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白无常
作者:默冬莲月  |  字数:2722  |  更新时间:2019-11-22 10:32:40 全文阅读

  林亦水捡起地上的签条,看着上面的大吉不由的一笑。没想到她居然也会有大吉的签条,她拿着签条去找道长解读,却没想到道长抢过签条,神色慌张。

  “施主,你这是,这是大凶啊。”道长大惊。

  “怎么会。”林亦水抢回签条,“这上面明明是大吉的。”

  林亦水看着手中的签条,却发现果真是大凶。“怎么可能,之前明明是大吉的。”林亦水不死心反复翻看自己的签条。怎么回事,之前明明就是大吉的,怎么就变成大凶了呢。

  “施主这怕是遇上了幻签了。”道长叹了口气。

  “幻签?”林亦水不解。

  “幻签乃是上千年难得一遇的签,这种签条既可以说是天定姻缘,也可以说是有缘无分。”道长摇摇头。真是对可怜的鸳鸯啊。

  “这是何意?”林亦水不明白。什么叫做既可以说是天定姻缘,也可以说是有缘无分,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施主,这个你应该去问他。你问贫道,贫道也无法回答。”道长行了礼,就摇头离开了。

  问他,问阿墨吗?难道他有什么瞒着我吗?林亦水魔怔了。

  “亦水,你还好吗?”看到林亦水,白墨连忙上去搀扶。结果却被林亦水躲掉了。

  白墨双手尴尬的停留在半空中,他默默的收回手,一言不发地看着林亦水。却被林亦水眼中的怀疑伤到了。白墨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有什么要和我说吗?”林亦水声音沙哑,眼睛直直地看着白墨。

  “没有。”白墨僵硬道。

  “好,很好。”林亦水闭上眼,“你我从此恩断义绝,江湖不见。”说完不顾白墨地阻拦,跌跌撞撞的离开了月老庙。欣喜而来,绝望而归。

  “嘿嘿嘿嘿,真好玩。没想到这么容易就拆散他们了,人类的感情可真脆弱。”阴暗处一个尖细的声音,不断发出让人毛骨悚然的声响。

  “已经按你说的做了,现在可以放了他们了吧。”一个熟悉的声音。

  “嘿嘿嘿嘿,我可早就把他们杀了呢。不过不愧是修道之人,味道还真不错。”尖细声音更加的尖细。

  “你。”道长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尖细声音用手刺穿了胸膛。

  “不知道,道长的味道如何呢。”尖细声音说着舔了舔唇。

  道长瞪大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尖细声音,没多久就没了生息。尖细声音挖出道长的心脏,慢慢地撕咬,吞咽,连带手上遗留的鲜血也舔舐干净了。

  “唔,被污染了一点,不过味道比之前那几个好多了。”尖细声音痴迷。

  收拾完这几个道士,尖细声音走出了阴暗角落,一张精致夺目的面容出现在阳光下,尖细声音眯起眼,抬手遮住照在眼睛上的阳光。果然阳光什么的真是让人不舒服呢。现在他们闹崩了,那么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只要拿下她,我就可以称霸魔界了。尖细声音哈哈大笑 仿佛看到了胜利。

  另一边,林亦水离开了白墨,独自一人在郊外徘徊。为什么要瞒着我,我不值得信任吗?还有为什么不让我见他的家人,为什么欲言又止?骗子,白墨就是个大骗子。林亦水低着头眼神暗淡,脸色苍白,比之前气色还要差。

  “小姑娘。”一道尖细的声音传来。

  林亦水抬头看着面前的人,只见来人容貌超群,却发出与容貌不相容的声音。

  “你是?”林亦水疑惑。自己好像没有见过他吧。

  “我叫容音。”容音轻笑。但那声音实在让人不敢苟同,太过于刺耳了。“是你师父座下第一护法。”

  “师父?护法?你在说什么?”林亦水皱眉。她怎么听不懂他在说什么。莫名其妙的人。

  “对了,忘了,你已经转世投胎了。早就没有前世记忆了,不过这样最好,什么都不记得了也不会那么痛苦了。”容音咧嘴一笑。然后迅速冲到林亦水面前,用手掐住了她的脖子。

  手指渐渐收紧,林亦水脸色因为充血而变得通红,甚至是发紫。林亦水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实现也渐渐开始变得模糊,脑子更是一片空白。

