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作者:雪寂冬深  |  字数:3362  |  更新时间:2020-02-29 23:17:48 全文阅读

她喝着茶,可眼泪却直往茶杯里落,溅起涟漪,像极了莫等闲嘴角春水一样温暖柔和的笑。

雁飞霜走过去抱紧她,连声道:“对不起,烟烟,是我误会你了,我以后,都听你的。”

“我不是要你听我的,我只是不希望任何人再伤到你,你比我的性命更重要,你知道吗?”

水笼烟抱紧眼前的人,满脑子都是前世雁飞霜对她的保护。

纵使眼前的人还比较稚嫩,还没有五年后的沧桑和刚强,或许,也不会懂得现在的她的感受。

可是没关系,这个人是雁飞霜,那就够了。

翌日。

水笼烟一觉醒来,神机子便通知她,莫等闲已经送来了一百万两黄金。

水笼烟出门一看,在云深楼外,长长的马车队伍排到街尾,都是大红皮箱子装着的。

封条上都写着平西王府。

“好,都放好,这是太子殿下交代我招兵买马的银钱。现在,印刷告示,禁军人员急缺三十万,应征者,待遇不菲。”

“是,属下立刻去办。”

神机子退下了。

水笼烟对身旁的雁飞霜笑道:“时机成熟了,走,去总坛。”

与此同时,平西王府。

争吵声已经盖过整个府邸,好像随时都会炸开一般。

砰——

哗啦——

“啊!呀——都走开!谁也别拦着我!”

云雨薇哭花了脸,内心崩溃不已。

“太子妃,您就别摔了……再摔,这屋子可就没什么值钱的物件可以摔了。”

侍女乔燃被吓得不轻,却更心疼这哭闹了一宿的人。

云雨薇望着几乎“家徒四壁”的景象,恨意全都涌出来。

“让她摔吧,反正,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了。”

莫等闲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坐在那里喝着茶,微微蹙眉,却又不能再说什么。

云雨薇忍不住跪在他面前,带着些许怨恨问:“太子殿下!你究竟为什么要将全部家当都给她!你这是充当军用还是做人情啊!”

莫等闲望着跪在眼前的女人,脑海中全是水笼烟那足智多谋,又腹黑霸道的样子。

二者形成鲜明对比,让他感慨良多。

“当初,我以为你是个聪明的女人,我才选了你。现在看来,是我错了。她才是最聪明的人,连我都望尘莫及。”

莫等闲一副心灰意冷的姿态,他从未想过,水笼烟的心机能那么深。

他心情复杂至极,眉宇不肯舒展。

云雨薇望着那满脸挫败感的男人,问道:“太子殿下,她终究只是个人臣,你若这么担心她对你不利,何不直接杀了她!”

莫等闲木然的望向她,冷声道:“这就是你和她的差别。”

云雨薇一愣。

旋即莫等闲又苦笑道:“她恨我入骨,却假意与我。让我心甘情愿为她所用,助她达成目的。她掌握诸多信息,却装作一无所知,轻易将所有人利用得恰好。”

说到这里,莫等闲又悲哀的看向云雨薇,苦笑道:“我从来不知道,原来她还有上阵杀敌,以一敌百的能力。她敢上阵救父,你敢吗?她能凯旋归来,连镇东王都为她所用,你能吗?她甚至能离开水家,舍弃平南王之位,又轻易做了禁军统领,你行吗?”

莫等闲眼眶已经红了,不甘心和嫉妒,以及后悔,全都写在脸上。

“我一个男人,竟然比不得她半分。我真是妄自尊大!不知天高地厚!”

莫等闲声音里已经带着颤抖之意,旋即又道:“幸而父皇没看到这一切,否则,一定会将我骂得狗血淋头。”

云雨薇听完这一切,本想说都是水笼烟运气好,可话到了嘴边,她不敢说。

这不是水笼烟运气好,而是预谋已久。

“她以前……不是这样的,她……怎么会呢?”

云雨薇也开始有些害怕,从前的水笼烟,虽然也争强好胜,但是从来都是以和为贵,向来不主动出击。

正因为如此,她才敢肆无忌惮勾引莫等闲。

“太子殿下,你有没有想过,会不会是莫思量在背后给她撑腰,所以她才敢这么嚣张放肆!她那么嚣张,皇后娘娘不可能不针对她,可她仍旧安然无恙,这背后一定是莫思量在搞鬼啊!”

莫等闲当然知道是莫思量在给她撑腰,可他从来不怀疑皇后娘娘对水笼烟的打击力度,因为皇后当年对付柔妃时,也是这样的态度和眼神。

莫等闲摇头道:“罢了,你勿要再说了。东西,我已经都变卖了。往后靠着俸禄,也还能过得风光,只是不要铺张浪费便是。”

“太子殿下!我想不通,你为什么把家当拱手奉上,又不去与她谈条件。这一百万两黄金,是她水家这辈子都挣不到的!你大可以用钱收买她啊!”

“肤浅!”

莫等闲实在忍不住瞪她一眼,又补充道:“妇人之见!”

“自古以来,英雄人杰,都非钱财所能惑也。我认识她这么多年,别说是钱财,你就是将整个平西王府和太子妃之位奉上,她也不屑一顾!”

