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快穿之美人倾城 > 正文
纣王的宴会
作者:淡墨孤舟  |  字数:3075  |  更新时间:2019-09-26 17:25:14 全文阅读

“来人立刻给寡人准备几份请帖送往各位诸侯府处,就说寡人今日猎到了一块十分美味的猎物请大家一起品尝。”

  气势冲冲的纣王去了后园林之处猎杀了园子里的一头麋鹿。豪迈地把猎物提进了宫殿,对着周围的人说道。

  “好的,属下这就去。”属下的人听了作文的话语有些意外,但是丝毫也不敢质疑。立刻就听了吩咐去准备了。看到属下人都离开之后做完将猎物扔在了地上,还愤恨的踩了几脚。

  再抬起头时满目阴郁,犹如在地狱中抬头的恶鬼,又似在地狱中觉醒的恶魔。他的双手紧紧的握掌成拳。拿着猎物的时候还滴有鲜血。可纣王似乎一点也不在意。甚至看到了这浓烈的血色。还好奇地舔了舔。

  “这味道其实还不错吧。其实有时候血也是可以喝的呢。谁?出来!”听到了周围的响动,纣王立刻收敛的脸上的神色,一双猩红的眸子向四处看去。

  “大王,属下已经做好了请帖的样子请大王过目。”贴身侍卫战战兢兢的将自己做好的请帖递给了纣王。恨不得当时没有看到纣王的样子。

  本来以为自己做的快一点,可以得到大王的夸奖。结果却看到了这么一幕……现在他都无法保证是否能保住自己的性命了。

  “寡人刚刚的样子你看到了。对吗?否则你不用这么紧张的。”纣王邪魅的看了他一眼。眼中虽然不见一丝猩红,但是却比平时更加可怕。

  “属下……。”“如果你说实话的话,你会能更好一点。所以你告诉寡人,你到底有没有看到呢?”说到这里纣王眼中难得的出现了一丝温柔。让人不自觉的沉迷其中。

  “属下看到了大王的样子,但只是一眼。”属下小心翼翼地回答着,不敢有一丝越矩。“那你当时的感觉是什么样子呢?或者说你当时认为寡人是什么样子呢?是恐怖,不是可怕,是阴狠还是一个恶魔呢?”

  纣王似乎真的变成了一个引人坠入深渊的恶魔慢慢的引导着他的属下。说出他内心最真实的答案。“那个时候的你真的挺像恶魔的。”也许是纣王的语气太过温柔,又也许是那双眼睛也没有当时看到的凌厉,属下大着胆子说了真实的想法。

  “那个时候的寡人真的很像一个恶魔吗?”听到了属下的回答纣王并不觉得意外。因为他当时也知道自己很愤怒。所以得到这个答案并不奇怪。不过既然他都已经说了自己是个恶魔了。那么对于他的下场应该有着更清楚的理解吧。

  “这份请帖做的不错。寡人很满意。所以这回就赐你个全尸吧。看在你说了实话的份上,寡人赐你一杯毒酒。就这么了结吧。”说完这些话语,他倒也不顾属下的这份惊讶和意外。转身就回到了他自己的私人宫殿内。

  手下听到了纣王的话语,惊讶和意外写在脸上。他如何也想不到自己只是为了求纣王一个夸奖手脚麻利了些。却意外地看到了纣王的另外一面。给自己带来了杀身之祸心中悲戚难以言表。

  “赵兄,你为什么突然变成了这副模样?”看到纣王离开了这里,一个属下立刻就跑到了被赐死的属下那里。

  “赵兄,如果有机会的话,你还是尽快的离开纣王吧,这个人太危险了我落到了这般田地。只不过是因为我手脚麻利了些,想得到纣王的夸奖。结果却看到了纣王的另外一面,下令被赐死。还望赵兄,千万不要重蹈我的覆辙。”

  被赐死的属下说完这句话之后就立刻走了。身边押送他的人也起了同情之心。这个人是纣王的贴身侍卫。而他们也是宫廷的护卫者。整天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也是很熟悉了。知道此人是什么样的为人。可是如今却落到了如此的地步。也是难免让人唏嘘。

  听到了他的话语又想到了他的下场,周围的宫廷护卫者也难免起了异心,他是什么样的人,他们都清楚的很。虽然说并不是特别优秀。可是为人忠厚老实,人缘又不错。真是可惜了。

  朝堂之上动荡不安,他们这些宫廷护卫者心中也是清楚的。朝堂之上的风波从来就没有歇过。又怎能知道这暗处的波动有多大呢?说到底他们也是难得很。

  西伯侯府

  “侯爷,你为何如此愁眉苦脸?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竟然让你如此忧心,不知是否可以与妾身说说。”七伯侯夫人看到了自己的夫君头疼成了这副模样。不仅有些心痛,他们夫妻多年,从来都没有看到夫君露出这般模样。