  看着渐渐失去挣扎的林亦水,容音露出痴狂的表情,终于到这一天了,只要吃下她,魔王职位唾手可得,统一六界也不是梦。

  “住手。”白墨一个飞身将容音踹飞,救下了林亦水。白墨看着怀中的林亦水,急切的叫唤:“亦水,亦水。”

  林亦水感觉有人再叫自己,但是白墨早就被自己气走了,他还会回来吗。也许今天就是她丧生之时吧。可惜临死前却不能再见白墨一面。

  “啧,没想到你居然还会回来见她。”容音啧了一声。

  白墨冷冷地看着容音:“不要小看人的感情,我怎么会因为一句重话而放弃,那岂不是将感情当做儿戏。”

  “你又不是人,你身为鬼差却和凡人相爱,冥王他就不管吗?。”容音似笑非笑。

  “呵,这与你无关。”白墨道。

  容音收起笑容,朝白墨攻去:“今天这人我吃定了。”

  白墨带着林亦水一个转身,险险的与容音擦过。

  “下一击可没那么容易躲过了呢。”容音说罢,在手中聚集起一个黑团,这个黑团慢慢地扩大,最终形成一个巨大的球。

  白墨看着这个巨大的球,脸色开始凝重起来。糟糕,亦水还在怀里,若是被打中亦水定会尸骨无存。可现在逃走也来不及了。眼看着黑团渐渐逼近,白墨却毫无办法。突然一道白光闪过,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白墨面前。

  司徒命急冲冲的从九重天下来找白墨没想到就遇到了这个情况,于是还没来得及思考就挡在了白墨面前。司徒命祭出本命法器,一颗滚圆的球,闪着耀眼的光芒。与那颗黑球相撞,两球相遇必有一输。司徒命加大法力,白球的光芒比之前更甚了。眼见着黑球渐渐不敌白球,容音也是放的下的人,立刻遁走了。临走之前还不忘放狠话。

  “你们给我等着,我一定会回来的。”

  司徒命松了口气,吓死宝宝了。自己是个文科生好不好,这种体育运动不适合自己。

  白墨眼神复杂地看着司徒运这人图什么,这次加上五百年前的那次,已经帮他们两次了,还不求回报,太奇怪了。

  “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司徒运无语,“我这只是凑巧罢了。”

  白墨眼神更加怀疑了。

  司徒运默默吞了口老血,良久才道:“白兄,你命数有变,还有曲水不是亦水姑娘的命数也发生了改变。按理来说,身为鬼差你的命数应该早就到了尽头不会发生改变。但今日我却看到了你的死期,还有亦水姑娘的死期。所以我来是为了问你,你想做什么?”

  听到司徒运的话,白墨直接笑了。他打横抱起林亦水,边走边说:“什么叫做我想做什么?我有做什么吗?我什么都没有做。”

  司徒运看着白墨转移话题,越发确定白墨绝对是做了什么,所以劝道:“白墨我们好歹也算是朋友,我奉劝你最好断了你那个消极念头。我不想你犯下滔天大罪,最后落得个魂飞魄散的下场。我想你该是明白鬼死了那就是魂飞魄散。”

  白墨停下脚步,转身看向司徒命:“多谢劝告,但我确实什么也没做。”说完也不管司徒命,转身消失在司徒命的眼前。

  两人都没有发现,在白墨怀中的林亦水悄悄地半睁着眼,将他们的话都听了去,内心也被这样的真相所惊。

  

  

  

  

  

  

  

  

  

  小剧场:

  司徒命:白墨是兄弟就听我一劝,别再想着搞七搞八的。早点放弃,回去做你的白大人,人鬼相恋是没结果的。从古自今就没有成功的,像是宁采臣和聂小倩一样。

  白墨:。。。我真的什么都没做。

  墨白:弟弟,放弃吧。

  林亦水:阿墨为了我不值得,你还是放弃吧。

  白墨:(ㅍ_ㅍ)我是真的什么都没做,我比窦娥还冤。

  小莲(叼着烟,沧桑不已):哎,为了这个我绕的自己都屡不清了。大家就给点评论吧。

  

  

捧场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章节评论

发表章评