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鱼唇的人类
作者:药七  |  字数:2454  |  更新时间:2019-09-19 20:13:41 全文阅读

抱~要抱~

墨色身影背后,一白团可怜兮兮的跟着。

不抱。

嘤嘤嘤,我都救了那只笨熊了,你骗人,不,你骗狼!

没骗,不抱。

骗了!那为什么不抱?不管,要抱抱!

不,脏。

对啊,不脏,不管,要抱!

不是,你脏了。

我爪子没碰地!

你是没碰,可是那些脏东西碰你了,爪子,有血。

白团一听,愣住,低头看了看爪子,果然,在那银白之上有一刺眼的红点,心里顿时一顿靠靠靠,肯定是那些人吐血的时候溅到了,该死!

可是……还是想要抱抱嘛~

发现身后的跟屁虫没跟上来,便停下,转身看向对方,只见那小小的一团银白低着头,浑身散发着郁闷。

无奈,上前,从空间里拿出为数不多的湿纸巾后抽出一张,在对方还没来得及抬头之时便一把将对方抱起。

除了感觉到对方轻柔的擦拭动作外,还闻到了一股淡淡的清香,很好闻,但是却不及少女身上的味道叫人欢喜。

看着少女那专注的模样,就好像全世界里都只能看见自己,某美滋滋犬不得不承认,恨不得时间停留在这一刻……

“别动,还没擦干净。”按住往自己怀里撒娇的家伙。

“嗷呜,不要不要。”激动的说出了话,靠近点,那样才能沾上你的气味。

“娇气。”擦好,把纸巾收好,丢进空间里的垃圾桶里。

蹭蹭蹭,“不管,就要,你能怎么办,自家的爱宠,当然得宠着啊!哼,谁还不是个小公举呢!?”

感觉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时寻:“……”厉害了我的小公举,这话用的六六六啊!

找了颗顺眼的大树,就这么坐在树梢上打算稍稍休息,大晚上的,她可不想到处走,然后一个不小心与某些东西来个亲密接触。

“撤,快撤!”

树梢之下传来一声喊,只见一顿悉悉索索之后便看见那一个又一个略狼狈的人急急忙忙的从某个方向跑出来,就好像身后有索命的厉鬼一般。

略感好奇的探头,只见他们身后空白一片啊,有的,最多也不过是地上的落叶什么的,哪来的厉鬼?

好似听见了对方心里的疑惑,某乖乖犬在心里给好奇寻科普着:这边是那臭蛇的地盘,它在玩这些人,还真是低端的恶趣味。

被打上低端恶趣味且是臭蛇的此刻在自己洞府里窥视的某蛇:好像听见有人夸我帅?

经过夜乖乖这么一提醒,时寻了然,怪不得看这恶趣味怪熟悉的,原来是那蛇老大在搞事啊~

来来来,高举我蛇大佬的口号——搞事搞事,越搞越不是事儿!

白眼!无聊!无趣!闷得慌!闲得蛋疼!

以上,便是时寻给那蛇大佬的点评。

真是鱼唇的人类,连这点幻术都识不破不了,都是吃什么长大的,脑子或者鱼唇么?怪不得这么蠢,嫌弃!

以上,便是夜犬对那些人的点评,瞄了一眼后便觉得无趣,再趴回去乖乖充当自己的毛绒娃娃,任君揉躏。

呦吼,很棒棒哦亲,现在怼起人来还真的是顺口没毛病啊!

傲娇抬头,那是。

不过说真的,想当初自己陪夜犬来遛弯的时候,进去的瞬时就把幻术破了,就连夜犬的提醒都还没来得及说就被破了,这幻阵真的有那么难么?

嫌弃!

这么想着,便无聊的开始了数人头,这么数下来,呦吼,人倒也不算少,总共十九个人,呦吼,六六六加一哦~

嗯?真的是看见熟悉的身影了哟,那一二三四五个穿着的可不是就在与熊洞看见的那些差不多么,只不过……这些个人看起来更老,衣袍看起来更花而已,啧啧,什么审美观?

