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黑骑士和白法师 > 正文
001 宿命的相遇命运的齿轮开始转动
作者:胧阿雀  |  字数:8055  |  更新时间:2020-01-10 17:39:35 全文阅读

“众星归位之时,世界陷入永夜。吾等黑夜之子复兴于大地,暗日帝国辉煌不朽。”地底深处,幽暗的祈祷室里,黑斗篷的兜帽下,一双赤红色的眼睛散发着可怖的微光,他低沉的嗓音说出启示之上的预言。坐在门口的男子听到这些话,微微皱起眉头,却没有开口。空气之中,某种诡异的甜香味混杂着淡淡的血腥,让人头脑发昏。

“即便如此,你也不愿接受转化?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米莫尼雷。”黑斗篷下传来威胁似的声音,眼睛里的红光也越发明亮,某种压抑的气势卷了过来,向门口挤压过去。名叫米莫尼雷的男子站了起来,摇头拒绝,似乎完全不受对方气势的影响,然而仔细看去,他握紧拳头,也在暗中鼓劲。

“我不想太早认输,至少要再努力试一试,不行么?”米莫尼雷回答。

“哼。”黑斗篷的人嗤笑一声,“难道你不想得到血魔法的力量?对你而言,难道魔法的力量不是最重要的?”

被如此直白地揭开内心的目的,米莫尼雷的脸色有些尴尬,“我承认它很诱人,但现在我还有更适合我的,另外的选项。”

黑斗篷的人迟疑了片刻,忽然恼羞成怒地斥责,“你的拖延会让祂恼怒!祂若惩罚你,你万劫不复。”

“惩罚?如果真的要惩罚我,那就来吧。总之我现在拒绝转化。”看着祈祷室里夜母神像那朦胧的轮廓,米莫尼雷缓缓说道,他的目光又转向神像之下那个黑斗篷下狂热忘我的中年男人,欲言又止。

“你……”中年男人眼中的红光略微收敛,却变得更危险了。

“我还有很多事要做,不在这里虚度了,下次仪式的时候再见面吧。”米莫尼雷没有理会对方的反应,径自转身离开,向长廊里走了几步,却忽然停下来,犹豫着,声音颤抖地说道,“或许你确实是为了我好,但请原谅我,父亲。”

黑斗篷之下的红色眼睛暗淡了下去,良久,沉默不语。

米莫尼雷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不再迟疑,往地下神殿的出口走去。即将走到神殿大门的时候,他回头看了一眼黑暗之中的祈祷室,自言自语,“或许我是错的,或许你也是错的,可惜……”最后的半句话声音很低,只是喉舌之间模糊的咕哝,听不清到底是什么。

离开地底神殿,通过传送门来到外面,从灌木丛里钻出身子,刺眼的阳光顿时让他眼睛生疼,连忙眯起眼睛伸手遮挡。

“原来是正午。”他感慨道。“一个大晴天。”然而语气里却没有多少高兴的意味。

伸手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和碎叶,他抬头辨认了一下方向,往西南去了。

……

“十七个银元,爸爸,十七个银元啊!”

森林之中的商路上,马车车队正缓慢行进,没有奢华的封闭车厢式乘人车,而是清一色的运货平板车,装着满满的货物,箱子和包裹都用绳子紧紧地固定在车上,即使路途颠簸,也不必担心遗失。每个马车除了车夫就只能额外坐下两个人,前面和后面的几个马车上坐着护卫,说是护卫,穿着的也不过是劣质的皮甲,使用的也不过是便宜大路货的“尼弗坦姆长剑”,虽然保养得不错,看得出主人的爱惜,可实际战斗力堪忧。而且这些护卫身上都干干净净,一看就是这次跑商没有遇到危险,因此,他们也都神情散漫,心不在焉。甚至还有一个护卫靠在身后的箱子上打盹。中间的马车上坐着一个胖胖的中年男人,看起来憨厚温和,他旁边是一个脸蛋圆圆的少女,正喜滋滋地数着袋子里的钱。数完一遍又数一遍,大惊小怪地叫着。

