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入宫
作者:碧檀苍澜  |  字数:3049  |  更新时间:2019-11-02 11:45:10 全文阅读

  天下四分五裂之时,在东南西北四方分别有四个大国:东陵国、西宁国、南漠国和北凉国。在四个大国的旁边又兴起了四个部落,渐渐发展壮大成了国家:东泽国、西渠国、南沙国和北番国。随着一年四季的小国给大国上贡,其余并无纷争,百姓安居乐业,好不快活。

  东方的两个国家当中,东陵国的物资丰富,战士骁勇善战,相比之下,东泽国就差了很多。东陵王有三位子女,二女一男,个个生的貌美俊郎,大女儿乔沐为了和亲嫁给了和东陵国形势相当的西宁国王的儿子,儿子乔凌娶了南漠国的公主,只剩一位小女儿乔熙尚未出阁,有这两大国的关系,东陵国只会更加强大。

  东泽王已过花甲之年,无奈的是无人即位,生有两个儿子,大儿子江沐杨早年被封作储君,后夫妻双亡留下年幼的儿子江汐屿,二儿子江沐寒则因童年遭遇火灾烧伤,导致半身不遂,至今尚未婚配。好在江汐屿已长大成人,不光文章出奇,气质相貌也皆不凡,唯独性格却有些许优柔寡断。

  东泽国东宫中,江汐屿正坐在书桌看书,一同长大的世子叶岚过来了,叶岚拱手朝江汐屿作了个辑后道:“殿下吉祥。”江汐屿一本正经道:“何事?”叶岚跪地道:“求殿下救命啊!”江汐屿迟疑了下问道:“救谁的命,你倒是说啊。”叶岚对着门外的人招招手,示意让她进来,江汐屿向着那人的方向看去,是一个姑娘,整齐的头发盘成一个发髻,只插了一根桃木簪子,不施粉黛也显得清纯漂亮,衣着也很素净,姑娘进来后有些惶恐,跪到地上道:“启禀殿下,小女白初,是白御史之女,自幼与杨姑姑相伴度日,从未曾想过要进宫选秀女,望殿下救命,留小女服侍杨姑姑。”

  江汐屿低头沉思了下道:“名字报上去了吗?”白初点了点头,江汐屿道:“已上报了就是户部管的事了,我无能为力啊!私自抹去名字可是死罪,你们先起来吧。”说完上前拉起白初和叶岚,叶岚看了一眼白初,姑娘应该是很失落了,江汐屿朝着白初拱手作了个辑道:“其实入宫也无妨,日后有事尽管来找我,若能帮得上忙我尽量帮。”白初点了点头对着江汐屿行了个万福便出来了。

  途中,叶岚看着白初还是愁容不展便说道:“放心吧,你进了宫还有我啊,我是待卫可以随意进出宫门,杨姑姑我会帮你照顾的。”白初这才脸色好转了些,对着叶岚道了声谢。

  白府,御史端坐在正堂中,御史大女儿白柠桅站在一边。白初进门向御史行了个万福,御史似笑非笑道:“没辙吧?”白初一言不发,御史道:“我就说了,找谁都没用,你只有给我乖乖的进宫,这就是你的命,你还要好好感谢你那个死去的娘。”白初的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御史高兴的对着身旁的白柠桅道:“我的宝贝儿女儿终于不用进宫受苦了。”白柠桅看着白初的样子心里其实挺难受的,但是为了不想进宫还是由着父亲来。户部派人传话,明日早上秀女都要到宫门口汇合,违令不去的要灭九族。

  次日,白初换上一身崭新的衣服,紫色的上衣配上白色的萝裙,对比映衬出脸上很白,从不施粉黛的却让府内的丫头上了个淡雅的妆。走到集市中,买了一些吃食便去了杨府,杨府中,住着杨若雪和她的丫环桂香,杨若雪和白初的娘亲余秋兰本是无话不说的好闺蜜,后来,余秋兰进宫做了司珍,而杨若雪也嫁给了附近的一个秀才,秀才嫌杨若雪进门几年也未生个孩子便把她休了,后来余秋兰嫁给了白御史,生下孩子后两家来往得勤些,不料,东泽国有匪寇入侵,抓走了余秋兰,杨若雪找寻了好几个月才寻得住在深沟中的人,已有孕显怀多月,接近临盆。辗转把她带回了白府,御史却以她被匪寇羞辱而一纸休书让她离开,余秋兰气得早产,被杨若雪带回后生了个女童,取名白初,余秋兰也因大出血而死,白家从并认过白初。