辣眼睛!再嫌弃!!

哎呦喂,居然有三只妹子诺,呦吼,这粉裙不错,这裙摆上的绣花也不错,就是……你特么在粉衣上给老子绣大红鲤鱼和红彤彤的红梅?什么鬼?不应该是绣荷花或者桃花的么?

差评差评,这还没我身上这件自己做的墨莲好!

哎~说到墨莲,就想起了老子没放在空间放在自家玻璃柜里的那一套套收藏的古汉服,呜呜呜~现在老子确定的不能再确定了,我就只有两件能穿的衣服,其中还有一件还是原身身上穿的,难受,想哭!

剩下的十一个人里还有七个是穿黄衣的,其中六男一女,啧,女娃长得倒是挺水灵的,就是……呵。

至于其他四个,一袭白衣虽白,却早已不胜雪,还有,进来打架穿什么白衣?生怕别人不知道你们长得比他们好看是吧!没这个山川雪莲冷气质穿什么白衣?你又不是大侠又不是秀儿,更不是潇洒更不是受儿,真的是……

等等!

一,二,三?啊嘞?

一,二,三?嗯哼?四呢?

笨,别找了,第四个在你对面呢!

夜犬莫名觉得自家饲主有点傻是怎么肥事,对方都站在对面打量她良久了,要不是看对方没敌意,它都要为这不靠谱的饲主捉急了!

闻言,猛地抬头,然后……条件反射的一把把怀里的白团朝对方丢了过去,那叫一个快狠准!

靠靠靠,什么鬼?吓死老子了,还好老子反应快!

被反应快而丢出去并且有点晕乎乎的夜犬:头好晕,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来不及反应而被一击命中掉下树勉勉强强站稳的骚年:什么东西?一言不合就丢暗器真的好吗?说好的先礼后兵呢?

要是时寻能和窥探夜犬或和夜犬心灵沟通一样与这懵逼的骚年沟通的话 时寻保证会怼回去:

你就是那个东西,不,你或许还不是!哪里有一言不合,暗器?不不不,那是你姑奶奶的狗子!你不知道有句话叫能动爪就别瞎逼逼么,简直浪费口水!谁要和你先礼后兵,不知道反派都死于话多正派都死于守礼么?!

还有,你一个不好好待在下面和那些人一起疯一起喊一起尖叫一起惊恐不安的人跑来树上干毛?

而且还一脸不怀好意的笑眯眯看着你姑奶奶我,不砸你砸谁!?

漠视,瞄了眼那人模狗样的白衣骚年后便移开了眼,白衣不适合他,骚红更加适合。

抬手,朝对面不远处的那团还在懵圈中的白团招招手,不能,不能离开太远太久,会伤心会不安的……

至于谁会伤心谁会不安,这个就不知道了,就是感觉会,就是怪怪的,手里不能没有,更加不能看不见,如果看不见,好像……目前没有想过看不见的情况……

很怪,不像自己,但是就是忍不住会把注意力放在这,不会烦,就是怪而已。

虽然还在发懵,但是看见对面的倩影朝自己招手后,夜犬还是立即反应过来,身子比脑子还快速的做出反应,就这么朝对方走去,最后甚至还跳进那个怀里,被报个满怀后还蹭了蹭对方的手,一切,都很自然,就好像做过千百遍……

这么一大刺刺的白团大刺刺的凌空走着,还在拍身上碎屑的白衣骚年顿时就停住了动作。

白衣骚年表示——难道我还在幻境里?从一个幻境走入另一个幻境?

怀疑,低头看了看自己这真的要脏了的白衣,可是……

嗯?人呢?白狐呢?难道真的只是个另一个考验人心的幻境?但……

再抬头,哪还有那墨色身影……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