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愿你星辰灿漫 > 第一卷 一纸契约
重逢
作者:慕言笙  |  字数:2116  |  更新时间:2020-04-27 21:48:12 全文阅读

若你的世界没有光芒,那就让我成为你的烛光。哪怕卑微脆弱,也愿给你希望与温暖。

  ——裴寻洲《愿你星光灿漫》

  申城的初春有点寒冷,几场淅沥沥的春雨过后,地气的温度就降了几分,老人都叫它“倒春寒”。

  但今年似乎是个暖春,才四月初,窗外的樱花已经悄然盛开。凉风掠过,浅粉色的花瓣纷扬落下,如一阵花雨轻柔,煞是好看。

  泽芳茗茶是申城有名的茶馆,位于城郊,依山傍水,风景如画,打开窗,还能闻见花香。

  茶室内,唐惜鸢一手拖着脸,另一只手执着茶杯,就这么看着窗外,眼神迷离。她那乌黑如瀑的长发被风吹起,更衬那脸颊出尘,只是杯中的茶水已经有些凉透……

  她喝了一口,觉得有些凉,便放下了茶盏,对着手呵了口气,拢了拢脖子上的围巾。

  老人常说,清明谷雨,冷死老鼠。这不,清明刚过,天气才刚回温,谷雨一进,又冷了下来。或许过了谷雨,天气渐渐的就变得暖和起来。只是这初春雨季,空气里总是弥漫着一股湿意,令人不适。

  唐惜鸢的对面坐着一名男子。男子一身黑色的休闲服,五官很妖治邪肆,放在女人脸上就是妥妥的狐狸精。他的肤质也有些白皙,分明的墨眉下是一双沉寂如海的浅色琥珀眸,细长的睫毛掩去了眼底的几分清寒和淡漠,挺拔的鼻梁上斜挂的金丝眼镜更添了几分邪魅。他的唇如蜜般粉嫩,感性得让人想要咬一口……

  他神色冷冷淡淡,清冷而不失稳重的气质,倒也令人觉得有些赏心悦目。如果忽视掉那桃花眼中的戏谑,那就更完美了。

  “怎么,相亲相了几年,还是相中了我这个老相好?”裴寻洲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静。

  唐惜鸢瞥了他一眼,神情慵懒而随意:“这不是被绿了,赶着在她们订婚前领个红本嘛!”

  话是这么说,只是那语气过于随意,仿佛被绿的人不是她。

  “所以你找我?”裴寻洲不由笑了。当年他追唐惜鸢四年,唐惜鸢根本不为所动,反而放弃了大小姐的身份,一意孤行进入娱乐圈。明明学的是金融专业,却在娱乐圈过得风生水起,成了国民女神,一举那些国内金鸡、金马、金象的影后,去年又夺得金熊和金棕榈奖,据说今年的威尼斯电影节也对她发出邀请函,说不定这欧洲最后一金也要被她拿下。若是如此,她恐怕就是国内最年轻的三金影后。

  看着她越来越优秀,裴寻洲原本以为自己对她的那些遐想也就会淡了。只是没想到,再一次见到唐惜鸢,那白月光的喜欢,只是一直潜藏在他心底,更加醇厚。

  “你自己接下了我的相亲牌,怨得了谁?”唐惜鸢无语。她在自家的相公司上挂了T总,被裴寻洲取下,现在反而怀疑她别有用心?这人脑子怕是坏了。

  裴寻洲有点尴尬。申城除了裴寻洲这个新贵,最神秘的就是传说中的T总。七年前接手时家公司,如今市场估值翻了2.8倍,成为了申城首富。他无意间看见时家的相亲公司上正在挂T总的牌子,想要渐渐这个妖孽的“男子”,没想到……

  这事情还要从头说起。

  当年他十七岁,是帝大金融系大才子,唐惜鸢是十五岁进帝大的天才少女,两人同一届,分别成为了金融系系草和系花,大二时,校园里还有不少帖子把他们P成一对,标题党:相爱相杀。因为自己和唐惜鸢总是轮流做系第一。

  都怪自己年轻气盛,觉得被唐惜鸢占了便宜,被人一怂恿,冲到唐惜鸢面前去理论,然后被这个外表美艳清冷、嘴巴无比毒舌的女人怼得体无完肤,一战成名,然后不知不觉就被她吸引,沦陷了。

  果然,真香或许会迟到,但它永远不会缺席。

  唐惜鸢大三的时候,在学校举办了成年礼,对她表白的人男女皆有,超过百人,可惜她一句——我有未婚夫,就拒绝了。

  裴寻洲也是有自知之明的人。他打听到唐惜鸢的家庭是申城的一流家族,而自己的父母也在申城,可惜只是金领,地位相差甚远,即便自己有心追,也没这个资格。

  毕业后他回到申城,开了一家风投,短短五年就成为了申城的新贵,不少女子都想追他,可惜他都没有感觉,被誉为“申城最清心寡欲的贵公子”。而实际上是,裴寻洲觉得自己被唐惜鸢拒绝后,心理出现问题,变成了同性恋,但是又不想承认,因为他对男子也没有反应。然后他看见了T总的相亲牌,觉得自己对别的男子无感是他们太弱鸡了,直接忽视了人物介绍中的性别“女”,然后就……

  这就有些尴尬了。

  谁知道大名鼎鼎的T总居然是国民女神唐惜鸢?还是自己心里的那道求而不得的白月光!

  人的一生总是充满了惊喜,在给你落落落落之后又给你一点起,不知道下一刻是起还是落。但是裴寻洲还是想把握住这个机会。

  或许,这是上天赐给他抓住唐惜鸢唯一的可能。

  “这婚结不结?”唐惜鸢敲了敲桌子,神色有些不耐烦。虽然遇见裴寻洲纯属是一个意外,但他的确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如果这三年的契约婚姻他能让自己满意,不出轨无恶习,和他平平淡淡一辈子也不错。像她这样天生性情冷淡、从小就死了心,对出了母亲和外公外婆之外所有人都死了心的人,想要谈一场恋爱,无异于天方夜谭。

  母亲低嫁给唐川,本以为会过得幸福,可惜没想到,母亲在他眼中不过是赵家唯一的女儿,可以带给他家族地位提升的工具罢了。

  唐惜鸢出生后,唐川对她们母女不闻不问,母亲时伶更是发现丈夫在她怀孕期间出轨。巨大的打击下,时伶抑郁成疾,在生下弟弟时景苑后不幸去世。

  更恶心的是,母亲去世不足半年,小三上位,唐川还想继承母亲在时氏集团的股份!因为时氏集团只有一个继承人——时伶!

  好在外公时烨老辣,反将了唐川一军,才保住了时氏集团不被外人侵蚀。而唐惜鸢和时景苑,从小也就跟着外祖父长大。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