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多年不见
作者:梦庆  |  字数:3114  |  更新时间:2020-02-12 04:44:04 全文阅读

刚入秋的时节,微风不再燥热,伴随夜幕降临,随之而来的便是丝丝凉意。

  刘夏从拥挤的公交车上下来,双手立刻拥抱着自己,打了个寒颤,她不断的抚摸着自己,因穿短袖而裸露在外的胳膊。并加快了回家的脚步,来往的路人匆匆忙忙,刘夏是路人中的甲乙丙丁之一。

  刘夏家,距离工作的书店有点远,下了公交车,还要走一段路,她总要穿过一整条老巷子,巷子的尽头就是她租住的家。巷子里常年灯光昏暗,也总能遇到熟悉的或不熟悉的邻居。

  偶尔,还会遇到,谈恋爱的小情侣,旁若无人般相互拥吻。

  不善交际的刘夏,总是希望,可以更快一点到家,那样就可以避免,需要与人打招呼的尴尬。

  今天,巷子里和往常一样安静,只是,巷子里的灯光比起昨晚又昏暗了许多,就连老巷子里,最后的一盏路灯,也再时不时地闪一下,就像年迈的老人哆哆嗦嗦。

路灯突然暗淡,仿佛再也不会亮起来。

  这里要拆迁了,五年来熟悉的邻居,几乎都搬走了,可她偏偏周末最忙,孤身一人的刘夏,总是得过且过的,更何况,这里的房租很便宜,对刘夏而言这就已经很好了。

  “哎,周一真的得去找房子了。”刘夏叹了声无奈,并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用来照明。

  几个社会青年,被突然的灯光晃到,先是愣了下,带头的老大,朝着墙边卒了一口吐沫,便向刘夏迎面快步走来,其于的人,自然跟在带头者的身后。

  刘夏想转身跑开,但已经来不及了,周围的一切都很安静,恐惧笼罩着刘夏,她怕极了,内心的惧怕,使她努力的,睁大着眼睛,深呼吸让她的胸口,剧烈的高低起伏着,刘夏双手拿着手机,不住的发抖,不知所措的她,颤抖着关掉了,手机上的手电筒。她努力握紧手机,咽了咽唾沫,唯一能做的,就是拨打报警电话求救。可那群社会青年,一个接一个的走过,并没有丝毫为难她的意思,他们只是想从,刘夏来时的老巷子口离开而已。

  这群人经过刘夏身边时,带起的风,拂起刘夏散落在肩的长发,钢管被拖着,摩擦地面的声音,在静谧的月夜里,显得刺耳极了,仿佛是在提醒刘夏,最好不要发出任何声音,否则一定会惹恼这群魔鬼。

  凉风不断袭来,刘夏禁不住风的侵袭,又打了个寒颤。

  待那些个,社会模样的青年离去,刘夏如释重负般长舒一口气,这才敢大步往前走,她慌张的打开手电筒,借着手电筒的光,看到一个满脸是血的男人,倚着墙,半躺着,双腿随意的摆放在地上。

  轻度近视的刘夏,推了推眼镜,自顾自的往前走。

  “没看见……没看见……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刘夏声如细蚊般嘀咕着,两只手端着手机,照亮昏暗的前方,目光坚定不移。

  刘夏孤身一人,努力的在这座城市生活,已经很不容易了,她不想给自己找麻烦,更不想去惹是生非,刚才的那群人,一定不是好惹的,她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快回到家里,再帮地上的伤者叫辆救护车,也算仁至义尽的善良了。

  紧张,充斥了刘夏整个身体,只顾看前方的她,没有看脚下:“啊呦……妈耶……我的眼镜,我的眼镜……又碎了……”

  没来得及感慨,碎了的第十二副眼镜,刘夏余光就瞥到了,把自己绊摔倒的人。熄灭的路灯忽然亮起,受到惊吓的刘夏愣了愣。

  随即,立马翻身坐起来:“啊!天!是高靖恩吗?!喂!高靖恩,你醒醒……”刘夏蹲在地上,拍了拍高靖恩的肩膀,一声声呼唤着,眼前满脸是血的男人。

  刘夏从包里拿出湿巾,企图擦掉那些,蹭在高靖恩脸上,多余的血渍。

  刘夏的呼唤声,加之身体上的伤痛,刺激着高靖恩的感知神经,使他从疼痛中苏醒过来,他微微睁开眼睛,对着刘夏,牵强的扯出,一抹疲惫不堪的笑,便昏睡了过去……

  “喂!靖恩啊?!高靖恩?!你别死啊,我叫救护车……”

