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黑骑士和白法师 > 正文
章68 日暮渊海5
作者:胧阿雀  |  字数:4218  |  更新时间:2020-01-10 18:19:32 全文阅读

“啊——”俄琳发出惊慌的尖叫声,急忙穿上鞋子跑向屋外。刚跑了几步,又想起来自己只穿着睡衣,于是又连忙去穿衣服。时间紧急,她手忙脚乱地脱掉睡衣,想要穿上连衣裙,颤抖的手试了好几次却都绑不好衣带。几乎是带着哭腔地哼了一声,她干脆不再尝试,松松垮垮地勉强穿好衣服,目光又落到了书桌上。

倒下的大树压着窗口,伸进来的树枝抵在桌上,摆着的东西被弄得一片狼藉。俄琳盯着桌上的书,习惯性地跑去想要把书整理好,但随即意识到现在根本不是该顾及书本的时候。

轰隆隆——

就在她犹豫着到底要不要带上什么行李一起逃走的时候,又是一声巨响,房子再次狠狠地晃动了几下。这吓人的动静让她忍不住又尖叫一声,终于下定决心,向屋外跑去。

刚跑到楼梯旁,准备下楼,就看到一脸慌张的老仆人冲了上来。

“外面怎么了?”俄琳连忙问道。

老仆人却没有直接回答,他抓住女孩的手,就往楼下拽。“小姐,您还好啊……快快快,情况紧急,您跟我来!”

“到底发生了什么?!”俄琳跟着老仆人,急匆匆地边跑边问。

“歹徒袭击了庄园……他们人很多,救援的卫兵还要过一会儿才能到,老爷让我带您先逃出去。”

天黑着,虽然有月光,但也不是很亮,俄琳跟着仆人踉踉跄跄地跑着,回头看了看庄园前面,那里有一群人挤在一起,怒吼声,哀嚎声,刀剑撞击声响成一片,时不时地还会传来几声爆炸的巨响。俄琳感觉自己心跳的厉害,一阵又一阵的恐惧,冲击着她不安的心。

“爸爸……他们……在战斗?”她声音颤抖地问着,老仆人立即点了点头。“是的。小姐,路上再解释吧,马车已经备好,再晚就来不及了!”

前面不远处就是马车,老仆人的脚步又加快了几分,俄琳险些被他拉倒。

“好的好的……”她慌张地点着头。终于,坐上了马车。

“您坐好了!我们出发!”老仆人狠狠地一鞭子抽下去,马儿飞快地跑了起来。

最后回头看了一眼火光冲天的庄园,俄琳忍不住呜呜地哭了起来,忙着驾车的老仆人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动静,他慌不择路地横冲直撞。

咄咄咄几声响,好像有什么东西射中了马车,俄琳发出一声尖叫,抱着头蜷缩起来,哭得更大声了。

“您别怕……很快就没事了,啊!”老仆人现在才发现了俄琳的情况,连忙回头安慰着,却被一支箭划伤了胳膊,幸好没有真正射中,但这突如其来的一箭让他手一抖,受惊的马也急转了方向。

“啊——”俄琳又是一声尖叫。

老仆人没有再多说话,而是忍住了不再分心,认真驾车。

心思慌乱的俄琳根本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只是觉得好像已经承受了一个世纪那样漫长的痛苦,才终于看到了远处匆匆赶来的骑兵。

“救命啊,安德鲁格庄园被歹徒……”老仆大声呼喊起来。

然而,骑兵们的回应却是射来的箭矢,拉车的马受惊地胡乱奔逃,又是几支箭射了过来,马车失去平衡地侧翻……

俄琳的脑袋狠狠地撞在马车门框上,一阵剧痛,她昏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俄琳发现自己躺在一个奇特的地下室里的床上,她惊呼一声坐起身来,想要冲出去看看情况,却又呆愣着停下脚步。因为她看到了,在地下室的那一边,是锁着的铁框门,外面守着几个穿着制服的卫兵。

这里,好像是监狱,不不不,不是好像,这里应该就是监狱。

发生什么了,为什么会这样呢?

