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落魄孤女,婚事坎坷
作者:蓝蓝西瓜  |  字数:2276  |  更新时间:2019-10-13 21:33:23 全文阅读

天色微亮,一道耀眼的曦光透过柴房的窗子照进来,惊醒了在柴房里躺着的人儿。

卫嫣然迷迷蒙蒙地睁开眼,正想伸手去揉一揉眼睛,却发觉自己的双手双脚,竟然都被绳索绑住了。

她挣扎了一番,那绳索纹丝不动,反而将自己的手腕勒得火辣辣的发痛。

“有人吗?来人啊!姨母,你为何将我绑起来?若是不愿意收留嫣然,直说便是了,嫣然绝对不会厚着脸皮赖在你们宜春伯府的!”卫嫣然愤然地拔高声音叫喊道。

“表小姐,你别费力喊了,夫人不在后院,若是饿了渴了,奴婢便让人将饭菜端上来。”门外传来一道漫不经心的婆子声音。

“我姨母为何要将我绑起来?这就是你们宜春伯府的待客之道?”卫嫣然心中自觉不好,打算与这婆子周旋,套一些话来。

“表小姐别问了,夫人的主意我们这些做下人的哪里会知道?”那婆子懒懒地敷衍道。

“我渴了,饿了,给我弄些吃的来!”卫嫣然见她十分不好说话,只好改了主意,又道。

那婆子散漫地哦了一声,然后哒哒哒地走了,卫嫣然环视了一下周围,想要趁机脱困,可这柴房里头并没有什么利器,她想要割断绳子,根本就做不到。

她本是先太傅卫庆的嫡亲孙女,虽然父母早亡,不过也算是土生土长的京城千金,自从祖父辞官之后,她便随着祖父回了祖籍乡中养老,直到三年前,祖父因病去世,她守了三年孝期后,这才揣着婚书回了京都,打算找祖父曾为她定下的未婚夫商谈婚事。

祖父在京中的宅子已经变卖,她便找上亲姨母,想在她家中借住两日,谁想到姨母昨日还对她百般亲昵,一碗燕窝羹下肚后,她就人事不知了。

卫嫣然不是蠢人,姨母将她绑起来的目的,她心里也猜到了几分,她一个无父无母的落魄孤女,能够利用的,莫非就是这副身子了。姨母这是想要将自己送给哪个权贵做玩物。

是她大意了。没有料到这唯一的亲戚,竟然是豺狼虎豹。

就在卫嫣然绝望之际,那柴房的门突然吱呀一声被推开了,几个婆子一拥而入。

不等她反应过来,一个神色凶恶的婆子便上前来,撬开了她的嘴,使劲掐住她的下颌,将一颗药丸塞进去,逼着卫嫣然吞了下去。

随后,她们才解开卫嫣然身上的绳索,将她架着到了一个客房之中。

卫嫣然被逼吞下那药丸,起身之后便觉得浑身僵硬发软,竟是半点力气都使不出来。她心里惊慌不已,她如今这模样,岂不是如同案板上的鱼肉?

而那些婆子纷纷又拥上前来,给她换了一身簇新的衣裳,又给她上了妆,这一连串的动作,更是证实了她心中的猜想!

姨母肯定是想要将她送给哪位老头子作玩物了!她,她毕竟是母亲的亲妹妹!竟敢做这等丧尽天良之事!

卫嫣然恨极了,心里焦急地想着脱身之策,奈何那软筋散的药性太过霸道,她竟是连舌头都发麻了,说不出话来。

“嫣然可换好衣裳了?”正在心里咒骂着沈如霜,那蛇蝎心肠的人便含着笑意进来了,她今日还特地换了一身正红宫装,看起来十分的雍容华贵。

沈如霜将卫嫣然端详了一番,不由得啧啧称赞道:“嫣然长得真是好,这肤如凝脂,手若柔荑,多一分则肥,少一分则瘦的玲珑身段,烟波含水的双眸,鲜艳欲滴的朱唇,别说是男子,便是姨母一个女人,见了你都忍不住心动。”

卫嫣然浑身都动不了,心里头想要问候这宜春伯府的十八代祖宗,却又说不出话来,差点把自己气得憋死,只能将万千怒意化为眼刀,冷厉阴森地盯着沈如霜。

“哎哟,嫣然,怎的这样看姨母?你别怕,姨母不会害你的,姨母实话跟你说吧,这一次,是要让你给靖国公府的夫人相看做儿媳妇的,靖国公府啊,你也知道是个什么地位吧?这可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亲事!”沈如霜笑得越发灿烂,还上前来假仁假义地替卫嫣然整了整发鬓上的珠钗。

卫嫣然信她就有鬼了!沈如霜自己就有一个女儿,跟她年纪相当,若真是好亲事,怎么不让她女儿嫁过去!而且卫嫣然身上还有着婚约!那靖国公府若真娶了她,便是抢夺人妻!是犯了律例的!

“夫人,靖国公夫人来了,奴婢已经奉了茶水。”门外传来一个丫鬟的声音,在卫嫣然听来,简直如同催命符一般。

“嫣然,走吧,见见你未来的婆婆。”沈如霜笑得越发动人,亲自上前搀住了卫嫣然,与一个婆子一道,将她带到了客厅。

那所谓的靖国公夫人已经候着了,满身珠翠,竟然比沈如霜还要年轻几分,这年纪看起来简直不像是来看儿媳妇的,倒像是给丈夫挑小妾似的!卫嫣然觉得更惶恐了。

“国公夫人久等了!”沈如霜十分恭敬,“这就是我说的那个外甥女儿,这模样,与府上大公子还般配吧?”

那国公夫人柳氏睨了卫嫣然一眼,只见她唇红脸白,眼波带水,眉目精致清艳,倒真是生了一副天香国色的好模样。

“她啊,命不好,从小就死了爹娘,如今连唯一的祖父也过世了,这婚事,自然得我这个姨母操持了,对了,她祖父就是先前的卫太傅,也算是书香名门,身份也配得上大公子吧?”

名门是名门,不过是落魄了而已,无父无母,倒也好拿捏,更不会给那孽子增添什么助力。柳氏极为满意。

“这位卫小姐,性情如何?”柳氏露出了一丝笑意,又问道。她可不想给那个孽子取个知书识路,贤良淑德的姑娘家!

“夫人,我身上还有婚约在身,不宜议亲!若是娶了我,贵府公子,可是触犯律例的!”不待沈如霜回话,卫嫣然已经揪准了机会,用尽力气说道。

她的唇瓣,已经被她咬得鲜血淋漓,因为放血,可以减缓软筋散的药性,让她说出话来。她就不信,知道她有婚约在身,这位夫人还敢定下这门亲事!

“还有这样的事?”卫嫣然想不到,那靖国公夫人听了,竟然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意,对着沈如霜道,“洛夫人,这事就劳你摆平了,这姑娘我很满意,明天就让国公爷来下聘。”

这个徒然的变故让卫嫣然一口腥甜涌上喉头,差点就气得当场吐血了。

“那此事就这么定了,这个玉佩,国公夫人拿着,算是信物了。”沈如霜从卫嫣然的脖子下解下了一枚玉佩,递给了柳氏。

这玉佩是卫家的传家宝,卫嫣然急得两眼一抹黑,生生气晕了过去。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