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浮生之纸上悲欢 > 正文
第四章-首次相见
作者:涫渡  |  字数:1703  |  更新时间:2019-10-05 12:25:37 全文阅读

  屋子原本放着的佛音陡然转换,两人虽不懂音律,但那陡然转换的音乐也听着得两人心里慎得慌,只觉得这曲子邪门得很。

  不知是曲子影响了那“身带佛性的佳人”还是那“邪性”的佳人影响了曲子。

  怪异的曲子响起,坐在那打坐的佳人陡然从那蒲团上一跃而起“翩翩起舞”,舞不可说不美,不可说不怪,只是与其说是在起舞不如说倒像是某种“东西”附身来的恰当,只见那女子十指纤纤兰花状,一头墨发遮住了大半的清丽容颜,这舞姿与那怪异的的曲子在哑巴看起来竟有种说不出来的相配。

  正当两人震惊时,背对着他们的女子头颅忽的转了180度死死地的盯着两人,马华惊了一大跳就要发出声音时,幸好哑巴及时捂住了那张大的嘴,哑巴无法言语只得用另外一只手指了指眼前一片茂密的万年青。

  反应过来的马华掰下哑巴的手猛吸了一口气道:“妈呀,简直违反科学”,马华看着哑巴仍然盯着那怪异的女人看,“哑巴,想啥呢?还不赶紧逃,小心变成妖怪把你吃掉”,马华说完也不管后面的人是否能听见,抬手拉着哑巴就一阵风似的跑了,看得灵难得的发笑。

  这场并不怎么“美好”的见面对于他哑巴而言,就是一场无言的灾难,自从他从那华丽的宅子里出来以后每日每夜的噩梦就缠绕着他,在梦里总是有人掐住他的脖子,他拼命的呼喊救命,可是无论他怎么呼喊,那些人只是与他擦肩而过,就像他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他想抓住那些人,可无论如何他是什么也抓不住,只能任由自己的生命流逝。

  啊,救命……救命……。这一声声凄厉的叫喊声,在山里的夜晚显得格外的悲凉,也惊动了住在堂屋的老母亲,吓得年迈的老母亲是连滚带爬的冲出了屋子。

  老母亲住在堂屋,小哑巴坐在隔壁的偏屋里,两间房子并不相通,老母亲在冲出屋子的时候,顺手抄了一把砍柴刀,在夜色里面泛着寒光,。

  啊,怎么啦?儿子你怎么了?

  老母亲虽然年迈,但是身体却不是一般的好,那一声高过一声的质问,再加上那高举的砍柴刀,让原本被恶梦惊吓的哑巴一下子连啊...都喊不出来了,幸好这是独门独户的人家,不然的话左邻右舍都得被招惹了过来,在窗前月光的照耀下那张长得不赖的小脸,更加衬得委屈巴巴,老母亲警惕的眯着眼左顾右盼,在确定没有危险的情况下,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儿子,看着自己儿子那惊恐又委屈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把亮晶晶的刀,这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呢?

  老母亲道“做噩梦了”。

哑巴掉着眼泪狠狠的点了点头,老母亲将孩子的头按在自己的肩头上,什么话也没说,像哄孩子一样拍着男子的背,直到男子再次入睡,然而原本睡眠就浅的妇人这么一折腾就更加睡不着了,老人走到伙房,点燃灶头,有一把没一把的添着柴火,在火光的照耀下,老人脸上的沟壑褶子看起来异常明显,老人望着那一簇簇火苗陷入了沉思。

  这孩子原是她妹妹的孩子,她的妹妹原本是被医院断定无生育的,可到了结婚也没过几年不知怎么的也就怀上了,还是龙凤胎,双喜临门一家人甭提有多高兴呢,可在孩子12岁那年一场大火烧光了他妹妹的家,那天刚好是两孩子的生日,她和妹妹一家都在为孩子庆生,妇人就出去了不到半个小时,回去的半路上就看看了熊熊大火,她眼看着自己的丈夫和女儿一同死在了那场大火里,警方最后给出的结论是孩子贪玩,蛋糕上的蜡烛引燃了去年的阁楼里的谷草导致了大火,唯一抢救活下来的孩子因为大火醒来之后精神受创便就连话也不会说了,原本是多么聪明伶俐的孩子呀,这也就是命不认都不行。

  老妇人就这样坐在火堆旁忆往事,一个劲儿的长吁短叹。

  老人家想得多了,累了,到最后也就坐在那串着头睡着了。

  哑巴娘……哑巴娘……,一女子用力的拍打着木门,神色慌张,大清早的汗水就湿了崭新的花布衣裳,。

  谁呀……?敲……敲……敲……大清早的嚎丧呢。

哑巴娘顶着两黑眼圈睡眼惺忪,面色不善的开了门,门刚一开,人就冲了进去撞了个满怀差点将哑巴娘撞到在地。

“哎呦,你个死丫头,全身都快被你撞散啦”

冬衣看着哑巴娘在那撑着腰大门敞开完全没有关门的意识,又折回来左右瞅瞅,没人后立马关门上锁。

“独门独户的没人”。

“隔墙有耳”。

看冬衣这架势在愚钝的人心里也有了几分疑惑了,哑巴娘活动活动身体后拿了把砍柴刀走到灶头,拿起较长的柴火拦腰截断,冬衣顺手接过木头一手扔到大火里,大铁锅里煮着大肥猪一天的吃食,里面还有着花花绿绿的野草。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