  不过相处了这般久的日子,自然也能明白彼此在心里想了什么。夫君露出了这种表情肯定是不太好的。

  “今日下午做完派人发了一副请帖给我。说是纣王猎到了一块儿美味的猎物,要请我们这些有功之臣来尝一尝。一同共赏名卷。可是近来这段时间我们根本就没有立过什么功劳。纣王怎么好好的想到给我们猎得了一块好肉一起品尝呢?这实在是太奇怪了。”

  “那么您的意思是纣王此为定有所目的?那么它的目的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西伯侯夫人好奇地问道。

  “正因为不知道,所以我才好好地去算了一卦。此卦乃大凶为死里逃生之兆,实在是令我心甚是不安。”

  “死里逃生?”西伯侯夫人听到这话有些吃惊。不过随后又释然了。既然您都说了这是死里逃生之局,那么大可不必担心侯爷吉人自有天相,必得贵人相助。”

  “如果说是贵人的话,那么想必也就只有那位苏将军了,既然做完请了我,那么肯定也有他的。如果说可以让我死里逃生的话,那么应该就只有他能够做得到了。”

  西伯侯想到了这里略微的笑了一下。苏将军不管怎么说也是半壁江山的守护者,大大小小的战役也是遇过不少了。如果说救他于死里逃生的话,哪有比他更合适的人选呢?

  “苏将军是商朝的守护神,又是侯爷的好友,自然可以拔刀相助的。”西伯侯夫人也笑了,对西伯侯的看法表示认同。

  “既然如此,我们也快些出发吧。西伯侯爷与苏将军府本来就不远。说不定还能遇上呢。”西伯侯笑了笑跨上了俊马,向着远方疾驰而去。

  西伯侯夫人看着远去的丈夫,看着他的身影默默的消失在了自己的视线中,竟然突然感觉有些不安。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不过算了,侯爷都已经算过一卦了。卦象上显示这个是死里逃生之象,那么肯定是没有什么生命危险的。

  苏将军府

  “夫君,你为何如此不开心?我记得你今日早上还和我分享了一个好消息。为何今日下午你便有了这幅表情。难道是边疆战士吃紧,您又得出去了吗?”

  说服人看着自己丈夫头上的白发,略微有些心疼。自己的丈夫长期驻守在边疆保卫的商朝的安全,三十多岁才有了妲己这个女儿,后来因为亏欠她们母女二人,便不在镇守边疆,只想过个好日子。

  苏夫人已经许久未曾见过丈夫有这样的表情了。而一般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都是边疆开始大战的时候。难道又是那群家伙又来侵犯土地了?可是朝堂之中又不止有夫君一人。为何要他屡屡前往边疆。

  苏将军看到了自家夫人露出了这种表情,也明白了她在想什么连忙解释:“并不是边疆发生了战事,而是大王邀请我们去参加他的宴会。可是最近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也没有什么天大的喜事。后宫之中也没有传出哪位妃子怀有龙嗣……”

  “夫君是嫌纣王此举实在有些反常?”苏夫人立刻心领神慧地回答道。“如果这么说来确实有些奇怪,但是近年来纣王一直情绪不稳定。虽然说此举有些奇怪,但也没有什么为难之处,你也不好不去。”

  “就是因为这样我才犹豫,明明没有什么功劳,也没有什么喜事,却偏偏说了个宴会。这着实有些让人不安。”

  “不过这又如何呢?夫君可是商朝的守护神。这商朝的半壁天下都是夫君您替纣王守护。他们又能对您如何呢?就算不满他们也明白这个道理。没有什么好忧心的。”苏夫人想了想宽慰道。

  “话说我也是这么想的,我今朝已快到知天命之年。守护商朝二十余载,不说是商朝半壁江山的守护,也算是看着纣王长大的老人,纵然纣王有些不满。却要看看这元老的面子上放我卸甲归田吧?”

  “如果他没有这么做的话岂不是让天下忠臣寒心?”苏将军漫不经心的说道。

  “将军,西伯侯府的西伯侯邀请您一起同路去参加纣王的宴会。问您现在是否准备好了。”管家匆匆忙忙的从外面赶了过来。躬身回到。

  “原来西伯侯也被邀请了吗?那就正好一起去吧。容他稍等我换件衣服。”苏将军听到了管家的话语略微有些诧异。却也没感觉什么不对。换了一件衣服也就跟着一起走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