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不期而遇
作者:雪染长安  |  字数:5073  |  更新时间:2020-01-06 01:30:11 全文阅读

或许在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结局可能就已经注定了吧!相遇便是我独自撑着伞在街头等你时的那种小确幸。曾经的那段时光,我将它封存在记忆中,谁也得不到,因为你只属于我。

  年少时候的相遇或许便是为了今生的厮守,而我遇到你便是一生。你第一次出现在我的梦中,那时候我看着你,我渴望你眼中的大城市,只是我没有能力,那就将我满满的爱封存起来送给你。

  “妍希,你在看什么。”小妍希呆呆的看着面前那颗满天星,雪白的小花像一个小星星一样绽放在天空,而顾怀瑾的那道身影早已经占据了她心中最重要的一个位置。

  妍希听到声音回过神,环视周围一圈才看到妍婉在瞪自己,一脸疑惑的问道:“婉儿妹妹你刚才说的什么,我没听清。”妍婉阴沉着一张脸有些生气的质问道:“我问你在看什么,是不是又想让我告诉妈妈你在偷懒。”妍希低着头急忙的哀求道:“没什么,我马上去干活。”妍婉看着小妍希慌张的背影,嘴角冷笑道:“当初真不知道我妈怎么想的,让你这个扫把星留在这里,真是扫兴。”

妍希一脸委屈的盯着那些还未做完的家务,鼻尖一酸,眼角的泪水围着眼眶边不停的打转。抬起头看到里屋阿姨肥硕的身躯斜躺在床上,破旧的木床在她身下不断的发出哀鸣。

这时,一声粗暴的声音从里屋传来打破了短暂的沉寂,“妍希赶紧去给我倒杯水,快点啊。”不耐烦的声音从里屋传到妍希耳中,弱小的娇躯打了一个小激灵,想到躺在床上那位阿姨恐怖的嘴脸。

妍希一脸慌张的应声道:“来了,来了。”脸色苍白的一路小跑过去,手中端着一个白色的水杯,杯口还烟雾缭绕的冒着热气。

一直走到里屋看到那位占据了母亲位置的女人躺在床上,一只手不停的捡起旁边盘子中的瓜子,悠闲的看着那台彩电。一边不停的将瓜子送到嘴中不紧不慢的磕着,而那具虚浮肥壮的身体斜靠在床沿。

斜着眼瞅着站在身旁的妍希,嘴中的瓜子却不舍得放下,冷冷的说道:“把杯子放在桌子上,外面那些东西赶紧去收拾一下,听到没。”

  妍希点点头,拼命的掩饰着她眼中的怨恨。站在床边一脸委屈的捂着嘴轻喃着,“我不喜欢这里,我真的好讨厌这里,妈妈来接希儿回家好吗?”一脸憧憬的享受着即将到来的母爱,可惜残酷的现实硬生生的打碎了她所有的幻想。突然,一阵刺痛硬生生将妍希从回忆中拉了出来,看着面前阿姨那种要杀人的眼神,妍希害怕的退后了一小步。

  “手臂好痛,真的好痛。”妍希一脸痛苦的咬着嘴唇,看着尖锐的指甲刺入手臂,却无能为力,剧烈的刺痛使身体的痛感被无限的放大。一声高分呗的尖叫在耳边萦绕,伴随着一股刺鼻的味道。

“妍希,你是不是不想在这个家呆了,你还是想烫死我呀,等你父亲回来看他怎么收拾你。”那个女人披散着头发光着脚站在地上吼着,最后那一道怨毒的眼神注视着妍希弱小的身躯。

  妍希张了张抽噎的发不出声音的小嘴,低着头摆弄着衣摆,胳膊上那处被掐的发青,浸满了血迹,高高鼓起的大包,眼角委屈的噙满了泪水。

想到父亲,眼神瞬间愣住了,在他眼中自己只是一个孤儿,他什么时候管过我。当初就是他无情抛弃了我母亲,如今却要连我也要……抛弃吗?