“别这么大声,虽然这里已经是城市近郊了,但还不那么安全。”胖胖的男人嘴上说着责备的话,脸上的表情却满是溺爱。

普拉吉瓦山区虽然属于温带气候,却更靠近北地,不像邻近的斯诺福克行省那样温暖,此时正是深秋,天气转寒,前几日还下了雨,那男人穿着暖和的大衣,戴着一顶小皮帽,大衣没有扣纽扣,露出里面的棉布衣服,被圆滚滚的肚腩撑的紧紧的,令人担心会不会忽然裂开。身边的少女也戴着小皮帽,圆圆的十分可爱,她没穿大衣,而是毛绒绒的背心和厚实的布衣。毛皮衣服放到别的地方十分昂贵,但在紧靠山林猎户众多的普拉吉瓦城,不过是稍微有点家底就能随便穿的普通用品。

父亲说了“不太安全”,可拿着钱袋的少女一点也不担心,她嬉笑着故意做出惊讶的模样,连忙把钱袋塞进衣服里,鼓鼓囊囊地,让她也有了一个像父亲似的圆滚滚的肚腩。看到这一幕,父亲笑着捏住女儿的脸蛋,“别乱闹,太不雅了,快拿出来。”

“好,好,哎哟,你捏疼我了。”少女连忙把钱袋掏出来,又揉着自己的脸。

“是吗,我可没用多大力气。”虽然嘴上这么说,胖胖的商人男人还是爱惜地也帮女儿揉揉脸蛋儿。

“我就说那一批白糖得吃下来,没错吧,要不是我,这次可赚不了这么多。”女儿紧紧地搂着钱袋子,说起了前不久在比尔什克的事情。听到这个,父亲笑了起来,他眼睛里满是赞赏,口中却说道,“能抓住机会固然是好的,但以后不要那么莽撞。”

“哎,你总是这样,不赚大钱也不赔钱,可天底下哪有那么好的事,有风险也有收益……”女儿的经商理念与父亲截然不同,她忍不住反驳。

“你呀……算了,以后你会明白的。”胖胖的男人摇着头,不与女儿争辩,转移了话题,“这次回去你要买什么,还是那个……风笛?”

“不要风笛了!”

“咦?怎么就不要了?”

“那时候我想要买风笛,你不肯,现在我却不想要了。都几个月了……早就迟了……”女儿撅着嘴,埋怨着。

“那这次你要买什么?给你四个银元,随便花吧。”父亲大手一挥,十分豪迈。

“真的?四个!那我就……”搂着钱袋的少女眼神一亮,似乎极为兴奋,但话到嘴边,却又说不出来了,她犹豫着,神情却低沉下来。“算啦,已经来不及了。”

“是因为苏佩尼德普家族的那个小子已经去卡瑟瑞尔了吗?我听说他进了火焰之剑军校?”商人父亲瞥了女儿一眼,缓缓说道。

心里的秘密被揭开,少女的脸瞬间涨的通红,“啊,爸爸……”

“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唉,我告诉你啊,那小子看起来一本正经,实际上就是个花花公子!”父亲恨铁不成钢地劝诫着。同时在心里嘀咕,幸好那小子去了卡瑟瑞尔,否则还指不定发生些什么。那是贵族子嗣,我们不过是平民,高攀不上……当然这些话他永远不会对女儿说出来。

“爸爸!那你怎么不说,当年你是怎么追到我老妈的?”面对父亲的劝告,女儿却犀利地回击。

“这……咳咳……”商人父亲顿时也脸色通红,孩子他妈可不就是骑士爵爷的女儿吗,他自己是怎么娶……不不不,这可不一样。商人父亲虽然尴尬地咳嗽着,但眼神里的阻挠和排斥没有减少。

“哼!”女儿鼓起了腮帮子。

商人父亲连忙好言好语相劝,“唉,女儿啊,我……好女儿,乖女儿,你怎么就一意孤行呢……那小子究竟哪里好了?而且他现在也不在普拉吉瓦了呀。你难道要去卡瑟瑞尔经商不成。”

“哼!”女儿继续鼓着腮帮子,甚至还翻了个白眼。

“嚯,还不听劝是吧,我……”商人父亲咬了咬牙,正要再说什么,忽然听到轻轻的一声异响,眼前一花,再仔细看去,一根弩箭插在了女儿怀里的钱袋上!

