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痛小产
作者:碧檀苍澜  |  字数:3041  |  更新时间:2019-11-30 19:23:54 全文阅读

  东泽国,白初心里依旧是有些压抑,经过白柠桅这么多天的悉心照顾,终于有些好转了,这么多天白柠桅一直住在这里,除了白天会偶尔回下白府,其余时间都是在开导白初,让她凡事往前看,不能拘泥于此事。

  清早,叶岚换岗后便过来看望白初,白初什么东西都吃不下,一直在吐,白柠桅在一旁照顾着,吐得连苦胆汁都吐出来了,叶岚有些不忍心,说道:“怎么也不给她请个大夫看一下呢?”白柠桅拍着白初的后背说道:“倒是想去呢,可我这妹妹不让请,你说怎么办呢?”叶岚走到白初旁边,看着白初吐着的难受样子说道:“你们这是在瞎胡闹,我这就去把镇上的高大夫找来。”刚走到门口,又不放心地交待白柠桅说道:“你给我看好她。”霸道地简直把白初当自己内人看待一般。

  良久,叶岚终于回来了,后面跟着那位高大夫,高大夫虽姓高人也长得很高大,进屋后走到白初床前,拿起一张椅子坐下,安静许久后从箱中拿出一方手帕,对折往白初的手上一放,手号了上去,号了一下,眼晴转着貌似在想着什么,接着,又号了上去,问道:“这位姑娘可否已婚?”白柠桅说道:“未,未曾。”高大夫惊讶说道:“哦,那为何己有身孕,约二月有余。”白初听到宛如睛天霹雳一般说不出话来,叶岚独自走了出去,白柠桅问道:“可否请大夫借一步说话。”高大夫点头应允,二人出去说话了。

  白柠桅说道:“大夫,事到如今我也不瞒你了,我的妹妹是被奸人所玷污有孕,这个孩子肯定万万留不得,求大天帮忙开药,帮我妹妹早日摆脱折磨。”高大夫捋了捋胡子说道:“姑娘见外了,老朽行走江湖便是为了救人,应当这么做,这姑娘真是可惜了。”正在说话之际,听到屋里传来叶岚的声音:“不要啊,阿初,你醒醒,你醒醒啊。”二人赶紧进屋查看,房粱上吊着一根绳子,绳子下有张凳子倒在地上,白初倒在了地上,脖子上嘞出了一条红红的印子,叶岚抱着她坐在地上,高大夫伸手探了下鼻息说道:“万幸,并无碍,只是晕过去了。”又对着叶岚说道:“帮忙把她移到床上去吧,地上不不方便。”叶岚双手抱着她平放到床上。高大夫拿出一根银针,扎了一下人中,白初渐渐的苏醒了,叶岚走到她身边,抓着她的手说道:“阿初,为什么那么傻,死就能一了百了吗?”白初头转了过去,不愿看他。

  高大夫把白柠桅叫到了外面,说道:“这位姑娘不光是有孕在身,还有轻微隐疾,老夫见姑娘也未出阁,实在不便说清楚。”白柠桅对他行了个万福说道:“无妨,还请大夫开药。”高大夫把药箱拎着说道:“姑娘,请随我来。”叶岚一直守在白初床前,从未离开。

  天还未亮,白柠桅从白府过来了,带了药和一些食材,见叶岚坐在白初身边打肫,拿出一件斗篷给他披上,白初一夜未合眼,白柠桅坐在她的旁边,拉着她的手说道:“还好吗?”白初点了点头,白柠桅看着她心疼地说道:“你都一天一夜未曾进食了,这还叫好,都说长姐如母,我是一天都未曾尽过责。”白初看着她说道:“这不能怪你,我已并非完壁之身,活着也是个累赘,连带着你这个白家大小姐的名声都不好听了。”白柠桅说道:“胡闹,你还花样年华,为何会生出这般想法呢。”白柠桅抱着她说道:“只要我们把这个孩子处理掉,有谁能知道什么呢,都说好死不如赖活着,一切有姐姐在呢。”二人抱头痛哭。

  日出了,叶岚当值去了,白柠桅正在熬药,曾经从不下厨的大小姐现在生起火来如些娴熟,一边熬药,一边又炖了点老母鸡汤,白初依旧是不吃不喝,中午了,白柠桅熬好了落胎药,端到白初床前,端着吹了吹气,说道:“喝了吧,喝了之后还是和以前一般,忘了那些事情吧,白初端起药碗,看着白柠桅关切的眼神,说道:“好,我喝。”白初端起药碗一饮而尽,药已经被白柠桅吹凉了,白初喝完便睡了下来,拽着白柠桅的手说道:“姐姐别走,我怕。”白柠桅放下碗说道:“好,我不走。”

