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三味l > 正文
第三章
作者:凛冬l  |  字数:2175  |  更新时间:2020-03-05 15:19:50 全文阅读

这事还得从两年前王可十四岁的时候说起。

那时候王可的奶奶刚去世,虽然王可平时都表现的很懂事。但这毕竟是大事,邻居们怕王可年幼不知道怎么操办,所以都自发的来帮忙张罗着老太太的丧事。大伙帮衬完事,又帮着王可拾掇拾掇老太太遗物。

说是遗物其实并没有什么东西,老太太独子得子又如此。一个人拉扯着孙子,却还没等到孙子长大孝顺自己就撒手人寰。所以这遗物也就两张微微泛黄的照片,一块老旧的怀表,几件不怎么值钱的小物什。可怜老太太一生清贫,分文存款都无法留给自己疼爱的孙子。

可正当王可谢过众人,偏偏这时突然窜出来个男的,自称是老太太的儿子。

大伙不明所以,直到王可质问他为什么要来扰了他奶奶的清净时,这才知道原来这人就是老太太那臭名远扬的不孝子王大为。

王大为自谓是老人家的儿子,所以理所当然的要将那仅有的遗物拿走。 大伙自然不肯的,他们心中唾弃这种平时不见人,却一听说老太太去世的消息就抢着来要遗产的王大为,并都一致认为这点东西理应是留给王可的。

百般阻挠,百般曲折,最后的结果却还是归了王大为。

王大为也是个脸皮厚的,人前当着众人保证会好好对待自己儿子,人后转个头就将老太太那点东西转手给卖了,就剩两张照片。对他而言,不管值不值钱能买一点算一点。

这点钱是断然不够王大为一轮赌的,这不,赌输了就打起了自己儿子的主意。王可自然是不肯的,他就用老太太的照片来威胁他去打工赚钱来供自己的赌欲贪念。

王可对自小照顾自己疼爱自己的奶奶十分看重,为了拿回那仅有的遗照也只能认命。他只恨自己没能在奶奶还在世的时候多跟她留下几张照片。

王大为的赌欲如巨蛇的口腹,最后王可也供不起了,在破罐破摔之前王大为给出了最后的要求,还完他所欠下的赌债就把照片还给他。

那么多钱,王可怎么赚的到。直到催债的来讨,讨不到就将王大为打成了骨折。过了两天又到医院去找他,结果王大为早因为没钱付医药费早早出院了。

那些讨债的也是第一次来,找不到王大为就将王可揍了一顿。

王可没有办法直到听到有人说了一句南城有家店可以实现愿望,忙问在哪里那人只是说了一句这家店很难找。可实在没有办法的王可只能抱着一线希望找来了,却是意外饿晕在了巷子里。

“你怎么确定待你替他还清赌债后他便会将你奶奶的遗照给你?”沈易清道,他对王可的父亲并无那些人的愤怒唾弃。在人间的几百年,他见过太多人太多事。

世人太多,能真正牵动他情绪的却寥寥无几。

“我……”王可愣,道:“他答应过我的,他发过誓!”

沈易清眉毛微挑,道:“你认为这誓有用?”

王可一时语塞,沈易清又道:“你需要帮他还多少的赌债?”

“……三十万。”对于王可来说这三十万可谓是天文数字。

“倒是不小。”沈易清道,“言归正传,你打算用什么来交换?”

“你想要什么?”

沈易清上下打量了下他,“人以天庭为先五识为主,我非心善之人且有规矩。我便拿你耳识作为交换如何?”

王可一愣,惊讶的问他:“你要我耳屎干嘛?”

“耳识,以耳根为所依,缘声境。”沈易清解释道,“通俗点来说你将你的耳识交换给我,你便再也无法听到这世间的声音。你会失去听觉。”

王可默,良久道:“好。”

“不后悔?”

“不后悔!”

青光乍闪,王可手腕处多了一叶竹的印记。

沈易清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卡递给他,告诉他:“这里面有你要三十万,今夜过后你手上这叶竹的印记会消失,届时你便会失去听觉。”

“.....谢谢。”王可接过那张卡就匆匆走了,可细看的就会发现他的脚步有些凌乱。

“真是难为这个才十几岁的孩子了,摊上这么个父亲还要为了张照片换掉自己的听觉。”伍丘啧了声,“他为什么不直接跟你换他奶奶的照片?”

“世人牵挂太多却又顾虑太多,你所看到的他不信他父亲,其实也不信任着我们。”

“他会再来么?”

沈易清笑了笑没有回答。

午夜,十二点一过王可手上的印记就悄然隐去了踪影,同时三味的伏案上又多了一卷卷宗。

自那之后王可并没有出现,伍丘他们也再也没有见过他。

半个月后,江南一带绵雨不断。沈易清撑着伞出现在距离南城几十公里外的的公墓,他找到了那个蜷曲着身体靠着墓碑睡着了的少年。

少年在雨中因寒冷而瑟瑟发抖,即便是在睡梦中也不安的皱着眉头环抱着自己,清秀的脸上冻的发白显那些淤青越发醒目。许是因为沈易清的靠近,少年睁开了眼睛,黑白分明的眸子一眨也不眨的盯着他,似是疑惑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开口,声音沙哑的就像指甲划过木板留下的声音,他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沈易清没有说话,他看向墓碑上的老人。王可顺着他的眼光看过去,一瞬间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悲伤就连身旁的沈易清都感觉到了,然后少年终是病晕了过去。

王可再次醒来是在医院,刺鼻的消毒水味充斥着他的鼻子,吊瓶里的消炎药水正缓慢的顺着管子滴下来然后流进他的体内。他转头,身旁早已经没有了沈易清,只留下床边的那张照片。他颤抖着拿起那张照片,上面的老人笑容依旧慈祥让他觉得温暖。

隔壁床的病人看着这个少年双手拿着照片不顾回血的针头只顾将照片缓缓地贴向胸口,然后一边大笑一边大哭。他暗叹一声:“怪哉。”

回到南城的沈易清突然想起伍丘喜欢的零食,于是转个弯准备去趟超市。拐过转角的时候迎面走来一个撑着伞的男子。

两人擦肩而过,沈易清一瞬间觉得有什么似乎曾经相识,回头却不见那人身影。眉宇微不可察的蹙了下,然后大步离开。

转角,那不见了的身影执着一柄长伞,雨珠顺着伞叶滑落。他静静的看着那渐行渐远的人,一双如墨的眸子浸满了思念与温柔。

“易清.......”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