“啊,我的手!”少女触电似的松开了钱袋子,她的左手被弩箭划伤,鲜红的血液瞬间就涌了出来。幸好有钱袋子,原本那一根弩箭是要射穿女儿的肚子!不知是幸运还是不幸啊。

“有劫匪!不,这不是普通的……”一个护卫惊慌地大叫起来。看到从森林里出来的那些人,他表情突变。然而还不等他喊完话,一根弩箭就射中了他的喉咙,在一片鲜红之中,他捂着脖子倒了下去。

“我们愿意交出所有钱财货物……不要杀人……”商人父亲大声喊着,举起了手。可是,那些森林里出现的陌生敌人恍若不闻,依旧平静地收割着护卫们的生命。这些突然出现的敌人不过五个人,穿着肮脏破烂的衣服,看起来就像山头里落魄的土匪暴民,但他们使用的分明是军用重弩,弩箭射击精准犀利,杀人时的眼神冷静淡漠,哪里是普通的土匪?

那五人一言不发,只是射杀护卫和车夫,甚至连马匹也不放过,很快,整个车队就只剩下商人男人和他的女儿两个活口。

“白糖在哪里?”

“啊?”

五人之中,一个胡子拉碴的男人走了过来,手里的重弩指着商人男人,他目光在少女血流不止的左手上看了一眼,却并未多做停留。

“什么白糖……啊,那些糖,已经卖掉了啊,在离开比尔什克之前我们就卖掉了,那可是紧俏的奢侈品,我们当然是要尽量多赚钱,一入手就卖掉了……啊!”商人男人连忙解释,可是对方表情阴沉,弩箭一发,擦着商人男人的耳朵射了过去,商人男人感觉耳廓剧痛,忍不住伸手捂着伤处,嘴上还要继续解释,还未开口,对方的匕首就贴住了他的脖子。

“卖了?不可能。说实话吧,你应该不想让我们对你……或者你的女儿做出什么事情来。”五人围了过来,看着他们气势汹汹的样子,商人少女忽然哭出了声音。她又痛又怕,一时停不下来。

听到女儿的哭声,商人父亲瞪着眼睛,目眦欲裂,大声说着,“真的卖掉了,你们可以搜身……”

“搜身……”一个敌人声音沙哑地重复着,不怀好意的目光看向了商人少女。

“你们……混蛋,真的,那些白糖……不……住手!”

商人父亲拼命挣扎着,可是无济于事,眼看着女儿就被一个敌人抓住了。

“住手!”伴着一声清脆的叱喝,马蹄声骤然响起,同时还有一道金色光芒,落在商人男人和少女身上。

金色光芒落在身上,猛然扩散,化作金色光环,将一脸惊讶的敌人弹开,他们狼狈地倒在几米外的地方。一个敌人尖叫着,“圣骑士!”

马蹄声愈来愈近,那是一个穿着一身暗金色盔甲,手持长矛,恍若天神降世的骑士,那骑士御马冲锋,转眼间已然冲到货车前面,长矛一挑,一个倒霉的敌人还来不及反应,就被剖腹开膛,血淋淋惨死当场。

“撤退!”见势不妙,剩余的四个人倒十分理性,急忙逃窜,但他们还未动脚,骑士勒停马匹,漂亮地一个回身,顺势扔出长矛,又把一个人穿胸而过,死得不能再死了。

扔出长矛之后,空手的骑士翻身下马,双手合十,不知道念诵了些什么,然后把手一挥。

巨大的金色光环从天而降,投入大地,一道环形光幕瞬间升起,圈出了直径几十米的范围。看到这个光幕,一个敌人发出了绝望的哀号,“圣言决斗场!”

“逃不了了,一起动手!”

剩余的三人扔掉重弩,拔出剑来,向骑士攻击,但那骑士轻蔑地一笑,高举右手,大声呼唤,“正气如虹!”

