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穿越重生(一)
作者:雁知时  |  字数:2838  |  更新时间:2020-01-02 15:31:07 全文阅读

‌九月的青云山下,狂风乱作,像巨怪挥舞着它的巨爪,嘶吼着张开了它的獠牙,要将这座依山而建的小院吞噬入腹。

‌西屋炕上的女子睁开犀利而黝黑的眸子。

‌动作比脑子更快,挥掌,攻击。

‌然并卵。

‌恐慌惊惧在黑漆漆的眼眸中一闪而逝。绵软无力,甚至还未举起便又落下的拳头,苍白而瘦小。

‌这不是自己粗糙有力一拳能打爆丧尸头的手。

‌自己在末世自爆,死的连渣渣都不剩了。

‌这是夺舍是鬼上身?

不对,不对这是穿越。

对,就是穿越,肯定是穿越。

‌一定是自己在自爆前开启的穿越新异能。

‌要是以后每次在死之前都能穿越。那不是比木系异能超强治愈能力更逆天!

‌本来还在后悔,脑子抽风,去救那个十一二岁初上战场的低级异能者。

‌十一二岁也算不的幼崽,怎么就心软了。算了,算了,救都救了。

‌自己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不及细想,这具身体全身的酥麻,提醒着还有一个男人正趴在身上。

头埋在颈窝里,轻咬着耳垂呢喃着:"媳妇、媳妇你这真好。"

此处烟花绽放……

‌‘靠!自己人生中的第一次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过去了。’罗云浑身无力只能在心中默默吐槽。

‌男子也不等她回答,起身拿出帕子轻轻的给女子擦拭着,大手还恶劣的摸了两把。

罗云满头黑线:...

‌一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简直是哔了狗。

‌为女子穿好衣服,又将自己拾掇好了。上床搂过女子,抱在怀里,轻轻地拍抚着后背。

‌“媳妇你睡吧,我不闹你了。”

‌这些动作一气呵成,好像做了千百遍。居然让困在他怀里的罗云感觉到了被呵护的心安。

‌这些情绪绝不是自己的,这是原主的。

‌原主:‘这锅我不背。’

‌罗云推了推想要挣开他的手臂,可惜手脚无力。就这一会儿,这是打破了自己多少底线?

‌在末世一米内绝不让人靠近的罗云是没有朋友的。

‌当然也没有亲人。末世里没有婚姻和家庭的。只要看对眼就能来一发。

‌女人若是怀了幼崽就允许留在基地里好吃好喝待到幼崽生出来,不用参加战斗。

‌幸福的一整年。

‌罗云至十一岁上战场就没有停止过战斗。

‌这样的生活,哪怕是一年她也是向往的。

‌也曾偷偷在没人的时候对基地里那个八级雷系异能者眨过眼睛放过电。可惜连战神的眼尾风都够不上。

‌战神太高冷,自己太弱鸡。

‌那些等级差不多的或者高一些的也不是没人找过她约炮,可惜她也看不上别人。

‌因为在末世里自己的等级虽然低,可花样多呀。也多亏了有三种异能,才让她这个三十几年不晋级的三级异能者,在末世里活得比那些四五级异能者还要自在些。

‌"姐姐,姐姐你醒醒,你醒醒。"

‌迷迷糊糊被这懦弱的女声惊醒过来。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的识海里?”

‌声音里满是戒备和敌意,好像随时会暴起,给对方致命的一击。

‌“不是的,不是的,你误会我了,我是这具身体的前主人。我留在这里是为了让你更好的接收自己身体,也让我自己更快的往生。”

‌女子的声音急切中透着不安和害怕。

‌"姐姐你先听我说完。我不敢骗你的。"

‌"那你说吧。"

‌罗云无所谓的道。

‌刚才已经观察过对方的识海,太弱鸡。自己现在虽然身体虚弱,可神魂依然强大,随时可以秒杀她。

‌“姐姐你看我左手上也有一颗方形的红痣,可我的精神力不强神魂太弱,无法打开这个乾坤袋,就是姐姐你们说的空间,这两个痣是我们能联系上的纽带。方形痣感觉到了姐姐的强大生存意志,便将你引了过来,直到姐姐接收这具身体,我才能离开。"

‌"那你为什么还在?"

声音冰冷透着不满。

‌“因为我们的灵魂还没有交接完,嗯…这样说吧,姐姐需要请青云寺大师来为我们超度,我的魂魄才能全部离开这具身体。姐姐的魂魄,以后才能安稳。姐姐再请大师为前世的你,现在的我,点一盏共同的长明灯。长生牌位上不用写名字,只需姐姐右手手指滴一滴血。姐姐就能开启空间,也能传承前世的异能。”

‌"那你有什么条件?

