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是梦非梦
作者:药七  |  字数:2036  |  更新时间:2019-09-20 00:12:11 全文阅读

烟雾弥漫,视线开始蒙查查,看着这渐渐扩散的迷雾,心里升起一种奇怪的感觉。

“夜犬?”不自觉的喊起,习惯性的往怀里看去,并没有看到那银白一团。

不对!好像是哪里不对,是哪里呢?,总感觉好像少了点什么,还有,刚刚那个是什么?夜犬?那是……什么?

还有,这里是哪里?自己不是要去地球体验一下那古老的蹦极么,怎么走到这来了?很明显路就不对啊!

大夏天,起雾天,深山野林,啧啧,想想就刺激!

薄雾越来越浓,走在这山间的小道上,总感觉有好几双眼睛在看着自己,可是你以为这样就怂了么?

不不不,这样只会更刺激!

引以为傲的精神力一放,呦吼?蛇?

所以……这几条小青是打算一蛇一口上来把我嗷呜一口吧唧吧唧掉么?

默……

虽然我只是精神力比常人强上许多,除此之外就没比那些常人好,可是却也是比这普普通通的居民要好很多好伐,就连面对巨蟒也不至于被一口吞掉的好伐,因为等对方靠近的时候,爷的影都没了!

无奈,曾以精神力强悍到叫人诈舌,被军方堪称自动探测仪的时寻表示,难不成我那弱到只能做幕后的体质已经传到最原始的地球了?

绝望,那还怎么撩妹子啊摔!

别人的精神力是辅助,而自己的……算了算了,除了在关键时候跟开挂一样,其它时候对上自己这么一普通体质,那简直就是鸡肋,当然,除了“逃跑”!

还好,上帝给你开了一扇门,那必定会给你关上一扇窗,同时的,上帝给你关上窗,那就必定会给你留个“狗洞”……

不然你以为在那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自己又怎么有一席之地,还不是因为自己有别人没有的空间,那简直就是一移动的仓库啊!!

至于这仓库里有啥,抱歉,虽然没有大炮什么的,但是硫磺还是有的,所以……千万不要过来哦~

停下,前面有情况?

将精神力慢慢集中靠近……

“她(他)来了,不去见见吗?”戏谑的声音里透有些许认真,叫人分不清他是幸灾乐祸还是关心问候。

“不去,不想,不想在被丢一次。”毫不犹豫的回答里是那莫名的委屈和伤感,就好似那迷路的羔羊。

哦吼,声音好听诺,莫名叫人想到傲(女)娇(王)攻和软(一推)萌(就倒)受是怎么肥事?

“谁在那!?”委屈的声音不再,冷越的声音背后叫人后背一凉。

“时寻?”

认识我?疼!痛彻心扉的疼!

“时寻?时寻?”

不对,是谁叫我?疼,十指连心的疼!

“时寻?你是来接我的吗?”

“时寻,时寻快醒醒,时寻!”

两个声音重叠在一起,那样熟悉又那样陌生,就好像那许久未曾见面的朋友,是她,亦不是她……

不知为何,莫名就是想离前者近一些,可是又很担心后者,从而导致停滞不前。

“寻儿,你走吧,我不要你了。”

“你都不要我了!!!”

…………

好疼,脑袋好疼,别生气好不好?别不要我好不好?别委屈了好不好?好不好?好不好?

“小家伙,我是看你好看才这么纵容你的……”

“好啊,到时候我跟着你出去,你带着我满世界浪啊!对吧,是叫浪?不管不管,就是!”

清澈的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好熟悉,好嫌弃,但是莫名有点高兴……

“嘶~”

倒吸一口凉气,十指连心,疼!

一个毛绒绒的团子扑到怀里,“你终于醒来了,差点没把我吓死!”一个劲的扑通,似担心似撒娇似委屈。

“抱歉,我……”不知道该从何说起,还有就是,为什么感觉好像哪里怪怪的,到底在哪里?

抬手,心跳好快,刚刚是怎么了?

看着那被咬破的手指,“夜犬,我刚刚是?”

“你刚刚怎么叫也叫不起,所以……所以我才咬了你,对不起。”出来,低头,不敢再看,委屈委屈委屈巴巴。

叫不起?对了,梦!刚刚是做梦吗?梦到……嘶~疼,记不起来,怎么会记不起来?

什么梦?地球?山?蹦极?难道是因为梦到自己那坑爹的死法才会陷进去的吗 ?

呵呵,你当老子是傻的么!?

脑阔疼脑阔疼,不想了,既来之则安之,还是想想怎么出去吧。

看着怀里那个头越低越下的小可怜,时寻表示自己莫名熟悉,这个委屈的感觉,怎么好像刚刚在哪里看过?梦里?

难不成刚刚是在做关于这家伙的梦?如果是,那记不起来应该没毛病,毕竟那条大佬说几句都遭雷劈,所以想不起来正常,真的很正常,正常!!

“别低了,再低就贴地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黄沙,弯腰,一把把那只星星眼看着自己的白团抱起,“又没骂你,委屈什么?娇气。”

“嗯,就是娇气,你能怎么办?不照样还是要宠着么。”傲娇傲娇,最喜欢在时寻怀里了,好暖。

“对对对,你说的都对行了吧。”

顿住,捂住那小嘴不让对方吱声,对前方不远处指了指,心里暗暗道:别闹,看那边。

原本还在心里刷屏说说好是对方的小宝贝呢的夜犬顿时没再闹,而是看向对方指的方向,只见那不远处有一小潭,而小潭里,却有一绿得你莫名发慌的东西在潭水里游来游去,除此之外再无其它……

远离!这就是个惹祸精!

这是夜犬脑海里的想法。

想要!快帮岁岁拿回来!

这是时寻脑海里的想法,一想完自己也就懵了下,为什么会突然有这个想法?奇怪而又不感奇怪。

就好像觉得这个东西本就属于这个名为岁岁的小蔓蔓的,至于为什么,估摸着可能是因为对方现在在自己的空间里影响了自己吧。

“夜犬,这可能是阵眼,能不能出去应该就看那绿色的……额 东西了。”

为此夜犬表示拒绝,可嘴里却……

“嗯,过去吧。”嘴上笑嘻嘻,心里哭唧唧,不想去啊,可是能怎么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