转眼间,一道金光从天而降,落在骑士身上,像是吹气球一样,骑士的身材奇妙地变大了一号,同时,两把战锤出现在骑士手中,握紧战锤,骑士一声怒吼,冲向仅存的敌人,咣咣咣几下攻击,三具尸首落在地上,战斗结束了,干净利落,甚至商人男人还没有反应过来。

“这……”

虽然听说过圣骑士的威名,在城市里也见过那些拥有超凡力量的武者甚至是施法者,但商人男人和少女哪里见过这种凌厉干脆的战斗,哪里见过这种力量与威势,一时间被震慑地不敢动弹。

环形光幕之中,身高超过了三米的骑士转过身来,看向商人男人和少女。

“啊啊啊……”被吓呆了的少女只能发出这样的惊叫。

“别害怕,已经安全了。”骑士晃了晃手,战锤消失不见,同时身体也恢复正常大小,那骑士摘下头盔,金色长发如瀑垂散,一双温润深邃的蓝色眼睛,皓齿红唇,琼鼻俏脸,竟然是个不超过二十岁的女子。她伸手,那匹马儿刚好踱步过来,她爱怜地抚摸着马儿的鬃毛,拍了拍,低声说了什么,马儿就转身跑开,不知去了哪里。

然后,女骑士向商人父女灿烂地一笑,“大地母神御下神殿骑士莉米迦·鲁诺耶维奇,请多关照。”

“啊……”商人父亲愣了好久,才恍然反应过来,连忙跪倒在地上,“谢谢您……骑士大人,谢谢……您救了我们……真是太好了……”

他说完感谢的话,转头对女儿使了个眼色。

商人少女连忙也跪下来,却不小心碰到了左手的伤处,一个趔趄,险些扑倒在地上。

女骑士快步走上前去,扶起少女,又扶起商人男人,“没事了,已经结束了。”说罢,她手一挥,一道金光闪过,商人男人耳朵上的伤口和少女左手的伤瞬间愈合,虽然还留下一点浅浅疤痕,但若是再过几天,想必就能完全恢复。

“真是……神迹……您……您真是……”商人男人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

“谢谢大姐姐!”倒是商人女儿忽然变得落落大方,鼓起勇气向女骑士鞠了一躬。

“不必多谢,这是我应当做的,捍卫善良,除恶务尽,天职所在而已。你们是普拉吉瓦城市里的人?我送你们回去吧,这些货物……”

“啊,这些……这就不麻烦您了。这些东西先扔在这里吧,待会儿我们再叫马车来拉走。倒是如果城卫军来盘问,您可得……”商人男人尴尬地搓着手。

“哦,我会跟城卫军好好儿解释的。你们不必担心。感觉身体怎么样?没事的话,就快点回城吧。”

“好的,好的……”

商人父女连忙表示自己没什么事了,女骑士点了点头,三人一起准备先回普拉吉瓦城内,还未动身,女骑士转头看向森林深处,厉声喝问。

“咦?还有人!谁在那?出来!”

午后阳光照拂大地,林海宁静,商路上更是一片沉寂,除了隐约的血腥味,什么异常都没有,但女骑士紧紧地盯着树林的某处,目不转睛。

她手一伸,长矛就神奇地出现在她手中。这就是刚才投掷穿透了一个敌人的长矛,而此时干净明亮,全无战场痕迹。再定睛看去,倒在地上的那个敌人尸体胸腔大开,原本插在那里的长矛已经不见了。

“啊,我没有恶意。原本也想施以援手,但你先出手了,我就没有出手。”一个温和的男子声音从林子里传了出来,深蓝色的长袍,黑色皮靴,棕色长裤,棕色棉布背心和白衬衣,还有个儒雅的小领结,深蓝色长发自来卷,扎成马尾垂在脑后。举着双手,示意自己没有恶意,他慢慢地从树林里走出来。

“法师?你来自多隆,还是落星群,还是泰伦尼恩?”女骑士的表情略微缓和,问道。

“多隆巫塔四星正式法师,米莫尼雷·莱格纳·瑞索甘达。向您问好。”男子微微弯腰,向骑士行礼,注意到他的动作是男贵族对待女贵族的宴会式礼节,女骑士好像有点不满意,但没有表现出来,她轻轻动手,长矛消失不见,然后,也微微弯腰行礼,用的却是神殿军队之中对待盟友的礼节。

