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过往
作者:无为之谋  |  字数:3264  |  更新时间:2019-10-16 19:30:41 全文阅读

那年清言十五岁,所有人却都再也没有在这个往日笑得眼角弯弯的女孩脸上寻到一丝微笑。

她将那石盘毁掉,却再也忘不掉那个宛如父亲一般的人看她的最后一眼,再也忘不了那红光。

无人知晓,有多少次她会回忆起当初那道红光,色彩炫丽宛若鲜血,一道声音自冥冥中传来—它说:

“你信命吗?”声音低沉得宛如从地狱中传来,令她此后的岁月都暗无天日。

“你被亲生父母所抛弃,你亲近的人都会远离你,你是灾厄,会带给所有亲近之人厄运…”

你是灾厄,会带给他们厄运…

真是可悲又可叹,她信了这荒谬的命运,却又闭口不言,不作反抗,最终被这所谓的命运踩在脚下。

她收男主为徒,却又因这命运,不肯靠近,冷漠待人,在男主被陷害时又认为是自己的错,想借一句任凭处置将他从自己身边驱逐,最终落得这般下场,真是……

林清言不由得感叹,原主的情商还真是令人堪忧啊!明明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为何要采用最笨的呢?更何况,命运这东西,最不可测,与其信命,不如信自己!

林清言走到门前,推开门,日头正好,阳光懒懒地洒在她身上,她抬头看了眼太阳,惬意地眯了眯眼,此刻,身上的冰意竟有片刻消融。

原主出宗门执行任务,却不料遭到魔修暗中偷袭,身受重伤。

她穿过来时 ,原主恰好看到妖狼袭击一队凡人商队,原主想要救助,却因受伤不敌而陷入昏迷,然后事情就变成她醒来所见到的那一幕了。

现在她身上的伤还未好,准备在这凡界凌家待几日养养伤,熟悉一下原主的记忆和身体,再回宗门。

她倒也不怕穿帮,原主一向顾忌命运,甚少与他人来往,这也方便了她。

这凌家为了报答她的救命之恩,为她安排了最大最好的一处院子,她在这已经呆了两天了,因为要恢复伤势,这两天都没有出去过,也有些闷坏了,便准备出去走走。

门口守着的婢女见她出来,忍不住偷偷抬头看她,越多看一眼越觉得连眼睛都舍不得挪不开了,见她要出门,便想要为她引路,只是却被林清言婉言拒绝了。

凌家是凡界的一个大家族 。

凌家一条僻静的小路上,一名女子路过,她一袭白衣胜雪,周身气质冰冷如雪山寒泉 ,精致的面容上神色冷淡,左眼角下的一颗暗红泪痣使得她眼波流转间更带着几分摄人心魄的魅力。

林清言漫不经心的走在路上,她拒绝了凌家家主为她安排的侍从,自己一个人逛逛。

这时候正是早春,冬季的寒气还未完全褪去,府中众人身上都还穿得十分厚实,像她这样穿着薄薄的一件纱衣的却是没有。

是以一路走来,府中的人都不由得多看她几眼,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摄目的容貌,而另一部分则是她身上单薄的衣衫,在这府中确实是引人注目。

当然,她身上的这件衣服是云流宗特制的,虽然看起来很薄,但实际上有御寒的作用;更何况她本是修仙之人,一般的寒气对她而言并不算什么。

她忽然走到一处荒凉破旧的小院,她眼角微挑,一路走来,见到的都是美景如画 ,湖畔假山,欣欣向荣,这样萧瑟的景像在凌府她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由得有些诧异。

忽然一阵声音从小院里传来,其中掺杂着小孩的怒骂和拳头撞击的声音,让林清言本欲向前的脚步停滞下来。

她本面无表情的脸上结了一层寒冰,眉头微蹙,修仙者异于常人的听力使得她能够听清那些不堪入耳的叫骂。

她循着声音进入院子,在拐角处的一棵枯死的桃树下看到了一群年纪约十几岁的孩子。

他们正围着一个小小的身影,拳打脚踢,恶言相向-

“你这个废物,还敢咬我!”

“我看你还敢不敢~”

“我看你现在这幅样子,倒是比以前那冷冰冰的看起来好多了。”

“还以为自己是以前的那个大少爷呢,哟呵,还敢瞪我?”

“你们在干什么!”林清言见到这一幕,绕是一向冷静的面色都出现了一丝裂痕,她冷冷的出口制止,快步走上前去,周身散发的冷气令那些孩子都退避三舍。

这个小孩被欺负的场景勾起了她不好的回忆,在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因为面瘫被当作怪胎,她也曾被孤立过,而这个小孩,看刚才一幕,怕是遭到不少欺辱。

她内心不由得生出一种同命相怜之感。

那些孩子见状,都纷纷作飞鸟退散,只余那小孩还倒在原地。

“你没事吧?”林清言走近,想要扶起地上的小孩,却在看清眼前的小孩时愣了一下,这…不是那夜的那个小孩吗?