心中一遍又一遍的念着,全都是面前这个女人夺走了父亲,是她破坏原本温馨的家,是她把母亲逼的离婚,这所有一切的一切,罪魁祸首都是她。

  如果不是因为这个女人,母亲又怎么会离开了这个一起生活了六年的地方。脑中只要一想起当初母亲收到法院的离婚书的时候,一脸痛苦的的看着妍希长叹。心在不停的抽痛,弱小的妍希终究是没明白两人眼中的那种无奈。

从父亲成了妍希的抚养监护人的那一刻,硬生生的看着母亲离开时那种无力感。“我妍希发誓,我要报仇,我要把他折磨死。我不会让你幸福,我诅咒你们永远生死两隔,恶病缠身。”

  窗子里蔓延着一股压抑的气息,就连摆在窗台的那盆茉莉花都开的如此妖艳,是不是连你也要嘲笑我。

  妍希手指轻扣窗台,迎面吹来的寒风打在通红的脸上,只是没想到九月的微风竟如此凛冽。红肿的双眼看着楼下那些熙攘的行人,脸上还残留的那一道道泪痕。这时一股清新的香气飘进鼻息,充斥在心底,也漫过了天际。

  是他来了,那个身上带着茉莉一样香味的男孩。他的到来跟街道上的行人格格不入,妍希在窗口默默的注视着在楼下走过去的那个黑衣背包少年。妍希激动的看着楼下的那个熟悉的少年,忘了手臂上还有伤,呲着牙倒吸一口凉气,“好痛”。

  妍希一只手捂着另一条受伤的胳膊,脸上有些疑惑的看着楼下那道身影,他怎么来这里了,想起他抬头看自己的那一道眼神。难道是?不,应该不是。脑海中的记忆瞬间将她拉回三年前那个夜晚,那个满脸稚气的少年拉着自己的小手义正言辞的说道:“小希妹妹,以后我还坐在这里陪着你,好吗?”

  先前受到的气随着看到他的那一刻便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一只手捂着疯狂跳动的心口。好羞好羞,妍希捂着一张发红的小脸,盯着墙壁架子上那个老式钟摆。再次看向窗外,那道熟悉的身影却早已经消失不见了,或许这可能是我的幻觉吧,他怎么可能会来这里呢?

  回过神想起手中还有好多事没做完,原本跳动的心脏瞬间被狠狠地浇了一盆凉水,从头冷到尾。现实的一切狠狠地刺透了她那颗脆弱的心脏,妍希叹了口气,幽怨的瞅了一下内屋那个身影,木讷的走在勉强可以称做家的地方。

  “我真的好想离开这个家,离开这个鬼地方,”妍希盯着远处呆呆的问道,却无一人回应。那抹清香,那道背影,终于懂得原来自己心里的那道身影不知何时竟也会挥散不去。

  每天在家重复着同样的家务,看着这个在风雨中摇摆不定的家。只感到一种孤独冷漠,幼小的心里想到的是要如何离开这个鬼地方,不过最终还是被现实给深深地打败了。

  午夜的钟声在表针指到最后一刻的时候敲响,屋外开灯的声音让这个充满黑暗的地方有了一丝光晕,白炽的灯光透过门缝照在还未熟睡的脸上。妍希透过卧室的那道光线,看到一个男人出现在客厅,一脸的胡茬,蓬头垢面,这个真的是我夏妍希的爸爸——夏锦华吗?

