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浮生之纸上悲欢 > 正文
第五章_久违的故乡
作者:涫渡  |  字数:2100  |  更新时间:2019-10-06 13:59:48 全文阅读

  冬衣很是勤快的拿起了猪勺搅拌起了猪食,直到觉得已经较生的那一面完全好了这又将其翻了个面,。

站那哑巴娘也不说话,只是自顾自的劈着柴火,冬衣干完了手中并不属于她的伙计,一屁股软坐在了灶前的矮凳上,冬衣先是深呼了一口气,然后转头看着哑巴娘,哑巴娘被冬衣含泪的大眼睛盯着心软的不行。

  哎……,哑巴娘停下了手中的伙计道,说吧,又犯啥事儿了?

“”哑巴娘,我没...犯事……”。

这哑巴娘还什么都没问,冬衣这已经哭的得是稀里哗啦的,不得已哑巴娘又只好到旁边木架之上拿洗脸帕给冬衣擦擦脸。

  “好孩子,乖……,先别哭,先说说发生什么事了吧”。

  “哑巴娘有鬼,漂亮房子里有鬼,头发长长的鬼”。

这话听得哑巴了娘是哭笑不得,这话倒真有些像胡人说胡话了,这些年她倒是盼望着有个鬼能回来看她一眼,可惜……。

  “唉……”不急,你慢慢说”。

哑巴娘走到家里唯一的一张小饭桌旁拿起水壶倒了一杯水递给冬衣,冬衣坐在凳子上接过水就像是抓住了什么救命稻草似的,一下子镇定了不少。

冬衣像是下了什么重要决定似的,目光坚定的看着哑巴娘,。

“哑巴娘,玉清姨回来了,那美呀!还是年轻时候的样子,好漂亮一点变化都没有”。

“你是说玉清?”

哑巴娘不可置信的问了一句?

“对啊,就是玉清姨,好漂亮,长长的头发,大大的眼睛像藏着满天星。”

冬衣看起来是既兴奋又恐惧。

“那冬衣是在哪里漂亮的房子里见到玉清姨的?”

“漂亮房子里,村里土地庙的漂亮房子,房子好漂亮”。

哑巴娘看着冬衣说起漂亮房子时眼睛里满满的羡慕。

“哦,新来的那户人家?”

“对的,对的”,小丫头说完又往灶里添了把柴火,灶堂里发出嗤啦...嗤啦...柴火燃烧的声音,在火光的照耀下冬衣的小脸红红通通的十分可爱,这就是个孩子啊。

哑巴娘蹲到冬衣面前语重心长道: “冬衣记着,不要到处胡说,也不要在告诉别人你看见了玉清姨,知道吗?”

“不不不...我看见了,看见了,还有狐狸,狐狸,他们都说的还有狐狸”。

“不准胡说,再说哑巴娘生气了,以后再也不理你了”哑巴娘佯做生气的模样道。

“不要,不要不理我,我听话”。冬衣一听哑巴娘不理她,那眼泪在眼睛里直打转。

“乖,这是对你好”。

“可怜了这孩子”。

  冬衣今年不大不小,正好18岁,农家的孩子大多数成婚较早,冬衣也不例外。

去年冬衣家给她定了婚事,听说对方的家境不错,是个教书的先生,还是个老老实实的本分孩子,跟冬衣算得上是男才女貌,但从今年年初开始,冬衣总是大清早急急忙忙跑到各家去讲述稀奇古怪的事,刚开始只是以为这孩子贪玩吓人罢了,可是时间久了大家都发现了冬衣的不对劲,冬衣就这样成了远近闻名的疯子,如今会给这孩子开门的也就哑巴一家了,半年里名声尽毁,亲事也给退了,也只有自己这个哑巴娘还当冬衣是个正常人吧。

  冬衣还像往常诉说着她的离奇经历,唯一不同的是,今天故事的主角变成了现实生活当中活生生存在的人玉清,那是个大美人啊,可惜命运不公,和冬衣一样,是个可怜人啊。

  明宅内一家人坐在饭桌前,享受着美食。一位小姐,两个佣人,小姐端庄大方,不说年纪,看起来也不过就十八九岁顶天了,长得是真美啊,只怕那些自诩美貌的大明星都要自行惭愧,不得不说是老天太过“厚待”于她,如此容貌估计老天看了也是要嫉妒的。

  饭桌前站着两个佣人,一个看起来50来岁的大叔,一个半边脸残疾的老妇人,两人待小姐吃过第一口之后这两人这才坐下来。

这看的小姐是直叹气。

  “明姨,美国的整容医生刘先生快回来了,让明叔送您回北京治疗吧”,毁容的妇女眼里露出了久违的光芒,显然是高兴的。

对啊,哪个女人不爱美呢?但那光随即一下便消失了,转而替代的便是怨恨,男子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抓着妇人的手说道,“老婆”,妇人听到呼喊这才从痛苦的回忆当中回了神。

小姐不愿打断着这温情的时刻,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女子房间里挂满了贝壳做的风铃,每次听到这清脆的声音就让人觉得无比的想念,就像是回到小时候一样。

  长相美丽的女子,双手扶在小阁楼的栏杆上眺望着远处的风景。女子闭着眼睛,感受着微风拂过脸颊的那种亲密感,这感觉就像是妈妈的轻抚。女子突然心里抽了一下,痛得猛得张开双眼“我回来了”。

  时间飞逝,又到年关,小鱼儿每天踏在这熟悉又陌生的土地上,每走一步,就如同荆棘铺路,痛彻心扉而又欲罢不能,只有走在这条熟悉的道路上,才会觉得自己活着,活的是那么的有意义,今天是大年三十,一家团圆的日子,鱼儿是肯定要早点回去的,鱼儿看了一眼,那个让人伤心的地方,逃也一般的离开了,她应该笑。

  灵还未进屋就闻到了饭香,明姨今日做了一桌好饭,明姨明叔两人看见阿灵一进屋子里,便张罗着开饭,明姨在那手舞足蹈的忙碌着,只恨不得生出八只手来。

阿灵看着明姨在那忙碌的样子,灵是一点忙也帮不上,而且明姨、明叔两人也是从来不让她干活的的,明叔总是说什么不能乱了规矩。

明姨那张脸虽看起来有些面目狰狞,但却是这些年阿灵年少少有的温暖。

  大年三十北京时间11:35分,乡野漆黑如墨,没有大城市的霓虹灯闪烁,也没有大城市夜市晚里的热闹繁华,处处林鸟虫叫,表面看起来是那么宁静。

  三十是要守岁的,今晚阿灵一家都没有睡,几人守在电视机旁等着大年初一的到来,她记得她小时候都是要一家守岁的,虽然她从来也没能坚持到12点。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