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白无常
作者:默冬莲月  |  字数:2767  |  更新时间:2019-11-17 13:27:10 全文阅读

  面对死缠烂打的林亦水白墨无奈了,小姑娘太执着了,拖着天都黑了。

  “天都黑了,你家人呢?”白墨皱眉。放这么一个小孩在外面,家长就不会担心吗?太不负责了。

  “嘿嘿,我要跟墨墨回家。”林亦水眨眨眼。

  白墨:。。。

  白墨蹲下将林亦水抱了起来:“快说吧,家在哪儿,我送你回去。”

  林亦水搂住白墨的脖子,咯咯笑着,一点也没听见白墨的话。嘿嘿,相公可真好看,好想亲一口,这般想着林亦水也这么做了,吧唧一口亲在了白墨脸上。软软的,好香啊。

  白墨脸黑了,他居然被一个小屁孩占便宜了!说出去白大人的脸往哪儿搁。

  “你。”白墨气的说不出话来。

  “嘿嘿,相公真好看。”林亦水说完又在白墨脸上亲了一口。

  白墨已经可以面不改色了,多大点的事儿,反正天知地知,小孩知他知。

  “哎呦喂,我的大小姐,恁咋就跑人家身上去了呢。这多不合礼数,这是伤风败俗呀。”一个老人家跑了过来。

  伤,伤风败俗?!白墨被震惊了,真的就是活久见啊,人生第一次被说成伤风败俗,居然和个小屁孩,这可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婆婆这是我相公。”林亦水得意的向老人家介绍。

  “老身秋霞拜见姑爷。”秋霞向白墨行礼。小姐真棒,这才出来多久,连姑爷都找好了。姑爷真是一表人才啊。

  啊,啊?白墨傻眼了。就这么把自家小姐交给一个陌生男人了,难道不怕这男人是什么不轨之徒嘛。虽说自己是个好人,但其他人又不知道,这也太戏剧性了吧。

  秋霞看着白墨吃惊的表情,微微一笑:“我家小姐从小天赋异禀,她认定的人绝对不会是坏人。所以老身也愿意相信公子是个好人。既然公子帮助了我家小姐,我们必定要感谢公子,就请公子移步林府,好让我们答谢公子。”

  “不必了,举手之劳罢了,我们就此别过吧。”白墨放下林亦水,在她头上摸了摸然后立刻闪身逃了。再留下去就真的要成上门女婿了。

  “婆婆。”林亦水气的跺脚,“他跑了。”

  “好了,小姐。有缘自然会再见的,我们回府吧。”秋霞牵起林亦水的手,朝她一笑。

  亥时——

  白墨站在林府屋顶,嘴角抽了抽。早就有所预感了,没想到还真是小孩家。白墨走到要勾魂的房间,只见一人躺在病榻上,脸色苍白,一副命不久矣的神情。

  白墨从怀里掏出一个卷轴,展开,上面写了这人的身份信息:

  姓名:林崇山

  性别:男

  年龄:30

  生平:景阳十年出生,心地善良慈悲。一生功德,解救过无数穷人,乐善好施。不幸染疾,享年三十。妻子早亡,留有一女名唤亦水。

是个好人,但可惜薄命。他还是小孩的父亲,留小孩一人,小孩可怎么办?白墨沉思。算了人各有天命,本就与小孩只是短暂的缘分罢了。

  这般想着白墨毫不留情的勾出了林崇山的魂魄,带着他去了地府。殊不知与林亦水擦肩而过,就在这一天林亦水失去了她的父亲。

  地府——

  今天出去完全被那小丫头给搅和了,也没感受到曲水的气息。白墨懊恼。算了,他还有时间迟早会找到曲水的。然后在好好的补偿她。

  八年后——

  白墨面无表情的走在街上,内心上下起伏想起阎王说的话就生气。

  回想——

  阎王:“小白,小黑今天休假,只能劳烦你费心去一趟婺城把林家小姐的魂勾过来呗。”

  “他怎么老是休假,我呢?您可是欠了我几百年的假期呢。”白墨看着阎王幽幽道。

  “会的,迟早会给你放的。”阎王说这话自己都觉得心虚。

  “好吧,干完之一票,我就要休假了。”白墨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兴奋地干活去了。

