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元凶
作者:温暖霜  |  字数:3304  |  更新时间:2020-03-21 14:33:14 全文阅读

茵茵挥动那只受伤的手,血液开空气中绽放变成血色的雪花,地下室变得暗淡,宋佳文雅地坐在白色的餐桌前喝着红茶,餐桌上还放着一个白色的罐子,宋佳微微扬起嘴角,揭开白瓷罐的盖子。白瓷罐里头放满了被人硬拔下来的舌头,茵茵闭上眼睛,宋佳又将盖子盖上。

宋佳轻笑:“你一直盯着看,我以为你喜欢呢。”

茵茵缓缓睁开眼:“你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明明……”

宋佳轻笑,眼底尽是不屑:“温文尔雅?举止大方?善良亲切?只不过一张人皮被赋予的定义而已,何必纠结?”

宋佳说着,打了个响指,在宋佳身后不远处的阴暗角落里,有一个水箱,还有一株十分好看的米黄色的珊瑚。

珊瑚的枝丫上叉这个个形态的人,已经没有反应,看着伤口和他们的肢体软化程度,已经死好久了。边上的水箱里头放着宋家生活的大大小小,有宋母,有宋父,有宋家大小姐,却唯独不见宋韧伦。

不过也是,宋韧伦时常出国,很少在宋家露面说他不是宋家的人都有人信。

水箱里的人挤压着哭喊着,声音却被阻隔在里头,那一张张惊恐的表情,深深扎在茵茵的心头。

“救救她……救救……”

宋佳淡雅的表情露出几分怒色:“闭嘴!”

宋佳的身后出现一团蔚蓝色的水泡。

茵茵飞快飞奔到宋佳身后,对着水泡猛地一劈,谁知一个法障将茵茵反了回去,茵茵压倒了珊瑚,这一招,并没有伤到水泡分毫,却把茵茵震伤。茵茵的嘴角露出淡淡血迹,不过被茵茵迅速擦干。

茵茵有些吃力地站起身:“那几支蔷薇果然有问题,为什么一个灵魂能订契两只妖,这么一来倒是知道为什么了。人魔混血……你果然不是这家亲生的。”

宋佳的肩膀上缠绕着蔷薇花茎,花茎上的尖刺扎着宋佳肩膀,一时,血肉难以分辨,宋佳肩膀上多了一个小孩子,宋佳浅浅一笑,温柔地抚摸小孩子的小脸蛋:“不,我的确是他们的孩子,但是,如果得到魔界之卵的血,自然一切都会不一样。魔界之卵可是孕育魔界百万生灵的始祖,改变人类体质也并不是什么难事。”

茵茵用力劈向宋佳,剑气顺着剑刃划出一道血红色的弧线。宋佳肩膀上的小娃娃一抬手,一道蔷薇形状的黄色花障挡住这道剑气。小手一捏花障便把剑气吞噬,慢慢消散。

茵茵又使出一道剑气,边上的水泡挡在宋佳跟前,剑气劈在水球上,又被反弹回去,茵茵一个翻身躲过剑气,可她边上的尸体珊瑚就没有这么幸运,被伤得四分五裂。

茵茵看了一眼,而后又把视线收了回来。

宋佳浅笑:“我正觉着分尸麻烦,没想到你还来帮我省去麻烦,顺道你也帮我扔了吧。”

茵茵又来一剑,还是被花障挡住,宋佳微微一笑:“你应该知道,这样的攻击,对我来说不痛不痒。”

茵茵并没有发话,又起跃发出一道剑气,水泡再次将剑气反弹回去茵茵这回并没有闪躲而是又加上一道剑气,改变了反弹回来剑气的轨道,两道剑气相错冲向宋佳,速度越来越快。

小女孩又想要抬手,被宋佳抓住,水泡趁着宋佳不备冲到前头,抵住这两道剑气,就在水泡吃力抵住剑气的时候,正在往下掉的茵茵一剑扎进水泡,宋佳为止一愣,水泡慢慢消融,最后出现淡蓝色的妖丹,妖丹突然不受控制在地下室飞窜。

茵茵在宋佳的眼角看到了液体,也不知是刚才的水泡迸出的液体溅到她,宋佳阴着脸,茵茵看不清楚她的表情,弹跳着与宋佳保持一定距离。

宋佳:“小小,叠加更契。”

宋佳手臂上的花茎缠绕得更加紧,血液也更加肆无忌惮,鲜红的血液滴溅到地面,宋佳肩膀上的小女孩眼睛泛着黄光。

茵茵本想拿到妖丹,却不想对方怕是不会这么轻易交给她。宋佳身上的妖气更加的浓重,与其说是妖气更像是魔气。

地上的地板像是涌动着什么,茵茵敏捷躲过,地上突伸粗壮的花茎,花茎上的尖刺锋利也相当有力量,打破了地砖,连墙壁也轻易击穿。

妖丹趁着两人缠斗,顺着花茎打出洞飞了出去。

而茵茵躲避着也没法顾及妖丹,宋佳咬牙:“小小,叠加更契……”

宋佳手背已经是血痕累累,花茎已经没入手臂。鲜血浸染花茎已然不知哪里是花茎,哪里是血肉。宋佳脸色苍白,吃力地跌坐在地上。

花茎的速度突然猛烈的加快,力量也与刚才有很大的差别,茵茵来不及躲闪,被狠狠蹂躏到地上,整个人被镶嵌到地里。

花茎慢慢缠绕住茵茵,茵茵一时之间难以动弹。

宋佳愤愤坐在地上抬眼看着茵茵:“我要你偿命!”