  刘夏慌张的不知所措,为高靖恩清理血渍的手,不住地颤抖着。

  看着满脸是血的高靖恩,慢慢将头,歪在刘夏手上,刘夏慌了。一只手,捧着高靖恩的脸,另一手颤抖着,拨打急救电话。可,电话还没播出去,屏幕突然闪了闪,就黑了。

  “什么啊?!这个时候没电?”刘夏苦恼极了,担心的在高靖恩鼻子底下,探了探:“还好还好……”。

  刘夏背对着高靖恩蹲下,把高靖恩拉在自己的背上,她想要背他起来,试了两次,每次都在摇摇欲坠中失败。刘夏累的满身是汗,她拉着高靖恩的手,伤心的说到:“你可千万要活着啊……怎么办啊?想背你去附近的诊所……”

  刘夏一时间心情复杂,难过的流下了眼泪,怪自己没用,也心疼此刻的高靖恩。多年不见,她设想过上百种相逢的场景,唯独没曾想过,会以这样的方式再次相遇。

  “再试一次!再试一次!姐姐带你去看医生,你千万不能有事啊。”刘夏抹了一把眼泪,给自己打着气,血渍蹭到了她的脸上。

  不知用了多少力气,单薄的姑娘,终于背起了庞大的男人。摇摇晃晃的走向,马路对面的诊所,在街道两旁,昏黄色路灯的衬托之下,夜色显得柔和许多,来往的车辆适时停止等待。而此刻刘夏也不再感到冷,举步维艰的走着,仿佛一不小心,就会被风吹倒。

  “救命啊,大叔,救命啊!”刘夏真的背不动了,与其说是背,倒不如说成拖,刘夏总算把高靖恩拖到了,诊所的玻璃门旁,冲进去就喊诊所里的医生。

  医生大叔,和他的爱人护士大婶,早已熟识附近的居民,刘夏这个火热朝气的姑娘,他们也很早就认识了,三人合力将高靖恩抬进诊所的床上。

  诊所不大,陈列简单整洁,医生大叔和护士大婶是校友,郎才女貌,志同道合,日久生情,喜结良缘。

  因厌倦前单位的工作制度,故辞职开了这家小诊所,附近的居民,头疼脑热,都会直接来这里诊治,口碑一直不错。

  医生大叔为高靖恩检查了一番,和颜悦色的对刘夏说道:“小伙子头上和脸上都没有出血点,这血不是他的,小伙子只眼眶轻度乌青,右手的指关节,有几处擦伤,消毒上药,包扎下就好了,至于身上其他部位的,软组织挫伤,养个三两天就好了。”

  “大叔,真的没有?别的伤口吗?他怎么会昏过去啊?”刘夏语气很焦急,满眼的担心。

  医生一边收测血压的仪器,一边说:“目前没有发现异常状况,以他受伤的情况来看,不需要太担心,血压也没什么问题,他可能是低血糖,或者是累的。我先帮他处理手上的伤口,如果你不放心的话,我们诊所可以帮你们叫救护……”

  “咳…咳…”医生的话还没说完,高靖恩就醒了,他虚弱的睁开眼睛:“水……”。淡粉色的嘴唇,发白没有活力,就好像渴了很久,似乎快要干裂了。

  “来来来,你来喂他喝。”护士大婶好似提前就会知道,高靖恩会醒来,会要水喝。闻言,便把一次性纸杯装的温水,递给了刘夏。

  刘夏喂高靖恩喝水,护士大婶转身取来,要用的医疗用品和药品。

  医生一边包扎,一边问高靖恩:“听得到我说话吗?你可以点头,或者摇头。”

  高靖恩点了点头,虚弱的说:“我没事,就是太累了,谢谢。”

  他深邃的眼眸里,有丝惊喜的光芒在闪烁。他见到了,他心心念念的人……

  “你这家伙,真是一点都没变,还是那么,不让人省心。”刘夏长出了一口气,放松了许多。用手背擦了擦额头上冒出来的汗珠。

  “我也没想到,多年不见,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你的面前。”高靖恩牵强的微笑着,好似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一定吓到你了……”

  他昏迷前有印象,是有人叫着他的名字,试图唤醒他,可当刘夏真的出现在,他的眼前,恍惚间,他还以为是做梦,眼前的人,正是他日思夜想的女孩,他一直念着她,并自私的希望,自己退伍的那天,再遇见她时,她还仍然单身。

  “是吓到了,不过还好你没事,不然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家人交代。”刘夏也微笑着回应他,眼里是久违的关怀。

  关于刚才发生了什么,以高靖恩目前,虚弱的状态,刘夏并不会多问。

  “嗯。”高靖恩淡淡的应了一声,便不在多言。

  “嘶~”医生给高靖恩包扎伤口,疼的没防备的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忍着点,马上就好,回去之后不要碰水,不要用力,明天这个时候记得换药,纱布如果粘在伤口上,就用碘伏浸湿了,再慢慢拿下来。”医生在告知高靖恩注意事项,同样也在说给刘夏听。

  医生和护士都是美好的职业,需要茂盛的爱心,与超强的耐心,来承担,关于这个职业的一切。

  

  

梦庆
作者的话

不定时更新,感谢您的阅读,未经允许禁止转载!谢谢!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