  药喝了一直到天黑都没有任何作用,白柠桅一直在陪着,叶岚刚换岗过来,带来了包子给她们姐妹二人吃,叶岚说道:“要不,你先来吃饭,我来陪着她吧。”白柠桅看向白初,白初说道:“姐姐你去吧,我现在没事。”叶岚坐了过去,笑了笑问道:“阿初你还好吗?”白初面无表情说道:“挺好的。”其余便再无话说。

  入夜了,白初窝在白柠桅的怀中入睡,白柠桅并未睡着,抱着白初看着窗外,叶岚把两人凳子合在一起,睡在了凳子上,夜深了,只听见有几声猫叫,显得格外的诡异,白柠桅起身点上了油灯,油灯光亮下看着白初一直在打哆嗦,额头上也起了汗珠,白柠桅问道:“阿初你怎么了?是药起作用了吗?”白初的手死死的抓着被子,点了点头,白柠桅又说道:“你千万要挺住啊。”白初的脸色已经变得煞白,白柠桅着急的声音惊醒了叶岚,叶岚起身揉了揉眼晴,问道:“要请高大夫来吗?”白柠桅说道:“高大夫说的不用,但是我不知道啊,要不,你先去烧些热水吧。”叶岚听到便出去烧水去了。

  白初的痛持续到了天明,白柠桅一直用热水帮她擦拭着身子,血流得整个床铺上都有了,由于男女有别,叶岚只能在外面干着急着,听着白初一阵阵地闷哼着,心里十分难受,而屋内,白柠桅还在帮她洗着,盆中掉落一大块的血块,白柠桅吓了一跳,而此时的白初已经晕了过去,白柠桅帮她擦了擦脸,摆正了她的姿势,好让她睡得舒服点,又帮她换了干净的衣服,重新铺好被子,随后看了一眼盆中之物,也只是个胚胎而已。

  白柠桅把盆端了出去,走到房屋后面,挖了个坑,倒了进去,继而埋上,说道:“我也是无奈,你若是明正言顺,我也不会如此。”叹了口气,走了回来,炉火上热着鸡汤,白初睡了一觉醒了过来,脸色还是如此苍白,白柠桅问道:“还疼吗?”白初摇了摇头,白柠桅端来了药,递给了她说道:“喝吧,你现在要好好的养身子。”白初看着白柠桅,端起了药碗喝了起来,药又涩又苦,白初的脸都苦到变形,白柠桅等她喝完后立刻塞了一颗梅子给她,吃完后瞬间觉得不苦了。

  白柠桅又端来鸡汤,白初感觉饿急了,端过来就喝了,门外,白柠桅的侍女小春过来了,敲了下门,二人望了过去,小春行了个礼说道:“小姐,老爷找你有话要说。”白柠桅说道:“你回去告诉老爷,我今晚便回去。”小春又说道:“不用了,老爷就在院子外面,小姐你出来吧。”

  白柠桅出了门走了几步远,便看到白御史的轿子停在不远处,见她来了,白御史便拉起了轿帘,白柠桅向她行了个礼,白御史说道:“好一个姐妹情深啊,我是不是来得不是时侯啊?”白柠桅有些惶恐地说道:“父亲为何会说这种话呢,阿初与我是一母所出,她出了什么事自然我这个做姐姐的要过来照顾。”白御史笑着说道:“照顾,一个贱婢需要你这个大小姐日日夜夜守在这里吗?”白柠桅脸色都变了说道:“之前,所有的证据都指向是父亲害了阿初,我还不信,今日所见所闻,父亲果真如别人口中所出一辙,你真是让我太失望了,你走吧。”白柠桅说完便转身往回走了。

  白御史叫住了她说道:“柠桅,父亲都是为了你好啊。”白柠桅回头,白御史继续说道:“皇上叫我去了,说这贱卑勾引皇孙,我若不弃了这棋,咱们整个白家可都完了,要不然,你父亲我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把她放出宫外啊。”白柠桅冷眼看着白御史说道:“那你为何要落井下石,为何要送她入火炕,你就这么想要了她的命吗?”白御史说道:“我也是无奈,柠桅你别怪我了,这个贱卑……不,她不是活得好好地吗,这事便当翻篇可好,你还是回去住吧,我派两个丫头来伺候便是。”白柠桅面无表情说道:“不用了,还是缓缓吧,不然我真的无法接受你那嘴脸,父亲慢走。”又对着白御史行了个万福,进了院。

  白初已经把汤喝了躺在床上睡了,白柠桅走到床前坐着,看着她那睡脸,宛如婴儿一般天真无邪,惹人怜爱,盯了一会儿后想起了床单衣服还没洗,便坐到院了里洗衣服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