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穿成炮灰?
作者:无为之谋  |  字数:3268  |  更新时间:2019-10-31 23:43:15 全文阅读

嘶~哗哗

耳边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混杂着一股浓郁刺鼻的血腥味,林清言意识从混沌中醒来,全身上下一阵阵隐隐作痛,皱了皱眉,坐起身来,一只手揉了揉刺痛的太阳穴,目光瞥向四周,这一看,她的动作突然顿住,瞳孔骤然一缩。

只见莹白的月光下,尸首遍地,鲜血横流,月光与鲜血交融,形成一幅诡治的画面。

许多身着长衣,束着长发的人在奔逃,哀号,他们鲜血与涕泪交流,身后一只庞大的狼类怪物在撕咬,咀嚼,尖利的牙口上鲜血与涎液交织流下,绿色的狼眼里闪烁着残忍暴戾的光芒。

男童躲在灌木丛中,他瘦小孱弱的身子瑟瑟发抖,与那些人不同的是他身着麻布衣,破旧不堪,瘦瘦的小脸上布满污渍,凝凅的血液与尘土,唯有那双大大的眼睛里崩发出刺目的光芒,他的手紧紧握成拳,此刻,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害怕还是激动,内心的隐秘心思无从宣泄。

可是,当这些人都死了呢?恐怕他也逃不过被妖兽杀死的命运吧,他……还有许多事没有做呢,他,也想要像那些人一样…修仙啊,他,只是不想卑微如蝼蚁般活着,…被人践踏…

他看着眼前可怖的场景,看着那只妖兽所过之处血花四溅,看着它越来越靠近这边。

他极力睁大双眸,想要看看死亡来临前的最后一眼,看着那些往日欺辱他的人死在妖兽的爪牙下 ,他紧紧盯着这一幕,不敢眨眼 ,由于酸涩,眼眶中盈满了晶莹的液体,却未曾有一滴落下。

突然,一道白色身影闪现在那妖兽面前,月光与那白色衣裙相映衬,生出一种清高凛然不可侵犯之感,明明与那狼妖相比宛如蝼蚁,却令月光都为之失色。

可……为什么啊?男孩望着那一袭白衣,他知道 ,这人的情况并不好,明明也是自身难保,微末如蝼蚁,为…为何要冲出来呢?眼里的液体就在这一刻忽然落下,猝不及防 。

林清言艰难地闪避着狼妖的攻击,同时找准时机挑剑刺向它,身上的衣衫已染血,她刚醒来,只知道自己怕是穿越了,什么都不知道,与这具身体也未完全适应,但见到这场景身体便先于大脑作出反应,与这妖兽撕杀起来。

她皱了皱眉,面上表情一成不变,但面色却略显苍白,胸口郁结着一股郁气,这具身体的情况很不妙,她得速战速决,眼中寒光一闪,身形闪烁,转眼出现在狼妖身后,一剑贯穿其心脏,血花四溅。

男孩愣愣地看着面前的一幕,那白衣女子斩杀了狼妖,一袭白衣染上了血的颜色,她苍白的唇角一缕血丝淌下,划过那优美修长的脖颈,然后渲染了洁白的衣领。

明明看起来是那么清高冷傲不可侵犯的谪仙,面无表情,却因那一抹绮丽的鲜红而显得妖冶起来。

小小的年纪分明还不太能分辨出惊艳是什么感觉,但看着眼前这一幕,这一人,他的心跳却骤然加速,好像有什么要从胸口跳出来,连呼吸都急促起来,他的眼睛紧紧盯着林清言,舍不得挪开。

头脑中一阵晕眩感传来,林清言以剑尖抵地,稳住身形,呼呼~,微微喘气,甩了甩头,她忽然感觉背后有一道炙热感,疑惑地转过头,瞥见了一个瘦小的男孩正蹲在草丛中,目光灼灼地看着她在,那小孩的目光太过炙热,让她想忽视都难。

男孩的脸上还留着俩道清晰的泪痕,许是被刚刚恐怖的场景吓坏了吧,想着,她面上虽无甚表情,但内心却生出一丝柔软,林清言刚想走过去,却见那孩子眨了眨眼,转眼消失在草丛中,在这黑夜中无迹可寻。

emmm…?

未等林清言反应过来,周围一群人围了上来,她只好放弃去追那小孩的想法。

“仙…仙师,谢谢你救了我们!”

“是啊,多亏了仙师啊!”

“还…还请仙师来我们府上一聚,我们一定要好好感谢您!”

周围人们喋喋不休,林清言只感觉头脑愈发地痛了,一股撕裂感与记忆涌了进来,她眼前一黑,最后的声音是周围传来的一阵惊呼。

……

似乎是在梦中,扑天盖地的黑暗朝她袭卷而来。

“为什么她没有表情啊?”

“嘘~,我妈妈说她是面瘫。”

“面瘫?那是什么?”

“是一种病,我们不要跟她玩,说不定会传染呢!”

……

“清言大神,你好厉害啊!”

“为什么要戴面具呀?好神秘哦!”

……

“这游戏是以这本《弑仙》为原形制作的,你看看,先了解一下。”

……

“师尊,你为何不信我?”