茵茵并没有丝毫的表情:“早知如此,当初为什么不收手?一定要等到无可挽回……害死它的,到底是你,还是我?”

宋佳表情隐晦不明:“你明明听到了他的呼救为什么……”

茵茵难得一见的脸上露出了表情,她在发笑,可是,这样的笑容却尤为阴森恐怖,冰冷的眼神像是要把灵魂给看穿。

茵茵的眼眸泛着骇人的红色:“我是听到了,你是不是对我有什么误解,我只负责斩杀违法的妖,人的事,不归我管。听到呼救就要做事,我难道是超人吗?”

宋佳楞了一下,那个人和她说过,这个状态下的茵茵话很少很闷,为什么……

宋佳惶恐抬头,对视着那张快要让人看不清原本样貌的脸庞。心中不免阵寒颤。

“到时候就把鲨姥妖丢出去知道吗?”

宋佳的手上动作顿了一顿,继续整理花卉:“对着当事人的面说这个是不是不大好?”

“我需要他的妖丹金木水火土,虽然我已经有朱鹮妖木属性的妖丹,可水属性还是必不可少的呀。”

宋佳冷笑:“既然你一早就有所打算,为什么还要把他给我,果然……你只是想要把我锁在你的身边,不断地叠加筹码。”

“不仅如此,因为你们太过相似,想着可以刺激到茵茵也说不准。这也是我留着你的原因之一。你很清楚,知道我这么多事的人,还能好好同我说话的,就只有你一个哦。话说应该也很期待吧,我以完整的形态拥抱你。”

宋佳微微蹙眉并没有反驳,她也想反驳,但是她知道这是做不到的事情,因为他说的都对,在这个人面前让什么都做不了的宋佳她自己十分气恼。因为两个人是同样的怕冷怕黑,所以紧紧拥抱在一起,但是越是往后,宋佳越是不安,感觉她才是唯一那个越陷越深的人。

“我可爱的小美人啊,你不要露出这样的表情,作为补偿,告诉你一件事情吧……那只纯种的马妖的身上可是有魔哦,不是后天培育,而是与生俱来,那可是很可怕的东西,遇到了,一定要逃跑,我也未必……”

后头的话到底说了什么宋佳也记得不大清,不知道为什么,和那个人一起,记忆总会模模糊糊,说是因为人类的身体太过脆弱,所以要删掉一些不重要的,但,是不是因为有些事情不想让宋佳知道,那就只有那个人知道了。

不知怎么,宋佳好像看到那个人口中所说的正统血统的魔妖形象了,这么远古的血脉,她这个只能存活几十年的人类见到还真是中头彩的幸运。一时之间,那种与生俱来的压迫感让宋佳连开口的勇气都没有,并不是因为那张丑陋的脸庞,而是对于这未知力量的畏惧。

不知道何时茵茵以非凡的速度向宋佳靠近,即使加强契约的宋佳也看不清对方到底在哪个地方,宋佳只好用藤蔓将自己包裹起来。

“战斗还分心,现在的孩子,心真的太大。”茵茵不知什么时候站在宋佳身后一剑刺穿小女孩,冰冷的剑锋从小女孩的后脑勺刺透贯穿小女孩的左眼,宋佳手臂上的藤蔓慢慢消散。小女孩失去重心跌落。

小女孩墨绿色的血液喷溅到白皙的脸颊上,茵茵爽朗地大笑:“真美妙啊,这魔物的汁液还真是让人发狂。不仅是这个魔物,你好像也不错啊。”

地上混杂这宋佳的血液和小女孩的血液,墨绿色与血红色慢慢交汇,小女孩躺在血地上,犹如沾染了颜料被蹂躏的黄色蔷薇。就这样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茵茵背后环抱住宋佳,她手上的剑变为一把精巧的匕首,匕首抵住宋佳,茵茵的脑袋依偎在宋佳的肩膀上。

后背的凉意甚至有些刺骨,宋佳并不感有太大的动作。她想过死,但目前,她还不想……

茵茵浅笑:“你这小丫头明明是人类,为什么会有这么诱人的气味?也难过他会把你留到现在……”

宋佳绷紧全身,茵茵拉起宋佳的手,让她抚摸自己凹槽不平的脸颊,宋佳接触到那冰凉皮肤的一瞬间想要立即推开,可是手被紧紧扣住,指尖再次触摸到那可怕的肌肤:“别这么紧张,喜欢吗?要知道这可是你家那位的杰作!他害得我好苦,你说我要是对你做同样的事情,他会怎么样。”

宋佳浅笑,手不再抗拒,直接去抚摸:“并不会让他有丝毫的变化……毕竟,他就是那个只顾自己的肮脏角色。”

茵茵略微有些吃惊:“我还以为你会……”

茵茵的脸颊觉得有些滚烫,打开宋佳的手,宋佳的这只手虽然没有血迹,掌心却又类似灰色羽毛的东西。茵茵只觉着头开始犯迷糊。

宋佳手臂上的伤口快速愈合。

茵茵脸上的疤痕慢慢变淡,微微蹙眉:“你难道和我一样?不可能,你明明只是人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