  “说的好像劫匪似的。”阎王小声嘟囔。

  回想完毕白墨就赶往林府了,不过这林府好熟啊,感觉在哪儿听到过似的。

  婺城林府——

  “小姐,现在天冷您还是快回房吧。”一个老婆婆挽着一位年轻姑娘,眼中透露着担忧。

  姑娘长相秀丽,本应该神色张扬充满活力才是,却脸色苍白,带有死气。

  “咳咳,没事的婆婆。”女子咳嗽几声。

  “您可要注意身体啊,老爷已经走了,您要是再走了这林府可怎么办呐。”婆婆担忧不已。

  “那样不是更好,我就能和爹爹还有娘亲团圆了。”女子微微一笑。

  白墨到林府看到的就是这一场景,雪不断的飘下,一位粉衣女子立在屋檐之下,容貌无双。

  曲水!白墨愣愣地看着女子,是曲水没错,她一点儿也没有变。只是脸色苍白了些,身子虚弱了些,但模样还是原来的那个模样。白墨动了动,屋顶的雪便倾倒下来,造成声响。

  “谁?”女子问。

  白墨一个跳跃,跳到女子面前,眼神直勾勾地盯着她的脸。

  “相,相公?!”女子不确定。

  “!”曲水叫她相公。等等这熟悉的叫法似乎在哪儿听到过。

  “姑爷!”秋霞震惊。八年了,这位便宜姑爷居然一点变化都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他是妖怪吗,还是吃了抗生素。咦,抗生素是什么?我为什么会想到这个?

  “真的是你!”林亦水眼角泛起泪水。八年了,这个死鬼终于回来看我了。我等他等的黄花菜都快谢了。

  我现在逃还来得及吗?白墨在心底思考。答案当然是不可能的啦。

  “真好,在临死之前还能再见到你。”林亦水露出笑容,随即在白墨面前倒下。

  白墨瞳孔一缩伸手接住了林亦水,白墨低头看着林亦水,将她打横抱起:“她的闺房在哪儿?”

  “在,在东边。”婆婆连忙道。

  白墨抱着林亦水往她房间快步走去:“记得叫大夫。”

  到了房间,白墨将林亦水小心地放在床上,替她拖鞋盖被,整个人温柔极了,仿佛对着一个易碎品。真好,我来的还不算太晚。

  秋霞看着白墨的动作,觉得不太对。这便宜姑爷对自家小姐是不是太好了,除了八年前的一面之缘,两人也没有见面的机会,那这便宜姑爷怎么用一种怀念的神情看着小姐,仿若久别重逢。

  不容秋霞多想,大夫很快就到了。经过诊脉发现已经没救了:“行了,准备好棺材吧。这小姐已经是陈年旧疾了,再怎么诊断也不过是浪费时间,倒不如让她好好休息。至死还吃药未免太过可怜了,让她嘴里甜甜的走,心里都还痛快些。”

  大夫收拾好带来的行囊,也没留下什么方子,也不需要人送,自顾自的走了。

  “这大夫。”白墨看向大夫离去的方向。

  “这顾大夫是个有口碑的好大夫,虽说行为怪异了些,但医术是实打实的好,小姐这些年来都是靠顾大夫的方子才活到现在。”婆婆拿出随身携带的手帕擦了擦眼泪。

  “可八年前她身体不说强壮倒也健康,怎就有了陈年旧疾了?”白墨疑惑。

  “自从老爷过世后,小姐深受打击,,身子也每况愈下,但下人发现的晚,也就留下了病根。”婆婆解释。

  那就是说因为他勾了林崇山的魂,才会变成这样?如果不是他曲水会有一个美好的家庭,健康的身体。虽说林崇山的死是天注定的,但若不是他勾的魂。白墨陷入了魔障,把所有错都归到自己身上。仿佛自己才是罪魁祸首,自己罪无可恕。

  对于曲水白墨向来如此,永远将错误归于自身。这次他定要好好补偿才是,哪怕是豁出性命也在所不惜。

  

  

  

  

  

  小剧场:

  白墨:都是我的错,要不是我去勾魂亦水会有一个美好家庭。

  林亦水:不,相公不是你的错。你不要这么圣父,一切都是小君的错。

  小君:对,是我的错。没办法,谁让你一遇到曲水就容易脑抽。我只是实话实说。

  白墨:。。。我这是宠老婆。

  小君:。。。哦。

  ps:白墨其实因为之前曲水的死有了魔障,总觉得自己就是不幸的人。这也和白墨的身世经历有关,后面也会讲的。之前的也有爆发过,这是第二次了。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