  妍希眼中不知为何竟满是泪水,身上穿着早已过时且少了一截的袖子的睡衣,躲在门后,蓬松的头发披在背后。妍希猩红的双眼带着满腔的恨意盯着门外的那个男人,隔着一面墙竟然感到距离真的好远。他还会看我一眼吗?妍希没有再多想,夜好漫长,心好冷,在这个阴暗的角落瑟瑟发抖。

  那颗跳动的小心脏在他转身的那个瞬间被狠狠的摔倒地下,捂着发痛的心口,呆呆地倒在卧室的小床。眼泪不争气的落下来,浸润到粉色的枕头中。

  双手狠狠地扯着睡衣抱住头,心中对这个男人满眼都是失望,难道你连我看我一眼都不想看了吗?“呵,果然呐!”伤心的哭泣进入到了梦乡。

一道身影站在黑暗的角落,听着妍希的哭泣,轻轻的叹了口气便离开了。第二天早上起来的那一刻,万万没想到父亲竟然坐在客厅里。阿姨坐在餐桌上狠狠地剜了我一眼,只感到后背发冷。

  妍希从他身上感到了一股颓废的气息,眼神不时的飘到我身上,我低着头盯着面前这顿不算丰盛的早餐,一只手往嘴里扒拉着饭。

  沉寂的餐桌再没有发出一丝吃到一半听到一个嘶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妍希,快点吃,吃完爸爸送你去学校。”

  妍希心里多了一份兴奋,早已经学会察言观色的她看着继母一脸的不快,低着头默默的吃着面前属于自己的那一份不算精致的早餐。

  清晨我背上书包,穿着那条洗的发白的牛仔裤,白色T恤,头上戴着一顶鸭舌帽。推开门窗,贪婪的呼吸着窗外新鲜空气,今天开学,不过身后这时传来阿姨的咒骂,“我在你们家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怎么会遇到你们。”

后来我才知道为什么阿姨会这么说,是因为学费,在这个残破的家要拿出供应两个孩子上学的钱真的特别难。

  刺耳的声音却不容许我有半分违逆,“妍希,中午记得早点回来做饭。”听到这个声音之后,突然觉得这个世界好小,直到我到达学校的那一刻才知道原来是要住校的,心中高兴了好久。

  我心中松了一口气,盯着父亲有些难看的脸色,我心凉了半截,他把行李交给我便转身离开了。

  走在这条不太熟悉的路口,直到发现父亲消失不见了,“啊,好痛”屁股跟贼硬的水泥地来了一个亲密的接触。睁开眼看到面前的少年,看到贴着好近的一张脸,一股淡淡的的茉莉充斥在我的鼻翼,长长的睫毛刷着脸上,愣在了原地不由得想伸手捏捏他那张毫无表情的脸。

  在这一刻突然发现原来这个世界竟然还有这么好看的男孩,(这么帅的男孩,不知道以后是谁的!)。妍希盯着面前的男孩,嘿嘿傻笑,直到一声不和谐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妍希才意识到自己好像还挂在他身上。

  羞红着一张脸低着头,两只小手不停的绞着衣摆,头也不敢抬,嘴中连忙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那道蚊子一样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你没事吧。小脑袋埋的更低了,不停的的说道:“没事,没事。”

“我可以走了吗?”妍希怯生生抬起头瞄了他一眼,不过抬起头看到的是一个身影。前面正在走着的男孩一声喷嚏,揉揉鼻子,心道:“今天也真是倒霉,是不是谁又在背后说我坏话。”扭头下意识地看了一下身后,那个傻乎乎的女孩怎么还呆在那。

  一脸黑线的顾某人,看到驻在原地的妍希,忍不住大声提醒道:“快要迟到了,你不会快点啊。”妍希还在纳闷,他怎么知道自己在这个学校,不会是偷偷调查过我吧。天地良心,我妍希从出生到现在一点坏事都没做过,怎么会遇到他来着。

  妍希紧跟在他身后张张嘴却没有多问,一个大大的疑问充斥在心底。为什么他知道我是要去那个中学的,他不会是……我天,或许是我想多了吧!

