师,您快走吧,他们快靠岸了,你们从后面离开,那里有一艘船。”辛迪不舍的看着北月。“你一定要让他好好活下去,像人一样的活下去。”

“狼后放心,我会誓死保护他。”萨满咬牙,抱着北月离开了。

北月离开,霍顿和辛迪相拥而泣。

人类上岸后,大肆的放火,刹那间,整个森林变成了一片火海,狼人们被大火包围,大火烧光了他们的皮毛,整个森林一股浓烈的烧焦味,老虎班德见状后赶紧溜上了人类的船,看着一片片火海,霍顿默然的流下泪水,这可是他生活了一辈子的家园……

萨满带着北月在海上漂流了很久,雾海很大,看不到岸,很容易就会迷失方向。

小北月嗷嗷的哭了起来,萨满抱紧他,心想,他是饿了,可是船上没有任何可以填饱肚子的东西,他低头咬破自己的手指,塞往北月的小嘴,小北月不哭了,反而吃的很香。

萨满默默笑道。“小王子,做人可不能再吃生血啊。”

北月胖乎乎的脸蛋特别惹人怜爱。

“要想融入人类社会,你的狼性不能发出来,还有你的狼身。”

“北月,记住,到了人类世界后千万不要爱上人类,人类将是你致命的弱点……”

萨满说完,慢慢的将北月放在船板上,他抬起手,念着咒语,他将实行他巫术中的封印术,一道封印他的狼性,一道封印他的狼身,此术极具耗损精力,但为了整个狼族,他不得不为之。

封印完,北月小小的手腕便多了一道黑色印记,这是他被封印的狼性,他的后背还有一个更大的印记,那便是他的狼身,印记一旦触发就会变成鲜红色,像血一样,而这些印记将会伴他做人一辈子。

萨满体力不支的倒在船板,他的头发渐渐变成了白色,慢慢的缩成了一团,直到变成一只狼,一只死去的狼……

一家农舍里面,有一对夫妻,他们生活清贫,女的叫宛秀,温柔大方,勤勤恳恳,男的叫赖成,嗜酒成性,好吃懒做。

宛秀拿着一盆衣服,准备出门。

“干嘛去!”赖成吼道。

“洗衣服啊?”宛秀解释。

“没用的娘们,就算喂个母鸡也该下蛋了,不行,我就不信这个邪!”赖成蛮横是将宛秀拉到房间,又是对她一番羞辱蹂躏,事后,便大摇大摆的离开。

躺在床上的宛秀一脸绝望,嫁到这里十年,一直未有儿女,家里连买米的钱都没有,更别说去医院检查,可悲的是,赖成将所有过错归于她,每天变着法的折磨着她。

心灰意冷的宛秀忽然就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她颤颤巍巍是来到河边,脱下鞋子,慢慢走入河里。

没走一步都是刺骨的冰冷,她紧紧抱着自己闭上眼睛,水漫到了她脖子,正当她准备扎入水里,迷迷糊糊中似乎有孩子再哭,她微微睁开眼,只见河的对岸停着一艘木船,木船上面有一个孩子。

她愣了,这个孩子在对岸,离自己有十来米,孩子的哭声凄惨无比,她有些心软,她转身回到岸边,找来一艘木筏,划到那个孩子身边。

这是一个男孩,长得白白净净,特别俊美,只有一块薄薄的狐狸皮包裹着他。

宛秀心疼的将他抱在怀里,呵护着他,他的身上放着一本书,书里都是些看不懂的特殊符号,当看到木板上时,她吓了一跳,他的身边竟然还有一只狼……

狼是邪恶的灵魂,她连忙将孩子抱起,跳上木筏,匆匆的回了家。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