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三味l > 正文
第一章
作者:凛冬l  |  字数:4784  |  更新时间:2019-10-03 03:09:26 全文阅读

“我想.....最后再见他一面。”

这是今天第一位客人,微肿泛红的眼眶无一不显示在来此之前她曾大哭过一场。

沈易清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抱着伍丘耐心的看着她,示意她将她的故事继续说下去。

她叫顾微微,今天是她跟她男朋友分手后的第五天。

“如果那天我没有任性说分手,那他现在一定还好好的陪在我身边....”顾微微说着眼泪在一次夺眶而出,她控制不住的趴在桌上一下一下的抽泣着。

良久,沈易清才将视线移向她身后。

那是一个看上去应该很阳光的男孩子,只是现在却垂眼看着顾微微,神色满是痛苦与心疼。他伸出手想抚摸姑娘

的头发,想安慰她,却只能愣愣的看着自己的手掌心。

他什么也触碰不到,包括她。

屋内细微的抽泣声环绕在耳边,伍丘耳朵抖了抖有了许烦躁。

“你应该知道规矩。”沈易清终于开口,一如清冷。

“我知道。”姑娘抬起头来:“你要什么?”

“你给的起什么?或者说你为了见他一面愿意付出什么?”

顾微微垂下眼睑似在犹豫,随后带着坚决的看着沈易清:“我什么都愿意!”

“什么都愿意?包括灵魂?”

“包括灵魂!”

“不后悔?”

“我不后悔。”或是下定了决心,又或者早就下定了决心,女孩平静的开口:“只要能再见他一面。”

“不!”男孩反应过来怒吼着:“她不愿意!”

男孩话音刚落,顾微微手腕处就多了一叶竹的印记,片刻就隐了去踪迹。

这是规矩,

“她自愿的。”沈易清看了眼男孩,指尖凝聚术法如同一团烟雾,顿了顿:“李安?”

李安,你安。

顾微微还在疑惑沈易清怎么会知道她男朋友的名字,就看见那只狐狸挣开他的怀里踏上桌面朝着她身后的虚空一跳。

“契约已成不可悔,他日待寿命已尽,灵魂不归冥府归于我。”

李安怔怔地看着那只赤红的狐狸越过自己落在地上,然后自己竟奇迹般的从透明化为实体。

顾微微意外看见李安之后,还未开口眼泪就已经决堤。

不远处的伏案上堆满了卷宗,略显昏暗的灯光下未语先红的两人。沈易清起身将时间留给他们,而伍丘则回头看了一眼才跟着他走了出去。

傍晚的余霞将天空染成一片橘红,着实很美。

伍丘半趴在门口的石墩上,口吐人语,声音却带着狐族惯有的慵懒:“按例,你确定这只是见一面的事?”

沈易清没有看它,而是远远望着那一天终缓缓落下的残阳:“给你找点事情做不好么?”

伍丘闻言只想翻白眼,它宁可睡觉。

眼前突然多了根狗尾巴草,带着疑惑看向身旁,黑发黑眸的狼族二少主子笑的灿烂。

“怎么提前回来了?”狗尾巴草也没接,沈易清侧过头:“狼族十年一聚你没多呆几天?”

许是觉见他在关心自己,昱琰笑的越发灿烂了:“反正也无事,不回来做什么?让我看着那些个嘴脸,我倒宁可回来看你。”

沈易清笑了声没有说什么,倒是伍丘若有所思的看着他,心道:若是从前他定会反过去好一番调侃,而不是像现在这般。那事之后他性子越发冷清了,竟是不知好事还是坏事。

两人一狐候在门口,直到夜幕将大地染成一片黑,顾微微才缓缓走了出来,心事重重不同来时的伤心。走到面前,对着他们深深鞠了一躬,道:“谢谢您让我再见到他一面,契约我会遵守的。”

沈易清轻点了点头,目送她走远后方回屋。

屋内李安拘谨的站在原地,见他们进来后更是不安的搅着衣角。他不比活人,死了之后他接收的东西比活人更广,也知道面前的定非普通人,却也是意识到这一点才更加不安。

昱琰不用他们开口也知道这是个什么情况,于是叼着那根狗尾巴草眉眼一弯,笑:“不用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的。你这几天呢就暂且待在这吧,冥界不会来将你带走的。”

“呃···”李安不知道为什么但也不敢多问,只能呆呆的应了句好。

事后已是两天,果然在傍晚时分,顾微微再次踏入了这家店。

“您好”面坐着沈易清,她说;“我又来了。”

沈易清微颔首:“已恭候多时。”

顾微微不愿细想他是怎么知道自己会再来,她放在膝上的双手蜷缩着,眉宇间笼罩着一片阴霾。

,,,,,,,,,,,,,,,,

“你滚!”李母一把将顾微微推出屋外,顺带把她带过来的东西砸在她身上。指向她的手克制不住愤怒的在颤抖:“如果不是因为你我好好的一个儿子怎么会没了!你这个害人精!你还敢来?你滚啊!你还我儿子啊!”