‌"姐姐你要记得找青云寺大师来喔,这样我们都能更早的解脱。不能超过四十九天。若是超过四十几天,我就会魂飞魄散。姐姐这一辈子也只能守着这个病弱的身体过完这一世。哦,对了。明天姐姐醒来,会接收我部分记忆。"

‌"你有什么要求?"

‌“我只有一件事要求姐姐,我有一个寡母,还有一个幼弟,希望姐姐能帮我照顾一二。”

‌“我尽我所能。”罗云不喜欢欠人人情。

‌"谢谢姐姐。"

‌随着她的话落,她便消失在了阴影里。

黎明醒来,罗云的脑子里已经有了前主的记忆。

‌罗云睁着大大的黑眸盯着茅草屋顶,整理着前主的记忆。

‌前主也叫罗莹,但是同音不同字。

‌前主的父亲,罗秀才十八岁娶了同村青梅竹马的赵家姑娘。

二十四岁中了秀才。也考过两回府试落了榜,也自觉学问难有寸进,便歇了心思。入县城的私塾做夫子。

‌罗莹因为是长女,极得罗秀才的疼爱。自小带在身边悉心教导。读的是诗词歌赋,练的一手漂亮的簪花小楷。女戒女四书也没落下,针线女红也是请了绣坊里的绣娘每日里上门来家中教习。

‌罗秀才在罗莹五岁时便为她定了镇上同窗杨秀才的幼子这门亲。也是这一年,罗秀才有了长子。

罗秀才有妻青梅竹马,有女聪敏好学,又有稚子承欢膝下,人生不能再美满了。

‌可惜这样的好日子没有一直延续下去。

‌罗莹十三岁时罗秀才一病不起,花光了积蓄,卖光了良田,年纪轻轻还是没有保住性命。

‌原主的娘亲罗母便带着姐弟二人回了村。好在有外家帮衬,靠着没有卖出去的四亩旱地艰难度日。

‌此消彼长,这些年镇上的杨秀才却时来运转。考举人,中了进士,授了官,可谓是一飞冲天成了官身。

‌秀才娘子成了官夫人,可不愿意儿子取个破落户人家的女儿,趁着杨秀才在任上为官退了婚。

‌等到罗莹满了孝期,都快十七岁啦。罗母便十里八乡为她找夫婿,可家中连像样的嫁妆都拿不出,更何况还有一个矫情挑剔的女儿。可谓是高不成低不就。罗母愁白了头罗莹快满18岁了,还没有找到人家。

‌大顺朝女子十八岁未出门子便要官配。到时候可就不允许你挑了,有官媒说了算。拿了双方的户籍和生辰八字,到官府衙门盖个章就算成了亲。

‌来官配的男子,不能超过四十岁,一般都是要么身有残疾和要么家无恒财,因各种各样的原因而娶不到媳妇的老光棍。

‌当然超过四十岁的男子官府不会管,二婚的男子官府也不会管。二婚的女子再嫁也是由自己,官府也是不管的。

‌就因为这,罗母矮子里面拔高的,就替女儿选了靠山村的李向东。紧赶慢赶赶在十八岁前把女儿嫁了过去。

李向东头婚的媳妇是村长婆娘赵氏帮着张罗的。

赵村长是李向东的堂大伯,算起来也是很亲近的本家。

李向东进山打猎,也时不时的会给大堂伯家送些猎物。

两家倒是走得比一般亲兄弟还要亲厚些。

李向东的头婚媳妇进门第二年就给他生了一个男娃,产后血崩没熬住,没了。

一年后赵氏又给李向东说了一门亲。

娶回来的媳妇家里家外都能拾掇妥当,就是不会带娃,只要她带完娃,娃总是哭的喘不上气来。

刚开始李老汉也偷偷的把娃的衣服脱了,细细的检查。可啥也没看到,连红点子都找不到。

娃儿只会说疼疼疼,却说不清楚哪里疼。

李老汉心疼娃没办法,最后干脆自己带,娃儿也精怪跟上跟下。就是李老汉上趟茅房,他也得在门外蹲着。

就这样过了小半年。

一天中午,李老汉看米缸里没有多少粮了,踹上铜板看了看孙儿,又看了看天色还早。娃儿也没那么快醒来,就上同村老汉家换粮去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