  一脸郁闷的妍希看到前面那道有些熟悉的背影,心中忽然觉得那道背影好熟悉,似乎在哪见过。

  带着心中那疑问追上前面的那个男孩,走近终于看清了那张布满黑线的脸,一只手毫无形象的捂着嘴大笑道:“你黑着脸可真难看,应该这样。”

还没说完便伸出一只手扒拉着他那张被气得黑的不能再黑的脸,把那紧皱的眉毛强行抚平。嘴中松了口气,说道:“这样才好看嘛,以后你能不能不要一直皱着眉毛,怪吓人的。”

  顾怀瑾皱了皱眉头轻声提醒道:“我跟你很熟吗?小妹妹”啊,妍希终于回过神才发现已经走到学校门口了。嘴中不由得松了口气,眼光瞅着四周,陆续看到周围学校的学生在一边指指点点。

  “这女孩怎么那么不自重,在学校门口都能这样。”

“是啊,是啊,不过那个男孩长得好帅啊。”旁边一个女孩花痴的看着顾怀瑾,身旁一只手拉住那个女孩,黑着一张脸进了学校。

  顾怀瑾无奈的说道:“还不赶紧把你爪爪放下去。”妍希终于想起自己的手中那种抓着肉肉的感觉,低下头看到自己的手抓着他的胸口。啊,一声尖叫倒是把顾怀瑾吓了一跳,零——零——零,妍希一脸怨气的看着他说道:“完了,开学第一天就要迟到了,都怨他,要不然我今天也不会迟到。”

  不过在心中早已经把顾怀瑾连带着他祖宗问候了一万遍,顾怀瑾一脸无辜的躺着中枪。手中提着书包,恨不得多生两条腿一路疯狂的奔向教室,还没跑到门口便听到铃声落了,顿时一股心哇凉哇凉的。

  出现在门口的那一刻看到全班的目光都投向自己,低着头喊到:“报告。”一声暴躁的声音从班里传来。“开学第一天就迟到,站外面。”妍希还想说什么来着,嘴不知被什么堵上了,默默的站在教室门口,心里满是委屈。

  手中的书包放在脚边,背贴着冰凉的墙面,“为什么他迟到了不罚,只罚我,就因为他长的帅吗?还是高材生,就不用罚。”鼻尖一酸,眼泪不争气的掉了下来。身后突然一只手放在自己的肩上,嘴中说道:“好啦,不要哭了,我出来陪你罚站。”

  扭头看到顾怀瑾那个帅气的男孩,嘴角突然笑了,问道:“你怎么也出来了。”顾怀瑾第一次发现面前这个女孩改变了自己的价值观,不就是罚个站嘛用得着那么委屈呀。

  妍希擦擦脸上的泪痕红着眼,脸上勉强挤出一点笑容抽噎的问道:“你怎么也出来了。”顾怀瑾笔直的身躯站在身旁,扭头看了妍希一眼淡淡的说道:“你个笨蛋,你是猪吗?都不会跑快一点,快被你害死了。”

  妍希直起腰盯着顾怀瑾说道:“我要是能跑快也不会迟到了,谁让你不等我一下,我腿那么短。”顾怀瑾冷酷的脸上被憋得通红,一根手指指着妍希的小脑袋,气的发青的一张脸,严肃的说道:“你脑子里装的都是什么东东,乱想什么。”

  妍希轻嗅着他身上散发的一股淡淡的茉莉香,猛地吸了口气,一脸满足的闭着眼享受着他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独特香味。心中有种想要抱住他的冲动,只是他身上的香气特别像一个人,身上的香气也是一样。

  妍希踌躇的看着顾怀瑾那张让人心烦的脸,踮起脚一只手伸到他脸上把他的眉毛扳直。顾怀瑾睁开眼看到面前凑着一张欠揍的脸,顿时抬起手想要把她的脸推到一边。身后一声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打破了这场有些暧昧的氛围。

  妍希羞红着一张脸头更低了,完全没有意识到面前的那个身影。直到听着那个熟悉的声音,“完了完了,老师看到了,我要怎么办怎么办,好羞啊。”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