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老乡见老乡
作者:药七  |  字数:2233  |  更新时间:2019-09-21 00:35:13 全文阅读

在高空上,三位白衣骚年正顾名思义在探路,既然是要探路,那自然是站的高看得远。

为此低飞带人被对方告诫信不过莫装逼怕摔死的墨锦衣表示:我信你们个鬼!

哎~许久都没有体验过离地间隙几米飞的少年表示这种感觉有点回到了自己刚刚来的时候是怎么肥事?

只不过是之前对自己的无力感变成了如今对金主大大的惧高症表示无力感,为了抱紧这一美腿,墨骚年表示自己只能乖乖低飞~

“诶,我怎么感觉锦衣师兄好像踉跄了一下呢?”一直都有注意下方的骚年C发表了下自己的看到的。

其余两位骚年低头,疑惑的看向骚年C,没有啊,你看错了么?

再看了看,“好吧,可能是我看岔了。”顿了顿,“不过话说,锦衣师兄知道师妹是他同父异母的妹妹么?”

骚年A:“应该知道吧,不然以锦衣那货的尿性,怎么可能对师妹这么温柔。”

骚年B:“同意,你们见过锦衣师兄哪次是主动靠近女的的么?”好似想到了什么,“除了那个好几年前的那个什么欧阳心莲。”

骚年AC:“有理。”

上方的骚年正在脑补不停,下方的骚年震惊不已,“妹,妹,妹子,你说什么?”

“小,小,小,小哥哥,我问你是什么时候穿过来的。”一边揉着怀里的白团一边眨巴眨巴眼睛看向对方。

「危险危险,宿主身份被识破,不愧是目前最大的金主大大。」

墨锦衣呵呵。

刚刚想否认,就“对了,你身上是有什么么?系统?什么类型的?”

好不容易稳住的剑表示又要晃了,而且某实在忍不住的狼嘴表示还不忘吐槽:

“果然不靠谱,这点实话就受不了,还好没高飞,要不然非得摔死,不死也残。”

哐当一声,剑掉了,人摔了,嗯,就只有一个人摔了,至于是谁,除了某骚年还能有谁?

看着那踏步与虚空之上,就好似踩在草滩上散步下来的人,墨骚年表示自己受到了视觉冲击,直白点说就是被吓到了!!!

“啧,嫌弃。”跳下怀抱,踩在虚空之上,离地面大概几厘米,嫌弃的绕着某坐在地上的懵逼男转了几圈,略感怀疑,跳回怀抱,“这是时寻你……老乡?”

“大概。”揉揉顺顺。

听到老乡一词,反射弧终于弹了回来,猛地跳起,“你你你会说话!?”

“嫌弃。”白眼漠然,回头却蹭了蹭那掌心,“时寻,我想休息下。”

“好。”

闻言眯了眼,自时寻叫自己把从大蛇“拿”来的仙果吃了后,它就总觉得自己好像比平常更容易累,有时候还特别容易犯困,就像现在。

“说吧,你是哪来的。”声音不自觉的放柔,这可不是因为怕冷着对方,而是怕吵醒怀里的小家伙,尽管自己原本的声音也不大。

刚刚瞪大了双眼表示自己不是幻听更不是做梦,却在震惊开口想表达一下终于遇到“老乡”的喜悦之情,却被对方那漠然的双眼给愣了下,随后便听那一边似安抚小孩般抚摸着怀里毛团的少女淡淡然道:“大声弄死。”

一个寒颤没理由的叫人起了鸡皮疙瘩,连忙赔笑,小声狗腿,“好好好,我都交代。”

「啧,狗腿。」

有种你别狗腿啊!

「呵,我本来就没种。」转头,「嘤嘤嘤,金主大大求罩啊!」

呵,德行!

…………

“怎么样,听了我说的这么多,你有没有觉得我死得好冤?”

时寻点头,“是有点。”

“什么叫做有点啊!”听闻就不干了,这哪里是有点,分明是有毒吧,去网吧玩个游戏还能给人认错下药弄死,玛德,老子就这么大众脸么,好歹也是个真二线假一线的大明星好伐!

被以为认错人的投毒者:呵呵,我能说是因为你左撇子的习惯导致你拿错隔壁的杯子了么~

“太吵,闭嘴,站好,再摔nen死你。”

一个踉跄后规规矩矩站好御剑,说好的金主大大呢?为毛感觉这更加会小命不保是怎么肥事?

“话说妹子,你叫什么名啊,又是因为什么原因穿过来的?穿过来有多久了?你是怎么看出来我身上,额,有系统的?”

“时寻,蹦极,不久,猜的。”

墨锦衣:“……”还真是惜字如金,还有,难怪会恐高,不过这运气也太背了吧,系统你确定这是气运高得宛如外挂般存在的金主大大?

「确定,你只要好好抱住金主大大的美腿就行。」

“时寻?姓什么?时?还有,妹子啊?你真的不知道墨年么?就是那个演玉笙里的男二,那个蛇景冰啊。”想当初他可是因为这个角色火了一把跻身二线,收获了万千迷妹迷弟,若不是突然莫名其妙死了,他肯定能成为真正的一线的好伐!

“重要么?不知道,没听过,不是同一个时代。”姓什么?这个对时寻来说并不重要,反正她只认可这一名字,也只会用这一名字。

“啊哈?不是同一个时代?”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你理解的意思。”漠然,也不打算解释太多,毕竟对于对一个身为老祖宗辈的人而言,两人的代沟何止是一个世纪,简直就是好几个银河!

简而言之,就是解释了也没有用!

“啊?”墨·老祖宗辈·骚年·锦衣表示有点懵,“哦哦,那你就是在我出名前来的喽,怪不得没听过我。”呜呜呜~越想越觉得死的太冤!

再刷存在感的投毒者:废话!

时寻表示不想解释,随他怎么脑补去吧,跟这种“老祖宗”说话没显得代沟太大就已经很不错了,还好自己的历史没白学!

落下,只见三位骚年早已等候多时,至于是怎么看出来的,嗯……那一地的战利品算不算?

“喏,给你。”

只见一个白色的袋子朝自己这边砸来,小小的似钱袋,然后给身边的老乡接住,颠了颠,“哦吼,收货颇深么。”

“那是,毕竟还是有挺多不长眼的。”骚年C拿着另一个白色袋子过来,递到面前,“师妹,这是你的。”

时寻:“……”送钱?

看见对方迟疑,骚年C解释道:“这是最普通的储物袋,不认主的,但是里面的灵石颇多哦,比我们四的还多。”没办法,谁叫刚刚来打劫的人全是男的呢?那些法器看着又不适合女孩子,所以在这一袋里,除了灵石还是灵石~

零食?灵石?钱?!

秉着不拿白不拿的遵旨,时寻接过到此处后的第一个“红包”并道了谢,嗯,莫名有点小开心是怎么肥事?

一定不是因为我财奴!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