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一岁一枯荣
作者:药七  |  字数:2061  |  更新时间:2019-09-20 00:11:53 全文阅读

“大兄dei,你把我弄到这里来做什么?”

看着这平静的湖面以及满片开满片开的花,时寻表示自己的心砰砰砰跳个不停,亲,面对这突然的转变,你心动么?

心动个鬼啊摔!

面对这么一句疑问,某始作俑者表示它虽然听不懂大兄dei是什么意思,但是它听懂了最后一句,便冒出个头。

只见平静的湖面上泛起波澜,一双碧绿色的竖瞳出现在湖面上,“我和你说,你不能吃我。”一想到那天差点被烤了就莫名委屈。

时寻:“……”那天我不就是看它装死所以拖过去烤一下么,你一条大蛇还留阴影了,那你怎么不说当时拖着你的我阴影有多大有多累?

嫌弃!!

萌在怀里的某白团看那昔日牛哄哄的大蛇此时那怂的一逼样,嘴角不禁抽了抽,说好的山神呢?

“嗯。”不喜欢吃蛇肉表示。

说完,就见一大蛇头彻底的从那湖面上抬起,咦?怎么多了只角?

“你渡劫成功了?”抬起头,看着对方那新长出来的角,眼里闪烁,怪不得之前一顿雷下来这么安静呢。

“呦吼,恭喜啊。”也想起了几天前的那一场吓死个人的雷。

说起这个,某渡劫成功的家伙就感觉自己身上一顿疼,天知道那七七四十九道雷下来把自己差点没劈个外焦里嫩!

“咳咳,别说了,可疼了。”一想到这里就疼,连忙转移话题“对了,你是不是把枯荣也带出来了。”

啊?

两脸懵。

什么枯荣?

随即脑海里瞬间闪过一句:一岁一枯荣。

岁?

岁岁?

岁枯荣?

那个突然闯进我眉心后出现在我空间并且还杀了我所有盆栽上的多肉的那个小蔓蔓?

虽然不知道那一小节碧玉是什么东东,但是她的心里却确认了那是小蔓蔓,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确定。

可是为什么这大人蛇会知道呢?

看着一人一狐的疑惑,大蛇表示是从气息上来断定的,“你身上又多了种生机盎然的气息,你看,你四周的草和花都比其他娇嫩很多。”

低头,果然如此,这还真的有种……自带绿光的感觉啊!

“原本我也是不想把你弄到这里的,可是在我的那个幻境里,你在那里,只会叫那些人快点的破了阵。”其一就是为了拯救我这无聊到爆的趣味,其二嘛……现在看也没有什么意外,只能说自己多虑了。

“哦?看到这么多人,你还是很淡定的嘛。”就好像第一次看见自己时那瞬间错愕又瞬时平静的眼。

大蛇:“……”又想套我话!

好似看出了对方的内心活动,时寻勾了勾唇,“好吧,你也没出去过这里,你什么都不知道,那你……”顿了顿,“怎么知道小蔓蔓岁枯荣?”

“唉~我怎么会不知道它吧,它当年在……可是……与……一起……等……靠!你就不能等老子说完再打么!”

每到关键时候就一阵响雷响起,气得它都不知道要说啥了,算了算了不说了,再说下去,估计劈的就是自己了!

“不能说不能说,你要相信它两不会害你就是。”画风一变朝天怼,“你个缺心眼的天道,我不管,等下次渡劫时,你要把这十二道雷给我从那六十四道里减去,不然,哼!”

又是一道雷,只不过这一道直接打在了那大蛇头上,虽然很小,但是却是妥妥的打脸,就好像再说——不然怎么样,敢不敢说出来啊!?

有点脸疼的某蛇:“……”有种别劈啊!

刚刚想问出口,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等稳定下来时,发现自己早就不在那碧天之地,而是莫名到了一幻境……

得,你个大蛇还真的是找烤!

某蛇表示要哭晕在碧湖里,若是它知道,肯定会冲她咆哮一句——真的不是我!!!

在那碧湖里,碧绿色的大蛇看着那消失的人儿所站之地,望天,“唉,终究还是……”一阵雷鸣,“靠!还打,给我再减三道,不然我就天天说,耗不死你!”

天道:……

“这是?”

看着眼前这一片荒芜,踩在这黄沙之地,时寻表示自己未曾来过。

“不知道,我也没来过。”跳下,变回原始大小,“上来,我背你。”

“为什么?”我可以自己走。

“脏。”银眸看向那未知的远方,“还可能会累。”

面对自家爱宠的贴心,时寻破天荒的觉得此刻的夜犬好帅,而且脑子里还闪过一个银发银眸的墨色身影,快的叫她没有抓住,只觉得好像是个很重要的……人?

没有太阳没有尽头,虽然不热,可是这么走下去也是很累的好吗?!

“停下吧,这么走下去不是办法。”一把跳下,习惯性的拍了拍衣服,“来,我抱你。”

银光一闪,瞬间落入那个怀抱,“其实不累的。”

“嗯。”给它拍了拍那些微黄沙后揉揉那银白的爪子,完全没有发现自己的洁癖对它还真是越来越纵容了。

“可以了可以了,不酸了,真的没事,来,我再背你走一会儿看看,看看能不能找到出口。”

说着就要跳下去,可是却被抱的牢牢的,四肢依旧传来那轻柔的按压,“乖,等等吧,这么走下去不是办法,可能是有什么限制。”

虽然不太懂那些古言架空小说是什么套路,可是却也不是说没看过一本,更何况小说里不都是有那么几个固定套路的么,所以时寻表示,估计可能有个金手指要出来,现在只是时机未到!

一边想着,一边给那走了许久的银爪揉着,走了这么久,估摸着外面的天应该早黑了,或许等到外面天亮,这幻境就会发生变化……

“夜犬,我有点困了。”

“好。”

一人一狼默契十足,在对方开口的瞬间,另一个就知晓了对方要说什么,随即跳下怀抱,瞬时变为巨大,原地卧下,将那个小小的人儿圈在中央,就好像拥抱。

躺在这毛绒绒的“银毯”上,时寻不禁想起大蛇的那句话——“不能说不能说,你要相信它两不会害你就是”。

它两?

是指夜犬和小蔓蔓吗?

越想思绪飘得越远……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