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恨与爱
作者:也鸭梨  |  字数:3386  |  更新时间:2019-10-09 16:36:56 全文阅读

“简慕言,呵呵……简……慕……言,为什么叫简慕言呢?难道不是因为你简华爱慕李淑言吗?现在怎么不爱了?要分了?那我这简慕言存在着有什么意义?”

“慕言,不要这样,爸爸对不起你……”

“呵呵,对……不……起……,还真是搞笑,你在赌场一掷千金逍遥自在的时候,怎么没想到对不起,你在锦瑟花园和你的张晓凤逗你们的儿子玩的开心时,你怎么没想到对不起?”

“慕言……,你怎么知道的?关于你张阿姨……”

“闭嘴!我哪门子的阿姨!我怎么知道的……呵呵……您还真敢问!”

简慕言无助的蹲在自己屋里的门背后,她手里握着一个削铅笔的小刀,狠狠的握着,颤抖的手快将铅笔刀折断一样,其实是她自己的手在流血。可是为什么丝毫没有痛的感觉呢?如果就这样离开该有多好,再也不用放学后背着哥哥和妈妈偷偷地去锦瑟花园了,再也不用躲在角落里看着他们“一家人”其乐融融,也再也不用在奶奶病重时去街里的各个赌场里寻找那个所谓的“父亲”……

“慕言,听爸爸的话,把门打开好吗?”

手里的小刀的冰凉的感觉真好,那种金属的温度仿佛可以治愈这一切,也仿佛可以令人忘却一切烦恼……

“慕言!快把门打开,快点打开!别做傻事!”

闭上眼睛,就看不到这世界的肮脏了……

真好,那就这样睡去吧,我好累……

“桦言,你回来的刚好,快看看你妹妹,她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出来,你快劝劝她!”

“爸,你为什么会在这里,是不是你给慕言说什么了?你再无情怎么可以连自己女儿的感受都不在乎!”

“慕言,快开门,哥哥回来了,还有妈妈也快回来了,你快点出来吧,快开门”。

“哥……对……不……起,哥,我好痛……对不起……”

“慕言,你怎么了?慕言”桦言从阳台翻过去,从窗户翻进妹妹的屋子里,奔向倒在门背后的慕言……

慕言睁开眼,入眼的便是再熟悉不过的医院病房的节能灯,每次放学来医院陪奶奶时都会闻着医院的消毒水味道,在这种节能灯下做作业……灯光有些刺眼,她的睫毛颤了颤,眼睛再一次使劲睁开一点,有些呆滞无神……

“慕……慕言醒了,妈,慕言醒了”,桦言激动地握着慕言的一只手,双眼布满红血丝,在慕言醒来的瞬间突然恢复了神气。

“慕言,傻孩子,你怎能狠心不要妈妈和哥哥了呢?”李淑言从旁边的椅子上起来奔向慕言的床边,她心疼的抚着慕言憔悴的脸庞,眼泪再也无法克制住的流着,滴在慕言的脸上还有……心上……

“妈妈,哥哥,对不起,慕言再也不离开你们了……”

慕言想抬起另一只手给妈妈擦眼泪,手腕一阵刺痛无法动弹,她望了望缠着白纱布的手腕,想起了那个令他愤怒到绝望的男人——她的父亲。

“慕言,不要再想那个人了,以后我们三个好好过日子,我会照顾好你和妈妈的,离开了他,我们会过的更好不是吗?”

“是呀,慕言,咱不想他了,妈妈离开他过得反而更好了,不提他了”

……

十四天后,慕言的手腕伤口终于愈合了,她坐在自己的小卧室窗前,望着窗外随风摇曳的向日葵,那是哥哥前几天送给她的,说是希望她以后“向阳成长”,生活还是很美好的。

是呀,在她即将失去意识的时候,她听到哥哥的声音,突然觉得自己好舍不得离开这个世界,好想陪着哥哥和妈妈……即使她永远都不会原谅那个男人;即使她永远都忘不了奶奶离开时的情景……还有那刻在骨子里的锦瑟花园!

“慕言,快来吃饭啦”,哥哥又没敲门闯了进来,慕言说了很多遍了,可是哥哥老觉得自己身为长者,就有一定的话语权,每次她总是争不过哥哥,她也想不明白,已经20岁上大二的简桦言“幼稚”起来真可怕。

“谁让你不敲门的,哥,能不能尊重一下我的个人隐私”。

“好好,我的好妹妹,我错了,哥哥保证,以后一定不敲门!”

“哥!”

“不对,一定敲门,一定敲门……”

饭桌上摆着的全是兄妹两最喜欢吃的菜,简慕言最爱的千页豆腐和简桦言最爱的鸡腿都各自被摆在他俩座位面前,桦言嫌弃慕言把菜夹掉在桌子上,慕言嫌弃桦言吃饭说话唾沫乱飞,兄妹两个正常情况下总是“互相嫌弃”。李淑言满脸宠溺的看着两个孩子,只是她知道,自从上次慕言的“自杀”事件过后,一家三口人默契的不会去提那个人,但是,伤疤已经深深的印在两个孩子的心里,落下的烙印谁都无法抹去,大家都只是在回避痛苦的回忆罢了。

“慕言,还有一个星期你就要开学了,开学你就高三了,马上要高考,你可要好好学习呀,家里的事……你就不用操心了,啥事有妈妈在呢”。

“就是,简慕言,你可要继承你哥哥我学霸的称号的呀,我的英明可不能让你给毁了,全一中的人都知道我是去年的理科状元,理科状元的妹妹明年就要高考,大家都翘首以盼呢!”

