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古代言情 > 我在古代当女主 > 正文
一 校园女配,穿越
作者:醴枝  |  字数:3104  |  更新时间:2019-10-18 14:31:53 全文阅读

“小姐,该起床了。”一个扎着两个丸子头的小姑娘在外面敲了敲门。

  这个丫鬟叫桃夭,活泼可爱嗓门大。别看她看起来不大,可是这里的大丫鬟之一,也是我的贴身丫鬟。另一个大丫鬟叫蒹葭,细心谨慎不爱笑,那些为难之人都是她搞定的。

  她们的小姐,此刻正闭着眼睛靠在床柱子上睡觉。

  苏舞容,现代校园标准女配。长着一张可刻薄可柔弱的脸,演技一流,暗恋男神好几年却偏偏被女主抢了风头。吃醋嫉妒试图通过各种手段抢回男神,却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没落下好结局,还被观众骂个狗血淋头。

  可是苏舞容觉得自己比窦娥姐姐还要冤,因为这一切都不是自己的本意!她只是个被编剧写砸的人物,她也想做个好人成全男女主,然而事不遂人愿,她又何尝不是泪两行?

  “天啊,让我做个好人吧!”苏舞容不止一次在心中呐喊,奈何没人听得到。即便听到了也没人会理会,谁让她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演员?能拿到这个女配的角色都是经纪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了,再不情愿也得好好演。

  一天,有一场雨戏。不知道怎么了,苏舞容的状态特别差,反反复复NG了十几次,最后虽然过了,但是她不负众望的发起了高烧。等醒来时,就发现自己在现在的环境中了。

  开始她还以为自己烧糊涂了,走错了片场。她出门看见个人,问这儿是哪儿是什么时间的时候,那人表情十分害怕,吓得扔了手中的东西就跑了出去,边飞奔边喊:“老爷夫人不好了,小姐出事了!”留下一脸懵的苏舞容。

  费了好大劲苏舞容终于弄清了背景情况——她穿越了!

  她来到了一个真实的古代,虽然是架空时代。这个地方叫梁国,在位的是第七代君主,国号大治。

  在这里,她是个侯府小姐,巧的是这位小姐也叫苏舞容。整个府中有许多个少爷,只有她这么一个小姐,所以是真正的掌上明珠。

  苏舞容的爹是两朝大将,因战功显赫,有幸被封为世袭武殷侯。爹是侯爷,可自己却不是郡主,为此苏舞容没少埋怨。还是后来蒹葭告诉自己郡主是要皇上册封了才算,这才心理平衡了些。

  好在这里的苏舞容自小独得恩宠,父母疼兄弟爱,没吃过苦,也因此脾气臭了些。身边没有朋友,倒是一大把塑料姐妹花,更别说有追求者了。

  说到追求者,苏舞容听说这个时代的自己有个婚约,还是和丞相的二儿子。不过两个人似乎也未曾真正见过面,偶尔几次就是在皇宫宴会上,听蒹葭桃夭的描述,两个人应该并不来电。这样苏舞容就不担心了。苏舞容是个适应能力极强的人,即便穿越来的突然又莫名其妙,不过既来之则安之。更何况如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她也是过得很惬意的,所以愉快的接受了设定。

  她在现代原本也没感情深的朋友,父母在她六岁那年车祸去世了,以后就一直寄人篱下。自己对亲戚都是客客气气,没什么感情,在这里体会一把父母双全还有兄弟的和睦家庭也挺好的嘛!

  转眼苏舞容在这里生活了一个多月了,对侯府和周围的环境都熟悉了十成十,和桃夭蒹葭以及其他仆人也打成了一片。

  只是,她的性子和原本的苏舞容差的有点多。

  别看她演的是个标准的女配,可是真实的她活泼率直,敢爱敢恨,绝不是拿不起放不下、会苦恋一人好几年的人。相比之下,真正的苏舞容更像女配。因此,初来时,苏舞容觉得自己最多也就是个女配的戏份。

  既然没人关注,那么,她要按照自己的想法活这一世!

  打定主意,苏舞容彻底放飞自我。每日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不戴那些繁琐的头饰,衣服也让蒹葭找来裁缝按自己的要求做了新的。府里的人从最初以为小姐撞坏了脑袋,慢慢接受,如今习以为常。只是她的母亲,侯府夫人时不时还会说她几句,不过也只要她撒个娇就能解决。

  “现在的生活才叫生活啊!”苏舞容在心底感叹:“为什么上帝不让我早点碰上这样的好事?”