“好好,修仙之人果然如此冷情冷心…”

“谁逼我?世人都在逼我!”

“念在你和尊上曾经师徒一场,我会让你死得痛快,不会在这世上留一丝痕迹的。”

……

“呼~呼~”

林清言猛地从床上坐起身,冷汗涔涔地从她的额角,脖颈流下,胸口剧烈起伏,瞳孔微缩。

她又梦到现代的事了,那些或痛苦难堪或麻木的情绪又堵满了胸口,还有,她在这个世界的悲催结局—不留余烬地死去。

《弑仙》是一本经典的男主升级流小说,一般情况下林清言是不会去看的,因为她对这种小说并不感兴趣。

然而林清言作为一个网游圈里唯一一个女性大神,她靠着这份职业养活自己 。由于她常年戴着面具,被认为是最为神秘的一位玩家 ,事实情况却是因为她患有面瘫,并不想在大众面前露面。

但由于工作原因,最新开发的网游就是以这本小说为原型设计的,所以她就把这本小说完完整整地看了一遍。

这本小说的男主名为沈迟,作者简略地交代了一句男主小时候过得十分艰难,然后就开始了正文,男主在他十岁时家族被灭之后,就踏上了修仙之路,他由于根骨资质上好,拜入了云流宗的清言仙尊门下。

本以为能够好好修仙,过上想像中的生活的男主,却因其孤高冷傲的性格和受到宗门中女神温莹儿的青莱,遭到同门师兄弟的排挤,更在后来遭到诬陷,功力被毁,而他的师尊清言却对这个徒弟始终不闻不问,十分冷漠,就连男主在被诬陷之时,也只是一句任凭处置就将男主打落深渊。

但男主就是男主,他在被逐出云流宗后,尽管失去了一身功力,却走上了修魔之路,并迅速成为了魔道之首魔尊,之后在正邪之战中,率领魔修毁了云流宗,这个带给他又一段痛苦的回忆的地方。而他曾经的师尊清言,则是被他的手下杀死,尸骨无存。

想到这,林清言无奈地叹了口气,而她现在就穿到了与她同名的炮灰清言身上 ,真是……怎么会出现这么匪夷所思的事呢?要不是现在她的胸口还隐隐作痛,她会以为她在做梦呢!

林清言表面面色冷淡,内心却…MMP…

想到自己面前的处境,林清言拧了拧眉 ,她抬手在空中凝了个水镜。

虽然目前她身上有伤,但依照原主的记忆施个小法术还是没问题的,她现代网游被称为大神不是没有道理的,她那个时代全息网游刚刚起势 ,她作为《弑仙》的头号内测玩家,又是技术流,一夕之间来到这里,只是有些命运不测的感叹及些许不适。

水镜中呈现的是一张和她现代时有七八分相似的脸,只不过少了几分僵硬感。

镜中女子年纪轻轻,看似只有十八九岁,琼鼻凤目,肌若凝脂,却面若冰霜,眼角眉梢都带着一股寒意,只是左眼角稍下一颗暗红色的泪痣使得这人的冷冽不再那么刺人,反而,有着一丝莫名的吸引力,就像…冰雪之巅的雪莲,明知不可奢望,却,仍愿忍着被寒冰冻结的危险去靠近。

林清言看着水镜中的脸,她扯了扯嘴角,镜中的人露出了一抹宛如雕像一般冷硬的微笑 。

可是就算是这样,她也足够满足了,那镜中的人至少还会笑啊,不像之前的她,因为生来面瘫,连表情都没有 ,更别说笑了。

镜中的美人美目中忽然水光盈盈,就像镜子般的湖面起了阵阵涟漪,动人心弦,会笑,真的是…很好啊!

可她不知道是,即便她笑得僵硬如雕像,也只是宛若古希腊神话中令国王皮格马利翁神魂颠倒爱上的雕像伽拉忒亚,只要看上她一眼,便可让人甘愿为之奉上一切。

林清言收了法术,倚靠在床榻边,她回忆了脑海中的那些画面,面色一如既往地冷淡,却是低低地叹了口气。

难怪…难怪,原来如此,她看这本书的时候,内心还纳闷,为何原主要待男主那般冷淡 ,甚至可以说是绝情,毕竟男主好歹也是她的徒弟,回忆着脑海里那些过往,林清言蹙着眉。

原主本是一个孤儿,被前云流宗宗主云晔收养,云晔没有女儿,便待她如亲生女儿一般,教她习得法术,养育她成人。

本来一切都很好,直到那天云晔从外面带回来一个石盘,他说那是预言石盘。

“可是哪里有什么真正的预言呢?不过是世人随口一句玩笑话罢了。”云晔失笑道。

石盘虽由石制,但样貌古朴,上面的花纹精致繁华,有一种莫名的吸引力。

原主趁着云晔不在,便偷偷地跑去看石盘,她忍不住摸了一下,却见石盘上一阵红光闪烁 。

不久后,云晔死了,他死在了原主身边,他死前最后一眼看的是原主,他被魔修围攻,到死都护着原主,他拼尽最后一丝力量将原主送出包围圈,然后自爆,死前,他对着这个女孩笑了笑。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