“既然怀有善意,就是同行的盟友了。正好,你留在这里看守一下货车,我们三人先去城市里,待会儿再过来。怎样?”女骑士一点也不客气,直接提出了请求。

“不必这么麻烦。骑士小姐。”米莫尼雷在心底叹了口气,遇到圣骑士总是这么麻烦。但他还是很有礼貌地笑着,走了过来,“我把货物之间带走就行,我们一起去城市里。”

女骑士被“骑士小姐”这个称呼弄得愣了一下,似乎有点尴尬,脸色微红,但很快恢复冷静。

“空间法术?你是埃雷亚顿大师的学生?”女骑士猜到了米莫尼雷想做什么,于是询问道。

这个骑士倒是见闻广博,而且,怎么对法师这么有了解?

“恕我冒昧,骑士小姐,敢问芳名?”

女骑士不易察觉地皱了皱眉头,“我叫莉米迦,呃……莉米迦·鲁诺耶维奇。”

“原来是剑圣大人的族人,怪不得这样见识广博,如您所料,埃雷亚顿大师正是我的老师,我是多隆巫塔咒法学派成员。”米莫尼雷回答。

听到剑圣大人这样的字眼,女骑士悄悄地握紧了拳头,心情似乎并不平静。“谬赞了。那么,就有劳先生了。”

法师的力量固然强大,但每天所能施展的法术数量极为有限,一般情况下,法师根本不可能对刚刚见面的陌生人用法术施以援手,但米莫尼雷并未犹豫,“举手之劳而已。”他站在那里,开始念诵咒语,一道光门缓缓展开,走出来四个半透明的人形仆役,这些仆役手脚麻利而且力气巨大,收拾着货车上的东西,把这些货物都丢进光门之中。很快,全部货物就都消失不见,最终,四个仆役也进入光门。法术结束了。

“强化版隐形仆役,还有{埃雷亚顿的空间仪式},真是精妙绝伦。”看到这里,女骑士忍不住称赞起来。虽然米莫尼雷刚才说了自己是四星法师,但学习了各种罕见法术的四星法师和只学会了普通常规法术的四星法师根本不是一个档次。人总是习惯性尊重强者,女骑士对米莫尼雷变得更有礼貌了一些。

“谢谢。”米莫尼雷笑着点头。心里却在吐槽,这样装模做样真累。

“哇,魔法……法师和圣骑士,今天竟然都见到了。爸爸,我们是中奖了吗?”商人少女看着女骑士和蓝袍法师,悄悄地扯了扯父亲的衣服。

“喂,别胡说。”

“嘻嘻。中奖了?或许吧。灾难固然存在,但上天总会眷顾善良本分的人。”女骑士听到了少女的话,忍不住笑了,然后又说教起来。

“眷顾……”少女呆呆地瞪大了眼睛。

“哪敢奢求啊……谢谢您,骑士大人。也感谢您的帮助,法师老爷。”商人男人诚惶诚恐地向女骑士和蓝袍法师鞠躬,却没想到他无意间的称呼,制造了意外的结果。

法师老爷?女骑士在心底重复了一遍这个称谓,默默地咬紧牙关。心里原本出现的一丝好感,瞬间消失殆尽。圣骑士惩恶扬善,救扶天下。法师却大多唯利是图,高高在上,虽然米莫尼雷看起来不像是那种孤高的坏蛋法师,然而女骑士还是难以遏制长久以来的成见。

似乎是感觉到气氛有点不好,米莫尼雷笑着说道,“不敢当。恰逢其会而已。”

“哼。”声音很低的,女骑士动了一下嘴唇。不知为何,她心中想到,两个四环法术,如果是雇佣关系,现在要支付六百多个银元给这位米莫尼雷先生呢,法师们还真是……太……唉……算了……