俄琳吓得眼前发黑,心跳急促,几乎又要晕了过去。她颤抖着正准备走到门边,突然铁门打开了,一个少年走了进来。

看清那个少年的容貌之后,俄琳愣住了。

是他。

他怎么会在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现在到底在哪,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俄琳想要发问,可是还没来得及开口,就被一拳打得失去了意识。

然后,就是让她不敢回忆,却时常浮现在脑海的那几天时间。

疼痛,屈辱,恐惧,折磨。

无论自己怎样质问,面前的少年都一言不发,只是闷着头做着残忍的事情。

无论自己怎样哭泣,面前的少年都无动于衷,只是红着脸继续他的暴虐。

无论自己怎样哀求,面前的少年都铁石心肠,只是她看得到在那个少年的眼睛里,有一种深深的忧伤。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又为什么这样忧伤?

俄琳不想再问了。她自己已经想明白了很多事情,她已经从那些守卫的闲谈的只言片语中,拼凑出了事情的真相。

所以她选择了沉默,沉默地承受这个少年的折磨。

既然不能得到他的爱恋,至少,自己的身体,就让他享用吧。

怨恨吗,痛苦吗?如果拥有足够的力量,那么,自己一定要改变自己的命运。

蜷缩在角落里,半梦半醒之间,俄琳又开始幻想。

不切实际地幻想,她想象着,如果自己拥有足够的力量。

她要毁灭一切。毁灭所有的黑暗和邪恶,毁灭所有不该出现的欲望和灾难,毁灭所有的痛苦和折磨。

她觉得自己终于找到了人生的方向,那就是抛弃所有的犹豫和自卑,去追求强大的智慧和力量。

如果真的有机会,自己一定不要再像这样无用。

一定不要再像这样被动地承受别人安排给自己的人生。

俄琳突然觉得很后悔,她后悔自己没有早早地告诉父亲,她后悔自己没有大胆地说出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如果自己向父亲要求要参与家族产业的经营,如果开口要求要修炼能力,父亲应该会同意的吧。

如果父亲同意了,而且自己拥有了力量,是不是就不会发生这些事情了呢?

是不是就可以真正地嫁给他,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折磨呢?

像现在这样被折磨,自己感到痛苦吗?

痛苦是肯定的,可是她恨的不是眼前这个少年,而是整个世界。

她觉得自己已经疯了。

所以她变得无比平静,无比坦然,因为她已经不再惧怕,不再迷茫。

因为没有什么能比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更加残酷。

没有什么能够再撼动她那颗已经疯掉了的心。

那颗因为疯狂而变得无比理性无比冷静的心。

她逐渐变得冷静,冷静得不正常,冷静得有些可怕。

她觉得,即使是从此堕入深渊,也不算什么了。因为此时此刻,每时每刻,现实与深渊已经毫无差别。

甚至,抛开那些虚假的外壳,反而会变得更好。

……

“所以你觉得你是对的?可是这次你错了,迪蒙高根。”

“那,你觉得你已经赢了?还不一定呢。格拉兹特。”

……

布博卡地区某城市内某个豪华庄园大楼里。

明明是白天,窗子却紧闭着,窗帘也拉了起来。屋子里没有点蜡烛,也没有魔法的灯光,昏暗而又安静。

一个穿着白色毛皮大衣看起来年纪挺大的男人坐在沙发上,他头发花白,脸上满是皱纹。右手是残疾的,没有小拇指和无名指。

他就用这个只有三根手指的右手,慢悠悠地伸手拿来了桌子上的水杯,喝了一口。

“年轻人总是把很多事情想得太简单,他们不知道这个世界要比他们想象的复杂得多。老年人总是自以为是地把很多事情看得太透,容易顽固地坚持自己所谓的经验和偏见。愚蠢的人因为无知,所以狂热,聪明的人因为多虑,所以踟蹰。他们都难以得到成功。”

他的声音沉稳,威严,却又透露着颓丧和失落。

“那到底什么样的人能够得到成功呢?”

