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大总裁套路深 > 正文
第五章 我不会和她领证
作者:梦燃烬  |  字数:2017  |  更新时间:2019-09-30 09:36:55 全文阅读

不过看着她不似之前忧郁,反而一脸灵动的模样,他心情也好了几分。

“既然昨晚的事不够你消气,难道,你打算白睡?”

冉暮震惊的看着他,心里连连感叹,岁月真是把杀猪刀,看看,将一个曾经青涩不善言辞的大男孩变成什么样了。

“那你想怎么样?”她问。

顾非易勾起一抹颠倒众生的笑容,凑近她耳边,缓缓开口:“我想...名正言顺的睡回来。”

冉暮被男人连哄带骗带到民政局门口的时候,还有些回不过神。

她不明白事情是怎么发展到这一步的。

“需要我抱你下去吗?”看着坐在位置上不动的人,顾非易边说边凑过去。

冉暮立刻麻溜的开门,下车。

脚刚沾到地,一股眩晕感传来,她身体晃了晃,后面下车的顾非易立即紧张的扶住她:“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冉暮有些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就算作为朋友,这男人对她是不是也有些紧张过头了,不过嘴上还是说道:“没事,可能是坐太久了,突然站起来不适应。”

“嗯,那进去吧。”

冉暮看着阳光下民政局几个大字,脚迟迟不肯迈不出去。

她想起一个小时前。

“我想...名正言顺睡回来。”

“怎么个名正言顺?”

“和我结婚。”

|“顾非易,你不会是早就对我蓄谋已久,所以才趁火打劫吧?”

“如果我说是呢?”

那时候她什么反应来着?震惊,不敢置信,大脑一片空白。

后来男人又轻笑着开口:“开玩笑的,别紧张,只是如今我刚好需要一个妻子,而你又刚好恢复单身,所以......”

所以她被他三言两语就哄骗来了民政局。

男人走在前面,似乎是发现她没跟上,又回头问:“怎么了?”

“阿易,”她认真的看着他。

除去那一晚她喝醉的情况下,时隔多年,这是他们重逢后,她第一次清醒状态下这么叫他。

顾非易心一颤,久违的亲昵感让他差点忍不住将她拥进怀里。

可是他不能这么做,之前的拥抱可以说是久别重逢的朋友之间的拥抱,如果现在......他无法解释。

这么多年,他小心翼翼,步步为营,才终于有了靠近她的机会,他不能因为一时心急毁了。

“难道,你想反悔?”他语气漫不经心,甚至带着几分不在意。

冉暮放下心来,看来自己想多了,他怎么可能会喜欢自己,也许真的只是朋友之间的帮忙。

不过有些话还是必须要说:“阿易,我们的婚姻只是合作关系,如果以后你遇到喜欢的人,可以告诉我,我们...和平离婚。”

她可以帮他,但仅仅是出于朋友的角度。

她不希望他有其他的因素掺杂其中,因为现在的她,注定无法去回应任何人,背叛,经历一次就够了。

顾非易心一痛,他想说,不会了,再也不会有人像你这样,不管过了多少年,依旧让我念念不忘,辗转反侧。

很多话在舌尖掠过,但最后他只是平静的开口:“我知道了。”

但是暮暮,我不会让你有离婚的机会的。

不知道顾非易用了什么办法,两人结婚证办得很快,不过十分钟,两本新鲜出炉的小红本就已经在手了。

冉暮看着上面他和顾非易的合照,心里有些酸涩。

昨天,她知道真相和沈迟分手。

今天,沈迟结婚。

而她,也和分别多年再次归来的人领了证。

世事无常,她总算体会到了这句话。

命运像一双大手,无形之中推动着每个人的人生,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惊喜,或者意外?

而在和沈迟的这一段恋情中,她用了四年的时间经营,仅仅用了一天的时间,完美退场。

冉暮眨了眨眼,将眼中的湿意压下去。

也许一开始和沈迟在一起不是因为爱情,但过程中,她还是付出了真心。

冉暮偏头看身侧的男人,他也在看结婚证上的照片,因为脸上的表情太过平静,她看不出他在想什么。

而冉暮不知道的是,顾非易脸上淡然无波,实则心里早已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紧紧捏着手里的结婚证,只有在半夜每一个好眠的梦中才会出现的事情,终于有一天变成了真的,他竟有一种感动得想要落泪的冲动。

“走吧,”冉暮清冷的声音唤回了他的思绪。

他压下心里复杂的思绪,两人离开了民政局。

另一边医院里,因为送来的及时,孩子并没有什么大碍,医生说是因为孕妇受了刺激,才会引起的流产征兆,以后多加注意,不能再刺激孕妇了,否则孩子很可能保不住。

此时沈迟正垂着头站在一对夫妇面前。

沈父和沈母气愤的瞪着自己儿子:“看看你干的好事,让你别娶你非不听,如今出了事,你满足了?”

“那个女人到底哪里好?哪里比得过暮暮,放着好好的暮暮不要,你偏要去招惹她,”沈母越说越气:“沈迟,你不要告诉我,事到如今你还要娶那个女人。”

沈迟心里也是苦涩不堪,他仅仅因为方婷婷也是帝都人,才对她照顾了些,可是从那场酒会,他们在同一张床上醒来后,事情就超出了他的控制。

“她怀了我的孩子,我没有办法,”他痛苦地抱着自己的头,无尽的悔恨几乎将他淹没。

如果早知道暮暮对他的重要性,如果时光能够重来,他无论如何也不会出国,不会再让她等,不会同情别的女人,他会一直陪着她。

可惜时光不会重来,他也彻底的失去了她。

“爸妈,你们放心吧,我不会和方婷婷领证,等她生下孩子以后,我就让她离开。”

沈迟没有注意到,他说这话时,病房门后一脸悲伤的方婷婷。

沈迟,我不会让你轻易摆脱我的,想赶我走,你休想。

.

从上了车,冉暮就一言不发,只是目光怔然的看着窗外。

顾非易坐在她旁边,目光晦涩深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