眼前的小孩没有回答,他的脸由于长期的营养不良,面色泛黄,由于刚才的殴打,泥渍沾在了脸上,显得灰扑扑的,看不清具体模样 。

尽管如此,他的一双眼睛却如黑曜石般,而此刻,那双眼睛正紧紧地看着她,其中仿佛有一团火焰在燃烧,灼得人心无端生出一种快要被熔化的感觉。

短暂的愣神后,林清言看着眼前小孩的穿着,眉头紧拧,心中更是生出一股怒气,刚刚的那群小孩,哪个不是穿得厚厚实实的,可眼前的小孩,这么冷的天,身上的衣服竟比她身上的还薄,且上面还打了许多补丁,洗得都发白了。

“你还好吗?”林清言又问了一遍 ,眼前的小孩却低下了头,紧抿着唇,一言不发。

林清言见他不回答,就准备伸手去拉他起来,眼前的小孩却躲开了她的手,先一步从地上起身。

林清言见好意被拒绝了也不恼怒,她的面色虽然仍旧冷淡,但声音却多了几分柔和

,“天气很冷,这些衣服你拿着,御寒,还有这些…”

她从储物戒指里拿出一些银子和原主小时候穿的衣服递给了他。(云流宗弟子统一服装,没有什么男女之分,在女主看来,这其实也算是循环利用了)

这一次小孩没有再拒绝,他接过东西 ,黑色的双眸定定地看了她几秒,所有的情绪都沉在眼底,令人看不真切,然后忽然转身跑远了,在他背影消失不见前,他又过头看了她一次 ,直至消失不见。

林清言看着小孩跑远不见,她没有去追,像这样的一个敏感的小孩,你太过逼近,反而会收到反效应,从刚才他对她的反应来看就知道了 。

她想了想,又转身往别处走去…

破旧的院落里,一间残破的小屋,男孩缩在角落,他的怀里紧紧地抱着几件衣服,尽管外面风还在吹,吹进了屋子里,可他却却没有再像以前一样瑟瑟发抖。

沈迟紧紧地抱着怀里的衣服,他又想起了那个白衣女子,,那张绝美的脸上总是面无表情,她…是仙人吗?

想到这,他的眸光却暗沉了几分,仙人?可是为什么,到现在才出现呢?

娘亲总说仙人都是好人,会将他们从水火之中拯救出来,是呀,他见到了她心心念念所说的仙人,就像娘亲口中所说的那么美好,像身在云端之上,她伸出手要将他从泥潭中拉出来。

可是,为什么要来得这么晚呢?为什么要在他爹娘都死去,在他遭够这屈辱,在他自己都要放弃自己的时候出现呢?

这样,她在云端朝他伸手,而他,此刻却只想…将她也给拉进泥潭啊!

外面的风从屋子里的缝隙钻了进来,他却感觉不到冷,小小的男孩紧紧地拽紧手中的衣服,仿佛拉住了云端那人的手……

………

“师妹,怎么还不见你回来?距你出行已有数月了,可是路上有什么事耽搁了?望回复…”

林清言听着传音符隶中传来的温柔男音,沉默了一阵,她的内心有些波动。

云流宗的现任宗主白瑜,原主的师兄,也是云晔最为得意出众的弟子 ,当年云流宗首席大弟子,以一己之力力压云流宗众人登顶宗主之位的人。

他生得一幅好皮相,一眼看去是个温润如玉的优雅贵族公子,就连说话都带给人一种春风拂面的感觉,而事实上他的确很温柔,在不触碰到他底线的时候。

只不过,这样一个人,却不像他表面那样给人一种柔软可捏的感觉,能当上宗主的人,能力都不弱,而白瑜,在云流宗历任宗主中实在可以说是十分出众的一位。

他上位后,雷厉风行,一举处理掉了宗内蠢蠢欲动的人,并且在云晔死后,镇住了那些敌对宗门 ,稳住了十大宗门的地位,并达到了新高度 ,云流宗在他的治理下 ,并不逊色于云晔。

可以说这也是云晔当时在那样的情况下能够毫不犹豫地自爆的原因,因为有白瑜在 ,他相信他,而白瑜也的确无愧于他的信任。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还不至于让林清言内心产生波动 ,真正让她波动的是-

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完美无缺严格自律的人,却对他的小师妹毫无底线,如果说他真的有什么底线的话,那就是两个字,清言。

而《弑仙》中云流宗的灭门也与这位温润的掌门师兄有很大关系,因为男主正是他主张驱逐出宗的,他知道男主遭人诬陷,所以他将男主从必死之局里拯救出来,但他也同样明白男主留在宗门继续成为清言的徒弟不是很好的选择。

作为一宗之主,他其实可以为男主澄清,将男主调往他人座下,可他为了能够将男主与清言的关系断得干干净净,却选择了将男主从宗门中驱逐出去,这也导致了男主最后的黑化最终灭了云流宗。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