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大总裁套路深 > 正文
第六章 虐渣
作者:梦燃烬  |  字数:2030  |  更新时间:2019-10-01 17:13:51 全文阅读

这是冉家,他把她送回来了。

“我进去了,你回去吧。”

“等等,”顾非易叫住她:“暮暮,你是不是忘记什么了?”

“什么?”

“你现在是我的妻子,难道不应该搬出来和我一起住?”

冉暮:......

就算两人领了结婚证,冉暮也没有想过会有什么实质变化,她以为他需要一个妻子,仅仅是挂名而已。

“那你之前怎么不说?”她眼神不善的盯着他,怀疑这男人就是故意的。

“夫妻住在一起不是很正常吗?我以为你知道,而且,你也没问,”他越说越委屈。

冉暮深吸了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

她真怕自己没忍住,分分钟掐死这个男人。

“你给我等着,”她咬牙切齿说完转身进了冉家大门,没有看见身后一脸宠溺的某人。

“小姐,您终于回来了,”看见她,管家激动的迎上来。

“嗯,王伯,我父亲呢?”冉暮有些奇怪,往常她回来王伯也没有这么激动过。

“先生他在公司还没回来,”管家脸色有些难看。

冉暮心一凛:“出什么事了?”

“小姐,您...您还是自己进去看看吧,”他指了指客厅。

冉暮进去的时候就看见客厅沙发上坐着一对母女,正趾高气昂指挥着家里的佣人:“你,帮我把这个箱子搬到房间去,还有这个,这个,都搬进去,对了,房间的窗帘应该是用了很久了,也拆了,换新的。”

冉暮看着放在客厅里的行李,再看女人趾高气昂的嘴脸,终于明白管家脸色为什么那么难看了。

“看什么看,还不快点搬,再磨叽信不信等清远回来我让他把你们都给辞了,”见佣人不动,女人生气的吼道。

闻言,佣人们再不甘心也只能开始搬了,真不明白先生为什么要让这对母女住进来?

冉暮站在门口讽刺地看着里面的闹剧,只是,当看到佣人搬行李进去的房间时,她脸色骤变,几个大步上前:“站住。”

见她回来,母女俩眼中划过一抹慌乱,佣人就不同了,个个激动地看着她,仿佛看见救星一般:“小姐,您终于回来了。”

“谁允许你们进那间房的?”冉暮眼里愠着怒火。

“是...是...”佣人欲言又止,眼神落在母女俩身上。

之前还趾高气昂的女人见状,突然从沙发上起来,一脸笑意的上前要拉她的手,冉暮侧身躲开,女人也不觉尴尬,自顾自说道:“这就是暮暮吧,都这么大了,瞧瞧这小脸蛋,生得可真漂亮,暮暮,我是你季阿姨,你小时候见过的,还记得吗?”

其实她也就很早以前跟着丈夫来过一次冉家,那时候的冉家和现在截然不同,还没有如今这么奢华精致。

不等冉暮接话,她又继续道:“不过,不记得也没关系,暮暮,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阿姨一定会像照顾亲生女儿一样好好照顾你的。”

“对了,这是小悦,季阿姨的女儿,她比你小,以后就叫你姐姐吧,”她拉过一旁的女孩儿介绍道。

杜悦穿着白色的连衣裙,头发弄卷了披在肩上,脸蛋有些婴儿肥,长得...顶多算清秀。

她乖巧的站在季亚娟旁边,在季亚娟话说完后,抬头眼神无辜的看着冉暮,见她精致绝美的容貌时,眼里闪过一抹嫉恨。

“小悦,叫人啊,”季亚娟扯了扯她,知女莫若母,她怎么会不知道自己女儿在想什么,她同样暗恨这个小贱人怎么就生了张这么漂亮的脸,但现在首要的事情是进入冉家。

如果她成为了这里的女主人,这小贱人还不是任她拿捏,以后冉家一切都会是她女儿的。

季亚娟这么一提醒,杜悦也立即回过神,声音柔柔的喊了声“姐姐”。

佣人们愤怒的瞪着母女俩,太不要脸了,真当自己是这个家的女主人了,还姐姐妹妹的,这外人一听,不误会才怪,果然这母女俩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佣人能想到,冉暮自然也能想到,她没忍住轻笑出声,一边慵懒的把玩着手指,一边说道:“姐姐?季夫人,要认亲戚我想你走错地方了,这可不是随便大街上拉个阿猫阿狗来都能做我冉暮的妹妹的。”

季亚娟一僵,脸色有些难看,杜悦也是感觉脸颊火辣辣的烧着,没想到冉暮这么羞辱人。

她眼珠转了转,突然一改之前柔弱,挺着腰板站出来一字一句道:“冉暮,如果你不喜欢我,我走就是了,你没必要这么羞辱人吧?”

冉暮突然嗤笑一声:“那你倒走啊。”

“你...”杜悦脸色涨红,她那么说只是为了表现一下自己的骨气,让这些人对她有所改观,好不容易才进来冉家,而且这里一看就比自己以前的家有钱,她怎么可能错过这个机会。

偏偏,冉暮不按套路出牌,看着佣人讥笑的眼神,她第一次感觉到骑虎难下是什么滋味。

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蓦地,手指被轻轻触碰,她看着母亲递过来的眼神,瞬间了然。

“好,我走,冉暮,你以为谁稀罕待在这里,”说完她就要离开。

季亚娟突然上前拉住她:“小悦,你别走,你爸死了,我们家也被法院查封,你走了能去哪啊,我相信暮暮不会那么狠心,你...”

“你误会了,”冉暮打断她们。

季亚娟和杜悦都是一喜,暗中交换了个眼神,季亚娟继续道:“你看,小悦,我就说我们误会暮暮的意思了,她怎么可能真的让你离开...”

冉暮:“我的意思是,你误会了,我就是这么狠心。”

季亚娟一噎,剩下的话一口卡在喉咙,不上不下,脸色更是精彩纷呈,杜悦也没好到哪里去,手指紧紧攥着,屈辱无比。

佣人们一脸扭曲,想笑不敢笑,只能硬生生憋着,不过,看大小姐怼人还真是爽。

“冉暮,我知道我们搬进来你心里不舒服,但这是你父亲的意思,”季亚娟也不再装了,摆出一副长辈的姿态。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