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浮生之纸上悲欢 > 正文
第三章-谣言四起
作者:涫渡  |  字数:2000  |  更新时间:2019-10-07 20:22:15 全文阅读

  男人在外面辛苦忙碌的煎熬着,女人则在家里面苦苦的支撑着,这两人谁都觉得委屈,却是谁也没有办法,在男人出去的第一年小孩便开始上学了。

好在小女孩倒是挺争气,人也长得漂亮机灵,成绩也是不错,小孩子嘴甜邻里邻居关系也处的非常不错,大家都说这个小女孩儿以后肯定是要有大出息的。

  就这样一家人就这样在两地分离的情况下挨了六个年头,鱼儿记得一年能见到爸爸一次,自有记忆起如今总共见了九次,她用田字格的小本子记录着每一次相见,因为爸爸承诺过当画满12个格子就会回来永远陪着她,不在出去。

  二零零二年农历七月十二,秋。

这天天气格外炎热,小女孩一如既往的拿着她的水壶,去不远处的人家,在那清水沟的水井里面打凉水,说来也是奇特,这清水沟的水井自这一家人搬这就一直有了冬暖夏凉,是一口不可多得的水井,整个村子的人都喜欢去这口水井里面打凉水,一解夏日的炎凉。

  俗话说夏日炎炎正好眠,吃饱喝足了,躺在这凉椅上睡上一觉,当真是快活是神仙。

罗小虎这样想着,一来二去的等了也不知道多久,可是这个鱼儿这小这家伙呀,始终是没有来。

罗小虎原名张晓虎,只有他自己整天叫自己罗小虎,说什么自从他老爹娶了后娘后就姓罗了。

罗小虎原本今天就是来蹭吃蹭喝的,罗小虎躺在为小鱼做的躺椅上叼着狗尾巴草到纳闷道:“你说这提个水最多十几分钟的时间,到现在半个多时辰了也没回来,不知道干嘛去了”,等漂亮小姑娘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时辰之后了。

  “哎,小鱼儿,你干嘛去了?让你提个水,怎么现在才回来呢?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被狗咬了”。

凉水井的那家人就住在水井旁,他家养了一只大狗,实在是凶悍的很,人老远都汪汪的叫个不停,恨不得死扑上来食其肉,狗仗人势的东西。

  小鱼儿不理睬小虎也不说话,只是打开虚掩着的大门打开将壶拎至水缸上,神色恍惚的上了楼,小虎自顾自的说了半天也没人理睬也自觉无趣,喝了口水也就怏怏的出了门。

  农历七月十二晚,章家村大火,章家,李家尽毁,唯章家留一子。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

  这是一场诡事的开始,村里人开始接二连三的看到飘忽的鬼影,看到鬼影的皆是清一色的男人,村里的女人则多的是嘲笑,“怕是狐狸精下山,这些男人被勾魂了”,于是这件事成了村里女人们的饭后笑谈了。

  在章家村原本有一座神庙,据村民们说那是座土地庙,具体所建时间早已不可查,神庙也早在打到一切牛鬼蛇神的红卫兵中消失在漫漫时海之中,如今也不过是留在村民口口相传的故事中罢了。

  如今的神庙的基地听说已被村里一户人家购买,并建立了一座村里人人人羡慕的大宅,狐狸精的流言便是从那里开始的。

宅子建立之前大家都说占领神仙的府邸那是要遭大难的,建立之后从高处望去,中式的阁楼庭院,假山流水意境深远,在“深山老林”倒是显得真有几分仙境的意思,村里人人人所见都忍不住在羡慕赞叹声中再咒骂两句‘狐狸窝,来路不正。

  这座宅院从打地基到修建,总共耗时六个月,共有二十八人同时修建,其运送物资的大卡车就有5辆很是声势浩大,主人只露过一次面,听说是个漂亮的女人。

  “狐狸窝”内住着个不大不小的狐狸精’,都说这狐狸精既风骚又妩媚。

  村上的赖子马华是个不学无术的,村上也没人待见他,这得知豪门大院里住着个女人,还是个漂亮的女人!,他这心里跟猫爪似的,就想看个究竟,前些日子他还看见几辆大卡车拉着家具进了大院里,那家具光看样式那就价值不菲。

  今日他趁哑巴娘赶集,特地拖上闷葫芦慧寺准备爬墙,不为别的,这一米八几的小慧当个墩子也能将赖子给拱进那高墙大院,出了事还能有个垫背的,一举多得。

小慧虽然脑子时好时坏还是一哑巴,可人那真是人高马大又时常进山跟她母亲捞些山货,所以翻墙这种事情还真是难不住这小子,哑巴身子一弓一个助力一脚就踏上了墙垣上的雕花桓上,哑巴三两下便进了这制作精良的大院内,马华则是被慧寺死拖进去的。

“哑巴,我说你能不能轻点,手都快断了”。马华摇着自己的双手道。

当然回应他的也只能是“啊...啊...啊了”

  一进院子扑鼻的桃花香醉人心神,两人都不曾出过远门,如此精良的庭院设计,两人也不过在电视上看到过,当身处其境时,那“惊艳”不是看电视能感受到的。

  两人深嗅了两口花香这才往更深处走去,绕过桃花园走过廊桥两人便看见了一座精致的房子,房屋的落地窗被全部打开,屋里屋外的视野十分辽阔,抬头就能看见木制牌匾高挂,写着“练功房”三大字。

  此时屋子里正播放那观音心经,心经充斥在屋子的各个角落,这心经哑巴很熟悉,哑巴娘每晚都得念上几遍。

两人远远望去只见屋里的蒲团上坐着一个人双手合十的人,是一个女人,长发女人。

两人缓缓靠近屋子,借着木屋外的两棵茂密的万年青将两人的身子隐藏起来,哑巴拨开泛着新芽的叶子偷偷看着女人。

  由于尚有些距离,哑巴看不清女子的脸蛋只能看见大概轮廓,只觉得一头长发一身白衣仙气飘飘,完全不似村里人传言的那般妖媚邪性。

  女子坐在屋子中央双腿盘起,手掌合十似乎在入定打坐。

正当那两人眼里快要冒出粉红泡泡时女子却发生了异动……。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