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幻想时空 > 浮生两世倾 > 正文
楔子:轮回,下凡之前
作者:墨沥儿  |  字数:2258  |  更新时间:2019-10-14 20:18:19 全文阅读

  

  九重天之上,云雾缭绕,天外隐隐有悠扬的乐曲缠绕着雕龙画凤的白玉天柱。

  轮回池旁,一白衣少女悠闲地坐在池边,脚下晃荡在池水之中,偶尔有阵阵铃声泠泠响动。不过那微微颦蹙的翠烟眉表示出她并不开心。

  池中却并不是水,而是白色的烟雾般的一道道灵动的白气,此时疯狂地缠在她的脚踝上,窜动着,似乎想要将她就此拉下池中。白气偶尔撞到她裸露脚踝之上的银铃,叮叮当当地一直在响。

  少女对此如若未闻。

  大概也是觉得无趣,她轻轻一挥手臂,便又一道云雾幻化成镜子的模样,显示的却是另一个人 。

  是一男子,此时那人见到她当即就着急地道:“九公主,你去哪儿了,都半个时辰未见踪影了,你可知晓如今你母后正为你着急着。”

  少女眼中带了一些笑意,故作嘟嘴,目光瞥向一旁道:“长烟哥哥,我说过很多遍了,不要叫我九公主。你怎么老是忘记。”

  “好,九儿,”墨长烟无奈地道,“你又任性了。”

  “我才没有,是长烟哥哥你任性了。”九儿道,眼中暗淡了下来,略略带着期盼的目光小心翼翼地问道:“长烟哥哥,你真的要娶芷鸢吗?”

  墨长烟微微一愣,沉默地点点头。

  九儿凄凉一笑,眼中的那一点期盼也如同火星一般碎开,化作烟尘。她认真地看着面前云镜之中的男子,温文尔雅的模样,从来都如同暖阳一般让她为此痴迷。

  那目光十分的眷恋,如同分别之前的最后一幕一般。顿时让墨长烟感觉心中一惊,当即就着急地问道:“你现在在哪儿?”

  “我哪里比不上她?芷鸢温柔,我也会温柔;她笑得浅,我笑得也浅;她心灵手巧,我不也曾经为你缝过一条腰带吗?长烟哥哥,你说说,你为什么偏偏要退了我的亲事去娶她?”九儿突然哽咽地逼问着,字字珠玑,如同石子一般一下下地打在他的心口之上。

  她眼中逐渐酸涩,终究还是难过地哭了,此时镜中之人,一身红衣,衣上绣着金色祥云花纹。只是那一身红装,却是为了他人穿的。

  九儿只觉得,他那一抹的红十分的刺眼。

  “感情这等事情……我们勉强不来,喜欢就是喜欢……”墨长烟微微愣道,默默地敛下眉眼,眼中带着深深的愧疚。

  “你就这般着急着要娶她吗?你昨日才方才与我退了婚,今日冥烟殿内就挂上了红菱?长烟哥哥,你怎么如此绝情?我的心思,你又不是不懂。”

  九儿如此心酸。想她堂堂天庭九公主,竟然比不上一个在冥烟殿内侍候的小丫鬟?

  “九儿……你适合更好的。”他沉吟道。

  “长烟哥哥,你不是想知晓我如今在何处吗?”她摸出手帕擦拭自己面上的眼泪,对镜中之人露出绝美一笑,“你们不是总说我不知人间疾苦吗?我如今就在轮回池边上。我若是去人间当一世人,定然就能够知晓人间疾苦了。”

  “九儿,你别冲动!”墨长烟心中终于慌了,怒呵道:“人间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好不好,我们百年后再见,那时候,我再告诉你吧。”九儿凄惨一笑,她终于看到墨长烟生气了,唯一的一次,是因为她。她才知晓,原来像长烟哥哥这样一般好脾气的人,也是会生气的。

  只是,他不该开心吗?

  她不在,就没有人去打扰他与芷鸢的大婚了。

  长烟哥哥想来还是高兴的。

  “你站住,别动!”

  墨长烟当即冲上去想要抱住她,然而却只扑到了一阵白烟之中,耳边只剩下一道隐隐逝去的银铃之声。

  他愣愣地看着自己手上逐渐消失的云雾,眼中一片灰暗,“九儿,你……”

  此时一女子跨过门槛走进来,大红喜服与满屋的红色相映成章。凤冠霞帔,身后一丫鬟为其拖着红色长摆。

  她面带着喜色道:“殿下,吉时快到了。”

  然而当她看到墨长烟那满面愧疚的模样,心中的欢喜也不由得放了下来,“……怎么了?”

  “鸢儿,你且在这儿等等,我去一趟天宫。”墨长烟略带愧疚地道,上前安慰一般地抱着她,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

  “殿下,今日是我们的大喜之日……”芷鸢面上露出一道凄凉的神色,毫无疑问,墨长烟定然是为了林九儿才会去天宫的。

  “我很快快就回来,等我。”墨长烟抱歉地道,低头在她额头留下一吻,转身便匆忙出去了。连他的那一身大红喜服都没有来得及更换。

  屋内挂着喜庆的红菱,墙面上贴着双喜红色剪纸,整个冥烟殿一番喜庆之色,然而作为大婚女主的她,此时面色却是苍白了下来。这一屋子的红色,显得如此的讽刺与无力。

  “娘娘!”一旁的丫鬟惊叫着上前,将她羸弱的身子扶住,芷鸢颤颤巍巍地靠在她的身上,虚弱地笑道:“殿下是为了九公主而去的吧?我见他行色匆匆,定然不会是小事情。”

  他该不会是后悔娶她了吧?想至此,她的心中一阵绞痛,身上也因此蒙出冷汗来,芷鸢紧咬着牙,面色煞白了几分。

  “娘娘……殿下,他会回来的……”丫鬟话语中却有些中气不足。

  “也是,是我痴心妄想了,殿下这般男子也只有九公主才能够配得上。”芷鸢又虚弱地自嘲笑道,抓着丫鬟的手臂站直了身子,走到一旁梨花木椅坐下,看着周围的一切,凄凉笑着,突然喉口一疼,她轻掩着嘴剧烈地咳嗽了几声。

  她那羸弱的身子,若同弱柳扶风,这么咳嗽已经是剧烈地晃着,如同随时都会倒下一般。

  丫鬟见此连忙上前为她轻抚着后背。

  芷鸢停下之时,垂眸一眼望见的却是自己手中的血,眼中神色因此又黯淡了几分,也因此一片灰暗。

  “娘娘……啊!”丫鬟上前之时见此失声惊叫起来,当即就是一脸不可置信地道:“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芷鸢面如土色,黯淡地笑道:“终究是苍天也不愿意让我嫁给殿下。”

  “娘娘,奴婢这就去找殿下,奴婢这就去将他找来,他一定有办法的!”

  丫鬟激灵道,此时却已经哭出了声,转身便已经匆匆忙忙地跑出殿外,众神此时看着抹泪从内院踉踉跄跄跑出来的丫鬟均是面面相觑,议论纷纷。

  这一场原本就被说为儿戏的婚礼终究还是没有办成。魔界二殿下第二日回来之时,新婚新娘早已化作一道黑羽如同烟雾一般散去。

  据说二殿下特意去了南斗星君殿上查了芷鸢娘娘的转世,此后便去了凡间历练,历年来少有人再见到他。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