坐在对面的一个女人开口反问。

那是一个穿着淡金色兜帽长袍的女人,身体隐藏在宽松的服饰下,看不出什么特征,只有半张脸露在外面,看起来很年轻,只有二十来岁。

她的眼睛是纯粹的黑色,没有眼白,看起来让人害怕。她的声音清脆,语气里却有淡淡的遗憾和感伤。

“这世上或许根本就没有绝对的成功,有的只是计谋的碰撞,智慧的较量,利益的妥协。”

老男人放下水杯,站了起来,他姿势别扭地向窗户走去。原来他左腿膝盖以下已经没有了,安装的是一个假肢。

老人走到窗边,撩起窗帘,透过这个缝隙,看着屋外的远方。

阳光从这里照射进来,能看到他的脸上,有一道淡淡的伤疤。

“很久没见面了,没想到你也变得感慨起来了呢。”

听到那个老男人的话,金色斗篷的女人无奈地笑了笑,她的声音里,有着一种奇特的沧桑。

老人点了点头。

“是啊,毕竟我老了。而且那些新人做的事情,让我很失望。”

“只是失望吗?”女人反问。

“或许不仅仅是失望,但愤怒和抱怨有什么用呢?保持清醒和敬畏,才能不被淘汰。”

“嘻嘻。你现在说话怎么像我一样奇怪了,我还以为只有我们这样的家伙才会神神叨叨。”

女人愣了一下,又自嘲似地笑了几声,她站了起来,走到男人身边,一起看着窗外。

“我不是已经说过了吗,我老了。”

老男人的目光投向远方。

“你和我都老了,但是那些新人胡作非为,把这里弄得乌烟瘴气,你不想管教他们吗?”

金色长袍的女人在窗边看了一会儿,就没了兴致,她又回到了原来的座位上。

“为什么要管教呢?我又不能管他们一辈子。再说了,高塔计划已经正式开始。世界就要大变样了,我没有心思去在乎这些小事情。”

老男人依旧站在窗子旁边,他长叹了一口气。

“小事情……哈……那可不小呢!那是你的儿子挑起来的布博卡内战啊。摩瑞肯。”

女人的声音变得有些冷酷起来。

“是啊,对很多人来说,那就是他们的全部。他们拼尽全力想要抓住这些小利益,想要填饱自己的幻想。唉……”

老男人终于转身,回到了座位上。金色长袍的神秘女人拿出了一个淡紫色半透明的水晶球,放在了桌子上。

六团神秘的白色火光,漂浮着,游动着,在水晶球里缓慢地盘旋。这六团火光里,两团看起来大一些,也更明亮一些,另外四团比较小,也比较黯淡。

“我不相信命运,却一直在为了命运而奋斗,真是可笑啊……”

盯着水晶球,老男人苦涩地笑了。

命运,相信或者不信,有什么用呢,不都是无济于事的吗?

“我们,真的能成为未来,那个新时代的主宰吗?”

他看着水晶球,感慨似的轻声呢喃。

……

Nc583年9月3日,特里亚伯爵等叛乱势力突袭安德鲁格伯爵庄园,此事件成为布博卡内战的导火索。

9月17日,岗德尔公爵与海拉法公爵的联军击溃叛乱势力最后的据点,六名叛乱主要头目仅有雷勘·特里亚伯爵一人逃脱。

9月18日,摩瑞肯公爵突袭海拉法公爵核心庄园驻地,内战正式爆发。

Nc584年2月6日,布博卡内战结束。摩瑞肯公爵成为最终赢家,3月1日,布博卡王国正式宣布建国。摩瑞肯家族成为布博卡皇族。

海浪翻涌,命途如潮,纷争之后,新王加冕,似乎已无人在乎那些序幕里仅仅显露一面的小丑。

然而,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已成真,回顾往昔觉得一切好像都是注定,眺望未来却又觉得一切依旧是迷雾。

只是这迷雾随风舞动,巨大的狰狞身影隐隐浮现,暗日的王张开罪孽的十二翼,拥抱新生。

“死者复生?”

“既然如此,她……”

“不,不可能,为什么,你拒绝复活……”

“你……你也选择了他……”

“为什么是他。我的枷锁,还要背负多久?”

“可是他的灵魂已经……”

“这是?食脑虫?”

“虚构的灵魂,也可以成为真人吗?”

“要有一个监护人?安德鲁格,你……”

“真是……作弄啊。你们需要我做什么?”

“加入……高塔计划?”

“原来如此,我会照做的。”

“如果有来世,吾爱。在这一切都结束之后……”

“不会太久了,暗日,永夜……”

从祭坛血池之中现出身形的那个男人,牵着身边女人的手,他的怀里还有一个婴儿。

名叫米莫尼雷。

在夜母的秘传神话中,这个名字,是暗夜的使徒。

生来,就是半神。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