眼泪决堤,李母无力的拽着顾微微哭喊着:“你还我儿子!姑娘我求你把我儿子还给我好不好?!我求你了!我给你跪下了···”

“阿姨!”顾微微红着眼眶无措的搀着李母,她也想让他回来啊····

最后还是李父将声嘶力竭的李母扶起,白发人送黑发人,但身为一家之主只得强忍着悲痛抗起这个家。儿子的离世更是让他不知道该恨这个小姑娘,还是该恨这命。他只能偏过头不去看顾微微,摆了摆手:“你走吧,以后不用再来了。”

此刻,看着因为她痛失独子的李氏父母,自责,懊悔,难过再次侵袭而来,顾微微再也撑不住匆匆逃出了李家。

思绪回笼,顾微微肩膀微微颤抖。沈易清则双手交叉大拇指相抵,耐心的等着她开口。

终,她开口,声音透着无力的悲凉:“要怎么样才能救他····我想回到那天····要怎么样才可以回到那天····”

“嗯?”

“我想用我的命换他的命,可以吗?如果一定要死一个人的话,那就拿我的命来换他的命。”

沈易清嘴角勾起,道:“顾微微,你拿自己的命来换他的命,那你可曾想过你父母。”

顾微微一愣,随即摇摇头。都是因为她李安才会·····即便一命换一命也是她该。可是一想到自己的父母,一想到以后他们也会像现在的李安爸妈一样,她心中又有了丝犹豫。

人的弱点正是这些情感的牵绊,一旦有了牵绊便会不舍。

沈易清搂过正在他脚边蹭的伍丘,“再者,在之前的交易中你已经拿你的灵魂作为交换,你现在还有什么可以交换的?且,你可曾考虑你我交易一命换一命后,一个已经死了的人又复活了届时该如何解释?人们的恐慌造成的后果又该谁承担?”

一边是因为她中年丧子李氏父母,一边是交换后也会痛失独女的爸妈,想到他们届时也会像李安爸妈现在这样伤心欲绝。顾微微哑默,良久,才低喃道:“那我该怎么办?”

沈易清不语。

伍丘一瞬不眨的盯着他,心想:这些问题怎么有点眼熟?回想过去它有那么一瞬间想告诉对面这姑娘,其实这厮说白了只是要她一个答案,认命与否都在她一念之间。

伏案上的檀香从香炉中溢出一缕一缕的烟雾,弥漫在空中。

顾微微眼眶微润,她在想,明明两天前她还在这见到李安,那个一直宠着她的男孩笑着说“不怪她”。明明答应会替他照顾好他爸妈,可现在怕是要食言了。

“我知道‘三味’的老板一定会有办法,我把我的命和灵魂,我的所有都给你只求他好好活着,作为交换,也求你照顾好我爸妈。”

寂静的空气被打破,只留着顾微微的话在飘荡。伍丘知道,这是她的答案。

“小姑娘。”沈易清难得眼中也沾染了笑意,褐棕色的眸子如雾般衬得他越发神秘了,“你是第一个敢在我这以一换三的人。”

顾微微淡笑,没有丝毫惧意。直到他说让自己回去才慌了,腾的站起来急声道:“我,我,你要是觉得交换的东西少了,你说,你需要什么?只要我有!不管是钱还是什么!”

这话一出,别说伍丘,就连昱琰都无奈侧目了,开口笑着解释道:“姑娘,他的意思是让你先回去,将那些牵挂都了断了,明天再来。”

顾微微听他这么一说松了口气,但一想到他指的是自己父母心却又一紧。缓了缓,略带苦涩的道了句谢,说明天必按时到就走了。

“啧。”昱琰自顾坐到沈易清面前,撑着下巴瞧着他:“你还真是喜欢给自己找事做。”

沈易清没理他,起身准备去找个人时,就看见李安站在门口看着他欲言又止。

顾微微回去之后并没有告诉父母她的决定,但顾父顾母看见自己女儿红着的眼眶以为她还是因为李安在难过又是一阵心疼。顾微微跟平时一样陪他们吃饭聊天,只是在他们睡着后将自己所有的积蓄悄悄塞在了顾母的枕头下。看着母亲熟睡的模样,顾微微那强忍的坚强瞬间破碎,她压抑着不让自己哭出声,“爸,妈,是女儿不孝!”

顾微微走了,在天还没亮时就赶到了‘三味’,她怕自己拖得越久就越不舍。她在门口一直等到傍晚,原本想再见李安一面却张了张嘴还是没能说出来,她不能让他知道。

跟着沈易清走进去,喝了他递过来的一杯水后,顾微微就失去了意识。

“爸!妈!李安!”