“妈,我……不……不想上学了……”

“什么?绝对不可以!”

桦言嘴里的米饭喷了慕言一脸。

“我……不想让您那么累,并且我学习也不好……”。

“慕言,你这玩笑开大了,如果是因为考虑到家里困难的话,那你多虑了,哥哥我的学费我自己暑假带家教已经挣够了,并且你的也快够了”。

“妈妈的工资也快发了,虽然妈妈在酒店打扫卫生也挣不了多少钱,但你的学费还是够的”。

慕言扒拉着碗里的米饭,沉思着,不想上学不是一时兴起,而是“预谋已久”。

前段时间的一天夜里,当她被梦惊醒后去客厅倒水喝,她发现妈妈一个人坐在沙发上边打电话边哭泣:“就算我十几年来瞎了眼,我认命,但是你怎么能……怎么能连慕言都不管了,我说过再也不会和你有什么交集,只是慕言的抚养费你这么近为什么还不打过来……我无论你经历什么都和我无关,我只要我女儿健康成长……”

慕言心里明白妈妈在和谁打电话,只是当时的她不想让妈妈和哥哥知道她已经知道了一切,关于那个人让这个家支离破碎的一切。

她知道妈妈的工资要承担家里的开支还有兄妹两个人的学费已经很困难了,她不想让妈妈再为了挣更多的钱而每天主动申请白夜班连着上,妈妈和同龄的阿姨们站一起已经憔悴很多;并且哥哥学习好,考了别人梦寐以求都可能去不了的交大,而自己学习又不好,不上学的话还可以帮妈妈赚钱,一起供哥哥读大学……

“简慕言,你要是不去上学的话,那为兄我也就不去学校了,我说过,作为年长者,我就有足够的发言权,我是不会让妹妹挣钱供我上学的!并且年年学校都有奖学金和助学金,你哥我这么优秀,肯定能拿到,所以这些都不是问题,还有妈妈,您也不用太担忧,您堂堂的九尺儿子在这扛着,天塌不下来……哈哈”

“也就一米八而已……”慕言瞪着哥哥嘟囔着。

“好了,好了,妈妈还有哥哥,我承认是我思想太简单了,那我就好好去上学,将来考上好大学。”

“这还差不多,来来,吃饭,吃饭,菜都凉了。”

晚上十点多,慕言整理着自己书柜里的书,等着出去带家教的哥哥和上中班的妈妈回来,在书柜的最上层拿出一个木质盒子,那是奶奶留给她的盒子,上面刻着“芳”字,代表着奶奶的名字,她还记得当时奶奶给她这个木盒子的情景。

那年初三的某一天,酷暑的季节对于慕言来说确实难熬,天生怕热的她啃着冰棍,在校门口的烤火腿小摊等着老板的火腿,老板满头大汗,身边的风扇吹过来的风都是窒息的热。

“老板,少放辣椒,多放孜然”,慕言边吸溜着嘴里的那口冰棍边叮嘱着。

“好嘞!同学,你这次只给你奶奶买吗?平时不还有四根多放辣椒的呀?”

“今天天气热,其他人就免了,我吃冰棍,我奶奶喜欢这个,就只给奶奶买。”

“真是个孝顺的孩子。”

慕言小心的拿着火腿冲进屋子……

“咣当”一声,瞬间她僵化在了原地,她踢坏了奶奶精心养的花,溜还是不溜呢?当她闪过这个念头时,奶奶已经从卧室里出来了……

“慕言!你怎么能毁坏我的花呢?那可是我辛辛苦苦从刘奶奶家移过来的稀有花种……”

“奶奶对不起呀,我这不是急着给您吃热腾腾的烤火腿嘛!您尝一下,真的很好吃的,这花还没完全坏的,还可以继续种的,浇点水它就痊愈了,这烤火腿要是凉了的话,您可能就不喜欢吃了……”

奶奶很不情愿的接过烤肠开始吃了,虽然这个吃多了对身体不太好,但是奶奶年龄大了,就喜欢吃这个,所以每一个周末她都会给奶奶带校门口的烤火腿。

奶奶把慕拉进她的卧室,把她桌子上的一个木盒子递到慕言手里。

“这个呀,是我年轻的时候,你爷爷送给我的盒子,上面刻着我的字,我一直守着,年代久了,有些旧,现在给你了,你不要嫌弃哦。”

“奶奶,不会的,我会一直保存着的,我很喜欢它。”

后来她就用来放日记本了,觉得把日记本珍藏在里面,就像是奶奶见证了她所有成长一样。

小心的打开铜锁,掀开盒盖,里面放着四本日记本,那是她初中三年和高一四年的日记,她拿起书桌上的另一本日记本也放在盒子里面,只是刚放进去又停顿了下来,这本日记可能她以后都不再想翻开了,但是……还是没忍住翻开了……

也鸭梨
作者的话

或许,过去的某些事和人,还是会让我们想起来就流泪;或许,我们的十七岁都曾笑颜灿烂如春天,即使时光易逝,人心渐淡,我们依旧不负韶华,温润如初该多好。 这个故事源于我周围的生活,有看到的,听到的,亲身经历的......我希望自己努力写出好的作品,希望每位读者都能在我的作品中找到生活的气息与希望,简单朴素的文字,或许会带给你不一样的体验!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