莫等闲十分清楚水笼烟的个性,从来不慕荣利,不爱钱财,要说喜欢的东西,都是些书籍和山水。

那明明是个大家闺秀又极其有灵性的女子,怎么一瞬间,叱咤风云?

这是个谜,也是根长长的刺,扎在莫等闲心里,又疼又拔不出来。

片刻后,忽有人来报:“太子殿下,云左丞来了。”

“惊澜?请他来便是。乔燃,命厨房做点好菜来。”

“是,太子殿下。”

“还不快起来,难道你要让他看见你这个样子吗?”

莫等闲微微皱眉,他感觉云雨薇越来越像个麻烦精。

平日里那么精明的一个女人,现在只剩下泼辣。

云雨薇眼里带着不满,恨恨的看向莫等闲,哭肿的一双眼也不好见大哥。

她起身走了。

不一会儿,云惊澜来了。

见地上的碎瓷片,便问:“雨薇摔的?”

“嗯,她有些不开心。”

莫等闲看向他,倒上一杯茶递过去,问道:“你都知道了?”

“我觉得,你做得很对,我支持你。”

云惊澜一脸认真的看向他,眼里满是认同,这让莫等闲备受鼓舞。

“欲先取之,必先予之。”

云惊澜淡淡一笑:“我听闻,你给她的全是黄金,马车足足排到了街尾。这得不少钱吧?”

“一百万两,掏空了我整个平西王府。”

莫等闲说起来还是有点心痛的。

“……”

云惊澜一脸呆,一百万两……黄金……

他急忙啜了一口茶,然后白了他一眼:“我收回刚才说的话。”

“怎么这么急着变卦?嫌多了?”

莫等闲苦笑。

“她值得起一百万两?你给我解释解释。”

“招兵买马,顶多十万两。剩下的,有三个用处。第一,一百万两黄金,这可是天价。不论她是否有意私吞,起码我向全天下的人证明了,她拿了我的好处,就是我的人。”

“嗯,有道理。”

云惊澜点头。

“其二,日后不管是谁想拉拢她,都不会忘记今天我给的这一百万两黄金。这么高的价码,谁还会轻易动了拉拢她的心思呢?再者,即便是封官位爵,她已经是上将军了,还能怎么封官位爵?所以,这一百万两,的的确确奠定了她是我的人这个基础。”

云惊澜点头一笑:“你也知道只是基础,那后续呢?”

“后续,自有办法。我给你说最后一点,这一百万两能够给她带去不少压力和资源。她如若用钱拉拢人心,那便是我的人脉。她若留作私用,那就会招惹眼红之人。”

“呵呵,若有人对付她,也就省去你我的麻烦,是吗?”

云惊澜接话了。

莫等闲奸诈一笑:“英雄所见略同。”

“哈哈哈……好,这一百万两,我再次赞同了。”

闻言,莫等闲笑意更深。

“对了,你深夜前来,就是为了这个事?”

云惊澜摇头,从袖子里抽出一个信条来,上面写着一句:镇东王勾结突厥王已久,私通信件皆在掌握之中。

莫等闲接过来一看,顿时狠狠皱眉:“这个镇东王,吃着皇粮,竟然勾结外敌!”

“哎,你别生气,现在这个信条,可是扳倒水笼烟的好东西。”

云惊澜收好信条,冷笑道:“谁都知道她和镇东王一同前去收复边境的,一个乳臭未干的女娃娃,却轻易收复边境。说得好听,是传奇,说得不好听,那就是通敌叛国,结党营私。”

“就凭这一点,足够株连九族!”

云惊澜冷笑不止,一脸悠闲道:“现在这一百万两,又多了个用途了。收买她,强制的。就看她,聪不聪明了。”

莫等闲顿时也大笑不止:“哈哈哈哈……”

与此同时,云深楼总坛。

水笼烟抵达这里时,人员都已经提前被召集了。

水笼烟带着雁飞霜熟练的从暗道出来,进入一个空旷的会场。

可这会场却在一个巨大的洞穴,这里阴冷,甚至有些潮湿。

空气里飘着淡淡的异味,放眼望去都是贫瘠。

“云深楼三百大将,都来齐了吧?”

水笼烟身着一身暗红色男装,一侧的青丝绾起来挂在耳鬓,另一侧也微微往后收。

几缕碎发垂在侧脸,显得英气又冷艳。

“你是何人?”

一个糙汉子双拳抱胸,一脸横肉,眼神狠厉。

“我叫水笼烟,想必大家很熟悉我了。大家都是做耳目眼线的,对我的事迹应该非常清楚。我的行事作风也很清楚,既然这么清楚明白了,日后大家就不要触及我的底线,否则,大家脸面都不太好看。”

水笼烟说这话时笑眯眯的,可声音却警告意味十足,甚至阴冷。

糙汉子不满,冷哼一声,正要上前打架。

一个瘦高个立刻拦住他,狡诈的看向水笼烟,冷笑道:“小妮子,你说话也太狂了!你虽是官家女子,又有官衔在身。可这不代表你可以在这里颐指气使!论起辈分来,你可都得叫我们一声爷爷!”

“哈哈哈……”

糙汉子笑得最大声。

无数人也跟着起哄笑起来。

“爷爷是吧?”

水笼烟冷笑着问,并大步走向二人。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