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顾大总裁套路深 > 正文
第七章 野心不小
作者:梦燃烬  |  字数:2027  |  更新时间:2019-10-01 17:14:21 全文阅读

冉暮心里冷笑:“包括让你们住那间房,也是我父亲的意思?”

季亚娟眼眸划过一抹心虚,随即又掷地有声的开口:“他让我们搬进来,并没有说具体哪间房,肯定就是让我们自己选了。”

“那没人告诉你们那间房不准进吗?”冉暮脸色一寸寸冷了下来,一步步朝她们逼近,周身都透着一股戾气。

季亚娟和杜悦都被她吓到了,下意识后退一步。

旁边佣人急忙站出来:“小姐,我们说过的,那间房不准进,可是这位季夫人说是先生允许她们住进去的,所以...”

所以她们才不得不开门了,否则那间房平日里连打扫卫生的时候她们都不能进,都是先生和小姐亲自打扫。

“打电话,让冉先生现在、立刻、马上回来,”冉暮是真的怒了。

佣人不敢迟疑,立马去打电话了。

听到要让冉清远回来,季亚娟有些不安:“暮暮,这种事情就不用麻烦清远了,他每天上班已经够累了...”

“我让你说话了?”冉暮冷冷的瞥了她一眼。

一口一个清远,字里行间的亲密显而易见,看来这个女人野心还不小。

季亚娟愤恨不已,但只能乖乖闭嘴。

冉暮坐在沙发上,季亚娟和杜悦坐在对面,紧紧绞在一起的手泄露了两人的紧张。

冉暮手里端着佣人刚泡过来的红茶,轻轻抿了一口,细腻的口感让人回味,她悠然的细细品味着,俨然忘了外面还在等她的男人。

抬眸间,看见对面生气的两人,她嘴角轻勾,也是,佣人泡茶只泡了她的,不生气才怪。

“阿九,”她淡淡开口。

身后一名年纪较小的女佣站出来:“小姐,怎么了?”

“这就是我之前教你的冉家待客之道吗,”她下颚微抬,指了指季亚娟和杜悦面前空空如也的桌子,母女俩立刻得意的瞪了眼阿九。

将两人的动作收入眼底,冉暮继续道:“去,给客人泡两杯绿茶。”

阿九本来还有些生气,但绿茶两个字一处,她差点没憋住笑意:“是,小姐,阿九这就去。”

杜悦脸色铁青:“冉暮,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渴?”冉暮无辜的问道。

“你...”杜悦又气又怒,她确实渴了,从来到冉家就没喝过一口水,但绿茶...冉暮摆明了是在讽刺她们。

一旁季亚娟不明白绿茶有什么问题,还一脸茫然的问:“小悦,怎么了?”杜悦顿时更气了,狠狠瞪了自己母亲一眼,不说话了。

没多久,两杯绿茶被端了上来,冉暮赞赏的点点头:“不错,阿九,回头让王伯给你涨工资。”

“谢谢小姐,”阿九惊喜的说道,其他佣人也是一脸羡慕的看着她,早知道她们应该抢占先机的。

冉暮看着杜悦铁青的脸色,淡淡笑了:“喝吧,别客气,不够还有,保准管够。”

冉清远回到家的时候,客厅气氛有些冷凝。

他看见沙发上坐着的母女,再看自己女儿,心里咯噔一声。

“冉先生,你可回来了,”冉暮头也不回的说道,光听脚步她也知道是谁。

冉清远无奈的笑了笑,得,家里的小祖宗生气了。

“叫什么冉先生,叫爸爸,”他好笑的说道。

这个女儿,从小到大,只要一生气就张口闭口冉先生,对此他也很无奈啊。

冉暮干脆不理他。

季亚娟见男人直接无视她们,急了,迫不及待出来找存在感:“清远,你回来了。”

冉清远眉头紧皱,因为她口中清远二字,再看自己女儿射过来的眼刀子,他只觉得眼前的情形似乎对他不太妙。

“杜夫人,你叫我冉先生就好了,”季亚娟的丈夫是杜成,他叫她杜夫人,冠上夫姓,无形之中拉开了两人的距离,同时也警告她注意自己的身份。

季亚娟脸色一僵,笑得有些勉强:“我知道了,冉先生,我只是觉得以后都要住在一起,不用这么生疏,如果...如果你不喜欢的话,我不这样叫了。”

她越说越难受,恨不得当场抹泪了。

冉暮抽了抽眼角,多大年纪了,还学人家小姑娘装白莲,难道她不知道那张抹了厚重粉底的脸做出这样的表情,会让人很恶心吗?

冉清远可以说素养很好了,但此时表情也有些一言难尽。

不过,季亚娟的话让他升起一抹疑惑:“什么住在一起?”

季亚娟和杜悦都是一愣,心里不安:“冉先生,难道,不是你让我们搬来冉家的吗?”

冉清远眉头蹙得更深了:“我是让助理给你们找了房子,难道,他没告诉你们?”

他是不可能让别的女人住进冉家的。

季亚娟突然想到早上接的一通电话,当时对方说是冉清远的助理,她太高兴,也没仔细听对方说了什么,只记得当时对方好像有什么事,说晚点来接她们去住处。

她下意识以为是冉宅,就没有多问。

可是等到中午助理也没联系她,她等不及就和小悦拿着行李先来了。

本来管家是不让她们进的,还是她翻出了通话记录,管家看见上面冉清远助理的电话,才放人。

她脸色一点点白了下来,似乎...从头到尾助理都没人说过让她们搬来冉宅,都是她自己以为的。

杜悦见自己母亲脸色不对,也急了,小声问道:“妈,这到底怎么回事?”

冉清远知道她们误会了,解释道:“你们既然是杜成的妻女,他当初对我有恩,如今他去世暂时将你们托付给我,我不能忘恩负义,所以我让助理给你们找了个房子,你们就暂时去那住,等你们自己有了工作,稳定下来,再搬出去就可以了。”

他就是要告诉两人,他会照顾她们纯粹是报恩,而且,只是暂时的。

冉暮一直没有说话,似笑非笑看着对面大受打击的两人,杜成这个人她有所耳闻,近日媒体还报道,杜家的公司因为经营涉嫌违法,破产了,连杜家也被查封,杜成受不了跳楼自杀。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