  路上,遇到了叶岚,叶岚离杨府很近,所以自小认识,青梅竹马。叶岚光看着白初不说话,白初也看着他,良久,白初微笑着说道:“你干嘛一直看着我,以后宫里自然有见的机会。”叶岚抿了一下嘴唇,白初平静的说道:“若是没话说就走吧。”说完,自己进了杨府,留下了叶岚一直看着她的背影。

  杨府,杨姑姑躺在床上,桂香在一旁待侯,白初拎着食盒进来了,伸手把杨姑姑上半身抱了起来垫高了些,看着她,有些微微地不舍,气氛有些沉静,杨若雪拉着白初的手,示意让她坐在床边,看着她道:“阿初你要明白,他是你的生父,他让你做什么都是对的,千万不要记恨他,他给了你生命,你就当是报恩了。”杨若雪有些虚弱,说话都是带一些气息,显得很费力。白初点了点头,说道:“姑姑,我这次进宫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自由,你千万要保重好自己,我还没有对你尽过孝呢。”又对站在一边的桂香说道:“一定要照顾好姑姑。”桂香也点了点头。杨若雪看时间也不早了,便对白初说道:“去吧,时间不早了,可别误了时辰。”白初看着她,过了一会儿,起身走了。

  白初走到杨府外面后,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心里太难受了,从小都是和姑姑一起生活,姑姑教她读书,各类书籍有不会的都反复的教,直到读懂为止,教她书法,都是把着白初的手写的,教她女工,教她各种大家闺秀所要学习的东西,亲娘也就如此了,白初蹲了下来,抱着自己,忍住让自己不哭出声音,但身子却在一起一伏的,连化好的妆都被哭花了。

  白柠桅过来了,看着她瘦小的身子蹲着哭着心里也很难受,便说道:“我知道你要离开所以心里不舒服,对不起,我也是无奈。”白初起身擦了擦眼泪,看着她平静的说道:“我不怪你。”说完就想走了,白柠桅说道:“等一下,我从来不知道我还有个亲生妹妹,我也从未对你有过关心,希望你能谅解。”白初朝她笑了笑说道:“都过去了,没事。”

  太阳都落山了,选秀女白基本上都陆陆续续的送过来了,白家管家坐在马上不停的看着城门的外面,马车的后方有一顶轿子,铜檐红顶,绫罗绸缎做装饰,一看就不是寻常人能坐白起的,轿夫坐在一旁休息,白管家也时而下马去到轿旁汇报下情况,等了一会,轿中之人有点不奈烦了,走了出来,正是御史大人,对着白管家说道:“那小贱人怎么还不来?”白管家说道:“已经派人去找了,应该不会逃的,她就那一个亲人,已经被我派人去盯着了。只是?”御史问道:“只是什么?说。”白管家道:“只是小姐今日也去找她了,不知道和她说了什么。”御史想了想说道:“柠桅应该不会胆大到做主放她走的,她还从来不知道她母亲和这个小贱人的事呢。估计只是来问问的吧,不用放心上,那边继续叫人盯着。”白管家拱手作辑道:“是。”说完又坐上了马,继续观望了。

  宫中,江汐屿遇到了叶岚,叶岚拱手作了个辑道:”殿下吉祥。”后便不说话,江汐屿问道:“今日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叶岚道:“殿下帮不上忙,她要进宫了,早上看着她,心里真不是滋味。”江汐屿凑过去问道:“你喜欢她啊?”叶岚耳朵都红了,点了点头,江汐屿拍了拍他说道:“你傻啊,既然喜欢,她又进了宫,你们相处的时间不就更多了吗?”叶岚想了想说道:“是啊,还是殿下想的比较周到,谢殿下。”江汐屿看着他那样子感觉真的很搞笑。

  天已经有些黑了,登记载册的公公已经有点不奈烦了,不停的催着白管家,白管家又通知了人去问打探消息的人了,还是久久没有回信,管事公公说道:“人要是再不来,城门可是马上要关了,那可是想来都来不了的事了,只能掉脑袋了,咱家可也帮不了你啊。”白管家连连点头,又朝管事公公作了个辑,前往轿子方向去汇报了下,果不其然,御史听到后立刻把白管家骂得狗血啉头,正在二人想着对策之时,白初过来了,脸上的妆是一点没有了,眼睛也是肿肿的,御史和白管家瞬间觉的松了口气,白初径直从他俩前面过去,见都没见御史,对着管事公公行了个万福,交上籍贴,证明自己的身份后便跟着管事公公进了宫。御史和白管家看着白初的背影,瞬间觉得如释重负,白管家跨上马车跟着轿子便打道回府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