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捡~捡师弟
作者:药七  |  字数:2347  |  更新时间:2019-10-09 00:09:55 全文阅读

  “真的没事,云归师兄无需担心,思旧他只是出去玩了,过段时间会回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时寻总感觉自己要是稍稍没答复好,面前这位如玉公子可能会分分钟成为暴走的魔王,拿着他的扇子大杀四方!

虽然说这有点跳戏的存在,可是对于一个伪装者而言,什么都有可能。

听见时寻的回答,云归半信半疑,看向一旁的墨锦衣,见对方稍稍点头后便也不再问些什么,在他心里看来,只要小师妹没事就好,至于思旧那个娃娃,说真的,他不是很喜欢,特别是在他窝在小师妹怀里各种求虎摸之类的时候……

虽然不喜欢,但是该死的人还是得要死不是?

居然敢在这么神圣的地方杀生,不觉得杀了他们就已经是饶恕了吗?

对啊,不是饶恕吗?

眼里闪过一丝兴味,哦吼,找到人了诶,那就……趁你师兄没察觉时给他们饶恕吧,他们会心怀感激的~

深深吸了口气,闭眼,感受大自然,嗯~杀戮的香味~

再睁眼,那眸中的一切都被温和所代,就好似一切都未曾发生,就连本身都未曾察觉,眼里依旧还是她。

对于云归的转变,墨锦衣或许没有发觉,可是向来就缺心眼的同时并且心眼又比较多的时寻却注意到了,在某个瞬间,她察觉到了来自云归对某事的恶意满满,就像当年自己只身前往星际海盗处当卧底时幻想着将海盗们都宝物占为己有……

然而事实还真是,堆在空间的杂物间里都快生锈了,早知道就掏出一点留给总部打打牙祭的了~

可惜了,现在老子被你们搞没了,老子真正的的财产还在老子的储物间里长蘑菇,啧啧,你们说说你们图啥?

算了算了算了算了,图不图啥也没什么用了,老子只图现在。

这云归娃子看起来也不像表面那么人畜无害,只是他这害,估摸着是不想叫墨锦衣知道,不然干嘛老往他那瞟?而且对自己也没有恶意,就是眼神总感觉怪怪的,至于哪里怪,谁晓得喽!

得嘞得嘞,既然无害,那就不用管,毕竟是个人都会有暂时叫人不为人知的一面不是?

或许是担心怀里某狗子的身体亦或者是嫌弃自己的包扎技术太丑,时寻便跟两人说要回去了……

刚走至大殿门口,一股叫人作呕的腥臭味便扑鼻而来,不禁叫三人一犬皱眉。

察觉到某狗子的厌恶,时寻便抚了抚对方的脑瓜子,对于身为人类的自己而言都觉得刺鼻,就更别提身为犬科动物的夜犬了,还真是难为你了。

得知时寻的想法,夜犬也不推脱,还得寸进尺的朝时寻怀里蹭了蹭,就好像在说真的很幸苦,感觉到被这熟悉的清香所包围,夜犬很快便又沉睡下去。

看见怀里这狗子略有得寸进尺嫌疑的动作,时寻表示除了无奈还是无奈,都不知道这狗子是怎么一肥事,越来越喜欢粘着自己了,就像是狗皮膏药一般。

殿外围观的师弟们见自家师兄带着自家唯一的小师妹回来,不用三人问些什么便一个又一个的上前汇报情况,大有一副地球原住民们在菜市场砍价的模样,听得时寻有点头晕。

身为旅客的时寻遇到菜市场的砍价情况都表示头晕,那身为原驻民的墨锦衣就是头大了,特别是面对一群叽叽喳喳的少年们!

还没等墨锦衣说话,云归的一个眼神便叫众师弟纷纷安静下来,一个两个都耷拉着脑袋不敢看云归。

等三人进去一探究竟时,外殿里的几位少年便又炸了开来。

“天呐,刚刚云归师兄是不是生气了?”

“嗯,有点,我们好似太吵了,吵的云归师兄头疼。”

“那我们安静点,万一惹云归师兄生气,然后不给我们做好玩的怎么办。”

“还好君如师兄不在,不然,哼哼,我们怕不是要没有好果子吃。”

“可是我们现在也没有啊,君如师兄又不在,还是非露师兄好,陪我们玩~”

“呵,惹非露师兄生气,你怕不是要尝尝火辣果果汁。”

  “所以~是锦衣师兄最好了吗?”

众小师弟:……

论,小师弟们是如何在自家宫主大人的放养下,以及在自家四位准师兄的教养下并且还在众师兄们的摧残下还没有长歪并且辣么乖的~

刚一进内殿,就见年龄较大进宫较早的几位守在殿门口,这几位里,还有两位是比墨锦衣和匪君如年龄还要大的,都是被匪君如“捡”回来的。

但尽管年龄是弟子中最大的两位,但是这两位还是尊称比他们先来的墨锦衣他们为师兄,对匪君如也不例外。

墨锦衣是必须要喊其为师兄的,因为他是宫主之子,是他们大师兄的同时也是他们的少宫主,别看他平时吊儿郎当像个执垮一样,可是关键时候还是很靠谱的,无论是能力还是心性,都在众弟子之上,哪怕宫里至今还流传着他的眼聋耳瞎的儿童傻事,但是这一声师兄,他们是叫得服气又服心。

匪君如,是第一个被宫主捡回来的,也是宫主唯一一个以浮尘宫的名义对外宣称是义子的人,就连亲生儿子墨锦衣也没有这个待遇,至于目的,有些人知道,有些人不知道,也有某些人假装不知道……

他是第二个大师兄,与墨锦衣齐名,一个负责是魔鬼操练的兼职奶爸,一个是负责随心放养的放羊人,也可以说是奶妈,两人负责众弟子的生活起居,当然,这是在墨锦衣穿来之后,在他没来之前,也才除他之外的三个娃崽。

为此,知晓一切的墨锦衣表示……那就是黑历史不要提!如果可以,他其实挺希望再去死一死的,要不是系统说他这次死了就真的死了,他早就去死死看了!

鬼知道这娃以前是不是脑缺看上那个什么心莲,也不怕恶心死!

第三个师兄是云归,他是在一个大雪天里被墨清捡回来的,在那一大冬天里,他穿得很薄,哪怕是在墨清的狐裘之下也显得格外消瘦,好似风一吹就会倒。

他的名字是墨清为他取的,在看见小伙伴的时候,他是害怕的,在得知自己与两人一般大时,他是自卑的,只想躲在给自己温暖的男人的大掌之下……

第四个是辰非露,他是唯一一个经由墨锦衣手的,他在一个拍卖会被捡到的,身价可谓是众弟子中最高的,价值一个金币,嗯,就是一个!

当时的墨锦衣是被那个什么欧阳心莲坑进去找什么东西的,发现非露时他正关在一个关押奴隶的铁笼子里,但是却不显狼狈,在看见墨锦衣的时候还很开心的朝他挥了挥手,嗯,傻孩子一个没谁了。

或许是觉得非露合眼缘,亦或者是想和自家老爸杠一杠,就顺手把他给“捡”了回去,戏称“偷汉子”。

现在叫墨锦衣感慨原主做的众傻事,除了这件,还真没有哪件是值得骄傲的……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