规则如此,自己又能改变多少?尽力而为罢了。

米莫尼雷当然不知道这位骑士小姐会因为一个称谓想到这么多东西,他也并没有注意到女骑士那一声饱含偏见的轻哼。

“既然收拾好了,我们就去城市吧。把你们送到家,再给城卫军说明情况,我也就该离开了。”女骑士说道。

四人一起往城市的方向走去,商队的马匹已经被全部射杀,而女骑士的坐骑似乎是某种召唤生物,平时不会使用,于是他们一行人徒步往城市去了。米莫尼雷没有多嘴询问女骑士为什么不骑马,商人少女却忍不住问了,得到的回答果然是召唤生物。

会召唤生物,还会神术正气如虹,这女骑士本质上明明是个牧师,而且等级不低。米莫尼雷掂量着对方的能力,心中赞叹。还不到二十岁吧,真厉害。他想这些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他自己其实也刚刚二十岁。法术的修行可比神术艰难得多,二十岁的四星法师和不到二十岁的会施展正气如虹神术的女骑士,似乎也不相上下。

“呃……”听到女骑士的话,商人男人欲言又止,他知道自己没什么可以报答两位的,不禁十分尴尬。走在回城的路上,想到那五人对白糖的觊觎,商人男人感觉不妙,思量了一会儿,决定和盘托出。

“骑士大人……那五个人袭击我们,可能是因为比尔什克的白糖生意。”商人男人对女骑士坦诚道。

听到这个消息,女骑士微微一愣,很快反应过来,“白糖?有多少?”

“十七个银元的量。”

对世俗而言,十七个银元就是一千七百第纳尔,算是一笔不小的钱财了,但对女骑士这样的人来说,不值一提,她听到这里,心中生疑,“怎么可能……为了不到两千第纳尔就袭击商队……不,不可能,那几匹马可比两千第纳尔珍贵多了。白糖有古怪。你们从哪里得到的,现在还有吗?”女骑士询问。

“我们是从比尔什克的……黑市里买到的,当时捡了个便宜,然后转手就卖出去了。现在白糖已经不在我们身上了,可是那些袭击我们的人……对这个白糖非常看重。但那就是普通的白糖没错啊。或许是有什么我们看不出来的东西?”

米莫尼雷听着听着,露出了了然的笑容。但他并未开口。

女骑士思索了片刻,转身询问米莫尼雷。“这事,你怎么看。”

“嗯……挺有趣的。”米莫尼雷并不直接回答。

女骑士皱起眉头,“请你认真回答,法师先生。”

“那些白糖肯定不止是白糖而已,但继续追查这件事……好吧,难道你要追查下去?”米莫尼雷在心里发出哀号,有点不详的预感。

一个圣骑士听说了一件神秘的案件,已经牵扯到了人命,甚至还有更深的秘密,这样的情况下,怎么可能放手不管?果然,女骑士一脸理所当然的表情,义正言辞,“我当然要追查。你……你……我出钱雇佣你总行了吧。”

米莫尼雷苦着脸应承下来,“能为美丽的女士效劳,我怎么敢收钱呢。”反正他现在暂时无事可做,就顺势结交这个骑士吧。能和鲁诺耶维奇家族的人攀上关系,以后或许有用。而且,这个女骑士长得也真不赖,看着养眼。

“不,还是按照市价来吧。”看着米莫尼雷不情愿的模样,女骑士心中不忿,但表面上还是很客气。

“不不不,就当作盟友互助吧,以后我或许也有事麻烦您呢。”米莫尼雷思索了一会儿,趁机抬高价格。他知道,一个圣骑士的人情,可比钱重要得多。只是他说这样的话,心里有点没底。

然而女骑士立即点头答应了,“那好吧。我欠你一个人情。”她答应得十分干脆,让米莫尼雷都没反应过来。

米莫尼雷禁不住有种被骗了的感觉。但好歹是美女圣骑士的人情啊,收下收下。

于是交易就这样成了。

一旁的商人父女看着米莫尼雷和女骑士“谈判”,没敢插嘴。他们大致能猜出来,雇佣一个那样的法师是什么样的价位,而仁慈善良的女骑士愿意帮助他们,似乎也不谈报酬,他们怎么敢多嘴多舌。

“那么,把整件事情详细地说一说吧。”终于确认了合作关系,女骑士转头看向商人父女,询问道。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