  桃夭听屋里没动静,就知道小姐一定还没起。她推开门,看见苏舞容靠在床柱上睡,赶紧放下手中的盆叫醒她。

  “小姐醒醒,这样睡脖子会歪的。”

  “唔”苏舞容眼睛睁开一条缝,一动不动:“乖桃夭再让我睡一会儿。”说着整个人往后倒去。

  “咚。”

  “嗷!”一声惨叫,苏舞容蹭的坐了起来,双手捂住头顶,涨红了脸流出两行热泪。

  “哈哈哈!”桃夭笑得弯下了腰。

  “好你个桃夭!不提醒我还笑!看本小姐今天不挠的你跪地求饶!”说着苏舞容凶神恶煞的就要上手。

  见此情景,桃夭赶紧躲闪。恰好蒹葭走了进来,桃夭一见连忙拉过她,躲在身后朝苏舞容做鬼脸。

  苏舞容见桃夭如此大胆,气的跳脚。“蒹葭快让开,包庇罪犯当同罪!”

  蒹葭一进门就碰上这样的场景,也不惊吓,毕竟已经司空见惯了。自从小姐醒了,就像变了个人,这样的场景每天都上演。也就是桃夭爱玩儿,能陪着小姐嬉笑打闹,老爷夫人又纵着,要换成自己肯定不会是这番光景。

  “好了小姐。”蒹葭拉住苏舞容,又使眼神让桃夭离开,屋里总算是消停了。

  苏舞容没趣地坐到椅子上,蒹葭端过盆给她洗脸,一边念叨:“小姐,您都快及笄了,还这样打闹,说出去白让人笑话。好不容易生了个病不那样咄咄逼人了,再变得个没规矩的,您可如何出嫁呀。”

  苏舞容不以为意:“及笄怎么了?及笄又没有年纪很大。爱情这东西不看年龄的,现在嫁不出去,说不定等以后老了还能有段黄昏恋呢。”

  蒹葭是听不懂黄昏恋,不过她能听出来小姐对自己的婚事不在意也不着急。小姐不急她急啊,你说到现在都没人家有说媒的意思,过了及笄礼还不得给人笑话?

  “好在还有丞相家的二公子。”蒹葭这样安慰自己,不知不觉讲这句话说出了口。

  “还好有丞相家的二公子?”苏舞容放下手中的布,一挑眉:“蒹葭,你在打什么主意呢?”

  “没,没有。”蒹葭知道自己多嘴,急匆匆地告退。

  苏舞容看着蒹葭的背影,一笑:“丞相二公子?切,别说公子,哪怕是丞相我也不嫁。再说了,娃娃亲能算数吗?还是连信物都没有的娃娃亲。”

  苏舞容换了身衣服。现在的衣服都是按照现代的款式加中国风,由她自己设计的,在古代可是独一份。虽然看起来格格不入,但是因为不出格也没有被禁止。

  换好衣服,又坐下来弹了会儿琴。

  她没有什么爱好,古代又没有可以娱乐的电子产品,只好找些自己不讨厌的事情做。根据自己现代的爱好,苏舞容选择了弹琴和跳舞两项重点培养。因为以前学过古筝和古典舞的关系,适应起来还算快。加上府里请了专门的教导先生,她的进步可以用突飞猛进来形容。这主要还归功于前苏舞容的不学无术。为此,侯爷和夫人还感到十分欣慰,觉得孺子可教。苏舞容也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

  “容儿,在吗?”外面响起了敲门声。

  “谁呀?”苏舞容停下了弹琴的手。

  “我是二哥。”外面的人回答道。

  苏舞容走过去开门:“二哥来叫我吃饭吗?”她笑嘻嘻地问。

  苏逸容揉了揉她的头,表示肯定回答。苏舞容蹦蹦跳跳地跟着二哥去吃午饭。

  “容儿”路上,苏逸容问苏舞容:“你有心仪的男子么?”

  苏舞容被问住了,想了想,摇摇头。

  “没有吗。”苏逸容看着小妹温柔地笑着:“无妨。还有一个月,容儿可以好好挑挑。未来的夫君可马虎不得。”

  苏舞容停下脚步。苏逸容走了几步,发现身边没了人,回头看苏舞容一脸奇怪地看着自己,走过去问道:“怎么了?”

  “二哥,你为什么让我还有一个月好好挑挑?”

  “再过一个月容儿就及笄了,就该准备嫁人了啊。”苏逸容也有些奇怪。“容儿莫不是连自己的及笄礼都忘了?”

  苏舞容一惊。完了,自己忘记问自己的生日了!惨了,竟然只剩一个月了,怎么办?

  “我……不是,为什么及笄了就要嫁人?也没有法律……律法规定女子及笄就要嫁人的,我可以晚一点嘛。”苏舞容辩解。

  她也不是辩解,她是真的不想这么早嫁人。古人早熟,可她不是!十五岁,在苏舞容看来还是个发育不完全的小屁孩!结婚?不可能!就算自己现在身处古代,她也不能这么早就让自己成为已婚妇女!她要反抗!

  苏逸容看着自己的妹妹胡言乱语,只当是头受伤留下的后遗症,无奈的叹了口气:“罢了。”反正爹娘总会让你嫁的。

  两人各有打算地来到中厅,一家人已经在桌前坐好,就差他们来开饭了。

  两人落座,仆人们便端着菜鱼贯而入。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