顾微微从噩梦中惊醒,顾父顾母正坐在床边关心的看着她:“微微,怎么了?做噩梦了?”

“爸妈!你们?我还活着?”

“什么活着!”顾母有些微怒:“好好的,瞎说什么呢!”

“你看你那么凶干嘛?估摸着孩子刚刚做噩梦了还没清醒。”顾父在一旁推了推顾母的肩膀,又对着她说道:“微微啊,爸妈都在你别怕,只是个梦而已。”

噩梦?顾微微晃了晃昏沉的脑袋,连忙问道:“爸妈,李安呢?”

这下顾父顾母更疑惑了,相视一眼:“什么李安?李安是谁?”

“就是我男朋友啊!你们见过的!”顾微微摸过床头的手机,却见手机的壁纸只是她一个人。

顾微微现在已经开始觉得不对劲了,她手指有些颤抖的解锁打开相册,果然那些她跟李安的合照全都不见了。微信,电话,通通就像这个人从来没有出现在她手机上过一样。她一遍一遍的找着,试图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怎么会这样?!不!不会的!”

“这···?”顾母抱住女儿的双肩,心疼她此刻有些疯狂的举动,“微微你告诉妈你在找什么?”

只是顾微微听不进去,她嘴里不住的念叨着李安,突然从床上爬起,她要去找他!

两家距离不是很远,所以人们只看见一个穿着睡衣,连鞋都顾不上穿的女孩在路上跑着。直到跑到李家楼下,她却像失了所有力气一样呆愣在原地。

“小姑娘,你怎么连鞋都不穿就出来了啊?”

李母买菜回来就看见自家楼下站了一姑娘,见她双脚通红,忙上前问道,“你是哪家的姑娘啊?快上阿姨家先拿双鞋穿上吧,这可立秋了小心别冻着了。”

“阿姨···你不认识我了吗?”何曾几时也曾被李母这般温柔待过的顾微微心头涌上一股酸楚,眼眶再次湿润。

“你是哪家的姑娘啊?”李母眼中的陌生和关怀让顾微微明白,她是真的不认识她了。她吸了吸鼻子,忍着心底的不安与激动问道:“阿姨,您儿子是叫李安吗?”

李母点点头,惊讶的看着她:“你怎么知道我儿子?你是他同事吗?他刚才还跟我一块买菜来着。哎呀 你这,是不是让我儿子给欺负了?”

得知李安还活着,顾微微一颗心总算落地了。她连忙摇头:“不是的阿姨,我只是问一下。阿姨您忙,我先回去了。”

“哎,姑娘?”

不管李母在身后叫她,顾微微都没有回头,她想见他却又更害怕见到他。直到她听到一声熟悉的“妈,怎么了?”时,整个人都僵住了。

“臭小子,你还有脸说。”李母怒瞪了他一眼:“你是不是欺负人家姑娘了?”

“冤枉啊,我哪里欺负过别人啊。”

“你还狡辩!臭小子!”

终,顾微微转过了身。那个阳光下的大男孩正对着他的母亲笑着举手做投降状。

她害怕是梦,只敢一眨也不眨的盯着他,直到在视线里变模糊。

“你…别哭了。”不知何时,李安已经走到了她面前,想伸手替她擦眼泪,但又一想觉得不合适。顾微微盯着他,豆大的眼泪夺眶而出,这更加让不远处李母觉得自己欺负了她。

感受到自家母上大人瞪来的视线,李安苦笑一声:“你先别哭,那个,我认识你么?”

顾微微头摇得像把拨浪鼓,摸了把眼泪笑道:“不认识!对不起,我认错人了。”

“你看吧,认错人了,我说了我没有欺负人家。”

“臭小子···”

耳旁声音越来越远,顾微微蹲下身紧紧抱着自己。

在这个初秋的早晨,顾微微知道,‘三味’老板遵守了交易。而她也知道,从今天起,她失去了那个一直无条件宠着她的男孩。

那天,过往的人们看见有个女孩蹲在路边,鞋都没穿。她一会大哭一会大笑,没有人知道她经历过什么。

三味

沈易清躺在榻上,半阖着眼睑,听着昱琰在他旁边唠叨。

“怕麻烦就干脆抹了他们脑海李安死过一次的记忆,又将他从冥界那讨了来。啧,倒是又欠了他们一笔。”昱琰撸了把伍丘的毛,又道:“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沈易清眼皮都没抬,道:“那晚,李安也拿他的灵魂做了交易。”

这算是解释了。昱琰皱了皱眉,换了个话题:“哎,我听说顾微微那个小姑娘一家都搬走了。”

“猜到了。”

“哦?这你都猜的到?”

沈易清轻嗯了声,不再解释,他猜测的跟现实其实无差。

李安既在,顾微微怎么会忍得住不去见他。但又怕自己靠的太近又会导致悲剧的发生,索性干脆离得远远地。哪怕一辈子都见不到,只要他安好。

李安,你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